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故人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故人

正想著,康熙帶著李德全並一干阿哥們進了帳。看起來,康熙似乎很開心。我走過去接過他的頭盔,然後遞上乾淨的手巾。等他坐定,再奉上明前茶。

康熙抿了一口茶水,“朕今日見你們的騎射功夫,各個都有長進。也算是不汙了我們愛新覺羅家的榮耀。明日,朕拋個彩頭,你們這些兄弟們戴著鷹犬去圍場好好較量一番,頭名者,朕就把那把跟隨朕三次出征噶爾丹的寶刀,賜給他!”

“嗻。”隨行的數位阿哥無一不是興高采烈的應道。

“十三,十四。你們還小,此次你們兩個,就較量較量馬上的功夫,不過今天下午朕要考較你們兩個射箭的本事。”

“嗻!”胤祥和胤禵興奮地應道。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胤禛、胤祺你們兩個留下。”康熙迅速地完成從父親到帝王的轉變。

“你們坐下。”康熙淡淡地說。

旁邊有小太監搬來凳子給這兩位阿哥,我見他們似要長談。便去取了兩方面巾遞與胤禛和胤祺,他們剛行獵回來,必然是一頭汗,此時若是被風吹著得了病症,不知道是自己懊喪還是別人得意。

聽甯然姑姑說,胤禛喜歡喝龍井,胤祺喜歡臨安芽茶。此次出來,她都提前備好,以免讓這些阿哥覺得我們這些長隨眼高于頂生了怠慢之心。

奉上兩杯香茶,取回他們用過的手巾,我倒退著走出大帳,招呼人去准備午膳。

康熙靠在虎皮大椅上,拿起桌上的一本奏章,“這個是蒙古各部呈上來的陳情表,你們兩個看看,各自擬出方案來呈與朕。下個月,隨朕去巴圖舍里接見各部王公台吉。”

胤禛連忙站起來,恭恭敬敬地接過康熙手里的奏章。轉身回到座位上,對胤祺說,“為兄回去立刻謄寫一份給你。”

胤祺點點頭。

康熙轉頭問李德全,“午膳可曾備好?”

“已經備下,隨時可以傳膳。”

“那就傳吧,你們倆就隨朕一同用,不必再回去單吃。”

“謝皇阿瑪恩賞。”胤禛和胤祺連忙起身謝恩。

聽到康熙吩咐傳膳,我連忙讓宮女太監們把禦膳呈了上去。

正想著去後面湊合著把飯吃了,“縈雪姑姑,德妃娘娘派人請您過帳一敘。”有個小宮女稟報道。

“知道了,我這就去。”壓下心底的煩亂,我彈了彈身上的浮土,看了一眼康熙的大帳,轉身離開。可又有誰知,我這一走,卻幾乎是再也回不來了。

坐在馬車上搖搖晃晃地,身邊是我央了德妃放出宮的瑤瑟,她依舊昏昏沉沉地睡著。我撫摸著她的頭發,這孩子自小孤苦,如今跟了我也許會吃更多的苦。

我苦笑著,想起站在德妃身邊的韻鐸。烏雅氏韻鐸嗎?原來,你是德妃的人。

德妃倒是大度,把帳子讓給我們去敘舊,只是,我和他,有何久可續?

“素筠……”

“這位公子您認錯人了吧,我乃縈雪,墨佳氏縈雪。”他這一年未見,人倒是長高了,也長開了,眉眼間依稀有德妃的樣子。

“我……”他懦懦地說。

“公子若無他事,容縈雪告退。”我微一施禮轉身欲走。

“素筠!我會補償你的!”他拉住我的手。

補償?補償?補償!我冷笑著回過身,“公子欠了我什麼說要補償?須知,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命……還命!”

“我……是有難言之隱的!”韻鐸悲傷地說。

“又是如何呢?”我柔聲道。

“素筠,你肯聽我解釋?”

