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歧誤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歧誤

可是這屋里除了他們倆就是我,我也不能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人家是彩衣娛親,我是彩衣娛皇帝。“萬歲爺,我給您說幾個謎語。您就全當聽個笑話,可好。”

康熙放下奏章,汲了一口茶,“若是太簡單,朕可不依。”

我想了想,“萬歲爺,這是個字謎,謎面是‘新月掛桅舟自橫’,打一個字。”

康熙想了想,有用手蘸水在桌上寫了幾次,冷然地說:“是遷徙的‘遷’。”

我笑道:“萬歲爺猜得正是,奴婢再出一個。‘不與秦塞通人煙’,謎面是一本常見的書。”

康熙站起來,走了幾步站在書架旁,“謎面出得不錯,就是謎底此物太常見了,正是《春秋》。”

我複笑道:“萬歲爺又猜對了。當初這個迷,奴婢足足猜了七八天才想明白。最後一個是奴婢壓箱底的謎,就指著它逗大家呢。”皺著眉頭想了想,“那肉餅就地一滾,生出四足,長上兩耳,望西跑去了,打同音四字一個典故。”人活得久點唯一的好處就是有很多時間看書。想來,兩世加起來,我比康熙還要大上一些。真……失敗。

剛說完,李德全樂了。

康熙回頭問道,“德全啊,你樂什麼呢。”

李德全笑道:“老奴就想著,這肉餅掉地上竟能成個活物,准是這丫頭想不出來瞎編的。”

康熙想了想,搖搖頭覺得不對,踱了幾個來回,依舊沒有想到。我心底暗笑,這下他該忘了剛才的氣了吧。

心底正是一陣暗喜,康熙忽然朗聲大笑,快步走到書案前,提筆刷刷刷寫了幾個大字,然後把紙遞給我,“可是這四個字!”

我看著紙上龍飛鳳舞的“突途吐兔”,不由得贊歎,康熙不算治世,光說他的學識在這堆帝王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其實這個典故,出自《封神演義》第22回《西伯侯問王吐子》,寫西伯久囚羑里,被迫吞食伯邑考肉醢,回歸岐山途中悲傷吐兔的故事。“奴婢班門弄斧,汗顏不已。”

康熙點點頭,“難為你這份心了,以後好好和李德全學著。”

“嗻。”

“這字就賞你吧。”

“奴婢惶恐,奴婢惶恐。”

“恩?”康熙拿起手里的奏章,嘴里哼道。

我只得高舉“突途吐兔”三呼萬歲,叩首謝恩。那石頭我還沒捎回家呢,又多這麼張紙。看來得叫阿瑪換處房子,要不人都沒地方睡了,屋子都光供這個就夠了。

這一夜剩下的時間也算安穩,只是我真是困得難受,又不敢點頭,只得發了狠的掐自己。等康熙換好衣服准備去上朝的時候,我的大腿已經變成紫色的了。

偏康熙臨走前,回頭對我說了一句,“朕知道你認字,看你肚子里也有點墨水,就不必藏著了。”說完,他老人家帶著李德全晃晃悠悠的走了,我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看到小豆子又在門口當值,拉著他送我回去,然後繼續去問有關康熙、李德全以及各位阿哥和重臣的喜好。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我眼睛很酸,身上很疼,但是精神亢奮。就像一個人喝多了咖啡又在倒時差,以我目前的精神狀態,我想就算想超人那樣拯救地球是不可能的,但是再做點吃的墊墊肚子是肯定沒問題的。

偏我已經離開了儲秀宮,想用小廚房,就算惠妃她不在意,也不想給別人落下什麼話把兒。在乾清宮轉了幾圈,總算找到小廚房。灶上的大師傅們都歇著抽煙袋呢,見我去了也是那付愛理不理的樣子。

我也明白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道理,甜甜的叫了幾句“師傅”,又幫他們把灶上打掃乾淨。然後給他們一人沏了一碗熱茶,奉到面前。這時他們的頭才冷冷地問了句:“你是新來的?”

“恩。”我點點頭。

“灶上這會沒有吃食了,想吃明天趕早。”

“是,只是我昨天值夜早上剛回來,肚子里實在鬧得慌。”

“這乾清宮要是都像你這樣,那還不都成主子了。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子。”

我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一件略舊的旗裝,是錦兒送我的。雖然沒下過水,但是放久了,顏色也是不鮮豔了。他們莫不是以為我是宮女?我想了想,自己也的確不是什麼人物,沒什麼身份。便笑著說,“您給我些面,我自己做點就可以,不麻煩您動手。”

“咱們小廚房是專門給萬歲爺做禦膳的地方,沒材料給你這小宮女用。再者說,誰知道你是不是想要下毒暗害萬歲爺。你們見過這個丫頭嗎?”他在鞋底磕了磕煙袋,斜著眼睛問。

“沒見過,沒見過。”那些大叔異口同聲道。

那個頭兒朝一個胖子使個眼色,不一會就叫過了一個侍衛,說我是心懷不軌之人,應速速拿下。就這麼著,來乾清宮的第一天,我終于有機會去天牢參觀游覽一番。

正被推推搡搡的往外轟著,就看到康熙的禦輦緩緩而來。眾人自是跪地頷首,我看著一雙雙的腳走過,到底要不要來個禦前喊冤呢?

“這是怎麼回事?”李德全站在我面前奇怪的問。

我仰頭一笑,“縈雪給師傅惹麻煩了。”

李德全皺著眉頭,“這個時辰你不在房里休息,怎麼被侍衛給抓了?”

“縈雪有些餓,想做點吃食……然後就抓了……”

“德全……怎麼回事!”康熙威嚴的聲音從禦輦中傳來。

李德全幾步走到禦輦前,掀開簾說了幾句,然後走回來對著那班侍衛說:“萬歲爺要親審,帶到乾清宮去吧。”

“嗻。”

就這麼著,我老老實實的跪在乾清宮里,脖梗子發冷。

“墨佳氏縈雪,你可知罪?”

“奴婢知罪。”

“那你所犯何罪,與朕一一道來。”

“奴婢犯有七大罪。一、不應有脾胃,沒有脾胃就不用吃飯;二、不應知餓,既然過了灶上師傅們的工作時間,就該忍到中午再吃;三、不該妄想使用小廚房做飯給奴婢此等位卑之人;四、不該穿舊衣,俗話說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就是此意;五、不應見人禮讓三分;六、不應替人清潔奉茶;七、不應耽誤萬歲爺處理朝政的時間。”

康熙聽完皺著眉頭,對著灶上的頭兒問道:“你說,為何要綁了她。”

∼∼∼∼∼∼∼∼∼∼∼∼∼∼∼∼∼∼∼∼∼∼∼∼∼∼∼∼∼∼∼∼∼∼∼∼∼∼∼∼∼∼∼∼∼

持續對康熙的癡迷中,難不成,我要把男主改成老康………啊啊啊啊啊啊…………偶華麗麗的冷情四四……

上篇: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錦帕    下篇: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化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