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三卷 第九章 最後手段的溫泉   
  
第三卷 第九章 最後手段的溫泉

山間有三節車廂一列的電車行駛著.

四人座的位置,窗邊是宗人和流奈,宗人旁邊坐著克洛耶老師,流奈旁邊則是咲耶.

另外一個四人座位置,只有靜姬和真由香面對面坐在窗邊,這節車廂就只有這六個人.

清爽微風從窗外吹了進來.

但是,宗人卻沒有面向窗外,而是偷偷看著女孩子們.

大家都穿著相當誇張的衣服.

咲耶直接在比基尼外面穿上連身裙,肚臍和乳溝都明顯跑出來.

流奈裸著身體,罩上一件祭典外掛短衣.

靜姬一身可以看見下乳球的外套和迷你裙,似乎感覺到很丟臉,所以用雙手遮住乳房.

真由香穿著能夠直接看掉乳溝的小件紅色短背心.

然後就是克洛耶老師,直接在乳房外面罩著水手服,搭配一件裙子,加上塗了口紅,看起來像是什麼有傷風化的COSPLAY.

順便一提,只有宗人自己穿著T恤和牛仔褲.這些女孩子為了不引起騷動,當然先行施加不讓任何人進來這節車廂的魔法.不過真由香沒有任何快快樂樂旅行的心情.

剩下時間不到十個小時了.

雖然在游泳池做出許多任務口工口自主規范的事情,宗人記憶卻一點都沒有恢複.

如果再更H一點就好了,還是說,方法弄錯了呢?

(真是,都不叫我姊姊!)

真由香感到不安.

這樣下去的話,宗人可能永遠都會忘記稱呼真由香為姊姊的這件事.

或許這是對自己的懲罰吧,真由香想著.

宗人第一次稱呼自己為姊姊的時候,我卻說不是宗人的姊姊,那時自己真是太過分了.

就算宗人想跟自己關系變好,跑來想跟自己洗澡,卻把宗人趕出去了.

這或許是懲罰吧.

神靈要奪走我的宗人.

「這樣可不行喔,擺出悲傷的表情.」

靜姬一直看著真由香.

「我知道的.」

真由香回看過去,靜姬回以笑容.

「不必太勉強自己呢.」

「我很放松的.」

「所以別弄壞自己身體喔.」

「想對我訓話嗎?而且你一點都不擔心嗎?」

「很擔心的.」

「如此的話,為什麼──」

「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如果照一般的狀況,被自己一無所知的女人這樣接近,男生應該都會獸性大發的──這不只是我的意見,我家的司機也是這麼想.」

靜姬先略過真由香的問題.

「不過既然女性如此工口接近,反而會懷疑這位女性是不是生病了吧.是生性淫亂呢?還是這名女性有什麼怪病?宗人同學應該也是這麼認為.」

「這種人不是很多嗎?」

「在原同學應該是這種人,不過宗人同學應該不是這種人,雖然宗人同學喪失記憶了,個性卻沒有改變.」

真由香沉默了.

確實,她沒有宗人個性突然改變的印象.

「但是,他或許有陷入欲望的一面啊,昨天還襲擊靜姬你──」

「我那時相當高興呢,因為那就等于宗人同學表示喜歡我──」

「你想太多──」

「記得我們一起去海邊旅行的事情嗎?」

「還記得.」

「今天游泳池發生的一切,不就很像是那個時候嗎?替流奈胸部塗上防曬油,接著也幫我塗,然後摸了咲耶的胸部──」

「那是因為──」

「我就是根據這點推測的,宗人同學真的想不起來嗎?」

「咦?」

「至少,身體並非無法重新想起來的.如果真的把我們當成陌生人,以宗人同學的個性來說,不可能乖乖上鉤的,流奈也這麼說過──闖進浴室的時候,哥哥就像以前那樣放了溫泉入浴劑.」

真由香沉默了.

「宗人同學沒有完全忘記回憶,只是,還沒有想起來而已.所以記憶肯定能夠恢複的──」

真由香沒有回答.

打開面對庭院的紙門,可以看到占地寬廣的專用露天溫泉.和室里面還有兩個房間,所以足夠六個人入住.

「哇~~~~好大的房間~~~~♪」

流奈走過每個房間,像是孩子似的滾來滾去.

「房間不錯吧.」

克洛耶老師掛著自信微笑.

「真豪華啊.」

咲耶表情相當高興.

「很不錯的房間呢.」

靜姬印象也相當不錯.真由香倒是沒有這種心情,時間剩下不到六個小時,為什麼大家會這麼從容呢?想對妹妹隱藏這件事,可是相當痛苦的.

宗人站在桌邊看向庭院,看來似乎對溫泉很有興趣的樣子.

「哥哥♪」

流奈以這副穿著披風的模樣抱住宗人,宗人看過去,然後視線直接轉往乳溝.

