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翠鐲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翠鐲

靜養了一個多月,雖然身上的那些肉還沒有回來,總算我可以在康熙返京的時候老老實實的站在乾清宮當值。

李德全責備了我幾句,我卻知這位老人心里還是疼惜我得,否則,我早就被送到內安樂堂等死或是送到浣衣局。

康熙還是老樣子,威嚴、冷漠,對于他的勝利毫不在意。禮部請上尊號,他不予。但是對于八旗將士奮勇殺敵的功績,他卻准許在師行所過名山磨崖銘刻。

對于我的微恙和病愈他似乎都不察覺,只是免了甯然姑姑的班,命我兼任他的長隨。這還有天理嗎?難不成他播種我也要在外面觀摩嗎?好歹,甯然姑姑都快出宮的年紀了,懂些床第之事也無可厚非。

就算我現在16歲,不代表我需要性教育!就算是千古一帝親身上陣教學,我也沒有興趣。

隔了三四日,我才尋得機會去找甯然姑姑。一見她,我就跪倒于地:“姑姑,縈雪不才,恬為長隨,然則縈雪實在是……”

甯然姑姑含笑搖搖頭,“傻丫頭,地上這麼涼,跪著多不好受。還不過來!”

“是。”我起身走到她身邊。

“長隨的位子很難做吧?”

“嗯。”

“那你知道為什麼萬歲爺要點你做這個位子嗎?”

我搖搖頭,“就算姑姑到了出宮的年齡,縈雪也還小,又是初來乍到,現下縈雪的屁股已經是如坐針氈了。”

“可是,這宮里有多少人眼熱著你的位子啊!”

“那就讓旁人去做,縈雪不喜歡,也做不來。”

“那你想做什麼?”

我想了想,“讓我去書庫守書就好。”

“在萬歲爺身邊不好嗎?”

“姑姑,您說,這位子好嗎?”

“你倒會逃,只是就算你覺得不好,你也必須做下去。”

“是,我明白。”

“過幾日,各位皇子就要從外面回來了,你做好打算了嗎?”

“打算?什麼打算?”

甯然姑姑詫異地看了我一眼,搖搖頭,“我見你是個好孩子,便多說幾句。萬歲爺看上的人,誰也逃不掉。萬歲爺不喜歡的人,誰也過不好。”

那是肯定的,君權制嘛……

“你對八阿哥那份心,還是早些熄了的好。”

咳咳咳咳,最近怎麼什麼人見我都是在說八阿哥?他們就不怕我心理逆反,就真跟了他不成!

“姑姑,那您現在……”

甯然姑姑笑著說,“過不久又有秀女入宮了,雖然都是包衣的孩子,左右也有幾個拔尖的。我得去調教調教她們啊!”

呃……我頭皮有些發麻,康熙真是個花叢高手……

還想說些什麼,就看小豆子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縈雪姑姑,萬歲爺找您呢。”

我才多大,就成姑姑了?“怎麼了?我和李師傅告了假的啊!”

小豆子跑近站定,結結巴巴地說:“萬歲爺想吃您做得奶豆腐……”

好好好,只要不是想吃我的豆腐就成!歉意地朝甯然姑姑施禮後,跟著小豆子一路小跑的來到南書房。

長籲幾口氣,推門而入。

“你去哪兒了?”康熙低頭看著手里的奏章,頭也不抬的問。

他怎麼就肯定是我?“奴婢向李師傅告了假,去看看甯然姑姑。”

“朕准你的假了嗎?”

