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一卷 第二章 在游泳池一口氣跑到一壘   
  
第一卷 第二章 在游泳池一口氣跑到一壘

1

豐條真由香瞧了回到教室的靜姬一眼.

真由香過去並沒有特別在意她,對她也沒有特別的競爭意識.巨乳的女孩子是不會太在意其他巨乳的女孩子的.

她和自己完全是不同世界的存在.

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

真由香一直是這麼認為的.沒錯,就像歐幾里德幾何的世界一樣.

但若是非歐幾里德幾何的世界——也就是球面幾何的世界——互相平行的二條直線也有機會相交.好比東經一百二十度的經線和東經一百三十五度的經線會在北極點和南極點相交一樣——.

急急忙忙跑回來的清條院靜姬滿臉通紅.

過去真由香沒有特別在意過靜姬的動向,唯獨今天例外.

她到底和弟弟做了什麼?她把弟弟叫到學生會室究竟想和他說些什麼?

告白?

怎麼可能.

弟弟確實也到了該交女朋友的年紀,就算有這類傳聞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但他和清條院靜姬的次元實在相差太多了,她完全想不出靜姬會有什麼理由喜歡上弟弟.即使把他們兩人丟到無人島上,想必也不會發生戀愛的化學反應.

只不過,那滿臉通紅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真令人在意.

真由香雖然很在意,但挑明了問又顯得很失禮.

算了,沒關系.

詳細情況問弟弟就知道了.

真由香剛打定主意,馬上又想起先前的問題,心情也跟著郁悶起來.沒錯……的確是這樣沒錯.

距離期限,還有五十一個小時.

在期限之前必須要做那件事情才行,而且還得連續…….

為什麼不是別的男人呢.

那個對象確實比在原李奧那多要好,但還是讓人覺得很不好意思.

真由香趴在桌上歎了一口氣,幾乎就在同一個時刻,靜姬也歎了一口.

兩人不約而同地說了一句.

「該怎麼辦才好啊……」

2

午休結束的鈴聲響起了.

將裝了泳褲的手提袋塞進更衣室的櫃子里,豐條宗人回想起在學生會室發生的事情.

(那個應該是……胸部沒錯……)

宗人再次默念自己反覆思量所得出的結論.

那股柔軟的彈力觸感肯定沒錯.

如果是別的東西,靜姬根本沒有理由逃跑.她會叫自己閉上眼睛,一定是因為不想被看到才會那麼說的.

那肯定是胸部.

絕對錯不了.

自己摸到了那個靜姬學姊的爆乳.

熱烈的浪漫情懷和欲望令宗人的內心熱鬧歡騰.只是,在他心里同時產生的另一個疑問,使得熱鬧歡騰的心情變成了單純的喧囂.

為什麼……靜姬要讓自己摸胸部呢?

她要是喜歡我的話,只要直接開口說不就得了嗎?

我喜歡你.

所以,請你撫摸我的胸部吧.

她只要這樣說不就得了嗎?

然而靜姬只是悄悄地讓自己撫摸胸部然後逃跑.就算她喜歡自己,自己也沒聽到她親口告白,當然,她也沒把手機號碼告訴自己.

為什麼呢?

為什麼她要讓自己撫摸胸部呢?

她真的喜歡自己嗎?

不.

她喜歡自己這點應該沒錯.

她如果討厭自己的話,根本不會讓自己撫摸胸部.可是,她如果真心喜歡自己的話,為什麼連告白都沒有,只是悄悄地讓自己撫摸胸部然後逃跑呢?

這時有人對沉思的宗人搭話.

「人是會思考的蘆葦.BY布萊茲·帕斯卡.」

一頭柔軟的金發——在原李奧那多站在自己面前,他的身上雖然已經換上一套全新的制服,但靠近一聞還是有泥沼的臭味.

