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十章 樂夏   
  
第一卷 第十章 樂夏

春天那會我攛掇著韻鐸爬樹,給我捋了不少的榆錢和嫩柳芽。沒辦法,當年我就是好這口,活著棒子面我絕對能吃整兩個,再說涼拌榆錢,嗨那滋味——絕了!娘被我突然的憶苦思甜嚇個半死,恨不得把全天下能找到的珍饈美味都奉到我面前。嘿嘿,我床底下還藏著我偷偷醃好的知了猴,趁娘不注意我就自己去灶上油炸著吃。嘎巴脆又香,不過韻鐸說什麼也不吃。這個傻小子,難道不知道美食家的胃與膽量等同于丞相的肚子,有容乃大嘛!

不過,老北京的夏天還是有點意思,冰涼的井水,鎮上個大西瓜,賊解暑。不過我不怕熱,就是有點貪涼的小毛病。雖然娘為此說過我好幾回,可是她都跟爹搶冰鎮西瓜,還能說我啥呢?

今天學堂下課早,韻鐸剛放下書包,就被我一把拉出家門去集上買西瓜。

“慢點,慢點。”

“不成,走慢了,好西瓜就沒了。”

“你也就吃著急。”

“你不著急,你別吃!”本姑娘柳眉倒豎,這孩子怎麼越大越沒規矩了?想當初,嗯,也沒啥規矩!看來老爹的教育方式有問題,這人就算學問再高,能力再強,人品低下那也是垃圾。

康熙年間還沒有垃圾分類,這孩子雖然勉強可以算是能夠回收再利用的,但是讓老爹這麼功利的教育下去,萬一真成了偽君子那可怎麼辦?

一伸手,抓著他有些油亮的辮子,哼,看你還不站住!

“你是不是跟我的頭發有仇呀,三天兩頭扽!”韻鐸插著腰,故作暴躁狀。

誰理你呀,我一指街邊的糖葫蘆,“我要吃!”

沒辦法,我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記性不好,什麼都不差就是忘性差。娘從不在我身上放半個銅子,沒辦法,都讓我丟怕了。以前有阿爾薩蘭,那個邋遢大王喜歡埋單以顯示他准巴圖魯的風范,我從沒為花兩個銅子吃點零食擔心過。到了北京,娘要管著家,不能陪我出去瘋,所以,我的財政大權交由韻鐸小弟弟的全權管理。你說,這還讓不讓人活!

他無奈地歎了口氣,“筠兒,你昨個不是牙疼嗎?這酸酸甜甜的傷牙,咱先忍了這次成嗎?”

什麼?連我人生最後一點點小小的愛好都要剝奪!“不許叫我筠兒,我是你姐姐!!矮冬瓜,我要吃糖葫蘆!”

“不許!”

“就要!”

“不許就是不許!”

“就要就要就要!”

……

賣糖葫蘆的老爺爺看著我們倆如此沒營養的爭執,無奈地歎了口氣。偏我耳尖,一下子就聽到了。氣沖沖一擰韻鐸的胳膊,“趕緊給我買,你看看你,都影響老爺爺的生意了!你真不厚道!”

韻鐸呲牙咧嘴的揉著胳膊,“我怎麼不厚道了!一會牙疼,你又該說我沒攔著你。左右都不是……”

“還不快去!又嘀咕什麼呢!”怒了,怒了,本姑娘要使出終極大法……手剛伸出去,那小子就機靈的躲開了。

“好好好!快看看要吃哪串?”

“這個這個,不不不不,那個那個,不不!要那個糖最多的,對對!就是那……”我正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偏生閃出來一個小子,直接就拿走我心儀的糖葫蘆!

士可殺,不可辱!更何況是虎口奪食!啊!不不不!我怎麼能是老虎呢!他怎麼能搶奪我這個柔弱女子的心愛之物!狠狠的瞪了眼慢三拍的韻鐸,還不給我搶過來!