「可以喔,如果哥哥想摸的話♪」

突然開始工口模式.

「畢竟是為了取回哥哥記憶,才來到這里的.」

「不,可是──」

「我也想要學長摸我的胸部.」

咲耶也來到宗人身邊,不知何時脫掉了比基尼,只有連身裙肩帶勉強撐住沒戴胸罩的乳房.

宗人吞了口水,因為咲耶模樣實在太刺激了.

「豐條同學,盡管摸沒問題的,誰都不會認為這有傷風化,請你自然以對,因為我們是為了幫助你取回記憶才來的.」

以克洛耶老師的話作為信號,宗人手掌陷入咲耶的連身裙,雙手緊緊握住國中生93公分的H罩杯乳房.

「啊嗚……好舒服……」

「啊啊,咲耶太狡猾了!流奈也想讓哥哥摸胸部的!」

流奈也把胸部壓上去.

宗人伸出另外一只手,探進披風的縫隙,搓揉國中生E罩杯的胸部.

「啊嗯,哥哥♪」

流奈和咲耶兩人被揉著胸部,身體一震一震,宗人雙手持續搓揉看起來相當誘人的乳房.

「老師也想讓宗人同學揉呢.」

穿著水手服的克洛耶老師靠近過來.

宗人伸出雙手,搓揉那對把水手服撐得半天高的飽滿超乳.

手指稍微使力,乳房就軟綿綿地在手里變形,彷佛隨時都會撐破水手服似的.

「啊啊……豐條同學……」

克洛耶老師挺起胸部,身體一抖一抖.

宗人接著抬起乳房,肉團像是被往上抬了起來,乳肉跟著包住整個手掌.

「宗人同學,我也要……」

靜姬穿著能夠看見下乳房的外套,來到宗人身邊.

宗人回過頭去,讓靜姬背對自己.

宗人雙手滑進外套空隙,突然就握住了乳房,指尖碰觸最為敏感的中心點.

「呀♪宗人同學♪」

靜姬身體相當敏感地顫抖.

宗人把靜姬的身體抱過來,開始搓揉乳房,靜姬和克洛耶老師就這樣面對面,被宗人搓揉自己達到三位數的超乳.

真由香愣住了.

這根本只是亂交吧!就算得到女孩子們允許,也是相當下流的行為.

這太奇怪了.

這根本無法恢複宗人的記憶.

宗人頭上冒出SEX,變成奇怪的人了.

理性慘叫著.

但是,只有真由香自己被排除在外,總覺得有點寂寞.

魔厄那個時候,宗人不是為了防止真由香胸部變小,摸了姊姊的胸部嗎?不是看了自己的胸部嗎?

「豐條同學.」

克洛耶對真由香說道.

「請過來這邊,只剩你還沒被摸到胸部吧.」

「我是──」

「豐條同學,請你揉揉姊姊的胸部吧,不揉的話,記憶就無法回複啰♪」

宗人踏出一步.

笨蛋!

別過來!

真由香也跟著後退,但是,她卻沒有開口抗拒.

宗人靠得更近了.

《可以叫你姊姊嗎?》

真由香想起十歲,宗人成為家人時對自己說的話,那個時候,宗人並沒有靠近自己.

《別跟過來.》

啊啊.

接著自己把宗人推開了.

自己還要再次重複當時的事嗎?

真由香停了下來.

宗人伸出手──還是不行,這樣摸姊姊胸部真的好嗎?宗人還在猶豫著.

「宗人,摸我的胸部!」

真由香直接大聲喊著.

宗人把手伸向紅色的無袖背心.

然後把被心往下拉.

火箭形狀的G罩杯巨乳彈了出來.

「啊嗯♪」

這對胸部被宗人雙手握著,絕美高聳的豐滿形狀,跟著手指出現變形.

(宗人……!)

真由香挺起胸部.

對于弟弟的愛情,此時一口氣傾泄出來.

(想起對姊姊胸部的回憶……再一次叫我姊姊!)

宗人把臉湊近.

(咦?要吸我的胸部?)

「豐條同學.」

克洛耶老師叫住了宗人.

令人驚訝的是,克洛耶老師,咲耶,流奈,靜姬,四人都已經進入了露天溫泉,可以看到浮在溫泉水上面的四對豐滿軀體,乳房也隱約可見.

「兩人也過來這邊吧.」

宗人看向克洛耶老師,然後再看著真由香.

「宗人,我們走吧.」

真由香在桌子底下握住宗人的手.

宗人脫掉T恤和牛仔褲.

「也替姊姊脫衣服!」

宗人表情有點驚訝,然後解開真由香迷你裙的扣子,手摸到小褲褲停了下來.

「這件也要脫掉!」

宗人抓住小褲褲,一口氣拉下來.

被弟弟看到了!

真由香想著.

但是,就算被弟弟看到也沒關系!畢竟我是姊姊!而且,你是我的弟弟!

