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二卷 第一章 邁巴赫62   
  
第二卷 第一章 邁巴赫62

1

充滿解放感的大晴天.

結束第一學期結業式的高中生們,一個接一個的朝正門走去.排頭的男生們雙目警戒,避開左邊門柱繞了出去.

視線的前方,是一個探出左半身的女子,從正門的柱子後面側出半個巨乳,露出半張臉,和馬尾辮一起定定地注視著校內.

上身是一件帶有紫色領結的細褶罩衫,下身是褶裙,一只手不知道為何拿著一把黑色雨傘.

是中等部一年級的黑宮咲耶.

高等部的學生全都投以奇異的目光繞過正門而行,鼓起勇氣去跟她搭話的人一個也沒有.

咲耶一直在等一個人,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只知道他是清條院學院高等部的學長,只要守在這里的話,心想應該遲早會遇到他的————

像這樣子等待異性還是第一次,自從懂事以來就一直在進行異端審問官的修行,十歲開始從事魔女狩獵工作,跟蹤別人的次數多到數不勝數.但是,魔女全是女的,沒有男的.

學生像散漫的蟻群一樣湧出正門.

有只身一人疾步而行的,有兩人靜靜而行的,也有三人大聲吵鬧而行的,每個人各有各的步速和路姿.當然,長相也——

但是,這當中並沒有引起咲耶注意的人.

難道已經回去了?咲耶不禁這樣想.

機會只有今天一天,明天開始就放暑假了,要是他今天早退的話,那就不知道去哪找他了.

咲耶把裝有蛋糕的紙盒跟雨傘緊緊揣在懷里,因為覺得只還他雨傘似乎不太好,所以結業式一結束她就飛奔出去買了盒蛋糕.

(要以什麼方式交給他好呢)

咲耶在腦海里進行模擬試驗,臉上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前幾天真是謝謝你了.

這樣說會不會太乏味了.

——請收下!

這樣不就跟送情信一樣嘛.

——下次有空的話一起去約會

不不不,要說的不是這種事

——這里面是一些金黃色的點心.

這也太滑稽,倒不如說太不靠譜了.

嗯嗯,咲耶想這下子頭疼了,自已只想著要怎麼找到他,以什麼方式交給他根本沒想過.

干脆啥也不說直接塞給他然後轉身就跑.

跟恐怖分子似的?

想著想著,突然前方十米處出現一張熟悉的臉,雨傘的持有者邊和留著爆炸頭的朋友聊天邊向這邊走過來.

心髒開始劇烈跳動.

是他!

他們在聊些什麼,自已並不清楚.就算聽得到,也會被自已的心跳聲掩蓋.

怎麼辦?

說什麼好?

以什麼方式交給他?

爆炸頭看向這邊.

四目相接.

他用手戳了一下借我雨傘的那個人然後把手指向我,他旁邊的高中生轉過頭——

2

豐條宗人和朋友乳井悟一起走在通往正門的道路上,操場上,只有棒球部的人在練習投接球.

富有解放感的午後生活正式開始.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自由在等著我們,心情大好.

不過,每天還要准備三餐這點可算是美中不足吧.

豐條家是宗人,姐姐,以及妹妹三個人一起生活,由于雙親是隨筆作者和攝影師,長期逗留在阿拉斯加,加上姐姐是極度的料理白癡,所以宗人在家等于是家庭主夫.

「要去海邊吧?」

「不知道」

「不跟靜姬學姐一起去嗎?你們最近關系不是挺好的嘛」

宗人沉默.

清條院靜姬是學校創始人的孫女,TOEIC900分,當然也是學校的NO.1!整整一米的胸圍也當屬校園第一!不僅才色兼備,而且才乳兼備.

另外還是——魔女.

據說是數百年前,當歐洲開始大規模狩獵魔女時,逃亡到日本的魔女後裔.也就是說,跟姐姐一樣.她那傲人的胸部,不是通過每天的鍛煉而是天生的.

對宗人來說,靜姬只不過是令他向往的存在,但是兩個星期前的魔厄騷動使他們倆的關系急接近.第一次聊天,第一次兩人獨處,還有第一次——摸她的胸.

自那以後,每逢在學校相遇,都會簡單的聊兩句.

也互換了手機號碼.

相約去唱了幾次K,吃了幾次漢堡包,僅此而已,KISS一次也沒有.自從魔厄以來,連手都沒牽過.

我們彼此傾心的吧這方面我還是知道的.但是,越是知道就越是不敢向前邁進.

