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二卷 第三章 Cosplay作戰   
  
第二卷 第三章 Cosplay作戰

1

咲耶一覺醒來,視線的角落立著一把黑色雨傘.

那是宗人借給自已的雨傘.

看著雨傘,不知為何心里一陣溫馨,他溫柔的遞給自已時的情景在腦海里蘇醒,幸福感滿溢.

昨天,意想不到的和宗人再會,也從而得知了他的名字.

他的全名叫豐條宗人,今年十五歲.

朋友流奈整天評價他哥哥又會做菜又溫柔,現在看來確實如此,他穿著圍裙擠栗子醬時的姿態實在太棒了.

好想再見他一次.

可是,找什麼借口去見他好呢?

昨天是因為和朋友約好了的,今天可沒有,要是突然到訪的話,他會不會把我拒之門外呢.

但是還是想見他,還想再吃一次栗子蛋糕.

然後,想讓他揉十三遍胸部

咲耶一個人在房間里臉紅紅.

不知道該怎麼拜托他完成這個儀式,要是突然跟他說「請揉我的胸部」,他一定以為這個女孩子是不是有病.「小哥∼算你便宜點哦」要是這樣在他耳邊私語的話,就變成不正當職業了.

咲耶無奈的眼神前方,立著一把黑色雨傘.

(對啦!)

咲耶站起來抓住雨傘.

(拿去還給他不就行了!)

「你前幾天借給我的雨傘,我拿來還給你」這樣說的話就不會感到不自然啦!豐條學長那麼溫柔,他一定會請我進去坐坐的.

還有機會見面!還有機會再見到他!!

今天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

咲耶愉快的心情,在打開衣櫃的瞬間就消失得一干二淨.

沒有衣服

究竟要從這庫存貧乏的衣櫃里挑哪件出來穿去比較好?!穿罩衫的話,學校味又太重了.

咲耶一個人哼哼吱吱,突然想起真由香.

沒錯!還有那個魔女在!!她的話,應該會幫我的,一會吃完飯打個電話給她.

咲耶有節奏的緩步下樓.

飯廳里,母親獨自啃著吐司,只塗黃油的單調吐司,冒著熱氣的咖啡依舊是不放牛奶或奶精的純咖啡.

父母貌似在咲耶四歲時離婚了,所以咲耶對父親的記憶基本沒有.而母親,從小就覺得她很嚴肅,就算在背地里也總是挺直腰板.作為異端審問官,估計她是想做一個好榜樣給自已看吧.

不過,前段時間窺視母親的寢室時,發現一本關于蛋糕的書掉落在地上,夾著書簽的那一頁記載的正是栗子蛋糕.

「昨晚工作進展如何?」

讀著早報的母親問.貌似昨晚她加班到很晚.

「我還是決定辭掉異端審問官的工作」

「又在提這事!連喜歡的人是誰都還沒搞清楚就嚷著要辭工?!」

「知道他是誰了」

「誒!?」

母親一驚,罩衫領口的紐扣整個被爆飛,露出被純白色胸罩包裹著的極品爆乳.

「怎樣的男人?」

「挺帥的」

「外表?」

「會做料理而且為人柔和」

「這,這麼說,莫非你拜托他做那事了?」

「還沒有」

「媽媽我可是極力反對」

「為啥反對?」

「這是為你好」

「你是嫉妒我辭掉後可以隨心所欲的吃蛋糕吧」

母親沉默了.

「媽媽你太不講理了!」

「住口!媽媽年輕時何曾沒有想過要辭掉!!可是,大家都對媽媽」

母親掩住自已的嘴.

看來,母親喜歡的男人全都不喜歡她.

「媽媽是不想你走我走過的路!」

「人是在挫折中逐漸成長的」

「頂嘴你就———」

母親說了一半就打住了.

「你的遭遇會跟媽媽一樣的,沒有一個男孩子會被你這種語調奇怪的女孩子一拜托就乖乖幫你揉胸的」

被母親這麼一說,心里真不是滋味.

盡管曾經有那麼幾個男孩子對我心存好感,可是,當他們聽到我這種奇怪的語調時,就都紛紛打退堂鼓.好在自已對他們也沒什麼興趣,所以不曾覺得痛心

「即便那樣你也不在乎嗎?」

「我還是想試一試」

母親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起身從餐具櫃的抽屜里取出一份文書.