兩人拉著手走向露天溫泉.

宗人讓溫泉水泡到胸口後,五名女孩子一起貼了上來,肌膚,乳房,按照順序貼著宗人.

「豐條同學♪」

「哥哥♪」

「宗人同學♪」

「學長♪」

「宗人♪」

宗人背部,側腹,手腕,胸膛,全部都擠滿了乳房,宗人呼吸變得慌亂,抱著克洛耶老師,流奈,咲耶,靜姬,以及真由香.

把臉埋進五人的乳房里,用臉頰磨擦,然後把乳頭含進嘴里.

「啊啊嗯,宗人♪」

「宗人同學♪」

「豐條同學,多吸一點嘛……♪」

宗人彷佛像個嬰兒那樣,帶著期待吸吮母親乳房,含著五名女性的乳頭.

真由香被宗人吸吮乳房,伸手撫摸弟弟的頭.

真想這樣繼續下去.

把弟弟緊緊抱在懷里.

那個時候把弟弟趕走,自己相當後悔.

自己就像這樣,接受弟弟所有一切.然後,向那個時候的宗人道歉.

對不起.

姊姊沒有好好疼你,對不起.

宗人陶醉在吸吮真由香乳房的快感,一起吸吮左右兩邊乳房,把乳頭拉得長長的.

啊啊.

好可愛.

宗人.

回來吧.

我最愛的弟弟,回來吧.

姊姊就在這里喔.

姊姊胸部就在這里喔.

「我也想讓學長吸吮胸部.」

咲耶焦急地看著宗人.

可以喔.

讓宗人吸吮吧.

大家都讓宗人吸吮吧.

讓我的弟弟吸吮吧.

「宗人,過去啰.」

真由香把弟弟交出去.

宗人回過頭,用力吸著咲耶的乳房,頭整個埋進去,發出嬰兒般吸母乳的聲音.

「呼啊啊啊……好舒服……」

咲耶身體不斷顫抖,並且趁勢把乳房更加往前挺.

宗人像是渴求著母愛那樣,用力吸吮乳房.

咲耶原本就相當有立體感的乳球,此時被牙齒拉長,前端被宗人咬在嘴里.

「呼啊啊啊……變成大人了……這樣我就變成大人了……」

咲耶身體一震一震,出現大幅度的顫抖.

「來吸老師的胸部吧♪」

克洛耶老師把胸部貼上宗人背脊,宗人回身攤開雙手,把克洛耶老師抱個滿懷.

臉部完全埋進乳房里面.

興奮不已的宗人,把臉埋得更里面一點.

「真可愛的孩子呢♪」

克洛耶老師撫摸宗人的頭,靜姬和流奈的乳房也跟著擠過來.

宗人抬起頭,品嘗克洛耶老師的超乳.

雙手輕輕抬起乳房,把左右兩邊肉團同時含進嘴里,跟著用牙齒咬住拉長.

就像是渴求著母親,或者應該說渴求記憶之中的母親那樣,為了讓有所關聯的女性引出自己記憶,宗人用力吸著乳房.

克洛耶老師身體一陣電流竄過,導致出現顫抖.

喘息同時,身體慢慢失去力氣.

「真是……可愛的孩子……」

克洛耶撫摸宗人的頭.

「這次,換成大家一起讓豐條同學舒服吧……」

克洛耶浮現恍惚表情,笑著這樣提議.

真由香在露天溫泉里面站起身來.

「宗人,過來這邊,我幫你洗身體吧.」

女孩子們紛紛走上露天溫泉的沖洗區.宗人腰間纏著毛巾,仰躺身體,上面則是女孩子們的肉體.

流奈占據一只手,咲耶占據令一只手,兩人用胸部緊緊夾住手腕,靜姬和克洛耶則是分別負責一只腳,用乳房壓住腿部.

真由香躺在宗人身體上面.

用肥皂擦滿乳房,滑滑溜溜來回摩擦宗人.

宗人不斷喘息.

臉紅的表情也好可愛.

宗人.

姊姊會讓你舒服的.

盡量想起以前吧.

再一次叫自己姊姊……

真由香加速摩擦,宗人點點頭.

「姊……」

想起來了?

會叫自己姊姊?

真由香拼命用乳房摩擦宗人.

宗人身體一抖一抖.

啊……嗚……發出呻吟聲.

「宗人……」

真由香偷偷看著宗人.

「舒服到快死了……」

宗人呆呆說著.

真由香高興不已,繼續用乳房壓住弟弟.

「拜托住手……我快舒服死了……」

宗人聲音,令真由香熱情火速上升.

弟弟,並沒有喊自己姊姊.

而是拜托著自己.

希望往往很簡單就轉變為失望.

就算大家把胸部緊緊貼著,連乳房都被吸個過癮,宗人記憶還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時鍾指向九點了.

矮桌上放著吃得一乾二淨的宴席料理.