韻鐸自然對我的眼神飛鏢傷得體無完膚,只見他微微抱拳,略施一禮,文質彬彬地說道:“這位兄台,此串糖葫蘆我已經要下,還請兄台奉還與我。”

搶我糖葫蘆的臭小子,添了口糖葫蘆笑嘻嘻地說:“給!”

嘔!!!惡心的太有品了!這種人一定是頭頂生瘡腳底流膿,我詛咒道,當然是在心里。不要了成吧!我走過去拉著韻鐸,咱不和小屁孩一般見識,“走吧。我不吃了。”

韻鐸一聽我主動放棄最愛的甜食,高興地朝那小子拱了拱手,和我一同離開糖葫蘆攤。

“沒想到,筠兒喜歡的東西,也能如此坦然放棄,真讓我大開眼界!”

“你要是喜歡吃別人口水,你就回去搶去。不過,別說你認識我!”

“怎麼!”

“丟人!明白不!”我慍怒地瞪著韻鐸,覺得實在沒意思死了。還是回家睡覺去吧,好心情都被人破壞了。

“筠兒!走,我帶你去挑個最甜最沙的大西瓜去!”韻鐸突然拉著我的手,興致盎然地往西邊跑去。

“慢點,慢點!”我氣喘籲籲的喊著,要命,這裙子真不適合跑步,來回絆腳。正想著,也不知道是左腳絆了右腳,還是右腳絆了左腳,總之就是直愣愣地往地面倒下去。

“撲通!”我趴在地上,淚花四溢,好疼啊!坐在地上,滿鼻子灰,一身的土,衣服上還破了幾個洞。委屈地看著韻鐸在一邊笑,這次怒火是沒了,心里滿滿的就是失望。這一年來我對他也算是不差,偏生我如此狼狽的時候,他還要在一旁得意的笑。早知道我穿到這里來干嘛?這個混蛋閻王,直接讓我在地獄參觀或者輪回到和諧新社會不成嗎?

酸楚得流著眼淚,對這個陌生又冷漠的時代失望極了。面前突然出現一只大手,下意識的把手伸出去,讓對面的人拉起我。他很高,在太陽的照耀下,我幾乎看不見他的臉。除了他溫暖、干燥的大手,修長的手指,我看不到其他。

“姑娘沒事吧?”一口地道的京腔。

“沒事。多謝公子相助!”我低著頭,看著裙子上的破洞,真狼狽!

“筠兒,你,你沒事吧!”這個冷血的韻鐸,現在想起來問我,哼!晚到民國了!差了孫猴子十七八個跟頭了!

“既然姑娘沒事,在下就先告辭了。對了,這件披風就先給姑娘擋風吧!”他從身後的仆人手里那過一件青綠的披風,蓋在我的肩頭,拱手施禮後轉身而去。

我聞著披風上淡淡的香味,出神的看著那遠去的身影,第一次覺得,在古代,還是有這些俠義心腸的好人。

“筠兒,你傷到哪里了?”韻鐸慌張的查看著我的情形。

“沒事,不過是傷到心了。”我撅著嘴,拽著長長的披風轉身要回家。

韻鐸一把拉住我,“我剛才真不是笑你,只是你都這麼大了,還自己絆自己,真像個長不大的瓷娃娃。”

“長不大怎麼了?”我眼圈一紅,別過頭不看他。

“瓷娃娃是要放在手心兒里疼的!”

“你才不疼我呐!就你剛才笑得歡!”我癟著嘴,全然忘記,我是姐姐他是弟弟。

“誰說我不疼!別生氣了,我再也不笑你了。腿疼不疼,我背你回家吧。”

“才不要呢。又不是豬八戒背媳婦!”剛說完,我臉就紅了,呸,心里暗啐了自己一口。

“快上來吧,咱們好回家上藥!”韻鐸往我前面一蹲。猶豫了一會,我跳起來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手腳並用地爬上他的背。

“走吧。”他悶著聲音說。

上篇:第一卷 第九章 入京    下篇:第一卷 第十一章 拋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