「唷,兄弟.」

「為什麼我跟你是兄弟啊?」

「因為總有一天我會和你姊姊結婚.換言之,我們會成為名義上的兄弟.你姊姊較為年長,因此我算是你的兄長.」

「少擅自決定.」

「沒什麼好害羞的.來,趁現在叫一聲大哥來聽聽吧!」

宗人無視對方的自說自唱,開始換衣服.

「喂,等等,別不理我.你應該高興才對啊.」

「高興什麼啊.」

「我們可以和你姊姊一起游泳呢.」

第五堂課是體育課.

但是運動場和體育館都不能使用,所以體育課要和二年級的女生一起上游泳課.

共同上課的班級正好是二隼A班——也就是宗人的姊姊所屬的班級.

也是靜姬所屬的班級.

「想不想和我聯手組織共同戰線?我的目標是你的姊姊,你的目標是學生會長.我們正好能互利互惠啊.」

宗人聽到這番話嚇了一跳.

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麼時候看穿自己喜歡靜姬學姊的.

「合作的條件如下.你去對你姊姊毛手毛腳,之後我來個英雄救美,打倒壞蛋.」

「別隨便把人家當壞蛋.」

「不願意嗎?」

「想追我姊請自便啊.」

「的確如此,愛是沒有國界的!」

哈哈大笑的李奧那多飛奔離去.受不了,真是個擾人清淨的家伙.

宗人趕緊換完衣服走出更衣室.

二年級的女生和一年級的男生在泳池邊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還能聽到各種聲音在室內泳池形成回音.

在原李奧那多倒在泳池邊,一定是想抱住真由香,結果正面吃了一記踢腿的原故.

一陣高亢的哨音響起.

那是集合的訊號.

3

二年級女生和一年級男生依照身高被分為兩人一組.不論男女,大家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

「下一組.」

宗人聽從口令往前走.

二年級的女生也同時往前.

兩人看到對方,驚訝得差點叫出聲來.

和宗人一組的,正是今天早上碰過面的清條院靜姬.

「確認組別!換下一組!」

兩人聽從巨乳體育老師的口令往泳池邊移動.

「已經有組別的同學開始做暖身操!」

女老師的聲音傳入耳里.

宗人和靜姬彼此相望.

「那個……」

「那個……」

兩人同時開口.

「啊.」兩人又同時陷入沉默.

「那個,清條院學姊先請……」

「豐條同學先請….」

又是一片沉默.

「那個……我們開始做暖身操吧.」

「嗯.」

宗人在腦海里搖搖頭.

他想說的並不是這件事情,他其實是想問在學生會室發生的事,然而嘴里說的卻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樣.

兩人稍微拉開距離做伸展運動.

首先是手腕,再來伸展手肘和兩邊的側腰.宗人一邊做著伸展操,一邊看著靜姬.

原本學生穿的學校泳裝是用來隱藏身體曲線的東西.

隔絕一切猥褻和欲望,追求百分之百身心健全的服飾——這就是制服和學校泳裝的功能,但俗話說得好,物極必反.

過于碩大的雙峰使得學校泳裝看起來非常煽情,即使胸部被學校泳裝緊緊包住,依然遮不住豐潤的曲線.靜姬的胸部很明顯比其他部位大上許多,形成激烈隆起的豐滿丘陵.

「來做背部伸展運動吧?」

靜姬開口提議.

「是,是.」

宗人回答得有些語無倫次.

畢竟今天是宗人第一次和靜姬說話.

「來吧.」

靜姬轉身背對著宗人.

宗人也轉身背對靜姬,靜姬從背後勾住宗人的手臂.

(哇.)

宗人心動了一下.

這可是宗人有生以來第一次勾住靜姬學姊的手臂,雖說是為了做暖身操,但終究是一種肢體接觸.宗人開心得像汽水里活蹦亂跳的氣泡一樣.

靜姬先背起宗人的身體.

宗人躺在靜姬的背上.

(啊啊……!)

(靜姬學姊的背……)

女孩子的背部和粗獷的男孩子不同,觸感十分柔軟.宗人的身體里好像產生了一股柔軟的快感.

