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一卷 第一章 生死   
  
第一卷 第一章 生死

7歲,隔壁班的白羽和我一起牽手去看電影《紅星閃閃》,小女孩的妒忌心不可小看,誰讓人家白羽長得齒白唇紅,分外可愛,迷倒一大片小女孩。其實我冤枉得很,明明是老師說讓大家手牽手以免走丟哪一個。我卻被莫名其妙的排擠了一年,直到我轉學。

17歲,我天天和朋友追著籃球看,因為學校的籃球聯賽有全校最帥的男孩。對于我那個屁大的高中來說,這是唯一的奢侈的全民娛樂活動。我天天幫班里的女生送情書,直到我發覺其實最喜歡他的人是我,可惜那時我已經畢業,而他也去了澳大利亞。總而言之就是沒有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是不是遇到了正確的人,我不知道。估計月老那個白胡子老頭也說不清。

27歲,我像個懶蟲,每天困在家里當宅女。小說、動畫、美劇構成我全部的生活。呃,也不算是全部,至少有一個小小的角落留給了那個應該是正確的人。突然有一天父母回老家,男朋友去修車,餓了一天卻再也找不到人和我一同吃飯,自歎中突發奇想,我決定收養個孩子。不是玩玩,真得,我發誓!

37歲,我的兒子11歲了,他沒有爸爸,只有我這個媽媽。他很乖,而我為了照顧這個家早就開始做生意,此時我有了人生第一個一千萬,但是我最希望的還是能有人和我一起吃飯。

47歲,我的兒子21歲,我把所有的事業交給他,因為我想去學習我喜歡的專業,比如考古,比如法醫,比如比較文學……雖然我已經年近花甲。

可是,我不明白,眼前的情景到底是在怎麼一回事?

我躺在灑滿郁金香花瓣的床上,神智清醒卻不能言語行動;我的兒子用一把冰冷的手槍抵著我的頭。你要金錢嗎?我已經全部讓渡給你。你要地位嗎?我已經為你鋪好道路。你要女人嗎?我雖然趕走了很多女人,但是現在你身邊的那個,雖然普通平凡,卻是個可以與你同甘共苦的好女子。我給了你我可以給予的一切,還有我滿心的母愛,為什麼今天會是這樣的情景?我不明白。

“媽媽,你為什麼要逼死我的父母,難道你就這麼愛我的父親?”

你是從孤兒院領養來得呀,我調查過你已經過世的父母,根本和我不認識啊!

“媽媽,你為什麼不回答?難道你不怕我知道真相報複你?”

我養你20年,知子莫若母,我知你甚深,難道你不了解媽媽我嗎?

“我把公司賣了,所有的錢都捐了。”

挺好的,有錢也是個負擔,你自己去白手闖天下吧!

“我根本就不愛你給我選的未婚妻。”

那是你自己選的,只不過我覺得不錯,同意了而已,怎麼成了我選的?

“媽媽,你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因為你只愛我的親生爸爸,所以甯願撫養被你害死的他們的兒子?也不願意結婚!”

因為結婚也能離婚,倒不如有個人陪我吃飯!再說你親生的老爸長什麼模樣我都不知道,我愛他何來?

“媽媽,我恨你,但是你放心,我會和你一起走。以後你再也不用擔心沒人陪你吃飯了。”

傻孩子,別做傻事……我早就不想活了,如果沒有你,不是你,我27歲的時候就自殺了。

“媽媽……”一雙溫熱的大手,撫摩著我的頭發,“我從來就不想叫你媽媽,羽默,我愛你。這下,再也沒有人阻擋我愛你了。”

看著他慢慢倒下,我也覺得精神開始渙散,渾身越來越冷。也罷,當初因為看到你救了我一命,今日就還給你吧。自此,我們各不相欠。

“羽默……來世……愛……”

“忻童?”我哭著醒來。眼前的一切絢麗而陌生。

“小姐,你可醒了。夫人都哭暈過去好多次了。”一個梳著雙髻的小丫頭淚眼汪汪的說。

真可愛,比我家忻童可愛多了,當初還不如養個閨女呢,臭小子真麻煩……我突然不敢想了,

最後,那兩聲冰冷的槍響,還有滿屋子鐵鏽般的味道,和與我並肩躺在花床上的兒子……苦笑著,這回各大報館可有了猛料,足夠他們炒上一個月的了,所幸我已經死了,要不狗仔隊還真是麻煩……忻童,希望你可以活著,希望你不再煩惱憂愁,希望你不要再用男人的身份愛我。

“你是……”我嘶啞地問,該死我怎麼覺得又渴又餓?