「這是什麼?」

「申請書,如果你真心想要辭職的話,就把這張表填了.記住!一生只能申請一次!!媽媽也曾無數次的想把這份文書寄出去」

一生一次———!!

這句話,讓咲耶忍不住吞了口唾液.

「寫上自已和對方的名字,然後寄給異端委員會.時間是有限制的,從寄出去到第三天日落前,如果沒能讓喜歡的男孩子揉胸,那就只能當一輩子的異端審問官了.」

2

豐條真由香停下筆,從二樓的房間眺望窗外.

盡管時間剛轉過九點,可柏油路面的反射光卻十分強烈.受全球變暖的影響,北方大地的夏日也變得越來越炎熱.

流奈和宗人貌似在一樓的日式房間里學習,聽他們說那里比二樓要涼快得多.

(為什麼我要對她做出那種約定啊)

真由香自言自語地說.

雖說是為了守住魔女的秘密,可偏偏卻陷入與敵人合作的尷尬境地之中

《那個儀式我希望你能幫我》

《憑什麼我非得幫你做那種事不可!》

《要是能成功辭職我就可以不用再狩獵魔女了,而且還可以隨心所欲的吃蛋糕》

要是她成功的話確實可以不用和她成為敵人,可是,身為姐姐的我居然從中協助她讓自已的弟弟揉胸

弟弟明明喜歡靜姬,而且咲耶還是親妹妹的朋友,要是我協助她的事敗露的話

《姐姐你這個叛徒!最討厭姐姐了!》

也許會被她這樣臭罵一頓吧.

但是,最關鍵的還是宗人.向他說明事情的原委,他果真能理解嗎?如果換成是宗人的朋友,他一定會像狗一樣非常樂意的蹦跳過來,可宗人並不是狗.

《魔女跟我沒關系,姐姐的問題姐姐你自已解決,以上》

假如他這樣說,那我如何是好?!

這次可不是揉自已的胸,揉的可是別人的胸.

(啊居然要讓自已可愛的弟弟去揉別人的胸)

真由香光想就已經歎息不止了.

又對弟弟多了一個秘密,當然,妹妹也不能說.

(找靜姬商量一下吧)

腦子里剛閃過這個念頭,馬上就被真由香打消了.她可是奪走我可愛弟弟的罪魁禍首,不配當我的商量對象.

真由香把筆丟到一邊,整個人趴在寫字桌上.

到底要怎樣跟弟弟開口才好呢.

——有個女孩子想讓你摸下她的胸部.

自已成淫媒了!

——想摸下其她女孩子的胸部嗎?積累人生經驗哦!

積個鬼經驗啊!

就在真由香怒視房門之時,手機響了.

(宗人!?)

怎麼可能.

是可憎之敵發來的短信.

《有事和你商量》

連標題用的也是奇怪的語調.

《哥哥他喜歡什麼樣的衣服》

鬼知道啊!

想知道自已去問啊!

超想無視她,可是無視她的話又不知道她會對妹妹說些什麼.考慮了一會之後,真由香開始敲動十指回複她.

按完發送鍵,真由香宛如惡代官般嘴露奸笑.

3

一樓的日式房間里,宗人正在看英語的補充教材,美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珀爾巴克寫的「海嘯」,是暑假作業的課題.說實話,對于高中生來說,翻閱數十頁的英語從書簡直就是折磨.

一上來就碰到不明所以的關系代名詞,惹得宗人哼哼直叫.

英語自已並不擅長.

一旦出現複雜的關系代名詞,宗人就會搞不懂到底該填which還是that,從而陷入混亂中.在電影「追憶」里,男主角羅伯特雷德福曾說過一句名言:社會是複雜的.關系代名詞也一樣複雜.

流奈在旁邊做數學題,好像是因式分解.

流奈身穿一件印花小型T恤,這種貌似叫短T,胸部在橫格花紋的襯托下隆起得格外明顯.

宗人把視線落在那誘人的胸部的褶皺上.

短T下,發育良好的雙乳隆起成M字型.要是自已和她同年級的話,看了肯定會起邪念.

就在這時,門鈴響起.

「該不會是前天的那個人吧」

「雷奧那多?」

不會是他吧?不過,總在令人意想不到的時機出現的,正是他!

宗人警戒的接起內線電話.

「請問是哪位?」

「是清條院」

是靜姬學姐!!

宗人一聽猛地跳了起來,慌慌張張往外沖時不小心把臉撞在了門上.

