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西廂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西廂

事情交托給胤禩後,我便再也不理會。除了每日抄寫經書,我也會去找惠妃娘娘尋一些桑農之事,制茶做陶的書。這次不但錦兒他們笑我,連惠妃都時常說我看書看得都傻了,這麼個姑娘可怎麼嫁得出去啊!我才不急呢,曾經蜷縮的翅膀再次張開,這次,我要翱翔千萬里。

他時常來看望惠妃,而惠妃似乎誤解了什麼,總是笑著留出一堆機會讓我與他單獨相處。

大部分時間,我只是在他身後,兩個人默默地走著,直到送他出宮,我才長籲一口氣。這樣下去,我想,那位精通各種武器的福晉應該快要怒發沖冠了吧,會不會下次扛著狙直接爆我頭?

偶爾,他會來儲秀宮看著我寫字畫畫,和我談一些風花雪月、詩詞歌賦。那些時候,我總是不忍心不理他,因為他似乎在哭著,在哀慟著,原本那麼清雅的靈魂卻被這座宮殿玷汙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勸他。他既然走向那條不歸路,卻又沒有胤禛的心狠手辣,注定左右為難,瞻前顧後。

一個月後,胤禩悄悄把玉佩還給我,並且告訴我交托他的事情已經辦妥了。雖然後宮不能設靈堂牌位,但是他用我的名義,請了得道高僧為他們做一場法事。

我都忘了這些,不能不感謝胤禩的體貼和細心。

只有那一天,我看到他得意的微笑,那樣的開朗,那樣的無憂無慮,那樣的心滿意足。如果我拉住他告訴他,你的額娘下一步還會封嬪進妃,可否,請你放棄。康熙百年之後,你是位好臣弟,和胤祥一樣的出色。你的額娘也會是太妃,可以去你的府上安然頤養天年。請不要再去追求那些不切實際注定失敗的幻想!

他卻拉著我的手,“縈雪,謝謝你,謝謝你。皇阿瑪誇我會辦事,這是他第一次誇我。”

“恩,奴婢給你道喜了,八阿哥早些回府吧,這些最開心的事情,你該和你的妻子分享,而不是和我。”我陪著胤禩在儲秀宮的花園里,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又是我在陪他?他身邊的人呢?阿爾薩蘭呢?怎麼連淑秀宮里都看不到一個閑人?問題是勸人我會,照顧開心的人,我不會。

“她?現在她正在府里收拾皇阿瑪剛賞給我的兩個妾,我回去也是睡書房。”

“那是因為她愛你,在乎你,才會嫉妒,才會吃醋!”

“可是那兩個女子是皇阿瑪賞的,就算我不喜歡,也必須收下。她為什麼總要為難我!”

“既然不能拒絕,那就冷著看著供著,她還能妒之怨之害之?”

“她不是你,她有她的驕傲!我有我的自尊。我討厭她眼里的憐憫,就和你一樣的憐憫!”

“既然討厭,何必還來找我。我們相看兩厭不如不見!”本想推開他,奈何若是讓人看見我把這位阿哥推了一跤,很好,我就可以駕鶴西游連飛機票都省了。

“縈雪,你明白的,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有些著急的拉住我的手。

“她憐憫是因為她有的你沒有,她憐憫你是因為你的皮囊你的為人你的學識,她憐憫你是因為她愛你在乎你。”

“她從沒告訴過這些。”

“你都沒有對她說過你的感受,她憑什麼要告訴你她的?”

胤禩伸出手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眼眸里出奇地醉人,“為什麼你會告訴我這些呢?小雪花對吧,我去見過你阿瑪和額娘。他們告訴我你叫小雪花。”

我還大鴨梨呢,“八阿哥,回府吧,你來見奴婢的次數太多了,不要給別人中傷你的機會。”

“可是我想看見你,就算知道阿爾薩蘭喜歡你,我還是會想來見你。”

“我說過的,阿爾薩蘭和我沒有什麼,我不喜歡他,也不會嫁他。他只是我青梅竹馬的玩伴。”

“我呢?”胤禩看著我,“小雪花,在你心里我又是什麼位置呢?”

我咬咬呀,“你是我的主子,是已婚的男人,是我不能碰不敢碰不想碰不願碰的人。”

“是嗎?”胤禩歎息地說,“可是你讓我覺得安心,覺得甯靜,我有些不想放手呢。”

“還記得我的話嗎?你追求的是俯瞰眾生,我追求的是自由簡單,我們不是同路人。”

“殊途同歸,你明白?”他伸手點了點我的額頭,拉著我的手,“但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說完,轉身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傻,就這麼走了?他那話是啥意思?

到底什麼意思,我也沒有問他,因為他被康熙派出去辦差了。

我樂得甯靜,每天看書寫字,沒事逗惠妃娘娘笑笑,日子過得恣意又快樂。

那天娘娘找出關漢卿的《牡丹亭》正和我說著,我卻突然想起了王實甫的《西廂記》。大阿哥和胤禩最近不都來看她,康熙更是自重陽之後再也沒有踏入過儲秀宮。我眼看著惠妃嘴邊的微笑一天少似一天,心里真是急得要命。拉著錦兒商量了半天,總算想出個法子逗她開心。

我和錦兒還有明月穿上提前做好的戲衣,錦兒扮張生,我是紅娘,明月嗓子甜,自然扮了鶯鶯。本來我想來張生的,奈何腿上功夫不利索,只得退居二線扮了紅娘那個俏丫頭。

宮女們拉著惠妃在太陽底下坐下,我朝小太監們眨了眨,鑼鼓點一響,我和明月就上了台。

明月輕啟朱唇緩緩唱道:“紅日未落待月華,人約黃昏柳蔭下。心兒慌,金蓮踢損牡丹芽。膽兒怯,玉簪抓住荼糜架。夜涼青苔小徑滑,露珠濕透凌波襪。柳梢頭,玉鉤掛,那不是玉人烏紗是暮鴉。捱一刻,似一夏。”

我心里一陣喝彩,這亮相絕了!“小姐!”

……

錦兒一身錦衣長袍,倒也風流瀟灑“小姐罵我是假的。約我今晚月下跳牆在後花園相會。”

“是真的嗎?”

“諾,諾,諾,小生乃猜詩謎的行家,焉能猜錯?”

“喲!我們小姐,表面上跟我莊莊重重地,骨子里頭,那是怎麼回事呀?張先生,我們小姐約你今晚跳牆,那麼你就去跳吧!”

“好便好,只是小生身體不爽,焉能跳得過去。”

“狗急跳牆,何況人乎?”我伸手一指錦兒,扭身就下了。倒是宮女們伴著惠妃笑成一片。

……

“我告訴你說吧,剛才你跳牆,撲通一聲。我們老夫人問你是什麼東西,我說你是狗!老夫人一害怕就睡覺去了,就剩我們小姐一個人了!她呀,下棋玩耍。我拿著棋盤隱著你的身子,你要老老實實聽我的號令!”

上篇: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舍取    下篇: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鶯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