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四十章 無名   
  
第一卷 第四十章 無名

康熙皺著眉頭用著膳,忍了幾日他終于問了李德全,“這幾日,朕怎麼覺得甚是沒有胃口,連禦膳房的菜也沒有什麼味道。”

李德全想了想說,“是縈雪跟那些大廚說萬歲爺肝火旺盛脾胃失調,讓他們減了放鹽的分量。”

“胡鬧!朕何曾肝火旺盛,脾胃失調?”康熙一摔筷子。

所有人,除了李德全,當然,我也不在。我去房里用飯去了,打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大家一起顫巍巍地想,最近的萬歲爺已經摔了十七個茶碗,六個花瓶,拽丟了兩個端硯……

康熙不耐煩地揮揮手,“撤了吧。”

“嗻!”

一行人魚貫而入,頃刻,桌子上變得干乾淨淨。

“萬歲爺,老奴說句不當講的話。”

“不當講還說什麼!”

李德全委屈地閉上嘴,看著康熙。不一會,康熙自己倒先樂了,“你這個老奴才啊!說吧,朕聽著便是。”

“萬歲爺今年還未去幾甸。”

“你這樣一說,朕倒記起來了,庚申日出行便是。”

“嗻,萬歲爺,這次要哪位娘娘隨行?”

康熙想了想,“密嬪即可。”

李德全點點頭,去外面張羅起康熙巡幸的事宜。我聽說了,到有些高興,因為可以出門啦!怎料想,康熙才不會滿足我的願望,把我扔在南書房整理書籍,他帶著一群人出門踏青去了。

我要罷工!!!!憤怒地在南書房,按照康熙留好的指示,把書搬來搬去,一多半拿回書庫,又搬回更多的一大堆。等搬到庚子日康熙回來之前,我才發覺,康熙是不是故意在整我?他讓我來回搬運的,都是最厚最重的書啊!還好此時還沒有四庫全書,否則我還不得活活被書給墜死?

偏巧那天康熙回到京城,屁股都沒坐熱,貴州巡撫衛既齊被人彈劾疏報土司失事,康熙想也沒想就把他扔到了黑龍江戍邊。大家都心驚膽顫地小心伺候著,“更年期”的康熙,是悲喜難測的。

李德全說是最近下雨腿腳有些不利索,從幾甸回來便告了假休養,雖是囑托我好好侍奉萬歲爺,但是我實在不敢以身侍虎,我不是如來佛祖啊!

沉默地站在他身邊,為他秉燭添香,烹茶研墨。夜來風急,我尋了件罩袍輕輕蓋在康熙肩頭,他若是病了,得意的有幾人,失意的又有幾人呢?

康熙冷冷地看著我,半晌才靠在軟背上,閉上眼睛,“背篇《莊子》的文章給朕聽聽。”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

“夫列子禦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于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禦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康熙睜開眼睛,那雙深邃冷寒的黑眸閃現一絲殺氣,微揚的嘴唇別有一番狂妄的尊貴氣勢,“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嗎?墨佳氏縈雪,你此為何意?”

什麼意思都不明白嗎?真是個唯我獨尊的棒槌。我笑著說,“萬歲爺好記憶,奴婢只是起了個頭,您就把下面的全說了,果然是天資聰慧,奴婢望塵莫及。”

“怎麼,還想考考朕的文章?”

“奴婢不敢,只是現在已經是二更天了,奴婢擔心萬歲爺的身體,卻也不敢出言相勸。只得找個法子,彩衣娛君。還請萬歲爺恕奴婢妄為之罪。”

“想讓朕恕罪?你若能接上朕所出的三道題,朕就恕你無罪。”

“能請萬歲爺出題,奴婢喜不自勝。”

“修竹翠羅寒,遲日江山暮。幽徑無人獨自芳,此恨知無數。”

“只共梅花語,懶逐游絲去。著意尋春不肯香,香在無尋處。”這是辛棄疾的《卜算子》。

“東南海之外,甘水之間,有羲和之國,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淵。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不會吧,連《山海經》都上?咬咬牙,這我還能對上,“有蓋猶之山者,其上有甘柤,枝干皆赤,黃葉,白華,黑實。東又有甘華,枝干皆赤,黃葉。有青馬,有赤馬,名曰三騅。有視肉。”

康熙站起身走到窗前,回頭看著桌上那疊卷宗還有奏章,沉聲說道:“十過:一曰行小忠,則大忠之賊也。二曰顧小利,則大利之殘也。三曰行僻自用,無禮諸候,則亡身之至也。四曰不務聽治而好五音,則窮身之事也。五曰貪愎喜利,則滅國殺身之本也。”

唉,怎麼又繞回去了。我淚眼巴巴的看著康熙,他偏頭看著燭火。罷罷罷,第二關過不去就過不去吧。李師傅,縈雪也許真得不適合侍奉萬歲爺啊!“六曰耽于女樂,不顧國政,則亡國之禍也。七曰離內遠游而忽于諫士,則危身之道也。八曰過而不聽于忠臣,而獨行其意,則滅高名為人笑之始也。九曰內不量力,外恃諸候,則削國之患也。十曰國小無禮,不用諫臣,則絕世之勢也。”韓非子大人,你就殺吧,早晚我也得死你手里不可!

“好!”康熙贊道,“不過你只答上了今日的,明日若是錯了,也是要罰的。”

不會吧,還加時賽?“啟稟萬歲,奴婢才疏學淺,惶恐之至。”

“恩?”

“墨佳氏縈雪,你還記得朕對你的處罰嗎?”不會吧,都這麼久了還記得?

“怎麼?不服?”康熙微微笑著看著我,剛才的氣似乎消了。

“奴婢不敢。”

康熙看著我,“過來。”

“恩?”我偏著腦袋,有些不明白。

“朕讓你過來。”

“嗻。”我低著頭站過去。

“跪下。”

“嗻。”

“若是疼就忍著!”他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話。

上篇: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欲懲    下篇: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闕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