好痛!

痛歸痛,可幸福的戀愛卻能化疼痛為快感.宗人解下門鏈,開鎖出門.

靜姬就站在門外,一身清爽的連衣裙打扮,頭戴一頂配有紅帶的草帽,和飄逸的長發十分般配,宛如一位深閨大小姐.

看起來清秀純白的連衣裙緊緊掩蓋著靜姬那豐滿的身驅,除了胸部異樣的大大向前突出,其他部分都顯得十分均衡.

胸前結了好大的一顆果實!

「貴安」

靜姬微微一笑.

「靜姬學姐!」

「偶然經過這里,所以就」

這絕非偶然!手提包里裝滿了學習用具,很明顯是有備而來!!搞不好會像兩周前一樣在這里留宿

「有親戚來你家玩嗎?」

「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那位是你的熟人?」

門扉處,一把黑色雨傘映入眼簾.

天空萬里無云.

(是,是誰?)

宗人看到有個人從花崗岩的門柱後露出半張臉,緊接著側出半個巨乳.

宗人一驚,這種光景似乎在哪見過對啦,前天剛看到!!

宗人走上門前,遞出深色雨傘的女孩子往後退了兩步.

作為中學生來說,發育過頭的豐滿雙乳好像快從黑色無袖衫里蹦出來似的,乳溝從被擠壓成大U字型的領口處毫不留情的沖擊視線.

好色的一對波!

無袖衫上還印有一個白色十字架.

「我,我來還你雨傘」

說著,咲耶不禁滿臉通紅.

由于低著頭,發旋看得很清楚.

「謝,謝謝你的雨傘」

咲耶用一貫的奇怪語調說.

畢竟是流奈的朋友,她的品性應該不壞吧?或許是因為覺得昨天的栗子蛋糕好吃,所以今天又過來吃吧.

「進去坐坐?」

宗人試著邀請,沒想到咲耶宛如期待已久般點了點頭.

4

她來干什麼呢?

流奈對自已的朋友投以狐疑的眼光.

自已的右邊是最喜歡的哥哥,哥哥的右邊坐著咲耶,而靜姬則坐在對面.

奇妙的四人組!

都沒跟她們約好就擅自過來這點令流奈很在意.

莫非咲耶是過來吃蛋糕的?是的話就可以理解了,因為哥哥做的蛋糕確實非常美味.

不過——

這兩個人的存在委實令自已感到焦慮不安,畢竟她們倆的胸部都比自已大,哥哥他不可能不動心.

(我絕對不會輸給你們的!我會把哥哥的視線牢牢釘在我身上的!!)

流奈放下筆,開始擬定作戰計劃.

5

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子,靜姬想.

第一次見她,好像是中等部一年級生,胸部好大,貌似是流奈的朋友,很在意,莫非她是沖著宗人來的?!

靜姬還沒有和宗人正式交往,盡管有打算向宗人表明心跡,可至今還沒有明確表態.只是每天發發短信,偶爾見見面而已.

就是這樣一種關系.

這樣到底算不算是在交往,自已也不清楚,用兩個字來概括——「微妙」.

之所以突然不請自來,當然是為了和宗人加深關系.一起學習一段時間的話,也許會開始正式交往也說不定,甚至連接吻都有可能.

不僅如此,順勢發展下去的話——

期待是美好的,可沒想到情敵突然殺出!

想奪走他沒那麼容易!靜姬在心里憤慨道.

我才是最喜歡宗人的!不管用何手段都要和他加深關系,一定要制造這個夏天的美好回憶!

為了展示手藝籠絡宗人還特意把圍裙也帶來了,絕不可敗在這兩個小女孩的手上!

6

咲耶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心跳的感覺.

剛才在門前感受到的那股溫熱,現在還滯留在身體中,因為自已單戀的對象豐條學長就坐在旁邊,距自已左臂二十公分以內——.

物理距離的縮短是邁向戀愛關系的第一步,為了讓他摸胸,必須再把距離縮短至兩人獨處的地步才行.

但是!房間里有流奈和靜姬在!

不知道為什麼高等部的學生會長會在這里,莫非他們正在交往?!

細看之下,覺得她與自已不同,長得非常漂亮.要是和她正面交戰的話,估計勝算很低.

但我絕對不能輸!我已經決定要在這三天內讓他揉胸,然後辭去異端審問官的工作.

