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一卷 第三章 揉乳男   
  
第一卷 第三章 揉乳男

1

廣大的中庭里有一座水池,景致宛如平安朝貴族的宅院.水池中央有一座附有船塢的小島,水池和小島之間並沒有搭建橋梁.

建立在島上的小型庵堂中,清條院靜姬正趴在一張日式的寫字台上.

一頭漆黑的直發枕在日式寫字台上,如同漩渦一般散落開來.沉甸甸的乳房擠壓在寫字台上,乳肉溢出無袖上衣的領口,過于碩大的胸部使得身體左右兩側的線條突出兩個巨大的團塊.

時間是下午六點.

想要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靜姬總會來到這里,滑著小船,待在這個小庵堂里沉思.

靜姬哀怨地看著那張從寫字台上拿起黑色的明信片.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不如意——也就是無法盡如人意.別人不會順著自己的心意行動.反之,自己也沒辦法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動.

(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那樣呢……)

事到如今想再多也于事無補,但靜姬一想起在學生會和保健室發生的事,還是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一開始靜姬沒有打算那麼做的.

她是打算先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然後再拜托對方那件事…….這才是她原本的打算,結果他一來到自己面前,自己馬上緊張地六神無主,一下子略過了好幾個步驟.

長久以來,靜姬一直很喜歡他.

其實她是想先從告白開始的.

靜姬第一次遇上豐條宗人是在二年A班的教室.那時靜姬正一邊看書,一邊用手指玩弄著自己的頭發,宗人在午休時間來到教室.

《姊,你的便當.》

《你沒有放我討厭的菜吧?》

《都是你討厭的菜.》

《笨蛋.》

《好痛!》

靜姬覺得這兩姊弟感情真好.

身為獨生女的靜姬十分羨慕這種光景,她放下讀到一半的書看著這對姊弟,真由香正巧打開了便當的盒蓋.

便當的菜色非常漂亮,完全不像男孩子做的便當.

里面用肉松,煎蛋,蘿蔔點綴出鮮豔的色彩,而且白飯上還畫了很受小朋友歡迎的卡通人物.

《這是流奈的便當吧?》

《是姊的啦,我是迎合你的精神年齡……好痛!》

《笨蛋.》

聽著姊弟倆的交談,靜姬開心地笑了.

第二次見面的時候也是在教室里,宗人拿來的便當上畫著身穿綠色外套的著名怪盜.

《宗人,這不是辣椒嗎?》

《咦?這是甜椒不會辣啦.》

《啊,真的耶,脆脆的很好吃呢.》

靜姬的注意力不禁被便當所吸引.

會做菜的溫柔男孩最棒了,比什麼型男要好上一百倍.靜姬很欣賞宗人,這時碰巧兩人的目光交會在一起.

據說一見鍾情的瞬間會有一種觸電的感覺,想不到真的是這樣.看到宗人溫暖柔和的眼神,靜姬的心髒劇烈鼓動.

宗人離開教室後,靜姬連忙依依不舍地望著他的背影.

後來靜姬才打聽出他的班級和住址.

豐條宗人,中學時曾經參加過田徑社,目前沒加入任何社團.真要說來,應該算是回家社,每天會為了准備姊妹的三餐出門張啰食材.視力一點五,但對戀愛似乎沒有什麼眼光,因為他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對他的心意.

靜姬曾多次在二年A班的教室里看到宗人放學離去的背影.上下學時,靜姬偶爾還會拜托司機開車經過豐條家前面的道路.遺憾的是,兩人始終沒有機會相遇.

靜姬也曾想過要將情書放進宗人的鞋櫃里,可是又怕對方到處炫耀收到學生會長的情書而做罷.即便靜姬白己也很清楚,宗人根本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要是宗人撞到自家的汽車,說不定還能成為彼此認識的契機……靜姬甚至祈求過這種荒唐的巧合.但是這個願望根本不可能實現,靜姬老早就放棄了,然而這個機會卻在今天早上降臨了.

要是時機能再早一點的話……靜姬心想.

想不到自己還來不及告白,甚至還來不及和宗人熟識就必須做那件事情.靜姬想起自己今天的舉動就感到非常羞愧.