盡管二十年前的柏林牆倒了,但思考和行動這兩道牆卻永遠不會倒.即使是三級跳世界冠軍,也跳不過這道隔牆吧.

「真好啊,靜姬學姐,要是可以把頭埋在她那誘人的胸口!」

乳井吐露出他內心赤裸裸的欲望.

「你也那樣覺得吧——,啊咧!?」

「咋了?」

「那里」

乳井指著正門,宗人的眼光順著看過去,頓時啞口無言.

一個女中學生從正門的柱子旁露出半張臉側出半個胸到處張望.雖被嚇了一跳,但卻想起了什麼,感覺這個女的似乎在哪見到過.

「貌似胸部挺大的」

「少扯了」

「我過去搭訕幾句」

Yeah!乳井歡快地快步向前,突然對方一臉狼狽,消失在正門的後方,乳井也穿過正門消失得無影無蹤.

有時候還真是挺羨慕乳井的.

乳井是公認的胸部星人,宗人卻是隱胸部星人,盡管一旦發現巨乳就會被吸引住,可基本都是偷偷地看.明明喜歡得不得了,但卻又不敢主動出擊.

宗人走出正門,正逢開車,乳井在公車里朝宗人揮手,宗人懶得說他,隱約看到好像是開往車站方向的.

宗人獨自一人在正門口對著公路左看右看,沒發現有女孩子等候的身影,剛才一晃瞅見的馬尾辮,總覺得似乎在哪里見到過——

「猜∼猜∼我∼是∼誰」

突然,感覺後背有兩個舒服的肉球壓了上來,緊接著一雙小手遮住了宗人的顏面.

「猜∼猜∼我∼是∼誰?」

傳來一聲嬌滴滴的聲音.

「是流奈吧」

轉過頭一看,果然是妹妹流奈,綁在腦袋左右的兩條小辮子十分可愛,配有紅色細褶的白色罩衫下是一對高高挺起的胸部,據說在她班上算是最大的,不過在整個年級就好像不是——

「在等我嗎?」

「剛到,寫班級日志去了」

今天好像是她值日.

「一起回去吧」

流奈速度把身體壓上去,挽住宗人的胳膊,胸部一擠.

從第一學期開始就是C罩杯的胸部,現在已經發育到D了,搞不好還會繼續發育.

中學生的乳房非常嬌嫩,好像整個乳球都充滿彈性一樣.兩粒豐滿堅挺的肉球一蹦一蹦地頂在手臂以及側腹上.

宗人把眼神窺向其胸口.

由于天熱,衣領下方的鈕扣開著,因此里面的乳溝看得一清二楚.溝貌似比兩周前更深了,胸前的溪谷,從最先的平緩光滑到角度的激增,整個突進潔白的罩衫里看不見了.隱藏在里面的,是一對顯著成長的半球——

宗人猛地搖了搖頭.

父母是五年前再婚的,流奈和姐姐是繼母帶來的孩子,就算再怎麼沒有血緣關系,也不可以用這種眼光看自已的妹妹,自已可是哥哥啊.

「成,成績,如何?」

「嘿嘿全是3」

流奈苦笑著回答.

「要跟媽媽保密哦」

「撒謊要是被發現,後果可是很恐怖的哦」

「可是,成績見不得人嘛」

流奈突出可愛的雙唇.

「坦白的話,就做蛋糕給你吃」

「真的?」

「不過不是今天,是明天」

「太好啦∼!」

流奈張開雙手抱住宗人的身體,發育良好的胸部壓在身上,傳來一陣陣嬌嫩的彈力.

——不好!

沒有比下半身的勃起更能讓思春期的男子狼狽的了.

站在哥哥的角度來看,流奈不僅長得可愛,而且擁有一對碩大的巨乳,自從升上中等部以來,盡管被別人表白過很多次,可每次她都立馬拒絕.

對我來說,心情既高興又複雜,看來流奈確實是喜歡我.

「今後要跟哥哥永遠在一起哦」

流奈高興地說.

「每天都做些什麼好呢∼∼,讓哥哥教我做功課∼∼」

「每天都跟哥哥一起洗澡」

「噗!」

「怎麼了?」

一陣汽車喇叭聲代替了我的回答.

3

一輛全長六米的深綠色高級轎車無聲無息地開在兩人身旁,與兩人並驅直走.

最便宜也要四千四百萬日元.

能與勞斯萊斯相媲美的最高級轎車——邁巴赫62,經常開來接靜姬上下學.車內部的陳列室完全由買家自已預約定制,一旦決定購買就會派專職司機去接受培訓,在接下去的半年時間里,司機會被教以絕對安全舒適的駕駛技術.