宗人假裝看著「海嘯」,眼睛卻時不時的偷瞄咲耶的胸部,眼角一閃一閃地把視線落在其無袖衫的豐滿山丘上.

(他他在看我的胸部!)

每當被宗人偷看,咲耶都會心跳加速,被他用這種下流的眼神盯著確實很不好意思.原以為自已忘記了羞恥,送走了戀愛人生,可宗人的視線一旦落在自已身上,身體還是會不由得發燙,既讓人心癢又讓人羞赧,摻雜著羞恥和喜悅的心情襲卷而來.

盡管心里刺癢刺癢的,可總比對自已提不起興趣要好得多.照這個情況來看,宿願一定能夠達成,多虧當時聽從了真由香的意見.

不過,這之後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要怎樣才能讓他摸我的胸呢?

總不能在這里開門見山地說吧.

要不要跟流奈商量商量?

能幫我的話最好,不過期望值太低.

突然,流奈瞥了一眼宗人,嘴巴稍稍嘟起,貌似她注意到了宗人一直盯著咲耶的胸部看.

「啊啊,好熱啊」

流奈故意歎了口氣,把T恤的領口往下扯.

宗人聞聲把頭轉向流奈.

頭就那樣子定住了.

妹妹的乳溝整條裸露在外,宗人不禁看得入迷.

咲耶急了,看來這條溝露得肯定不是一般的深.

這樣下去自已的胸部就讓他摸不成了.

「好熱的說」

咲耶也說同樣的話,從胸口把無袖衫往下拉.

圍著胸罩的乳房,從上往下約有四分之三暴露在外,兩個半球幾乎是看得一清二楚.

宗人的臉轉向自已,看得目瞪口呆.

成功啦!

終于成功挽回他的注意力啦!!

咲耶在心中大喊快哉!可惜,敵人不只一個,還有一名女子高中生.

靜姬看了看兩人.

「是很熱呢」

說完就開始解連衣裙上的紐扣,自上往下連解三顆,露出白晰的胸口.比咲耶更加充滿迫力的雙球仿佛要從衣襟間暴衣而出,就像是兩個並排小西瓜般的特大肉團在炫耀其白里透紅的肌膚.

宗人的雙眼離開咲耶固定在了靜姬的胸部上.

(好,好強大的敵人)

在焦急的咲耶旁邊,流奈再次鼓起臉蛋,像是被朋友的斗爭心點燃了怒火.

「熱的話那就摘掉吧∼」

說完流奈馬上把手繞到背後,伸進T恤,一陣扭動.

(她在干什麼呢)

流奈終于從短T里抽出手,手里握著的,是穿在身上的熱乎乎的胸罩.

(什居,居然把胸罩脫掉了!?)

咲耶吃驚之余,流奈繼續把T恤往下扯.印花小型T恤下,D罩杯的乳房與尖狀小物透出衣面.

宗人的視線離開靜姬再次回到流奈胸上,翻閱英日詞典的手停在了半空.

(不,不妙!敗給她的話未來可就破滅了!)

咲耶也把手伸進無袖衫.

絕不可被朋友搶占先機!這可是關系到自已隨心所欲吃蛋糕的甜蜜未來啊!!

解開文胸扣,從礙事的覆蓋物里得到解放的雙乳,在無袖衫下突地擴大,重量感十足的兩個肉球在單薄的衣服下相互緊挨著.

低頭往自已的乳溝里看,里面是一片美妙的世界,甚至連自已也不禁感到頭暈目眩.

(這樣就打成平手了)

咲耶繼續解她的因數分解題.

7

宗人在無胸罩的夾擊下幾近昏厥.

莫非自已不小心打開了潘多拉之盒不成?!

要是能邊做暑假作業邊和靜姬學姐拉近距離的話想是這麼想,可是無意間,自已反倒被逼進要和色魔作斗爭的狀況之中了.

特別是咲耶的無罩無袖衫給自已的沖擊非常強烈!

本來無袖衫就容易走光,再加上無胸罩,使得乳溝整條全露.只需稍稍窺視其中,毫無防備的豐滿雙乳所擠成的溪谷便可一覽無遺.

那是一對嬌嫩豐滿挺拔的人間胸器!

盡管隱藏在無袖衫的陰暗處,但還是可以依稀看見一點類似于乳暈的東西,乳頭則完全被陰影吞沒尋視不見.