“刑部審案還要先聽聽苦主的話呢,就算你該死,若是不知為何該死,死也白死!”我的臉色刷地一變,叱責道。

“我本是德妃娘娘的親侄,與阿瑪額娘一同赴京的路上遭遇劫殺。我也年幼,身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證實我的身份,就那麼流浪到了江南,然後在紹興遇到你……”

“好富貴的身世,好淒慘的遭遇,好沒准的眼力!”我諷刺道,“別著急,最後一句話說得是那個救了你收了你關心你愛護你的白癡。她還曾想就那麼把一生許給你,免得日後你遭人白眼。”

“素筠!”韻鐸緊緊地拉住我的手,“不是我害得爹娘!只是那天我們去買西瓜,你在路上摔了跤,當時救你的人是四阿哥。他見我面容似曾相識,便尋了人去打聽,然後……”

“然後你就認祖歸宗嗎?”

“我……”

“我們習家從未貪你一分一毫,只是因為爹爹憐我不喜商事,又因膝下只有我這一女,才允我收留你。爹爹也曾和我說過,他日你若尋回親人,要走要留隨你。”

“我……”

“卻沒想,你竟然是個白眼狼。你貪我家錢財也罷,又何必傷我全家性命?爹爹和娘對你可有半分不好?安安還有那些下人可曾給你半點臉色?你若不死,天道不公!”我憤恨地指天罵道。

“我……”

“你也好意思來見我?怎麼,想起我說過分家的事情,知道我不是那時才興起念頭把家里的產業全都轉了出去?還是做不成大清朝最大的糧商了?”我哼哼一笑,“我當初讓你收了那些糧,只為教你什麼教買賣,什麼叫經營,什麼叫為商之道。怎麼,如今失了去,又想從我這里找補回來?”

“我……”

“你以為我只是個喜歡玩鬧的商賈之女嗎?”我指著我的心,“卻不知我胸有丘壑!爾等燕雀安知吾鴻鵠志哉?”

“我知道!家里的藏書樓多一半的書都是爹爹為你收集的!我更知道,對錢對權,你從不留戀。不想繼承家產,所以便尋了我。不想樹大招風,便早早把家產分割好,暗地里掌控。穿衣你不喜豔麗,戴物你不喜珠寶。唯有吃,你所求甚高,不在繁瑣簡陋,你說過,菜隨人心,你只喜歡吃有幸福味道的……”

“你以為你看到的這些就是我嗎?”我寒著臉,“因為幸福,所以我甯願做溫室里單純的小花;因為幸福,所以我甯願收起翅膀甘願平凡;因為幸福,所以我甯願守在爹娘身邊不肯遠嫁。你以為你看見我?你以為你了解我?你可以去問問八阿哥身邊的阿爾薩蘭,我,習素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德妃掀開簾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嫻雅。“本宮不想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是,你這樣的妖孽,斷然不能留在宮中,不能留在萬歲爺身邊。”

我看了看這對姑侄,朗聲笑道,“那就放我歸去,我不稀罕留在這肮髒的溝渠。”

“你!”德妃怒目而立。

“怎麼?想殺我?可以啊,不過最好等我走了再派殺手,你了解萬歲爺,更了解他的脾氣。想要我死,好啊,這條命送你。只是……”我陰陰地笑了,“只是我怕你取了之後,落得個不能終老的下場。”

“反了!”德妃上前一步,作勢要扇我一掌。

反正是魚死網破,我還怕誰?抬起右手攥住德妃的手腕,“娘娘,奴婢惶恐呢!這般忍不住心性,還能在後宮中爭得上位?是奴婢小看您了,還是這後宮的佳麗們本事太弱了!”

“縈雪!不得無禮!”嫻雅在德妃身後叱道。

“有嗎?誰看見了?德妃娘娘,您看見了嗎?”我歪頭看著德妃,笑得更加燦爛。

德妃卻是出神地看著我手腕上的翡翠鐲子。

“怎麼?很喜歡?”我褪下手鐲往嫻雅的手里一扔,能不能接住看她的本事了。“奴婢送您了。”

“這……”德妃突然有些遲疑,然後凌厲地摔開我的手,“你何時走?”

“後日。”

“為何?”

“我要一個人,還要她帶兩樣東西。”

上篇: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旖夢    下篇: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已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