車窗緩緩打開,一頭烏黑長發的女高中生映入眼簾.

讓人感覺性格沉穩的親切容顏以及明亮的雙眼,正如解語花——懂得話中風情的美麗花朵.

從沒有護胸布的水手服V字領可以清晰窺見那對I罩杯的胸部,白底紫線的制服,被雙乳毫不留情的高高撐起.由于體積實在過大,甚至連腹部的衣料也被撐到懸空.

這位正是宗人朝思暮想的人——清條院靜姬.

雖然每天都會偶爾見見面,發發短信,可是每當像這樣在校外相遇,都會令宗人高興得手舞足蹈.

「貴安」

靜姬用一口溫雅的聲音說.

車停了下來,宗人跑上前去,從斜上方往下看,乳溝更加顯得一清二楚.

深深的陰影一直延伸到水手服的衣襟內部,要是把手插進去的話感覺就拔不出來了的樣子.

「准備回家嗎?」

「是!」

宗人忍不住激動地答道.

靜姬看了看宗人和流奈,然後把視線轉回到宗人身上.

「那個載你們回去嗎?」

「嗯!」

流奈代之回答,隨即把手伸向門拉手.

「哥哥,快點」

車門打開,流奈機靈的讓宗人先坐進去,然後自已再滑進座席.這樣一來,宗人就等于是被靜姬和流奈夾在中間.

Lucky!

心里一想到靜姬,她就出現在我面前跟我打招呼,盡管有妹妹在,可結果我們還是肩靠肩坐在了一起.

身邊飄來靜姬的微微香味,宗人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中.

(靜姬學姐的味道)

在撩人心胸的香味刺激下,宗人忍不住想抱緊她.

靜姬看著前方靜靜地坐著,就算在車子里也合膝端坐,真不愧是大小姐.但是,唯獨胸部,不安份地突在水手服前方.

宗人悄悄地側過臉窺視靜姬,靜姬也在同一時間轉過臉,沖著宗人微微一笑,宗人不禁看得入迷.這時,妹妹突然把臉伸到宗人面前.

「靜姬姐,吃糖嗎?」

「不,不用了,我——」

靜姬婉拒.

「很好吃的哦」

「真的不用了」

靜姬邊冒冷汗邊拒絕.

「明明很好吃的說.——哥哥,給」

流奈把糖遞給宗人後自已馬上吃了起來,右邊臉上突起一小塊糖果的形狀,這樣看起來雖然跟小孩子似的,可胸部卻已經像大人般宏偉了.

「靜姬姐,這個暑假你果然打算去歐洲旅游嗎?開著你的私人游艇」

「不是游艇一年光保養費就得花上四百萬日元了」

「好貴∼!」

流奈大聲地說.

「不過,流奈有沒有錢都無所謂,只要有哥哥在就足夠了」

流奈猛地把身體貼在宗人手臂上.

(哇∼好爽)

嬌嫩的巨乳來襲,宗人起了反應,不可以在這里失去理智,自已可是對靜姬一條心的!

「徑直送他們回家可以嗎」

女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靜姬.

「嗯,就那樣做」

邁巴赫62緩緩拐彎,一點搖晃和震動都沒有,甚至連引擎的聲音也沒聽到.

「那個其實我有話想跟你說」

靜姬對宗人細語,望著窗外的妹妹突然抽動了一下.

似乎被她聽到了.

靜姬有所察覺,隨即把臉靠近宗人,誘人的雙唇以及美麗的雙眼接近宗人的臉龐.

(靜姬學姐的嘴唇好美)

剛意識到有可能要接吻,靜姬就把接近的軌道從臉龐移開,轉到耳旁,氣息吐在宗人側臉上.

《好像有敵人》

靜姬低聲說.

《敵人?》

宗人也把臉靠近靜姬耳邊低聲反問,感覺好像在用聲音去撫摸靜姬學姐一樣.

《是魔女的敵人》

《魔女?》

《這個小鎮好像有異端審問官在》

《異端審問官?》

《是的,好像是一對母女》

《她們去找過靜姬學姐你了嗎?》

《還沒有.不過,這個暑假,我覺得我們還是盡量待在一起比較好》

聽起來好像很危險的樣子.

回過神來,發現流奈正把耳朵貼在宗人腦袋上,真是一個愛撒嬌的妹妹,大概是想通過骨傳導偷聽吧.

《因此,我有一個主意,或者說是邀請吧》

靜姬的氣息落在宗人耳邊.

《暑假我們一起去海邊怎樣?》

宗人吃驚地看著靜姬.