自己一心只想著必須有所行動,而不小心做出了放蕩的舉動.靜姬本來是想先告白再拜托宗人那件事的,誰知宗人一到自己面前,自己滿腦子就只想著趕快完成那件事,結果就失控了.

不曉得宗人會怎麼看待自己.

他會把自己當成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嗎?

說不定,他已經被自己嚇到了吧.

(現在應該還來得及,要試著告白一次嗎……)

靜姬思考著.

不過,她覺得現在告白也為時已晚了.況且,萬一對方真的被嚇到而拒絕自己的告白,那就萬事休矣了.就算對方接受自己告白,才剛交往就做那種事似乎也不太恰當.

靜姬並不排斥性事,但只有性愛的關系也不是她所樂見的.

她希望能和豐條宗人平凡地兩情相悅,平凡地約會,之後平凡地進展到性愛關系.但現實情況不允許她這麼做.

(只好使用這個辦法了……)

靜姬從書包里拿出手套.

那是一雙紫色的露指手套.

可以方便手指作業的樣式.

(雖然我不想依賴這種東西……)

靜姬正陷入內心糾葛的時候,庵堂的入口傳來了聲音,是她貼身的女性司機來了,司機剪了一頭像男孩子一樣俐落的短發.

「大小姐,您要的東西我幫您買來了.」

「多,多謝了.」

司機將東西交給靜姬後關門離去,靜姬確認四下無人之後,將到手的書本打開.

書名是『誘惑男人的方法』.

靜姬連看這種書都會害羞,但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成功色誘,又不會招來反感呢…….

2

吃完晚飯,宗人獨自在浴缸泡澡.這時候,姊姊和妹妹正在洗碗.

豐條家的浴缸十分寬敞.

一般家庭的浴缸大小頂多一公尺到一公尺半,豐條家的有兩公尺之多.當初父親以再婚為契機重新改建浴室,為了讓大家可以一起泡澡,于是父親將別訂制了這個大浴缸,但現在大家幾乎都是各別泡澡.

宗人將臉浸到水里吹出空氣,水面不斷浮出氣泡.

今天發生了好多事情.

起初是和清條院靜姬學姊說話,再來又碰到了夢寐以求的胸部.真是值得紀念的人生初體驗.

宗人一想起靜姬學姊胸部的觸感,身體就開始發燙.

他好想趕快和學姊見面.

沒有被學姊告白,沒能交換手機號碼肯定只是湊巧而已,明天她一定會告訴自己的.宗人相信靜姬學姊是喜歡自己的.

(明天如果發生更不得了的事情,我該如何是好呢?)

隨著期待增溫,宗人的體溫也越來越高.

人生十五年.

升上高一至今,自己還是在室的處男.

明天會不會是值得紀念的一天呢?

會在哪里發生好康的?

這里嗎?

但是,假如在自家發生關系的話,還必須顧慮到姊姊和妹妹.

一時間,宗人回想起姊姊胸部的觸感,頓時心跳加速.姊姊明明是自己不應該視為異性的禁忌對象,不過自己今天無論如何都很在意那對胸部.

「宗人!我進來啰?」

「咦,咦!?」

宗人聽到姊姊的聲音趕緊伸手去拿沐浴乳,但驚魂未定的宗人始終沒辦法牢牢抓穩.

浴室的門已經開了.

「干,干嘛啊.」

「要吃果凍嗎?」

真難得,姊姊平常很少做料理的.

「今天吹的是什麼風啊?」

「要還是不要啦?」

「——什麼口味?」

「桃子.」

「我要.」

宗人拿了果凍一口就吞掉了,吞下去的一瞬間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姊,味道太重了吧.」

「你很吵耶,做給你吃就該心懷感激了.」

「姊,你該不會有心上人了吧?你是拿我當實驗對象吼.」

「笨蛋.」

姊姊關門離開了浴室.

宗人吐出舌頭,發出了倒胃口的作嘔聲.桃子口味的果凍竟然會有香草精的味道,一定是姊姊隨便亂加調味料,真是重度的料理白癡.

(我死也不要跟姊姊結婚.)

(水,要快點喝水.)

宗人正要起身的時候.

「哥哥,我進來啰∼」

一聽到充滿朝氣的聲音,宗人急忙泡回水里.