(好舒服喔……)

真希望自己能一把抱住靜姬的背部,而不是背對著靜姬.

只不過,這是不可能實現的美夢.

「好啰.」

靜姬將宗人放下.

這次換宗人背起靜姬的身體.

肉感的身體壓在自己的背上,自己承受著心愛學姊的全部體重.

重嗎?

不算太輕.

再怎麼說對方也不是小孩子.但那股重量和男性的體重不同,是一種令人甘之如飴的重量.

(我又……和靜姬學姊背對背接觸了呢……)

胸口因為幸福和興奮而劇烈鼓動,宗人好希望能永遠背著靜姬學姊.

(好想直接撫摸靜姬學姊的背喔……)

「豐條同學……已,已經可以了吧.」

「啊,是.」

宗人連忙將靜姬放下.

好像背得太久了.

難得能夠背對背靠在一起,這下兩人又拉開距離坐在泳池邊了.光是這樣而已,宗人就覺得自己和學姊永遠拉開了距離.

靜姬將身體對准宗人的側面坐了下來.

然後雙手向前伸,慢慢伸展軀體.

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每當靜姬的身體向前傾,那沉甸甸的丘陵便會輕柔地壓向大腿.豐滿的雙乳碰到大腿後受到擠壓,緩緩地受力變形.

(那觸感想必很舒服吧……)

宗人忍不住這麼想,隨即連忙搖頭.

不可以用這麼糟糕的眼神看待學姊.

可是,兩秒後宗人的視線又忍不住轉回學姊身上.

靜姬稍微改變身體的方向,繼續做她的伸展操.這次正好可以從正面看到靜姬的乳房,乳溝雖然被學校泳裝遮住,但雙丘所描繪出的堅挺雙峰依舊清晰可見.

(靜姬學姊真的有夠大……)

不管從哪個自度看都掩飾不了那對爆乳,要想掩飾那對爆乳,大概只能穿布偶裝了吧.

「我來幫你壓背吧?」

「啊,讓小的來就可以了.」

(我居然自稱『小的』.)

宗人平常都是自稱『我』,但在喜歡的人面前卻不經意裝乖了.

宗人繞到靜姬的背後.

近距離凝視著靜姬的肌膚.

那高貴,細致的雪白肌膚令人看得目眩神迷,深藍色的學校泳裝覆蓋著雪白的肌膚,泳衣上還披著一頭柔順的黑色長發.

黝黑的豔麗秀發又稱作青絲,這種黑發有一種成熟女人的氣息.

真想撫摸這一頭秀發.

對方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

眼前是自己單戀對象的背部.

宗人正要伸手觸摸對方的背.

真的可以嗎?

——你今天早上不是摸過她的胸部了?

腦海里突然傳來一記冷靜的吐嘈.

——但是,那說不定是自己搞錯了.

沒錯.

那個靜姬學姊怎麼可能突然讓陌生的對象觸摸自己的胸部.一定是搞錯部位了,那應該不是胸部,而是某種別的物體.

宗人重新整理好思緒後,伸手觸摸靜姬穿著學校泳裝的背部.

(啊啊……超柔軟的……)

背對背時也是這種感覺,但這次是柔軟的手感.

當然,宗人並沒有直接撫摸對方的肌膚,而是隔著泳衣撫摸的,不過那觸感終究和男人的背部不一樣,沒有粗糙的感覺.

(摸起來好舒服喔……)

(我正在……撫摸靜姬學姊的背呢……)

「可以稍微用力壓沒關系喔.」

聽到靜姬的溫柔婉言,宗人稍微施加壓力.

靜姬的背部緩緩下沉.

(只要這時候不小心手滑……)

一想到苟且之事,宗人又在心中搖了搖頭.

不可以想這種糟糕的事情.

人家可是靜姬學姊啊.

即便如此,從掌心傳來成熟女性的柔軟觸感,還是令宗人感到陶醉.