所有人都穿著浴衣.

當然,里面是全裸的,至少上半身沒有穿著胸罩.

「嗚嗚……肚子好撐……」

「哇啊嗯……實在吃過頭了……」

咲耶和流奈感情融洽地睡在一起.

被浴衣遮起來的吃撐小腹,緩緩上下起伏著.短暫時間內只聽得到肚子好撐,肚子好撐……之類的呻吟,然後才轉變為睡眠的呼吸聲.

什麼都不知道的女孩們,真是幸福啊.

前提是無知等于幸福.

她們不知道再過三個小時,宗人就會永遠失去記憶的這件事,或許只是一味沉浸在旅行的快樂氛圍里吧.

但是,自己卻……

宗人慢慢起身,離開桌子,突然穿起拖鞋.

(該不會要去哪里吧!?)

真由香感到不安,連忙從後追著.

宗人在外面乘涼,看著這片黑闇籠罩的森林,還有夜空,都令他感到挺舒服的樣子.

真由香漸漸靠近,宗人回頭給了一個微笑.

那是從宗人喪失記憶之後,第一次看見的笑容.

「那個……今天這些事真的很謝謝你,我應該不會忘記今天的一切吧.」

宗人輕輕低頭.

那一瞬間,真由香簡直快要哭出來.

『 我應該不會忘記今天的一切吧』,這句話代表──

宗人還能記住,實在太好了.如果能夠想起至今所發生的回憶,而忘記今天的經過,就真的太好了.

那種像是跟陌生人說話的語氣.

還沒叫過自己一聲姊姊.

她知道宗人心中充滿了感謝,只是,一想起時間限制只剩三小時,就令真由香感到悲傷.

「咦……?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

真由香搖搖頭.

不行!

不能哭出來!

真由香蓮忙回到矮桌旁,離開房間來到走廊.

在販賣機前蹲下腰,把臉藏住.

自己終于變得坦率了.

終于對宗人打開心防了.

弟弟,即將永遠失去對自己的所有記憶.

都是自己的錯.

宗人剛成為自己家族成員時,對弟弟做了很多過份的事.直到現在,還是不時打宗人,阻撓他和靜姬的戀情.

所以,神靈才會把宗人永遠從自己身邊奪走.

宗人是自己的東西.

但是,也並非只屬于自己的東西.

總有一天,弟弟會屬于他人,和自己以外的女性戀愛,和自己以外的女性結婚,然後,遠離自己身邊.

即使如此,弟弟──也還是自己的弟弟.

為什麼,自己會如此抗拒呢?

為了不讓宗人被靜姬奪走,真由香始終設法破壞,所以,神靈才會把宗人從自己身邊奪走──靜姬也是一樣.

「請別再哭泣了,眼睛腫起來了喔.」

真由香抬頭一看,靜姬從販賣機旁邊探出臉來.

「絕對不可以放棄.」

「你覺得還有任何希望嗎?」

「不是還剩下最後一個方法?」

真由香驚醒過來.

不過這個方法,她還沒告訴過靜姬.

為何靜姬會知道?

「伯母有打過電話給我,只有一個方法能夠成功,不過作為代價,是從此失去魔女能力.」

靜姬說得相當堅決.

「就算失去魔女能力,我也無所謂,只要能讓宗人同學恢複記憶,不能成為魔女也沒關系.」

「但是,那不就──」

「我很明白,就算恢複記憶,宗人同學也不一定會繼續喜歡我,不過,這沒關系的,只要能夠在宗人同學的腦海之中,留下些許曾經喜歡過的記憶就好.」

靜姬微笑著.

「我其實也只是硬撐著而已,原本以為什麼都不用做,宗人同學就能恢複原本的樣子.不過,沒有付出代價的話,最後只會一無所有呢,無論是我,或者是真由香同學.」

靜姬在真由香身邊彎下腰.

「願意跟我一起,付出代價嗎?」

真由香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不能讓靜姬失去宗人.真由香希望只由自己付出代價,讓靜姬能夠和宗人繼續在一起.不能讓靜姬使用最後手段.

但是,最後手段不能只有一人實行.

必須兩人同時,失去『最重要的事物』,付出代價就是魔女力量的泉源,宗人守護過的這對胸部──

「宗人同學剛剛在寫東西喔,寫料理的筆記.料理果然是宗人同學最有自我的事物.」

真由香吸著鼻水.

「為什麼技術會如此好呢?」

「因為宗人前任母親逝世之後,宗人就一直自己做料理的樣子.之後也代替我母親煮飯的角色……」

「果然是位相當溫柔的人呢.」

靜姬說著.

真由香點點頭.

