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德妃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德妃

馬車搖搖曳曳地到了圍場,我還沒進自己的帳篷,就被李德全一陣好罵。聽了半天才明白,原來侍衛把我帶錯了馬車,我原本是要在那駕金碧輝煌的馬車上,伺候著啥也不會的康熙。好像還有甯然姑姑呢吧?我和她不是輪班嗎?

火燒火燎地跑帶大帳外,稟了名字,上前見駕。不知道是我倒黴還是那位侍衛大哥倒黴,反正今天我們倆都沒有好果子吃。

“更衣。”

呃?叫我嗎?我左右看了看,甯然姑姑不在。估計是在後面整理。沒辦法,站了起來,顫巍巍地走到康熙面前,幫他把一身盔甲卸掉。神啊,誰能告訴我這玩意是怎麼組合到一起的?旁邊的小宮女低著頭暗笑,我一頭霧水的東摸摸西摸摸,總算在暴龍火焰四射之前把那身盔甲弄掉。

我承認我笨,但是誰也有第一次不是?

拿過明黃的龍袍,伺候康熙穿上。還好,這個我會,就是有點抖。幫他套好朝珠,然後舉著那頂神聖無比的帝冠,我走到他身後,踮著腳幫他裝備完畢。這時我才發現,康熙遠比其他人要高出不少。

沒辦法,誰讓我平時不敢正面視君,只要是會要命的事情,我一概都不會做的。

“你留在帳里。”說完,他帶著李德全走了出去。

那我干嘛?我住那?總得讓我先梳洗一番啊,怎麼著我也是個女孩,而且是個愛美的女孩。

“請縈雪姑娘更衣。”小宮女端著一推衣物在一旁說道。

我?

小宮女滿臉正色,“請縈雪姑娘更衣。”

好吧,更就更。更衣,洗手,淨面,然後把發髻重新整理一遍,我又是那個精明能干的墨佳氏縈雪啦,哈哈。

低頭看看身上這套衣服,和我那套差不多,只不過是云紋的。不會和那鞋是一套吧?不過倒很是清雅,深得我心。看來做康熙的貼身侍女也不錯,就算沒有補助,能發幾身衣服充充場面也是很好的,值得表揚的!

閑著沒事,我找了塊軟布,開始清理康熙的鎧甲。雖然依舊锃光瓦亮,到底穿了一天,落下不少灰,下擺還有些泥點。沒辦法,誰讓我是個受不了別人對我好的人呢。既然康熙答應幫我查清真相,又弄了身不錯的衣服給我,幫他擦擦盔甲也是可以的啦。

謝絕了小宮女幫忙的好意,我一個人低著頭奮力拼搏,總算在太陽落山前,把盔甲掛到了衣架上。輕輕撫摸這些寒氣凜人的盔甲,不知道它陪著康熙上過多少次戰場,又看著他征服了多少人?斜掛于上方的寶劍,又飲了多少鮮血,至今依舊鋒利無比。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都出門了,不要再考我了成不成,天天讓我有那種重回學生時代的恐懼。“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個太簡單了。

“亞相勤王甘苦辛,誓將報主靜邊塵。”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不會吧,連岳飛的詞都上了,“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今個算你過關。”

不是算,是本來就是。

“奴婢給萬歲爺請安。”

“罷了,更衣。”

“嗻。”康熙真是有毛病,明明我的手抖地跟中風一般,還老神在在地讓我替他更衣?問題是,這次換哪件?總算有小宮女自動自發的替我准備好,所以我只承擔幫助脫與穿的工作就可以。

“你會騎馬嗎?”

“奴婢若是說不會,萬歲爺定然斥責奴婢失了先人的風范。可是奴婢還是要誠實的說,奴婢不會,但是絕對會努力練習。”

“那就罷了,明個那些丫頭們要玩玩奪旗的把戲,你就在一邊看著吧。”

“嗻。”猶豫了半天,我期期艾艾地問,“萬歲爺,奴婢想出去看看圍場……”

“有什麼好看的。”

沒什麼好看的你還經常來?不讓我看,你讓我來干嘛?真是莫名其妙。“奴婢不知,所以才想看看。”

他看了我一眼,揮揮手,就像轟只蒼蠅。不過我卻知道,這算是准了我的要求。抱起包袱,我就准備往外面跑。

“你干什麼去?”

啊?不帶這樣的!“奴婢去外面看看。”

“拿著包袱看?”

“包袱奴婢是要放回帳篷的。”

康熙指了指大帳的一角,“你沒有行帳。”

不會吧,這麼殘酷。那要是您和哪位妃子巫山云雨,我還在一旁記錄研修不成?反抗我是不敢的,只得放下包袱。最起碼外面還有一片大草原等著我去撒歡。

“速去速回。”

“嗻。”領了旨意,我掀開簾子站在帳外。初夏的草原充滿了蓬勃的生機,深深淺淺的綠簡直濃得化不開,到處都開滿了星星點點的野花,馬牛羊、牧犬和各種野生食草動物夾雜在一起,有些有吃草,在些在玩鬧,羚羊、野鹿、旱獺等不時地在原野上跑過。

等明個趁人不備,我非得跑上去打幾個滾。

“縈雪姑娘,萬歲爺命您速速回帳。”一個小太監跑過來對我說。

“是。”惋惜地再看了眼那抹生機盎然的濃綠,我回到大帳。

真不明白,既然是來放松,還要背上那麼多的書和各地加急送來的奏章。在乾清宮或者南書房看不好嗎?

“啟稟萬歲爺,德妃娘娘進奉酸湯子一壺。”

“傳。”

我笑著掀開簾,這位可是胤禛的嫡親額娘,偷看兩眼才好。

眼前這位珠翠環繞的女子,比惠妃年輕,少了一份淡然,多了幾分嬌媚。眉宇間卻有一股英氣,想來是個甯折不彎地人。曲膝施禮,“奴婢縈雪,見過德妃娘娘。”

“平身吧。”她笑著拉起我的手,“早就聽說這丫頭是個聰穎的人尖兒,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康熙哈哈一笑,“愛妃怎麼想起給朕送酸湯子來了。”

“臣妾是擔心這春天還是有些燥悶會鬧得萬歲爺您心乏,就巴巴地做了一壺趕過來獻給您。”

“辛苦愛妃了。”康熙朝我點點頭,我從嫻雅手里接過銀壺,置于案上。

“萬歲爺嘗嘗臣妾的手藝是不是精湛些了?”德妃笑著說,三十多歲的人像個小姑娘一般撒嬌,還好,我覺得可以接受。

康熙笑著說:“不急,這丫頭剛給朕奉了茶,縈雪啊,給德妃斟上一盞。”

“嗻。”我連忙取了茶盞,替德妃斟了一杯。

德妃接過來品了一口,“果然香醇。萬歲爺真是有福氣,從惠妃姐姐那里搶過來這麼個寶貝,如今大家都眼熱著呢。”

心里小小的鄙視一下,我又不是肥肉,你們這些娘娘又不肯當蒼蠅,眼熱我干嘛?

上篇: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錦字    下篇: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禍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