(女人的身體,原來這麼柔軟啊……)

宗人已經完全恍惚了.

「這樣差不多可以啰.」

結束的時間到了.

宗人原以為魔法一般的時間結束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那,這次換我幫你.」

靜姬站起身來,這次換宗人背對靜姬坐下.

「這怎麼好意思呢?」

靜姬的手搭上了宗人的肩膀.

宗人忽然覺得很緊張.

(啊啊……是靜姬學姊的手……)

雖然只有手——而且只是輕輕碰到而已,但靜姬學姊正撫摸著自己.

兩人之間的距離,只要宗人稍微往後仰就能碰到靜姬的身體.

「要開始啰.」

靜姬溫柔的話音方落,雙手開始按壓自己的身體.

宗人的身體向前傾倒.

柔軟度不是宗人的強項,但能和靜姬一起做伸展操還是很開心.

「你的身體很僵硬呢.」

背後傳來了靜姬的笑聲.

那是宗人第一次近距離聽到靜姬的笑聲,就算只是不經意的一笑,宗人也非常高興.

「稍微放松一點.」

靜姬稍微用力一壓.

可是宗人的身體並沒有往前傾.

「我快不行了——」

「再忍耐一下下.」

就在靜姬溫聲相勸的一瞬間,宗人的背部又碰到了從未品嘗過的柔軟觸感.

軟綿綿的觸感.

柔軟度和彈力非同小可的兩團乳房壓在宗人的背上.

(咦……!?)

(哇啊啊……!!)

無與倫比的快感引發體內一陣顫抖.

(太,太舒服了……!)

(這,難道是……)

「身體再往前傾一點……」

靜姬在宗人的耳邊低語,繼續將身體壓向宗人.

壓迫感.

柔軟的壓迫感.

宗人隔著學校泳裝感受乳厲酥軟的彈力,豐潤的乳房在泳衣里慢慢地變形,滿溢.

(啊啊……!)

(好,好舒服的感覺……!)

(這,這是……靜姬學姊的胸部……!)

「再向前傾一點……」

靜姬在宗人耳邊細語.

(哇,哇啊啊……)

(靜姬學姊的……胸部壓上來了……)

(啊啊啊……!)

宗人相當困惑.

他的身體如果夠柔軟的話,就能一舉向前傾避開靜姬的胸部,可是宗人的身體十分僵硬.

也正因為他的身體僵硬,整個乳房徹底壓在他的背上.

再這樣壓下去,等一下起身的時候會非常尷尬.

(我搞不好沒辦法游泳了……)

就在宗人這麼想的時候.

「今天早上的事情請不要告訴任何人,要保密喔.」

靜姬的細語伴隨著吐息繚繞在自己耳邊.

4

上課內容是男女混合水球.

話雖如此,但男女生畢竟有體力上的差距,因此男生禁止射門,只能負責傳球.射門則交給女生來辦.

豐條真由香泡在室內的溫水游泳池里瞪視著敵隊的守門員.

對方和她沒有血緣關系,卻有一張她十分熟悉的面孔——那個人就是弟弟宗人.

宗人正帶著靦腆的笑容和靜姬談話.

(真不像話,瞧他開心成那副德性.)

回想起做暖身操的時候,弟弟被靜姬的胸部壓迫而露出恍惚的表情,真由香就感到怒火中燒.

真由香將視線移到靜姬身上.

她忽然有股沖動想拿球砸向靜姬.

竟敢在泳池邊色誘自己可愛的弟弟,那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若以蟲子來比喻的話,靜姬絕對稱不上害蟲,但看在真由香的眼里,那只蟲子待在了不該待的地方.

(絕對有古怪……)

真由香思考了一下.

今天早上,在學生會室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肯定是這樣沒錯.

那兩個人到今天為止都還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就自己記憶所及,弟弟來到自己班上也才兩次而已,兩個人應該沒有什麼像樣的交談機會才對.

然而.