「流,流奈?你,你等我一下——」

門的另一邊已經隱約可見肌膚的肉色了,宗人趕緊將乳白色的沐浴乳倒進浴缸里.

半透明的門開了.

全裸的流奈拿著自己的浴巾站在宗人面前.

從頭部兩側垂落肩膀的兩束秀發,外加明亮的大眼睛吸引了宗人的目光.一,兩年前的流奈只有乳頭附近稍稍隆起而已,如今已經完全膨脹挺立成圓錐形了.流奈的胸部十分堅挺,而且形狀非常漂亮.

「碗,碗盤都洗好了嗎.」

「都洗好了啊.」

流奈話還沒說完,就拿著湯桶舀起熱水往自己身上澆,宗人為了避免看到妹妹的裸體而將臉撇開.

浴室響起水花濺起的聲音,浴缸里的水位跟著上漲,流奈進到浴缸里了.

幸好這時候沐浴乳已經在浴缸里擴散開來了,宗人的下半身才得以獲得掩護.流奈的胸部也消失在一片乳白色之中.

流奈是清條院學院中學部的一年級學生.

流奈的年紀早已不能算是兒童了,但重度兄控的她到現在還是和宗人一起洗澡.

父親再婚之後,真由香和流奈成為宗人的姊妹,宗人第一次和兩人一起洗澡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打從三年前真由香就沒和宗人一起洗澡了,唯獨流奈還是不改和宗人一起洗澡的習慣.真由香也曾勸戒過妹妹,一個女孩人家不可以一直和男生一起洗澡,可是妹妹就是不聽勸.流奈只要知道宗人待在浴室,就會主動跑進去.

宗人身為哥哥,也沒辦法斷然拒絕妹妹.

畢竟對方很仰慕自己.

只是,每當宗人看到流奈日漸發育的胸部,也開始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了.

「今天啊,英文的考卷發回來了呢.」

流奈開始講起學校的事情.

「考得好嗎?」

「嘿嘿……六十分.」

「這樣好像不太好啊,中學一年級的考試大家成績都不錯,就算拿到九十分也算不上高標呢.」

「我會不會被媽媽罵啊?」

「她也許不會寄鲑魚給你啰.」

「要對姊姊保密喔,不然她一定會生氣的.」

即使是不能告訴真由香的事情,流奈也會告訴宗人.宗人認為流奈說不定只是把自己當成父親撒嬌.

「呐,哥哥.」

「嗯?」

「我們班上的同學說啊,胸部只要常揉就會變大,是真的嗎?」

宗人的心髒有種莫名的悸動.

他也聽過這種傳聞,但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正確來說,他根本沒實踐的機會.

「流奈,想要變得更大.」

「不,不用吧,我覺得你這樣就夠了啊.」

「我想變得像姊姊一樣.男人,不是都喜歡胸部大的嗎?」

宗人有股不祥的預感.

「哥哥.」

「按,按怎?」

「你能幫我揉嗎?」

宗人的腦袋里立刻火山爆發.

(果,果然來這招啊……!)

現在的情況完全在宗人的意料之中.

這可是貞操的危機——不對不對,是理性的危機.被這麼可愛的妹妹裸體色誘,宗人沒自信可以抗拒得了.

「我那個同學啊,她說她是讓爸爸揉的喔.」

「什,什麼?」

「爸爸不在,所以流奈只能拜托哥哥了.」

「呃,這,可是,」

「拜托嘛.」

「呃,你的請求……」

「哥哥討厭流奈胸部變大嗎?」

「是,是不討厭啦,但就倫理上來說——」

「哥哥!」

流奈直接抱住宗人.

在乳白色的洗澡水中,流奈嬌嫩欲滴的上半身貼著宗人的身體.堅挺而有彈力的乳房刺激著濕潤的肌膚.

(啊,啊嗚……)

宗人下意識地張開了嘴巴.

這已經超越舒服的等級了.

(流,流奈的乳房……)

(不行啊……)

(我的理性……)

(所謂的理性……難道就像被海浪淹沒的沙雕嗎……)

眼看宗人開始動搖,天真浪漫的妹妹繼續趁勝追擊.

「哥哥,來嘛.」

「呃,可是……」

「哥哥要是不揉,流奈絕不會放手喔.」

流奈黏得更緊了.