完全令人想象不到這是中學一年級生所具有的迫力,一對前途不堪設想的爆乳,這究竟是幾罩杯的呢?

(這孩子的,真大)

宗人在欲望的驅使下逐漸把臉靠近,咲耶則識相的把身體往宗人的方向傾斜迎合他的視線.刹時間,重量感十足的雙乳在單薄的衣服下猛的一搖,相互撞在了一起.

(哇哇哇太棒了!)

她是屬于禁斷的對象,自已明明在心里認定只對靜姬學姐一條心.然而,越是這樣要求自已欲望就反而越容易被強化.帶著錐心的愧疚感,宗人把視線投向咲耶的乳溝.

(看得太入迷的話會被靜姬學姐發現的)

(不過,稍微看一會的話)

宗人邊極力裝作在學習的樣子邊鑒賞中學生的乳溝,可沒想到還是被靜姬看見了.

靜姬突然咳了一聲,合上筆記本.

宗人吃了一驚,抬起頭.

(剛才的被她看見了?)

天知道.

靜姬不讓宗人搞清楚狀況就走出了日式房間.

不安一下子湧上宗人心頭.

可能被她發現我看咲耶的胸部看到入迷時的樣子了.

(怎麼辦)

難得靜姬學姐特地過來和我一起學習,名義上是為了堤防即將殺到的異端審問官而選擇盡量待在一起比較安全,實際上她是想和我在一起,然而我卻盡去偷看別人的胸部.

(是不是追上去道個歉會比較好)

就在宗人自我煩惱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而靜姬絲毫沒有回來的跡象,也沒聽到廁所有傳來沖水聲.

(還是出去瞧一瞧吧)

宗人剛想站起來,房門傳來開閉聲,看到回來的靜姬,宗人不禁目瞪口呆.

靜姬身上的連衣裙衣襟已經敞開至心口,紐扣五個連開,露出雪白的肌膚.

另外,她身上還少了一件東西,就是掩蓋乳房的胸罩不見了!少了遮擋物,豐滿乳溝的Y字型曲線從細三角領領口處毫不客氣的展示其無窮的乳魅力.

靜姬繼續往下解紐扣,第六顆,第七顆,不僅上乳房的乳溝,連下乳房那誘人的∧型曲線也從深深的胸口處暴露而出.

宗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現在已經容不下我悶頭學習了!

左,右,前全是無胸罩,就算翻開字典,腦子里也裝不下一個字母;就算想在腦海里回憶英國文學作品「海嘯」的內容,也全被欲望所占領.

(靜,靜姬學姐的胸部,太棒了整個胸部盡收眼底!)

宗人的視線就像是在進行眼球訓練般,在筆記本和靜姬的乳溝間激烈地來回運動著.不僅上乳溝,連下乳溝也看得一清二楚,這種刺激太強烈了,加上靜姬還沒穿胸罩!如果現在沖上去把她推倒,把連衣裙的衣襟扯開的話,馬上就能看到那對活生生的爆乳.

(靜姬學姐好棒)

強烈的欲望之血在腦子里沸騰.

妹妹正注視著宗人,帶著赤裸裸的對抗情緒,一動不動地注視著.

——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仿佛這句話就要脫口而出似的.

巨乳童顏的恐怖份子把視線轉向靜姬,突地丟下自動鉛筆跑了出去.

豐條家迎來短暫的平靜.

但是,平靜的時間比耶路撒冷還要短.三分鍾後,豐條家的魅力殺手流奈化身為兔女郎出現,震驚了日式房間里的所有人.

穿著黑色網襪的玉腿,被向上提起,強調其肉感的豐滿雙乳,頭戴一對兔耳朵,仿佛在低聲說《我是哥哥的奴隸哦》.

幼童危機與成熟香豔以錯亂的形式在宗人的意識里同居.

宗人不由得驚慌失措.

妹妹到底是從哪弄來這些衣服的,難道跟上次的護士服一樣網購?

宗人的大腦在混亂與欲望的雙重沖擊下轟轟直響.

潛意識里,化身成為性感美豔兔女郎的流奈,惹無其事的坐在宗人左邊,開始做因數分解題.

(我,我不會看的,絕對不會看!絕對不會往流奈的方向看)

宗人緊握自動鉛筆不斷口念咒文.可是,等到回過神來,發現自已的臉已經不知不覺轉向了流奈.