靜姬看著宗人,臉上略帶羞澀.

信號燈轉紅,邁巴赫62在人行道前緩緩停了下來.

這個毫無疑問是約會的邀請,而且還是去海邊——可以拜見靜姬學姐的泳裝打扮!

靜姬漆黑的雙眼近距離注視著宗人,瞳孔大大的張開,里面綻放著璀璨光芒.飽滿的嘴唇,看起來十分柔軟,撫媚紅唇上有一條細小的嘴唇線,總體感覺仿佛一對充滿深情的嘴唇.

(近,近到可以接吻了)

想到此,猛烈地緊張與興奮開始在體內游走,腦袋急劇充血,除了眼前的靜姬其他啥也看不見.

靜姬緩緩地閉上眼睛.

宗人開始脈律不齊,這個不就是要我吻她時的姿勢麼!

腦子里全被興奮所占領,心髒好像快飛出來似的劇烈跳動.

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迎來自已的初吻機會!

坐在旁邊的妹妹此刻正轉過臉望著窗外,想要接吻的話,只有趁現在!!

頭腦猛地一陣狂熱,頭頂和後腦勺周圍咚咚直響,口干舌燥,無法冷靜下來思考問題.

宗人想咽一口唾液但是失敗了.

(不吻上去的話)

想是這麼想,可身體卻不聽使喚.

偏偏在這個時候心存害怕,怕啥?不清楚.不過,再不快點的話機會或將永遠失去.

(靜,靜姬學姐我要吻了哦)

宗人把臉靠上前去.

咚————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被車窗的連續拍打聲震得一干二淨.

有人在猛烈擊打靜姬右側的車窗,靜姬和宗人朝那位粗暴者望去,不禁嚇了一跳.

有點歐式的看似自尊心頗為高貴的容貌,一頭漂亮的中短發,再加上那對把清條院學院高等部的水手服高高撐起的高傲胸圍———

凶神惡煞的看著車里的,正是宗人的姐姐兼魔女——豐條真由香.

4

邁巴赫62的後部座席坐著四個人.

宗人的右邊是靜姬,左邊是真由香,流奈則坐在宗人大腿上.

流奈因被宗人抱著而心情大好!

真由香強行擠進來後一直別過臉不理不睬,靜姬也是一樣,轉過臉去一直望著窗外.

(可惡臭姐姐)

宗人側目怒視著姐姐.

好不容易才有機會跟靜姬學姐接吻,結果卻化為泡影,姐姐肯定是故意來攪局的.

車內一片死靜.

盡管同為魔女,可靜姬和真由香的關系卻不怎麼好,似乎是兩人同時被魔厄纏上後才變成這樣的.

魔女們全都擁有令人羨慕的迷人身段,雖然是魔女之血所使然,可一生都會遭遇一次永遠失去青春和巨乳的危機.

這個危機就是魔厄.

魔厄的期限為六十個小時,在期限到來之前,必需得讓指定的揉胸男揉胸達到一定次數才行,否則將會在瞬間變成貧乳婆.

盡管兩人多虧了宗人才得以平安無事,可從那時起就一直沖突不斷.只要一扯上靜姬,姐姐就會莫名的賭氣.

宗人往靜姬的方向瞧了瞧,靜姬仍舊望著窗外.

(難得有機會可以接吻的說)

宗人一臉郁悶的歎了口氣.

逐漸拉近的距離,又在慢慢遠去.只要氣氛一好,姐姐就總是出來搗亂.

短發女司機透過後視鏡瞥了一眼宗人,又看了看靜姬的表情,然後好像決定什麼似的,把戴著白手套的雙手握緊方向盤.

前方是紅綠燈.

邁巴赫62在即將行駛到十字路口時,女司機突然發飆,像瞄准目標似的往右急轉方向盤,後部座席上的四人應聲向左倒.靜姬,宗人,流奈的身體全都往左傾,被壓到車門上的真由香一聲慘叫,靜姬的身體則撞在了宗人的側腹上.

「呀∼!」

靜姬響起可愛的叫聲,同時I罩杯的肉球和宗人的側腹來了個親密全接觸.

宗人舒服得全身一陣戰栗.

那是一對嬌嫩到超乎想象的胸部,盡管只是稍微壓上來一點點,但卻足以讓身體舒服到幾近麻痹.

(靜姬學姐的胸部)

完全令人意想不到的偶發事件.

邁巴赫62的司機是不會被教以這種粗暴的駕駛技術的,就算突發意外,也應該有學習怎樣保持車子毫無震動才對.