堅挺雙乳的彈力持續加壓,乳房變形的觸感刺激著宗人的胸口.

(嗚哇啊啊……可怕的胸器……!)

(撐住,我要撐住啊……!)

「呐,哥哥,拜托你.呐?來嘛?呐?」

流奈可愛地撒嬌.

(理性,救救我啊……!)

宗人的手開始違反他的意志,在浴缸中蠢動了.

——來吧,拿出勇氣揉搓妹妹的胸部吧!這可是高尚的慈善義舉啊!

惡魔低聲呢喃.

——不行不行不行!

——不管有什麼理由,撫摸青春期的妹妹的胸部,這是不被允許的!這根本違反了兒童保護法啊!

然而,宗人的內心越是抗拒,理性就越是動搖,欲望也越來越強烈.看來欲望和禁忌的強度成正比.

宗人的忍耐已經逼近臨界點.

「既然哥哥不幫我揉,那我只好自己來了.」

等得不耐煩的流奈話一說完,起身抓住宗人的雙手.

「你,你想干嘛.」

「欸.」

流奈將宗人的手拉向自己的胸部.

下一秒,浴室的門打開了.

來人正是豐條家的警寮——身穿T恤和小短褲外加一件圍裙的姊姊,真由香降臨.

宗人的心髒瞬間結冰.

自己的雙手朝向大海——不對,是朝向妹妹發育中的胸部沖刺達陣,手掌的形狀完美地包覆著雙乳.

但姊姊的憤怒卻是沖著流奈的.

「流奈!你在干什麼!」

「我想讓哥哥幫我豐胸.」

「這種事情自己做!」

「不要,我就是要哥哥幫我!」

「你給我乖乖聽話!」

「不要!」

倆姊妹沉腰紮馬,互扣雙掌較勁.當然,力氣是姊姊占上風.正要頓足發力的流奈突然滑了一下.

「啊!」

「哇!」

幸虧宗人即時抱住妹妹的身體,妹妹的身體雖然撞到浴缸,但並沒有什麼大礙.

只是,出現了一樣意想不到的額外產物.

「你沒事吧?」

看著妹妹,宗人嚇了一跳.

發育中的C罩杯乳房竟在自己的雙掌下——宗人握住了流奈的乳房.

與其說柔軟,不如說那是一對細致緊實的乳房.

如同臀部或大腿那樣充滿張力的觸感.話說回來,中學生的肌膚真是極品,不但觸感嬌嫩,只要輕輕碰一下,那股豐潤的觸感彷佛會讓手指雀躍,溶化.

(這,這,這就是女孩子的肌膚……!?)

「哥哥.」

流奈開心地挺起胸部.

真由香的眉毛憤怒抽搐.

「你這禽獸!」

宗人的腦門挨了一記凌厲的手刀.

3

台燈的光芒照耀著真由香的房間,除了黑色的桌子,倚子,床鋪,以及書架以外,沒有其他多余物品,是一間四坪大的樸素房間.

時鍾發出令人神經質的滴答聲響.

實行計劃的時刻快到了.

一想起今晚要執行計劃,真由香就被一股內髒往上翻絞的感覺傻襲.

真由香平常的抗壓性特別強,唯獨今天例外.

果凍里加了安眠藥,

弟弟雖然嘴上嫌難吃,但幸好還是吃下去了.想必宗人正在夢周公熟睡不起吧.

妹妹似乎也睡著了.妹妹剛才大力譴責真由香用手刀毆打宗人的行為,現在總算安靜下來了.

這陣子,流奈對宗人的偏執已到了異常的地步.

完全超出了妹妹對待哥哥的態度.

搞不好,流奈真的喜歡上宗人了.盡管胸部逐漸成長,身心日益成熟,流奈每天早上還是會要求宗人給她抱抱,而且還一起洗澡.

流奈今年送給宗人的巧克力肯定也是愛情巧克力,不是人情巧克力吧.流奈送的巧克力很明顯和自己送的人情巧克力不同.

(那張明信片若是寄到流奈那,她一定不需要這麼煩惱吧.)

一想到這里,真由香覺得有些難過.

實在太諷刺了.

不過,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啊.

諷刺也好,難過也罷,該做的還是得做.時間只剩下三十六小時,只能趁宗人不省人事的時候動手了.