黑色兔女郎的胸口飛入眼簾,宗人慌忙回過臉.可是,十秒鍾不到,宗人的視線就宛如飛鏢般再度回歸流奈的胸口.

兔女郎的黑色成熟韻味與充滿彈性的中學生爽滑肌膚相互輝映,美豔絕輪!這麼年幼就擁有如此魅力簡直就是犯罪.

(流,流奈好H)

好想把她推倒!

宛如黑煙般的欲望在宗人的下半身開始湧現,宗人急忙甩了甩頭.

不行!

我可是對靜姬學姐一條心的!!

8

(敗敗給她了)

看到流奈的兔女郎裝扮登場,咲耶一下子急了.

目前,焦點已全被流奈奪去,要是不能在這里迷倒宗人的話,自已的未來可就滅絕了.

一分鍾二分鍾過去了

煩惱的咲耶最終站起身,抓起體育包離開日式房間窩進廁所,把包包放在馬桶上,把里面的東西取出.

咲耶手里拿著的,是一件令人倍感羞恥的衣服.

當時收到真由香的短信時還以為她一定是在開玩笑,還好有聽從了她的建議,估計她一早就預見會發生這種事了吧.

不愧是魔女!

真了解男人!

咲耶把決定勝負的衣服放在一邊,脫下無袖衫,巨大的肉色半球轟的突現.

真不愧是中學一年生,胸部基本沒有下垂,如印度女神像般圓挺.

咲耶光著身子,直接把衣服披上.

用這件衣服實現再逆轉!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絕不可讓機會溜走!

咲耶抓起體育包返回日式房間.

第一個發現她的變化的,是宗人,然後是流奈,後知後覺的靜姬抬起頭表情發愣.

原本黑頭發黑色無袖衫的普通少女,搖身一變成為大紅旗袍的美女.貼身的無袖禮服,把身體的曲線襯托得淋漓盡致.

胸圍實在是巨大!仿佛在胸口那進行過猛烈地造山運動一樣,胸部劇烈的向前隆起.在絲綢獨特的璀璨光澤的襯托下,更是突顯出胸圍的高與大,完全不像是普通中學生應有的發育.

從禮服開衩的下擺可以窺見其中學生的芊芊玉腿,腰身以下踝關節以上部分委實誘人.

咲耶走到宗人右手邊坐下,房間里散發著紅色的迷人光彩,三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在她身上.

「小,小咲,你這身,是?」

「因,因為無法集中精神做因數分解題,所以」

面對流奈的質問,咲耶結結巴巴的答道.

空氣中彌漫著一絲尷尬.

流奈滿臉不悅,剛奪回來不久的主導權在瞬間化為烏有.

靜姬因背負著巨大的壓力而一臉嚴肅.

宗人則在和仿佛被程序化自動向右轉的自已的腦袋進行非人的格斗.盡管想竭力克制自已不去看,可還是抵擋不住誘惑,馬上就轉過頭去盯著咲耶旗袍上的雙峰看得入迷.

靜姬下定決心,站起身,拿起手提袋,離開房間.

不詳的預感掠過宗人腦際.

靜姬有暴走的壞毛病,魔厄時就曾經有過.一旦暴走,就會不顧一切地猛干.而知道這一點的,只有宗人.

「進則易,退則難」江戶時代的儒學家佐藤一齋就看破了這一點.

確實,退比進難多了.

(看來還是暫時撤離此地的好)

宗人合上筆記本,合上珀爾巴克的「海嘯」.可是,已經來不及撤退了,因為另一波大海嘯來襲!

宗人活了這麼久,第一次下巴張得幾近脫臼.

站在房門口的,是穿著圍裙的靜姬.

這可不是一般的圍裙!圍裙下是全裸的!!

100Cup的爆乳在白色圍裙下晃晃當當的露出兩邊的側乳,此正是為世俗所稱的裸體圍裙.

「提不起心情,所以」

靜姬紅著臉走近桌子,由于是快步急行,圍裙下的豐滿雙球一蹦一蹦地感覺快要跳出來似的.

(靜姬學姐,好彈性啊!!)

宗人的視線完全被靜姬一個人所占有.

好無防備的一件服裝!唯有乳頭躲在圍裙陰暗處的沒T恤也沒胸罩遮掩的真空嫩乳,不斷上下抖動誘惑宗人.靜姬走到桌子邊彎腰坐下時,深深的乳溝整個從圍裙領口裸露出來.