「……但是,我卻一直傷了宗人.宗人一開始來我家時,老實說,我看他很礙眼,認為自己不需要弟弟.不過,宗人卻很努力讓自己融入家族,不斷叫我姊姊,而我為了不讓他這樣叫我而生氣,我洗澡時,宗人擅自闖進來,我當然也對他發脾氣.」

「……」

「一起去學校時,宗人始終跟在我的身後.我一直要他別跟著我,把他當成陌生人,說我只需要自己一個人就好.但是,宗人只離我遠一點而已,只要他跟上來,我就會對他扔沙子.宗人忍著淚水,才會離我遠一點.宗人他……只是想成為我的弟弟而已.」

真由香吸著鼻水.

「媽媽當然對此很生氣,不過我說絕對不會道歉後關進自己房里,宗人在門外哭著.『姊姊討厭我嗎?我不想被姊姊討厭』.」

「……」

「有一次,宗人和朋友吵架,我在遠處看著──『你姊姊是個很冷血的人,所以才沒人要和她當朋友』,宗人卻為我氣憤不已,上去扭打成一團.」

「……」

「當時我相當高興.但是,我卻沒有過去幫助宗人,明明我是姊姊,宗人只是想成為我的弟弟而已……對我來說,宗人能稱呼我為姊姊,真的相當高興……但是,我卻是個相當過分的姊姊,不斷對宗人說著難聽的話……」

「一旦傷害他人,自身也會跟著受傷,無論是受傷的人,或者是傷害他人的人.」

「我並沒有受傷.」

真由香哭著說道.

「宗人他一直……為什麼當宗人回家時,我都沒有對他說歡迎回家呢?為什麼沒有像流奈那樣緊緊抱住他呢?就算外表是雷奧納多,里面還是宗人啊……」

「真由香同學.」

「我沒有被宗人稱呼姊姊的資格,所以,一定是神靈打算從我的身邊搶走宗人.」

「即使如此,對于宗人同學來說,真由香同學也還是他的姊姊.不管過程怎麼樣,都還是他的姊姊吧?」

「不是這樣……」

「我很明白,就算摸了其他人的胸部,換成真由香同學的時候,宗人同學卻猶豫了.這樣就能知道他對真由香同學是怎麼想的.當然,我也是──」

真由香點點頭.

確實……宗人當時有點猶豫……

「知道嗎?人類必須行有余力,才有辦法冷靜下來.就像考試之前,沒有任何空間的時候,就無法冷靜下來.我目前還能自在面對,因為還有剩下最後一個手段.」

「但是這樣的話,難得因為宗人而恢複的乳房就──」

「要一起……試試看嗎?」

「靜姬你不行!讓克洛耶老師來吧.」

「克洛耶老師沒辦法的,所以伯母說過,別跟克洛耶老師交待這個方法.如果不是在肉體交換之前,就已經締結深切關系的魔女,是無法實行這個方法的.如果當中有一名不具備深厚交情的魔法,恢複記憶就絕對不可能了.伯母說過,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麼,就等媽媽在時限之前趕回來.」

「伯母踏上日本土地的時間,至少是深夜一點喔.」

真由香沉默了.

「一起……試試看啰?」

「但是……」

「拜托你.」

「但是,如果沒了胸部的話──」

真由香說到一半,突然點點頭.

胸部.

魔厄.

原來是這樣啊.

還沒去過那個地方.媽媽說過『就算帶到曾有回憶的地方,也是不行』這句話,說不定是指──

「我們去那里吧.」

「咦?哪里呢?」

「曾有回憶的地方.因為有點遠,現在過去不知道能不能趕上.」

真由香用毛巾把淚痕擦一擦後,踏出腳步.

現在放棄還太早了.

最後手段派上用場之前,還有一個方法.

白天許多親子流連嘻鬧的地方,夜晚換上一片沉默.巨大車輪,如今也是靜止不動.

上方飛著兩把掃帚.

她們是真由香和靜姬.

真由香再次騎著掃帚,把宗人帶來這邊,宗人像是很害怕,緊緊抓住真由香.

「請……請問……來這里是要做什麼呢?」

「稍等一下.」

靜姬走近入口,把門打開.

「進去吧.」

一開始是真由香和宗人,接著靜姬也走進去.靜姬很快把門關上.

三人前來的地方,是摩天輪.

有著回憶的摩天輪──魔厄來襲之時,真由香和靜姬將會失去乳房和年輕,不過最後得到宗人的幫助,充滿回憶的地方.

三個月前,三人來過這里.

當時宗人和靜姬彼此聊天還沒多麼融洽,當然也沒有多深入的關系.然而為了讓宗人揉胸部,靜姬鼓起勇氣把宗人約來這里,真由香試圖阻撓,最後來到了摩天輪.

隨著摩天輪上升同時,時間跟著漸漸減少,沒有什麼觀賞風景的心情.

雖然好幾次暗示動作,宗人卻是疑神疑鬼,拒絕揉胸部.

原本以為能夠得救的.

「很高耶.」

宗人說道.

「這樣擅自進來真的可以嗎?」

然後問道.