真由香穿著睡衣來到深夜的走廊.

只有三個人居住的二層樓建築,安靜到令人害怕的地步.彷佛有沉默的魔物隱藏氣息潛伏在地板一樣.

真由香亦步亦趨,緩慢前進.

她知道弟弟不會醒過來,還是不經意地墊起腳尖行走……

終于來到弟弟的房門前了.

真由香伸手握住門把.

(他睡了嗎?)

弟弟應談睡著了,可是真由香感到很不安.

內髒向上翻絞的感覺又來了.

(你到底在干什麼!振作一點!豐條真由香!)

真由香訓斥自己,身為魔女的自己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就是跑到房里跨在睡著的宗人身上罷了,藥效也充分發揮了.

真由香終于轉動門把.

一陣金屬聲響起,滇由香下意識地停下開門的動作.

先聆聽房里的動靜.

確認完後才把門把完全轉開,推開房門.

房里一片漆黑.

時鍾滴答滴答響.正要關門時,真由香忽然靈光一現.對啊,只要用魔法就不會被發現了,瞧瞧自己怎麼緊張到連這個都忘了.

真由香對著房門畫出風之精靈西爾芙的咒印,想像靜悄悄關門的景象,之後轉動門把,房門真的安安靜靜地關上了.

真由香轉身面對床鋪.

魔女即使在黑暗中視力也不受影響.

弟弟果然熟睡不起.他踢開被子,露出胸膛,發出輕微的鼾聲.

好機會.

真由香走近床鋪.

內髒翻騰的感覺再次侵襲真由香,這次連心髒都開始激烈跳動.

(冷靜一點啊!真由香!)

真由香在心中放聲大喊,心髒的鼓動卻像激烈的耳鳴一般,變得更加迅速.

真由香張開嘴巴.

吞了一口口水後再度張開嘴巴.

自己離弟弟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平常開玩笑的時候,真由香可以很輕易地跨坐在弟弟身上,認真的時候反而做不到.

對方不只是自己的弟弟.

他是魔女的救世主,揉乳男.

約莫二十四小時前,突然送到她面前的那張黑色明信片上揭示的訊息,正是魔女一輩子都會遇上一次的最大災難,俗稱魔厄.

距離完美身材消滅還有六十個小時.在十二點的鍾聲響完以前,必須讓揉乳男連續搓揉乳房十三下.如若不從,將永遠失去青春和肉體.

揉乳男名喚豐條宗人.

魔厄之運,無人能躲.

關鍵在于必須連續搓揉才行,途中如果中斷便會失去效力.另外,胸部若沒有被連續揉滿十三下,也不算達成指定的次數.

祖母和母親都平安渡過魔厄了.要是不幸失敗,不但自己自豪的勻稱體態不保,甚至還會失去青春.

但好死不死那個對象居然是宗人——他是真由香最不想視為異性的對象.

自己若是流奈的話,想必會很樂意將胸部獻給宗人吧.只要撒嬌喊一聲哥哥,再拜托他幫自己揉胸,就能輕易避開魔厄.

可是,自己只把宗人視為弟弟.

一個既是男人,卻又不能算是男人的存在.

要拜托這樣的對象撫摸自己的胸部,真由香實在羞于啟齒,她死也不願意說出口.但要是不說出口,自己身為女人的人生將會永遠結束.

(諾姆,西爾芙,沙拉曼達,溫蒂妮……請賜予我勇氣吧……)

真由香忍不住祈求上蒼.

遺憾的是,四大精靈沒辦法賜給她勇氣.她只能靠自己鼓起勇氣.

(沒問題的,宗人絕不會醒過來的.)

(不過就是跨在他身上,讓他揉自己的胸部十三下罷了,)

(不要把他想成男人或弟弟就行了,就當他是按摩用的道具吧.)

真由香爬上宗人床鋪的時候,已經過了十一點五十五分了.宗人的身體因為床墊下沉而動了一下,真由香嚇得心驚膽跳,幸好宗人熟睡的呼吸還是很規律.

(別擔心,他不會醒過來的.)

真由香稍微安心了一點.

真由香將膝蓋置于宗人身體的兩側,然後抬起屁股跨在宗人的身上,形成一種奇妙的姿勢,恰似襲擊人類的夢魔所采取的動作.