(哇哇剛才差點就看到整個胸部了!)

宗人產生一股劇烈的興奮感.

盡管之前就知道她是一個容易暴走的人,可是沒想到竟會暴走到如此地步!雖覺得不妙,但又大大的歡迎,靜姬學姐的這種打扮,多多都想看.

「宗人君,有不懂的地方嗎?」

靜姬羞著臉尋問.

宗人想回答但卻莫名的陷入失語症.

自已一頭霧水,這麼H的打扮擺在眼前,自已到底該如何是好?

化身為狼?

無視流奈和她的朋友?

不過,還真想變成狼,好想被欲望的海嘯所吞沒——.

正當日式房間因靜姬的暴走而吵雜不斷時,豐條家真正的海嘯沖了進來.

豐條家的警察官,姐姐真由香出現!

「什!什,什麼啊!你們這身打扮!!」

剛一看到三人,真由香立馬大聲放炮.

「打擾了」

靜姬禮貌地低下了頭.

「你這不止打擾這麼簡單吧!」

「天熱」

「能熱到這樣啊!」

「這是環保」

「什,什麼!」

「姐姐,我們正在學習,麻煩你出去,這里除了cosplay一律禁止入內」

流奈白了她一下眼.

「流奈!你!!」

「想進來請換裝,普通衣服禁止」

「你給我閉嘴!」

「吵死了你,我們明明學得好好的,你別礙事快出去」

「麻煩你出去」

靜姬也開口援助流奈.

「可,可惡」

真由香氣得緊咬雙唇.

換作平時,姐姐肯定會掀翻桌子大鬧一番,這次由于被意想不到的反擊和衣服氣傻了,失去了平日的氣勢.

姐姐含恨離去.

魔鬼一離去,內戰重新開始.

「哥哥,這里我不知道怎麼做∼」

流奈先下手為強.

這邊話說得嗲聲嗲氣,那邊又把兔女郎裝包裹下的身體往宗人身體上壓,而且還故意挺胸摩擦宗人的肩膀.

看見流奈發動攻勢,咲耶把自動鉛筆碰掉落下桌子.

「鉛筆掉啦」

咲耶假裝伸手去撿,把旗袍下的豐乳壓在宗人身上.

中學生豐滿的雙乳一左一右像三明治似的把宗人夾在中間,兔女郎的巨乳和旗袍的巨乳在宗人的肩膀和上臂一彈一彈的亂擠亂蹭.

「我幫你看看英語題吧」

靜姬向前探出身體,祼體圍裙整個往下垂,基本上盡收眼底的兩個肉團成W字型掛在胸前搖晃.

「哥哥,教我數學,教我嘛」

流奈挽住宗人的胳膊使勁壓胸,堅挺的巨乳不斷在手臂上揉擠.

「我,我也想你幫我看看」

咲耶也不甘落後,把旗袍下的爆乳從宗人的後背到側腹來回擠推,彈力十足的中學生胸器不斷舒服地刺激著宗人的敏感部位.

(哇哇哇好凶狠!)

快感上湧,宗人的後背微微弓起.

「有哪里不明白的嗎?」

靜姬也不示弱,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圍裙大大的往下垂,里面豐滿的雙乳如麥穗般倒掛在胸口.基本上整個裸露在外的兩個碩大乳房在圍裙里陰暗的搖晃著,乳頭若隱若現.

(哇哇哇!煩惱∼∼∼∼!)

正當宗人因欲望而腦充血幾近驚慌失控時,伴隨著一聲劇烈的聲響,日式房間的房門打開了.

鮮豔的藍色外套搭配藍色迷你裙,露出的肚臍給人以下流感,由于上衣過短,雙乳的下半部分清晰可見.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身穿迷你裙女警制服的姐姐真由香.

宗人看得目瞪口呆.

姐姐不可能和她們較上勁才對,她可是我們家的警察官啊!然而那個姐姐居然

(姐姐壞掉了)

「這,這樣你們就沒意見了吧」

真由香在靜姬的左邊坐下,把飲水瓶放好,翻開筆記本,貌似連姐姐也打算一起學習.

目前這種狀況對宗人來說,繼續學習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沒想到做做暑假作業也需要如此強大的生存技能!所謂學習,等同于實戰麼!

心髒仿佛要破裂般劇烈地跳動,欲望混入血液一起注入心髒.

好想摸!

