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已逝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已逝

“誰?”

“我房里的瑤瑟,你讓她帶上我櫃子的包袱就可以。”我看著德妃笑呵呵地說,“放心,里面只有一本經書,一個破蒲團。我只是想帶著它們走。”

“准了。”德妃點點頭,“不過你得把這藥吃了。”說著話,她掏出一粒藥丸給我。

“是毒藥嗎?”我拿過來看也沒看就扔到嘴巴里。

“你身上有皇室密制的藥香,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也能讓人找到。這藥,可解。”

不明白,不過也無所謂了。我倒退幾步,屈膝施禮,“奴婢告退,願娘娘早日宿願得償。”說完,我倒退著離開了,在掀開簾子那一刹那,我看著韻鐸:“我不恨有人貪圖習家的產業,因為這世間之人生來丑陋;但我決不饒恕背叛小人,這是我的偏執!”

留下德妃,嫻雅面面相覷。

韻鐸淒然道,“姑姑,侄子能為十四阿哥做得也就這麼多了。”

德妃不快地說,“不夠,胤禵還小,以後他的事上,需要打點的銀兩還差得遠。這習家,就真得要讓給胤禟不成?本宮看到宜妃那囂張的笑臉,心頭就是一陣怒火。”

“可是……”

“沒什麼可是,反正你做都做了。照她所說,這習家應該還有產業在外,本宮一定要把它掌握在手宗。而且,你做都做了,也不差再做這麼一樁。倒不如栽贓在……頭上。”她伸出手筆劃了一個二。

“她不會信我。”

“不過一個女子,你納她為妾,她還不是一樣要敬你為天!”

“不,她……我若娶她,便是唯一的妻。”

“胡鬧!你的正妻姑姑我早有人選。你跟著她把事情辦好,回來姑姑就為你請旨大婚。”

“我……”

“出去吧,本宮累了。”

韻鐸只得施禮告退出去,他也想尋我,奈何我身在康熙的大帳。

胤禩知道這些嗎?他為何不告訴我,是為了怕我傷心,還是為了維護皇室的尊嚴?胤禛與這件事有關系嗎?若是牽連上他,我又該不該報複?若是沒有牽連,他能冷眼看著我報複他的額娘嗎?

這些仇恨,我原本已然放下;這些仇恨,我原本只想化成對枉死冤魂的祈禱。卻原來,老天看不過去我不忠不孝不義,非要把我卷進愛新覺羅家血腥的漩渦中。

好,很好!我可以不改變曆史,但是對于細節,史書上無從記載,我又有何不可為的!德妃,韻鐸,我絕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轉眼兩日已過,德妃命嫻雅前來給我送銀票。我知道我上路的時間到了。

晚上,康熙在外面大宴群臣,我自然又被留在帳中。按照約定尋著交班的空檔逃了出去。換下那身云衣,穿上仆婦的農服。我不曾留戀地多看一眼,包上頭發,找到嫻雅,扮成前來送山貨的農婦,跟在她身後走出帳區。

嫻雅說,往西五里外,有駕馬車。

我看著她眼中的冷漠,微微歎了一口氣。這座宮殿是個吞噬人心的惡魔,只會叫人更加的扭曲。“嫻雅,無論出于什麼原因,我還是希望,你能保重,這也許是我最後的良善。這些是我的衣服,記得把扮成我的死尸臉劃花。”說完,我掉頭就走。

來不及看到她眼中的悲傷和祝福,“縈雪,你若走了,也許就會幸福吧。那個鐲子,會給你帶來滔天的災難。如果有緣,我們來世再做姐妹。”說完,她也漸漸消失在夜色中。

就這麼著,我上了馬車,看著熟睡的瑤瑟,還有她緊緊攥著地包袱。“如今,你可是要喊我姐姐了呢。若是再叫我姑姑,旁人會笑掉大牙的。”

而康熙宴後回到大帳,卻不曾看到縈雪的身影,侍衛也稟報並未看到她出帳。遣了人去尋,亦無蹤跡。正在勃然大怒,德妃掀簾而入。

“萬歲,夜深了,您早些入睡吧。臣妾已經著人去尋去了。”

“南邊的林子尋了嗎?”

“派人去了。”德妃柔柔地說,一邊替康熙倒了一杯茶,“陛下,您放心吧,這麼大的人,不會走丟的。只是這般不懂規矩的丫頭,可是要好好調教一番才是。”

“朕身邊的人,自有朕去調教。你無須插手。”

“陛下!”

“啟稟萬歲爺,在南邊的林子發現一具女尸。”侍衛走進大帳稟報道。

“什麼?”康熙騰地站起來,“李德全可曾看過了?”

“看過了。”

“怎麼說?”

“正是萬歲爺身邊的長隨墨佳氏縈雪。”

康熙幾步走到侍衛跟前,“怎麼回事?”

“看情形,似是被熊襲擊……”

“胡說!”康熙狠狠地踢了侍衛一腳,“帶朕去看。”

德妃跪下拉著康熙的衣袖,“陛下,人已經死了,您就別去看了,臣妾明白您的憐憫之心,只是總是有些晦氣的。”

侍衛從懷里掏出一件物事呈與康熙,“李公公說,萬歲爺看到此物自會明白。”

康熙不耐煩地挑開錦帕,里面赫然躺著一只晶瑩剔透的翡翠手鐲。他的心沒由來的一緊,“此物為何在你手中?”

“是李公公從尸骸上所得。”

這是他賞給縈雪的,普天之下,只有她有。難道,她就這麼香消玉殞了?康熙猛然甩開德妃的手,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去。

偏遠的小帳內,一群人跪在外面,懇求康熙不要進去。可是他真得很痛,心痛得要命,像是從來沒有過的憤怒狠狠地捶打著他的心。他向來威嚴地臉上掛著一絲殘忍地微笑,殺意在他眼中驟然升起,“今日在大帳所有當值的人,玩忽職守,全部拖出去,砍了。”他就那麼大手一揮,漸漸遠去地是聲聲淒厲的慘叫和哀嚎。

天空開始淅瀝瀝地下起小雨,有些昏暗的帳篷內,靜靜地躺著一個人。頭朝西,腳朝東,頭前擺了一盞油燈,殘光如豆。

“主子爺,回去吧。”李德全在帳外低聲勸道。

康熙沒有說話,他只是那麼定定的站著。還沒來得及厭煩就先去了,這樣的確是個好法子。皇阿瑪當初失去皇貴妃,是怎樣的痛呢?從門縫里,隱隱約約看到皇阿瑪臉上的水光。是真實還是年幼時的幻覺?康熙歎了口氣,這樣也好。終究,他不會走上愛新覺羅家的老路。

走出帳篷,康熙沒有看李德全,只是淡淡地吩咐著,“燒了吧,葬在那彎溪水旁。”

就這樣,隨著火光化去的是墨佳氏縈雪,還有她身上的香囊。

∼∼∼∼∼∼∼∼∼∼∼∼∼∼∼∼∼∼∼∼∼∼∼∼∼∼∼∼∼∼∼∼∼∼∼∼∼∼∼∼∼∼∼∼∼

本來是寫著玩的玩笑之作,如今第一卷就這麼寫完了。真是有些好笑,從一開始對于四四八八的喜愛,到後來對于康熙的欣賞,現在卻覺得,皇家之事不甚煩憂,反倒淡了把其視為男主的想法。

上篇: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故人    下篇:第二卷 第五十章 伊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