做暖身操的時候,他們甚至進展到了熱烈的肢體接觸.

太不自然了.

這不是男女關系正常的進展方式.

清條院靜姬究竟有什麼秘密?

他們兩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我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

真由香抓起球,眼神帶著殺意望向和宗人說話的靜姬.

「呃,那個……真由香小姐.」

真由香帶著殺意的眼神轉向同隊的在原李奧那多,在原李奧那多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在原!」

真由香以高姿態發出了命令.

「一拿到球立刻傳給我!」

「是,是∼∼∼!」

身材修長的李奧那多逃命似地游向泳池的中央.或許對其他人來說這只是單純的體育課,但對真由香而言,這是自己對靜姬的決戰.也可以說,這是自己和李奧那多連軍VS靜姬和宗人連軍的會戰.

哨音響起的同時,比賽正式開始.

球才剛拋上半空,李奧那多立刻飛身爭球.

「獻給真由香小姐的跳球!」

李奧那多和敵隊球員雙腕交錯,最先碰到球的是李奧那多.

真由香很擅長運動.

念書也是她的強項,但她特別喜歡運動.除了長跑以外,她並不討厭其他運動.

趁著敵隊還沒鞏固防禦陣形,真由香立刻以自由式快速游向敵方陣營.

「傳球!」

真由香大叫.

「真由香小姐,接球!」

在原李奧那多將球投出.

真由香本不該叫這個討厭的男人把球傳給自己,但恨意會把一切行為正當化.

絕佳的機會來了.

現在防守球門的只有靜姬一人,真由香沒看到擔任守門員的弟弟.這豈不是等于拜托自己拿球砸向靜姬嗎.

靜姬慌張地舉起雙手,比自己還要大的爆乳在學校泳裝下搖晃.

真由香不禁心頭火起.

(竟敢色誘我可愛的弟弟……!)

(天誅!)

真由香傾注扭曲的愛意和憎恨猛力射門.

「呀啊啊!」

靜姬的身體馬上往旁邊一躲.

(咦?)

靜姬往旁邊一躲,後方立刻出現守門員——弟弟的身影.原來兩人並排在同一直線上.

真由香根本來不及警告宗人.

球高高地彈向室內游泳池的天花板.

真由香看到弟弟張大嘴巴,全身癱軟.

「宗人!」

真由香只能無能為力地大喊弟弟的名字,看著弟弟的身體沉入泳池里.

5

保健室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照著宗人.

天花板設置了L字型的鐵欄杆,欄杆下垂掛著白色的簾幕.

不必擔心.

只是額頭受到撞擊罷了.

保健室老師雖然這麼說,但她怕宗人的頭部萬一出問題會害她被追究責任,于是硬要宗人躺著休息.

剛被打到的時候真的非常痛,現在已經完全沒事了.宗人可以正常行走,也可以回教室上課.但那位爆乳保健室老師囑咐宗人,在她同意可以離開之前,宗人必須乖乖躺在床上.說完她就走了.

宗人看看自己的手表.

第五節課早已經結束了,但那位爆乳保健老師卻還沒有回來.反而是好友乳井傳了幾封簡訊過來.

《有沒有好點啊,腫包男.》

《閉嘴,巨乳星人.》

《你在說你自己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

《還不能回來上課嗎?》

《保健室老師還沒回來.》

《我第六節課請假,現在要回家了.》

《來這里玩啊.》

《沒辦法,我正在車站前面,等一下要搭電車.》

真是了不起的機動力,想必他第五節下課鈴響的同時就飛奔離開教室了吧.

(我到底還要在這里躺多久啊.)

宗人闔上手機後歎了一口氣,這時原本拉上的簾幕搖晃了一下.

(老師?)

宗人正要起身,美麗的長發映入眼簾.

「老師,你很慢——」

宗人話還沒說完,看到對方後立刻閉上了嘴.

來的是他心愛的女孩——清條院靜姬.

