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十五章 驚變   
  
第一卷 第十五章 驚變

悠悠地品著茶,我靠在窗邊俯視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以前,我很喜歡坐在咖啡廳臨街的窗邊,花一天時的時間去觀察形形色色的人,猜想他們或喜或悲的故事。融入這個時代,對我真得有些艱難。沒有生存的壓力,沒有煩惱的人際,我只要去追尋我的幸福就可以。但是,我的幸福又在哪里呢?

“筠兒!”

我回過頭冷冷地看著阿爾薩蘭,那一刻,我的表情刺痛了他。憂郁、冷漠,阿爾薩蘭不敢相信的看著我,眼中全是痛楚。

“好了,既來之則安之。先坐下吧。”

“筠兒,我真不敢相信,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什麼樣子?我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先不說我,你當上巴圖魯了嗎?”

阿爾薩蘭搖搖頭,“阿瑪帶著我們一家來到京城後,我就被挑去給主子的八少爺做貼身侍衛。”

“是嗎?那很不錯呀!前景光明,形勢一片大好!”

“你真得這麼認為嗎?”

“對呀對呀!”我點點頭,至少眼前的這些年還是可以的,早些脫身不就安了。

阿爾薩蘭此時如釋重負的走過來,坐到我身旁。“你知不知道,剛才……”

“你是說剛才那位主子爺是嗎?”

“我真怕他一怒之下把你……”

“放心,他不會的。我一介布衣,市井小民,西貝貨,你們那位主子爺根本不會注意我,如果不是你喊住我,恐怕他根本就不會去看我。”

“筠兒,你還是這般清高倨傲。”

“‘笑談正凌傲,俯仰不偪側。’我的確是這樣,難道我要奴顏婢膝,自以為規矩的了不得才好?”

阿爾薩蘭一拍桌子,“你這是何意!”

輕輕放下茶杯,“何必生氣呢?我只喜歡做我想做的事情,只喜歡成為我想成為的人,只喜歡在乎我想在在乎的人。每個人都該這樣,也就沒有那麼多的煩惱了。”

啪啪啪,傳來一陣掌聲,“此話甚好!哥哥你以為呢?”

我莫名其妙的看著那個很好很強大的囂張小屁孩還有可憐的胤禩掀簾而入,真想回去抽“衰神”四十鞭,難不成他今個就喜歡人生何處不相逢這句嗎?我又不是他鄉遇故知!

阿爾薩拉連忙起身,“爺,十四爺,奴才給您二位請安了。”

“不礙的,是我們妨礙了你們敘舊,十四弟,咱們出去吧。”

囂張的小十四一指我,“他還沒有行禮呢!這些賤民真是沒有規矩,來人,掌嘴!”

眉毛忍不住跳了跳,“兩位高貴的爺,在下給您請安了。”

小十四一瞪眼,“大膽!敢不自稱奴才,掌嘴!”

忍住想一拳把他打飛的沖動,“按大清國朝例:凡居官者,在漢人,則稱帝曰皇上、自稱曰臣;在滿洲,則稱帝亦曰皇上、自稱曰奴才。我一介布衣,亦不在仕林只能稱為在下,如是而已。”

小十四還想說點什麼,胤禩攔住他,朝我悠然一笑:“既然這樣,阿爾薩蘭,咱們回府吧。”

“是……”阿爾薩蘭雖然有些遲疑,但是仍舊不敢忘記他的本職工作。

也好,有人管著,我就踏實嘍!“恭送幾位,慢走。”

腳步聲散去,留給我的一片清靜。

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小汗珠,總算是逃過一劫。“來人!上五斤牛肉,一斤老白干!”姑奶奶我要當武松!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讓管家給我找幾個掮客,我得趕快搬出京城。

尋了三四日,總算是找到一片好地方。這莊子原是前任吏部尚書的產業,只因告老還鄉,不想留人看管,因而急于脫手。

我帶著韻鐸和安安去看過,大部分都是良田,就是莊子修得江南味道頗重,不符合我對于安全的要求。不過只要不違制,我自己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沒太好意思侃價,我總覺得得給人家留個人場不是!再說這周圍幾乎都是官宦的產業,沒准哪位就是前任吏部尚書的門人好友之類的。咱一介小老百姓,還是得仰仗人家的鼻息,花銀子讓別人高興了,自然有人會給我們幾分面子。

爹爹和娘說什麼也不讓我一個人去莊子上住,連韻鐸臉都是臭臭的。我既不是離家出走,又不是和人姘居,姑奶奶我是做正事去成不?再說,京里那麼熱,人家康熙都去熱河行宮了,咱不能去“楓林小築”嗎?

費了我幾百升的吐沫,總算是說動了爹爹和娘,代價是我必須先與韻鐸定親,等挑好日子,就讓我們拜堂成親。

韻鐸高興的不能自矣,習家上下一片喜氣洋洋,除了我。

就這麼著嫁人了?也沒點法律保護,將來還要賢惠的為官人納妾。雖然沒有公婆需要我侍奉,可是我也沒有想過在我的婚姻中間加上小三、小四、小五……

再說,我對韻鐸,沒有男女之情,只有姐弟之誼,怎好白白耽誤了他的一生。

帶著這份煩惱,我帶著安安跑到“楓林小築”去散心。

離開京城的喧囂,離開即將為人妻的煩惱,自由的我像是一只快樂的小鳥。

這一日黃昏,我流連在楓林太久,直到月上枝頭才發覺肚子已經餓得難受。

不知道為什麼越臨近莊子,越覺得心里有些壓抑。月光下有一股血腥的殺氣,讓我有些頭暈目眩。空氣中彌漫著鐵鏽的氣味,我聽不到安安的哀號,看不見窗紗上淋漓的鮮血。到底是誰在顫抖?我?還是滿天的神佛?緊緊地捂著自己的嘴,躲在陰暗角落,只有滴滴血淚從我的面頰上滾落。

我仿佛聽到那帶頭的惡魔仰天大笑,肆無忌憚的大笑,笑的是那麼逍遙,那麼自在,帶者一種傲視一切的狂妄,一聲接著一聲,永無止境。

“啟稟首領,習家上下皆已斃命。”一個高瘦的黑衣人跪在地上。

難道爹娘韻鐸還有安安已經遇難?我恐懼的掐著自己,為什麼我還活著?

“此處的地契還有藏匿的賬本可曾找到?”

“已交給先生。”

“哼,膽敢駁了……的面子,以死謝罪都不能息我雷霆之怒。燒了這里!”說完,那個帶頭的惡魔又是一陣狂笑,而且比先前的更為得意,更為恐怖。“哈哈哈哈……”

∼∼∼∼∼∼∼∼∼∼∼∼∼∼∼∼∼∼∼∼∼∼∼∼∼∼∼∼∼∼∼∼∼∼∼∼∼∼∼∼∼∼∼∼∼

越來越覺得自己狗血,鄙視自己一下……

上篇:第一卷 第十四章 再會    下篇:第一卷 第十六章 身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