「沒問題.」

「魔女真的什麼都能辦到呢.」

才沒這回事!真由香在心中回話.

自己必須坦率.

然後取回自己最重要之人的記憶.

「三個月前,我們三人曾經這樣坐過.」

真由香和靜姬包夾著宗人說道.

「魔厄這種詛咒,在時限到達之前,非得讓目標之人揉胸部,揉到符合年齡的次數不可.」

「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麼回事.然後,目標之人是宗人你,也就是揉胸男.」

「有這種事啊?」

「宗人就在這里幫助了我和靜姬.」

宗人沉默了.

肯定是個回憶吧.

「至今所做的這一切,總覺得還是怪怪的,全部都是女生的胸部……我認為自己實在是個不知羞恥的人.」

「這沒什麼不知羞恥的.」

「但是,一定很不知羞恥吧.今天在泳池,溫泉所做的事,對于人類而言,只不過是野獸般的行為……」

「想太多了.宗人才不是那種弟弟.」

宗人搖搖頭.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想起來.」

「還差一點,或許就能想起什麼了.」

宗人還是搖頭.

「回去吧.」

回去的道路相當陰暗.

果然,希望很快就會變成絕望.

就跟媽媽所說的一樣.

單憑留有回憶的地方,不可能治好因為魔術引發的失憶.就算真把人帶到回憶之地,對方下意識也會逃避,最後根本沒辦法恢複記憶.因為這純粹是魔術引發的事故.

宗人一直抓著靜姬.兩人沒有交談些什麼.

或許已經沒話可說了吧.

宗人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親密對話之類的,連一句都不記得.

回到旅館時,是晚上十一點.

里面已經鋪上棉被,流奈和咲耶睡著了.

「應該還是不行吧.」

克洛耶老師像是等待許久似的,開口說道.

「不能焦急喔,應該還有機會的.」

真由香用點頭作為響應.

媽媽一定沒有把最後手段教給克洛耶老實,只告訴自己和靜姬而已.

為什麼?

實在想不明白.

雖然媽媽應該有什麼特別想法,不過真由香實在不明白媽媽在想什麼.到底會不會是開玩笑而已呢?

還是說……認為反正我不會聽任何人的話呢?

宗人去廁所了.

時間只剩下一個小時.

沒有磨蹭的時間了.

或許得做好覺悟才行.宗人在魔厄中守護的這對胸部,或許自己得抱著將之犧牲的覺悟才行.

自己或許不會再擁有巨乳了.

自己可能不再是魔女了.

但是,無論如何都不想把靜姬卷進來,然而若不想把她卷進來,實在是不可能.

根據媽媽所說的方法,只有用自己的巨乳做為代價,才能取回宗人的記憶.

《一個人是辦不到的喔.如果不是兩個人就沒辦法.趁著宗人睡覺的時候,用胸部壓住頭想著吧,想著宗人恢複記憶的樣子.》

真由香離開桌子.

靜姬躺在旁邊.

「我已經做好覺悟了喔.」

靜姬說道.

「對不起.」

靜姬搖搖頭.

「取回宗人同學的記憶吧.」

這里是──感覺沒有看過的天花板.

深藍色的黑闇──感覺里面天花板中央像是有鬼火在飄的樣子.

第一次看到的天花板.

這個房間,以及自己居住的房間,都是未知的世界.

如果照奧地利學者路德維希•維根斯坦的說法,不是世界感覺神秘,而是世界本來就是神秘的.

對于宗人來說,這種不習慣的神秘就是他人.總之,不是世界感覺是其他人的,而是世界本來就是其他人的,就是這種感覺吧.

無論是親眼所見,或是耳有所聞.

一切都像是外國人眼中──看不習慣,聽不習慣日本的樣子.這個世界如此靠近自己,然而覺得熟悉的地方,卻連一個都沒有.

而且最能符合這種陌生感覺的,就是天花板.

一直這樣看著,覺得記憶彷佛永遠都不會複蘇,就像是知的黑闇,無的深遠.

只是,無論如何都得取回記憶不可.

宗人有聽到的.

販賣機前面真由香和靜姬說的那些話.

兩人像是以什麼重要事物做為代價,打算幫忙自己取回記憶,宗人並不認為自己記憶有這種價值.

自己不是什麼偉人,也不是有才干的人,只是個凡人而已.

凡人的記憶沒有任何價值.

但是,兩人對于自己的記憶,卻甯願付出重大代價也要幫忙換回來.

宗人打開枕頭邊的電燈.

旁邊房間睡著流奈和咲耶.

宗人打開偷偷帶過來的相冊.

里面有著十歲男孩子的照片.

照片是平凡,相當柔弱的少年.昨邊有著握住自己手掌的小孩,應該就是流奈吧.

至于右邊離自己有點距離的,肯定就是真由香了.

一開始的照片,真由香的表情相當僵硬,流奈卻始終抓著自己.