「對不起,我來晚了……」

「啊,不,不是的,我以為是老師來了.」

「老師?」

「保健室的老師不知道跑哪去了.」

「是嗎.」

靜姬知道宗人不是在責備自己後,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解語花——彷佛善解人意的花朵一般.

靜姬的身上有種閉月羞花,賢淑靜謐的韻味,這或許和她出身名門閨秀多少有些關系.靜姬,果真人如其名——靜謐的公主之名當之無愧.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躲開才會害你受傷.」

「沒,沒關系啦,誰叫我姊投得那麼用力……我姊就是頑皮好動嘛.」

「頭還會痛嗎?」

靜姬躬身看著自己.

靜姬的臉孔和水手服的領口風光朝自己逼近.由于她的胸部實在太大了,以致于一般看不到的乳溝都能一覽無遺,兩團乳肉在陰影中豐滿地靠在一起.

「不,不要緊的……反正我本來頭腦就不好.」

「沒有人天生頭腦不好喔,只是運用的方法不得體而已.」

靜姬伸手觸摸自己的額頭,自己的心髒發出了奇妙的鼓動.

那個靜姬學姊像護士一樣伸手撫摸自己的額頭.

宗人的腦袋雖然沒受傷,但好像快發燒了.

加上只要稍微把視線往下移,就能盡情偷看學姊的乳溝.宗人假低頭之名,行偷瞄乳溝之實.

(果然不是蓋的……)

「你很在意嗎……?」

宗人嚇了一大跳.

(糟糕!被發現了!)

「呃,不……請問……你是指?」

宗人趕緊裝蒜.

「如果是豐條同學的話……可以喔.」

「咦?」

「繼續……早上的……」

兩個人都沉默不語.

「可以請你閉上雙眼嗎?」

「請,請問……不可以張開嗎?」

靜姬滿臉通紅地低下頭.

「人家會害羞……」

看到她害羞的表情,連宗人都快跟著害羞起來了.

「那個……請閉上眼睛……」

「是,是.」

宗人閉起眼睛躺了下來.

靜姬牽起宗人的手.

(啊……)

(又是胸部……)

(靜姬學姊……又要讓我摸她胸部了……)

當宗人的心髒開始劇烈跳動的時候,靜姬匆然望向門口,隨即逃到宗人頭部側邊的簾幕後面.緊接著,

「宗人!」

姊姊用力將簾幕由下往上一掀,出現在宗人面前.

「姊,姊姊……!?」

真由香大剌剌地走近宗人,然後抓起宗人的腦袋,用自己的額頭貼著宗人的額頭.水手服內的乳房受到重力牽引下垂,差點碰到宗人的胸口.兩人的距離非常接近,只要噘起嘴唇,幾乎就能親吻對方.

對方是自己的姊姊,宗人卻有一股悸動的感覺,心髒劇烈鼓動.也許是靜姬的原故,自己才會比平常清楚意識到姊姊身為異性的魅力吧.

「頭還會痛嗎?」

「沒有……已經不痛了……」

「頭好像不熱呢.」

「有熱度啦,沒熱度人早就死了.」

「笨蛋.」

真由香打了宗人的額頭一下.

「好痛!」

「對不起……有沒有怎麼樣?」

真由香伸手撫摸宗人的額頭.

「額頭還有腫嗎?」

真由香小心翼翼地撕下OK繃.

「已經沒事了嘛.」

「早就跟你說我不會痛了啊.」

「你剛不是喊痛?」

「那是因為姊打我啊.」

「你喔.」

真白香把OK繃貼在宗人的鼻頭上.

「你,你干嘛啦.」

「很適合你喔,宗人.」

「適合個屁.」

宗人硬把OK繃給撕了下來,真由香肆無忌憚地笑了出來.

姊姊的心情看似不錯,但自己可沒心情陪她瘋.直到剛剛,靜姬都還在自己身邊.宗人試著探看簾幕的另一邊,可惜美麗的學生會長早已不見蹤影.不曉得她是不是知道姊姊要來,所以先行離開了.