流奈的胸部,咲耶的胸部,靜姬學姐的胸部,姐姐的胸部,全都想摸!!

無法再忍了!

(已經,不行了!)

9

可憐的弟弟幾近昏厥,在三人的巨乳誘惑下,死忍心中想摸胸的沖動.

(宗人也真是的,盡死死的盯著胸部看!)

真由香感到輕微的嫉妒,自已不也打扮成迷你裙女警了嘛,也不瞧多我幾眼.

真由香之所以進來,是為了來看看咲耶的進展如何.作為昨天交換約定的條件,她必需協助咲耶.沒想到居然得去幫助敵人,說實話,真是惡劣.

咲耶向真由香投以求助的眼神.

盡管明知真由香提的是假建議,可還是把旗袍帶來了,沒想到居然立了大功.然而卻由于靜姬的反擊一直無法和宗人兩人獨處,本來還想在廚房和靜姬一決高下,簡直就是大錯特錯.

《幫幫我》

咲耶寫在筆記本上讓真由香看.

(額)

(憑什麼我要在這里幫你)

咲耶繼續在筆記本上寫,然後給真由香看.

《魔女》

真由香狠狠的瞪著咲耶.

性格還真和靜姬有點微秒的相似.

難道宗人喜歡的都是這種類型的麼.

《我想和他單獨相處》

咲耶繼續在筆記本上揮筆快寫,給真由香看.

(在這里怎麼可能兩人獨——)

眼角過處,自已帶來的東西飛進眼球.

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這種時候還真不得不佩服自已頭腦好使.

真由香歎了口氣,緩緩打開瓶蓋,假裝看著筆記本.

「啊」

故意叫了一聲,瓶子倒向咲耶,水順著桌子濺到宗人的T恤以及咲耶的旗袍上.

「哇」

「嗚哇!」

咲耶和宗人急忙躲開,慌忙站起身子.

正中目標!兩人胸口周圍馬上變色.

「姐姐你干什麼啊!」

「毛巾,毛巾」

靜姬和流奈起身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真由香露出得意的微笑.

作戰成功!

接下來自已再退出的話就密室完成了.

出去前真由香回頭望了望,咲耶還向她點頭致謝.

(在那種地方低頭的話,事跡不就敗露了嘛!)

真由香關上門,在空中描繪希伯來文字,吩咐四大精靈給門上鎖,這樣一來,就沒人打擾了.

于是乎,咲耶第一次和宗人單獨相處.

「對不起,我家姐姐笨手笨腳的」

「不沒關系」

咲耶咽了口唾液.

機會來得出乎意料,盡管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到來,但好機會就得把握住.

現在正是表白之時——

——不是,是請求之時

「其實」

話剛說就又咽了口唾液.

「其實我有個請求」

「請求?」

「一生一次的請求」

宗人臉露苦笑.

咲耶處于極度緊張之中,完全不知道自已在說些什麼.

「這關系到我的未來」

「未來?」

「因為我想辭掉」

「啊?」

「辭掉異端審問官」

「誒?」

「哇哇哇,不是那樣的」

「不是想吃蛋糕嗎?」

「不是蛋糕,是MU」

*注:這里是むね(中文意思為胸部)的發音,讀作mune,原文是「む」,考慮宗人不明其意,譯為"胸"欠妥,故用MU代替,下同.

話說到一半臉上開始發燙.

「MUMU」

發燙的不僅僅是臉龐,連身體也像燃燒般火熱.

(腦子里快要陷入恐慌了)

「MUMU」

盡管咲耶不斷鼓舞自已,可一到要將胸部兩字說出口時,全身的羞赧就都聚集到了顏面上.

「MU?」

宗人把臉靠近.

(哇豐條學長的臉)

「MU什麼意思?」

「MUMUMU」

(哇哇學長就在我面前啊!)

呯!煙花在腦子里炸開.

腦子短路了.

伴隨著哇啊啊的叫聲,咲耶穿著旗袍沖向房門口,想拉開拉門沖出去.然而,沒想到門打不開,結果整個腦門華麗的撞在門上,叭噠一聲倒在地上.宗上見狀立刻跑上前去,可她已經一動不動了.

這時,門開了,流奈和靜姬出現.

「啊咧?小咲倒在地上」

「發生什麼事了」

站在她們背後往里看的真由香,無奈的搖了搖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二章 異端審問官    下篇:第二卷 第四章 體育館的誘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