等到真由香進入高中之後,自己距離卻瞬間拉近了,自己進入國中部後,真由香就在後面磨著自己的頭.

《我沒有被宗人稱呼姊姊的資格,所以,一定是神靈打算從我的身邊搶走宗人.》

《即使如此,對于宗人同學來說,真由香同學也還是他的姊姊.不管過程怎麼樣,都還是他的姊姊吧?》

為什麼,自己會忘記如此重要的人呢?

大概,今天聚集在身邊的這些女孩子,都是自己相當重要的人吧.

為了這些女孩子,必須取回記憶.

不過關鍵鑰匙,並非宗人手上這本相冊.

宗人不斷來回翻著相冊,把照片放在頭上,試圖喚回什麼.

但是,當然不會出現化學反應.

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想不起自己的記憶嗎?

「宗人同學.」

靜姬拿著喝的東西出現.

「剛剛在天上飛應該有點冷吧?要不要喝一點呢?」

原來是熱湯.

宗人接過開始喝著.

「請問……」

宗人把湯碗還回去,開口問道.

「我和你之間,先前究竟是有怎樣的關系呢?」

靜姬表情相當驚訝,接著臉慢慢紅了起來.

「朋友……」

宗人認為這句話是在欺騙自己.

真的──

奇怪?

怎麼回事?

宗人急忙思索.

「那個……我們之間……」

突然又口齒不清.

奇怪?怎麼了?有東西進來腦部了?

宗人找出答案之前,先失去意識了.

靜姬和真由香兩人,讓宗人橫躺在沒有鋪上棉被的和室里.因為藥物的關系,宗人睡得很沉.克洛耶老師則是從剛剛就先睡著了.

接下來,就只剩下這兩人的勝負了.

「真的願意失去胸部嗎?」

聽到真由香的問題,靜姬點點頭.

「那麼,開始了.」

兩人慢慢讓身體全裸.

以這種出生之時的模樣,描繪出魔法陣,呼喚出四大精靈.

不知怎麼,總有種繞了好大一圈遠路的感覺,肯定是因為實行『靈魂交換儀式』,沒有請靜姬過來幫忙的緣故.

但是現在說這些話,也無濟于事了.

只需集中取回宗人記憶就行.

兩人裸著身體,坐到宗人身邊,抬起弟弟的頭,靜靜把乳房壓了上去.

(宗人……)

愛情不自覺湧了上來.

沒錯.

我最可愛的宗人.

我一個人的弟弟.

我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所以請別忘記我的事情.

盡管,盡管想起從前吧.

想起我,流奈,咲耶,還有靜姬.姊姊沒有告訴你,靜姬可是宗人的女朋友喔.也是最喜歡宗人的女孩喔.就算靜姬胸部變小了,也要時常跟她約會喔.

靜姬同樣祈禱著.

把乳房壓在睡著的宗人頭上,不知怎的,靜姬總有種很久沒這樣觸碰宗人的感覺.

如果宗人現在醒過來,稱呼自己一聲靜姬學姐,那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一件事啊.

不過,這是無法實現的夢想.

(宗人同學……)

愛情不自覺湧了上來.

沒錯.

果然還是不想失去胸部.

宗人同學喜歡的這對胸部,宗人同學第一次觸碰到的這對胸部.

但是.

這樣就好.

和真由香聲音互相重迭,靜姬詠唱出咒文.

詠唱同時,兩人把乳房貼上去.

沒錯.

宗人同學.

盡管想起回憶吧.

想起我的事情.

還有姊姊.

真由香是位相當優秀的姊姊,雖然有點逞強,有點奇怪,也還是這世界上你唯一的姊姊.妹妹也是,比誰都還要可愛.

請你想起,想起全部回憶.

宗人腦內許多畫面開始回轉,看到一個畫面之後,第二個,接著第三個紛紛跟著重迭.

然後漸漸化為光芒.

胸口開始騷動.

好癢.

不過,胸口也有點痛.

光芒慢慢增強,看來如夢似幻.很難張開雙眼.胸口痛楚越來越激烈,開始聽到奇怪的聲音.

同時,胸口開始出現變化.

(啊啊……胸部……)

胸膛突然放松下來.

感覺到像是被宗人吸吮的感覺.不只是皮膚,就連皮膚內側,脂肪和乳腺都被吸了出來.

總覺得像是想把什麼東西從乳房里面吸出來.

發出啾,啾的聲音,兩對胸部開始收縮了.

「嗚啊……啊啊啊……」

真由香不自覺呻吟著.

「啊啊……宗人同學……」

靜姬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胸部……胸部……漸漸變小了!

I罩杯和G罩杯的胸部,變成G罩杯和E罩杯,然後一直縮小.真由香的乳房,已經不到C罩杯了.

(再會了……我的胸部……)

(再見了……我的宗人同學……)

靜姬內心聲音,和真由香呼喚互相重迭.