「對不起」

車子重回平穩,靜姬紅著臉離開宗人,真由香則咳個不停.

幸福接觸已經離去,可宗人仍處于興奮狀態,和學姐分開的距離又一次回歸到零.

女司機一瞥,然後再次有目的地急轉方向盤,車子又向右轉,靜姬整個身體被拋向了左邊.

I罩杯的雙乳,透過水手服壓在了宗人身上.這次的接觸時間比剛才長了些.松軟的彈力不斷摩擦著宗人的側腹.

(哇哇!)

宗人呻吟,姐姐在同一時間發出的痛苦呻吟聲,宗人卻沒有聽到.

車子重回直線駕駛,靜姬的身體也坐回原狀,留下一陣陣快感與興奮.

「非常抱歉,大小姐」

「沒事」

靜姬的臉頰一片通紅.

真由香向女司機投以抗議和疑惑的眼神,連續兩次承受三人份的重量已經容不得她默不作聲.

又一個十字路口接近.

真由香嚴陣以待.

邁巴赫62正如她所預料的響起輪胎摩擦聲往右拐,靜姬自已把身體向左倒,把水手服下的肉球往宗人身上壓.

超常發育的兩個肉球,掛在夏服下邊柔軟的邊反彈邊用其碩大的體積不斷地摩蹭,嬌嫩的彈力撓著宗人的胴體,宗人一臉滿足升天去也.

「喂!你是故意的吧!」

真由香終于忍不住開始和女司機理論.

「只是還沒開習慣而已」

女司機有氣沒氣的回答.

「少騙人!哪有可能只有在右拐的時候輪胎才會響!」

「那是你的錯覺」

「那你在左拐時也讓輪胎好好響響看啊!」

「太危險了」

「你的意思是右拐就不危險!?」

「這輛車左右不對稱」

「啊————!!」

真由香無語了.

「宗人,過來!這種車別坐了!」

邁巴赫62緩緩停了下來,沒想到她居然老老實實按真由香說的做了.

真由香一個人下了車,迎接她的,是寫著"豐條"的門牌.看來女司機並不是順從真由香的意思,純粹只是因為到了自家門口而已.

真由香怒氣沖沖地把手伸向門扉,門卻自動地從內側打開了.

親切的事還是有的.

「請收下這束花」

「謝謝——哇!!」

真由香被突然探出的玫瑰花嚇得往後跳.

門的內側,一個原本不可能在里面的男子等待良久.

身穿制服的混血高中生,把遞出的紅玫瑰拿到鼻子下聞了聞香味,一只手英姿颯爽的把那頭中短發拼命地往上撩.

在原雷奧那多——和宗人同在清條院學院高等部的一年級生,由于迷戀姐姐,從四月起就一直不厭其煩的追求她.

「沒有什麼比戀愛更難預測的——二重否定」

雷奧那多吐出早已准備好的台詞死命送秋波.

真由香的眉毛一抖一抖的抽搐,激辣料理和煩人男子是她最為討厭的.

「你很煩耶,請你回去可好?」

「把心愛的人趕回去好嗎?」

「鬼才是心愛的人啊!」

「我的心,就好比這真夏的太陽,被對你的思念之情火熱的燃燒著.有誰能夠澆滅我心中的這股熱情之火呢,不,絕對沒有.二重否定」

「這分明就不是二重否定!」

「今後跟我一起學習好嗎?愛的學習」

真由香對這些令人作嘔的台詞徹底無語了.

自從雷奧那多來到這里就一件好事也沒有發生過,這是不幸的先兆.

「這個人是誰?」

連流奈也從車上下來了,明明無視他不就行了.

雷奧那多右眉毛向上揚起.

「流奈,別過來」

「誒?」

流奈的視線和雷奧那多的視線相交合.

雷奧那多的眼睛像掃描器一樣把流奈從上一直掃到下.

流奈嚇得後退半步.

欲望掃瞄結束.

呵雷奧那多淫笑道.

「玫瑰的美不是在于其綻放,而是因為那里有所以才顯得美」

「誒?」

「楚楚動人」

流奈打算返回車內,可一只手卻被雷奧那多抓住了.雷奧那多宛如向公主求愛的騎士一樣,單膝跪地向上望著流奈.

「沒想到真由香大人竟然有個如此動人的妹妹好!從今天起就移情于你好了——」

「什麼叫移情啊!」

瞬間,真由香的右腳消失了.

宗人從車里面看到的,唯有雷奧那多猛地飛走的身影.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序章 打羽毛球的少女    下篇:第二卷 第二章 異端審問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