真由香抓起熟睡中的弟弟垂軟無力的雙手.

(要開始了……)

更加強烈的緊張感湧上心頭,真由香吞了吞口水.

糟糕.

我的心髒快受不了了.

(宗人……求你千萬別醒過來啊……!)

真由香拼命祈禱,同時上半身向前傾,將胸部壓向宗人的雙手.

(啊……)

真由香不經意發出了歎息聲.

盡管對方睡菩了,但真由香還是讓弟弟——讓異性撫摸自己的胸部了.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被觸摸胸部.

真由香抓住宗人的手背,將宗人的手掌壓向乳房.

弟弟的手掌隔著睡衣壓向豐滿的酥胸.

(啊啊……)

真由香嘴里又發出了歎息聲.

對方可是自己的弟弟,為什麼自己會做出這麼下流的反應呢.

然而,真由香一想到自己偷偷對熟睡的弟弟做出色色的事情:心里除了緊張以外還開始多了一份興奮感.自己雖然非常害羞,但也確實對這個禁忌游戲產生快感了.

(我,我才不是在做色色的事情!)

(這,這是神聖的儀式!)

(我是為了解除魔厄才不得已這麼做的!)

真由香找了幾個言不由衷的藉口替自己開脫,接著繼續按壓弟弟的手掌.

一次.

兩次.

真由香壓著弟弟的手搓揉自己的乳房.每壓一下,睡衣底下自豪的G罩杯豪乳就會被弟弟的手掌揉握擠壓.

(呼啊啊啊……)

真由香差點叫出聲來.

好舒服.

自己是不是有哪里變得怪怪的?

難不成自己很敏感?

(不是!我,我只是緊張罷了!)

真由香繼續用藉口欺騙自己,然後更用力地抓住宗人的手搓揉自己的乳房.胸部一帶漸漸有一種火熱的感覺.

(宗人……)

時鍾的指針發出移動的聲響.

(對不起……)

真由香吐出溫熱的喘息,雙手加重力道握住宗人的手掌.緊握于手中的乳肉溢出指縫,睡衣也隨著反覆擠壓的動作而變得緊繃.

每次擠壓,沒穿胸罩的乳房便會溢出領口.

(啊啊……啊啊……還剩三次……)

真由香俯視著宗人的面孔繼續搓揉乳房.

下藥迷昏弟弟,再用弟弟的手搓揉自己的乳房,真由香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她沉醉在那種錯亂,背德的快感里,嘴里吐露出輕微的嬌喘.

身體好熱.

真由香又揉了一次.

只要再一次就大功告成了.

這時如果中途放棄跑回房間,那可就前功盡棄了.揉乳一旦中斷就會失去效力.

(就快結束了……)

真由吞用力握住弟弟的手,指尖陷進乳房的頂點,真由香不小心叫了出來.

「嗚……」

聽到弟弟的聲音,真由香嚇呆了.

(噫……!)

「姊姊……」

宗人的嘴唇動了一下.

(難道……他醒了……!?)

真由香的心髒仿佛停止跳動一般.

自己明明讓他喝下了安眠藥,為什麼他會醒過來!

怎麼辦?

要用什麼藉口才能蒙混過關?

——姊姊因為看了一點A片,所以才會……

別說傻話了!女人才不會受視覺的影響發情!

——嘿嘿,姊姊鑽錯被窩了.

嘿個頭啊!到底誤認成誰的被窩啊!

怎麼辦?

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

但是,該詠唱什麼咒語才好?

真由香的腦袋正陷入一片混亂,只見宗人嘴巴咕噥了一下,再次發出鼾聲.

看樣子只是在說夢話.

緊張感立刻煙消云散.

(笨蛋.)

真由香本想拍打弟弟的額頭,想想還是算了.現在可不方便把對方吵醒.

為了避免把弟弟吵醒,真由香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間.剛踏出房門,她馬上飛奔回自己的房間鑽進被窩里.真由香一把拉起棉被,自然而然地笑了出來.

太好了.

終于成功了.

終于成功達成規定的十三揉乳了,自己成功躲過魔厄的危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第二章 在游泳池一口氣跑到一壘    下篇:第一卷 第四章 誘拐後迅速盜上二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