“啊?”不對啊,我的上司是李師傅,不向他請假難道向康熙請假嗎?他管得也太寬了吧。

“恩!”康熙放下奏章,看著一臉惶恐地我。

“奴婢身死,奴婢萬死,奴婢萬萬死。”

“朕沒興趣看你死,還不過來研墨。”

“嗻!”這個喜怒無常的大暴龍!起身走到書案前,今天本來請了假,便挑了一身素淨的旗裝,若是被墨濺上一星半點,我可是要心疼得!看康熙也沒注意,偷偷把右手的袖子拉高一些。

康熙雖然沒有正眼看,卻把我的小把戲早用余光瞄到。

青蔥般的手指,雪白的皓腕,竟是讓月色也為之而失色。凝霜般的耦臂從盈盈的袖中伸出,仿佛將天下間的鍾靈神秀皆是集中在其中。

康熙心頭一緊,皺著眉暗暗打量眼前的女子。

眉毛不細也不粗,中等;眼睛不大也不小,中等;鼻子不挺也不高,中等;嘴唇不厚也不薄,中等;要說哪里好看,那就是她五官配在一起顯得那麼的融洽,還有那麼一雙靈動倔強的眸子。會哀傷,會憤怒,會憂郁,也會微笑;甚至是在他憤怒的時候,就算她在顫抖,也能夠從她的眼睛里讀出淡漠。明明就是個還沒長開的孩子。

後宮里,很多女子都有過這樣的眸子,只是爭奪讓她們丑陋,嫉妒讓她們惡心。不停的從一個女人游蕩到另一個女人的身邊,看著她們逐漸墮落。不停的充斥宮掖,不停的搜羅天下的美女,不停的希望,不停的失望。皇瑪麼曾經在他小時候抱著他憂傷地說,愛新覺羅家的男子是天下最癡情的男子,站得越高越孤絕,癡情起來也就越發的難以收拾。皇阿瑪為了董鄂妃,皇瑪法為了宸妃,甚至是多爾袞……康熙想,皇瑪麼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舍棄了為妻之道為母之道,就連她最愛也最愛她的人,都一起利用。哪怕萬世唾罵,哪怕不能與皇瑪法合葬,也無怨無悔。

所以,他誰也不愛!不,他愛,他愛那江山延綿的曲線,他愛這美麗的北國的與江南。

收起溢出的心思,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奏章之上,只是在那之前,隱隱地想,似乎前年南疆進貢過一對老坑的翡翠鐲子。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在床頭發現了一支靜靜躺在錦盒里的翡翠鐲子。雖然我不知道它的價值幾何,但是眯起眼睛拿它對著太陽,可以看到流轉的光華。

只是這麼個名貴的寶貝怎麼會突然跑到我的房里?難不成是誰要暗害于我?

“我醒前有誰來過嗎?”我問著幫我梳洗的小宮女,以前沒有見過她,許是新派到我身邊的吧。

“回稟姑姑,李總管派人給您送來一個盒子,說是萬歲爺賞得。”小宮女回答道。

為什麼?我沒做過什麼好事啊?難不成是對于他無端破壞我休假的賠償?

“你叫什麼名字?”我回頭問。

小宮女嚇得把手里的梳子一摔,徑直跪倒地上:“奴婢錯了,請姑姑饒了我吧。”

我很可怕嗎?轉頭看著鏡子里模糊的臉,貌似不應該啊,難道我笑得像虎姑婆?正琢磨著,就聽到她抽抽噎噎地哭起來。

“為什麼要哭呢?我只是問問你的名字啊?難不成要姑姑我總叫你嘿,喂,呦嗎?”我挑挑眉毛好笑地說。

“奴婢沒有名字,進宮的時候,教引嬤嬤給我起了個名字叫蘭丫。”

“蘭丫?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小宮女想了想,紅著臉,“嬤嬤起得,奴婢不敢反對。只是,宮里姐姐們的名字都好好聽……”

∼∼∼∼∼∼∼∼∼∼∼∼∼∼∼∼∼∼∼∼∼∼∼∼∼∼∼∼∼∼∼∼∼∼∼∼∼∼∼∼∼∼∼∼∼

請容我刨腹謝罪,突然發覺把寫著寫著忻童就變成梓童了,我說怎麼老覺得不對呢……

郁悶,這幾天要買去杭州的火車票,五一去那邊耍。捫心自問,是不是腦子進水還是被天雷轟焦了。非要趕這個時候出去∼∼∼

不過我會帶著本本出去的。

上篇: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心病    下篇: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瑤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