“小姐,我是安安呀!”小丫頭哭的更厲害了。

看得我真是怪心疼的,女孩就是好呀,伸出手,顫巍巍的,想要給她擦眼淚。呃,胳膊有點短,手也有些小,對不起啊∼我夠不到!

“小姐,您哪里不舒服?我去找夫人和醫生過來。”安安抹著眼淚跑了出去。

好吧,無論怎樣,這算是我的新生了。只不過,看著眼前華麗的陳設,怎麼我就看不出是哪朝哪代,唉上輩子實在對曆史不感冒……對,對,沒准出現個男人就能有標志性的發現呢!

正想著,安安帶了一個……無力的搖搖頭,不用說了,我知道了,這是清代,中國曆史上最後一個王朝,一個把中國推向百年恥辱的滿清王朝。一堆能馬背上打天下卻不能好好治天下的愛新覺羅子弟……

老醫生油亮的腦門讓我不禁暗笑,多虧是在清代,要是現在他這不就是半壁江山嗎?他顫巍巍的給我診脈,我傻乎乎的偷偷翻著白眼。他都快帕金森了,還能摸的准?

“羽兒,我的羽兒……”門外傳來一陣清麗哀婉的聲音。

羽兒?我的名字嗎?我心里一陣發冷,頭皮發麻,想起忻童臨死前的癲狂,這個名字,死也不能要了。要了,也許忻童就不能開始全新的幸福生活。我,已成為別人的孩兒,你,也成為了陌生人。別再有瓜葛了,忻童,再見,不,是永遠不見,永不再見!

看著一個玉色女子撲到我的床前,把我緊緊抱在懷里,我可以感覺到她溫熱的眼淚滾過我的面頰。“你是……”

“羽兒,你不認得為娘了嗎?”

我遲疑的搖搖頭。可是看著自稱是我娘的女子婆娑的淚眼,我輕輕伸出手,抱著她,真心希望這樣的我也可以給她一些力量。上輩子,我的恣意妄為傷透了母親的心;這一世,說我心存悔恨也罷,是心灰意懶也罷,我只想做母親的小棉襖,護她周全。

“羽兒,娘好擔心……”

“娘,莫要擔心。雖然女兒好多事情不記得了,但是女兒會永遠孝順娘。只是,娘,女兒我的頭好疼……”

“羽兒別著急,你慢慢想……羽兒啊,你是不是睡太多了?前日你多吃了幾只螃蟹,鬧了一夜的肚子,昨日竟然昏倒了……嗚……沒想到好不容易醒來卻連為娘我也不認識了。”

我有些赫然,這個羽兒也太饞了吧,為了幾只螃蟹至于嗎?怪不得我覺得渾身酸軟呢!

“娘,我,我……”

“羽兒,你怎麼了?莫不是睡昏頭了?還惡心嗎?冷嗎……這,這可怎麼辦呀!”

老醫生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小姐可能是昏倒時,傷了頭,暫時失去記憶……”

我娘哭道:“這可怎麼辦呀。老爺也不在府里,這可怎麼辦呀!”

“老朽也沒有良法,只能讓小姐好生調養著吧。”

原諒我又翻了一個白眼,我真得,真得,只是想……吃點東西而已,你們能不能不要討論不要再哭了。要不我就要成為第一個轉世後金玉滿屋卻直接被餓死的人了。

想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嗎?對,就是我經曆過的第二次死亡的方式,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想到我是被饞死的,而且是馬上就要被饞死的。

我偉大的可愛的娘,終于在最後不哭了,仿佛是收到我詛咒般的祈禱,吩咐廚房給我備了飯。說實話,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被餓過,因為我人生唯一的追求就是吃,唯一的愛好還是吃,唯一的夢想依舊是吃。

可是,我為什麼覺得衰神一定是格外寵愛著我呢?

我顫巍巍的端著碗,其振蕩速度坎比剛才的方老醫生,眼睛里全是眼淚。不是激動的,是悲憤的。

娘的小桌上,樣樣都是精致的佳肴珍饈,就算是米飯,那也是晶瑩剔透……我的小桌上,也晶瑩剔透……為什麼全是湯湯水水,清澈見底,粒粒可數,最可恨的,每樣都只有一口,都只有一口呀!!這倒是讓我吃還是准備氣死我!雖然我死的時候47歲,但是不代表,我對于吃飯這檔子事,就能大度的這麼混過去。我發誓,絕不……

“羽兒,趕緊吃吧。娘知道你不喜歡,可是你病剛好,不宜大吃大喝……嗚……”我可愛的娘又要下雨了。

我沒有傘,但是我有碗,我喝還不成!只是,老天啊,我真是越喝越餓啊……

衰神,我給你塑金身可好?拜托你走吧,求求你了!

上篇:引子 引子而已    下篇:第一卷 第二章 偶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