「怎麼了?」

「沒事.」

「你還要躺著靜養嗎?」

「要有老師的許可才能離開.」

「那我第六節課也陪你吧.」

「不用.」

「人家可是特地要翹課照顧你耶.」

正當真由香打算捏宗人的臉頰時.

「真由香小姐∼∼!」

吵鬧的聲音慢慢靠近保健室,真由香連鞋子也沒脫就直接爬到床上,以趴著的姿勢跨在宗人身上.

「姊……!?」

「噓!安靜!」

真由香的姿勢就像罩住宗人一樣.

宗人差一點就能碰到包裹在水手服里的乳房,深邃的乳溝就像在誘惑宗人一般正對著他的視線.

「真由香小姐∼∼!」

在原李奧那多扯開嗓子大叫,聲音都傳進保健室里了.

門打開了.

「真由香小姐?」

真由香嚇了一跳,將身子蜷曲起來,乳房終于碰到了宗人的身體.

那是一對彈力優于靜姬的乳房.

柔軟的美妙彈力輕輕刺激著宗人的身體.

柔軟又帶有輕脆彈力的乳肉壓迫著宗人的軀體,在宗人的身上舒服地受力變形.

(啊啊……)

(啊啊呵……姊姊的胸部……!)

由于剛剛被靜姬色誘,現在宗人很想伸手撫摸眼前的乳房.

「真由香小姐,你在這里嗎?」

在原李奧那多的聲音在簾幕前停了下來.

宗人故意咳了一聲.

「什麼啊……原來是男的.沒有比男人的寢室更無趣的東西了,雙重否定.」

在原李奧那多說完帥氣台詞後離開了.

「還滿聰明的嘛.」

「沒有,只是剛好想咳嗽罷了.」

「還不從實招來.」

真由香突然將手繞到宗人的脖子後面一把抱住宗人.真由香將身體用力壓向宗人,抱住宗人脖子的力量也稍微加強了一點.

真由香的乳房用力壓在宗人的身上.

(真,真是太享受了……!)

「老實說,你是故意咳嗽的對吧?」

「沒有,真的是偶然.」

「騙人.」

為了延長這幸福的時光,宗人故意撒謊.

「喂,宗人.」

「會死啦.」

「讓你窒息死掉喔.」

「會死,真的會死啦.」

眉開眼笑的真由香終于把弟弟放開了.大概是宗人故意咳嗽把麻煩精趕走,真由香感到很高興吧.每當真由香開心的時候,就會和宗人做親密接觸.

「你照平常那樣揍他不就得了.」

「今天我不想看到他啦.」

「因為泥沼的事情?那是他自己掉進去的不是嗎.」

「可是……總覺得過意不去嘛.」

「我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愧疚.」

「你會被砍喔.」

「安啦安啦,我會用魔法把他變成鴿子或兔子.」

姊姊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

「沒什麼……」

話一說完,真由香陷入了沉默.

真由香用手撐起上半身,胸部緊密接觸的幸福也跟著消失了.

「我問你喔……宗人.」

「嗯?」

「如果……我是說如果……」

「怎樣?」

「姊姊有麻煩的話,你會幫助姊姊嗎……?」

「我會見死不救.」

「喂!」

看到姊姊舉起拳頭,宗人連忙改口.

「哇,開玩笑的啦,我當然會救你啊.」

「你會願意為我做任何事?」

「這就要看情況了.」

姊姊靜默不語.

「那你願意忘掉……曾經幫助我的記憶嗎?」

「什麼意思?」

「算了,沒事.」

真由香爬下床.

「你不是說第六節課也要陪我?」

「下次吧.」

姊姊拉開簾幕,頭也不回地走了.

宗人感到有點不解.

姊姊一直都很奇怪沒錯,但今天的姊姊特別奇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第一章 在學生會室的第一次接觸    下篇:第一卷 第三章 揉乳男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