真由香胸部變成B罩杯,然後──

突然──人類之手抓住真由香的胸部.

剛剛那些畫面重新回來了.

誰的?

觸碰我胸部的人,是誰?

靜姬?

真由香戰戰兢兢把視線移往下方,宗人竟然清醒了!原本睡著的雙眼,此時已經張開.

咦?

為什麼?

難道失敗了?藥物沒效嗎?

「做什麼呢?」

宗人瞪著真由香,然後雙手突然抓住姊姊的乳房.面對那對已經收縮的乳房,雙手用力激烈搓揉.

「啊啊……啊啊啊啊……」

收縮停止了.

宗人接著把頭壓上去,把兩邊的乳房含進嘴里,用力吸吮.

「啊啊啊啊啊!」

真由香發出尖叫,同時把胸部往前挺起.

原本收縮成B罩杯的乳房,又開始變成C罩杯,D罩杯,眼看越來越大了.

等到乳房變回G罩杯後,宗人換成吸吮靜姬乳房.

靜姬乳房收縮成C罩杯,而且還沒有停止跡象,宗人發出響亮聲音吸吮乳房.

「啊啊……啊啊啊……」

好燙.

胸部實在好燙.

胸部被牙齒拉長,原本收縮起來的乳房,份量又開始漸漸累積.

直到胸部突然發出光芒,宗人才把臉抽離.

啊啊……隨著真由香和靜姬呻吟著,乳房又重新往前突出.

看來又重新恢複以前的樣子了.

「哈啊……幸好趕上了……」

宗人歎了口氣.

真由香掛著淚眼瞪向宗人.

「你做什麼啊!只差一點就能恢複記憶了!」

「姊姊才是在做什麼吧!好不容易才從魔厄中守護胸部的!」

真由香愣住了.

姊姊?

剛剛,說了姊姊對吧?

從魔厄守護胸部,剛剛說了對吧?

「宗人……」

真由香戰戰兢兢說著弟弟的名字.

「剛剛,說了姊姊嗎?」

「說了姊姊有哪里不好嗎?」

語氣跟今天不一樣.

這是真由香熟知的宗人──最喜歡的宗人,特有的語氣.

「宗人,還記得第一次跟姊姊見面的回憶嗎?」

「記得啊,我被姊姊躲得遠遠的.」

「那麼,請問還記得我──」

靜姬追問著.

「當然記得啊,因為我……都還沒跟靜姬學姊告白呢……」

「宗人同學!!」

靜姬裸著身體抱住宗人,就這樣突然把嘴唇印了上去.

「啊!」

真由香抗議.

「我一直相信宗人同學會恢複記憶的,因為,我對宗人同學──」

「我喜歡靜姬學姊.」

宗人堅決說道,搶在靜姬說完之前開口.

「現在我想這麼說,因為還剩下點時間──」

靜姬搖搖頭.

「我最喜歡宗人同學了!」

「姊姊也最喜歡宗人了!」

真由香裸著身體抱住宗人.

「嗚哇!姊姊,干麻裸著身體!連靜姬學姊也──」

「沒關系.」

「可以的……因為宗人回來了……」

兩人抱住宗人,把乳房擠了上去.

「哇,等等,這樣很丟臉耶……哇……」

房間里面傳來跶跶跶的腳步聲.

「啊~~~~~~~~!」

流奈和咲耶大聲喊著.

「哥哥和姊姊在做很工口的事情!」

「太狡猾了!」

「不對啦!宗人恢複記憶了!」

流奈和咲耶表情都愣住了.

「這是真的嗎?」

「哥哥,知道我是誰嗎?」

宗人微笑以對.

「當然知道你們啊,咲耶,以及流奈吧.」

流奈表情瞬間和緩了.

「哥哥~~~~~~~!」

「恢複記憶了!」

流奈和咲耶抱住了宗人.

「嗚哇哇哇!你們抱我哪里啊!」

「風條同學.」

四人的歡呼聲中,只有克洛耶老師自己穿著浴衣慢慢出現,那對巨大無比的L罩杯胸部,浴衣只能勉強遮住一半而已.

「真的……想起來了嗎?記得老師嗎?」

「想起來了,不過現在說不出口.」

「豐條同學!」

克洛耶老師也抱住宗人.十二點的鍾聲靜靜響起.真由香和靜姬裸著身體,其他三人浴衣里面的乳房全部都跑了出來,也沒人會去在意.

真由香認為真的太好了.

在最後關頭,宗人恢複原本的樣子了,而且,自己和靜姬的乳房也恢複了.

為什麼,宗人會在儀式完成之前恢複記憶呢?真由香自己也不明白.

但是,現在宗人回來了,大家也都在這里.

這就很足夠了.

不管宗人是屬于誰的東西,也仍然是自己的弟弟──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第八章 泳池大作戰    下篇:第三卷 終章 不再放開的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