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水乳交揉!(觸摸魔女)第一卷 第一章 在學生會室的第一次接觸   
  
第一卷 第一章 在學生會室的第一次接觸

1

上午六點五十九分——

三個湯碗中放著生雞蛋和幾塊面包,之後充分淋上大蒜和橄欖油調制的熱湯,冒出陣陣水蒸汽.黃褐色的面包上點綴著香菜的葉綠色,模樣十分絢麗.

這道菜叫Sopa AlenTejana——是一道流傳于葡萄牙的家庭料理.

豐條宗人將湯鍋放回電子爐上,再用指尖關閉操作盤上的電源.

宗人的雙親是自然攝影師和散文作家,兩人目前在阿拉斯加取材兼旅行.現在這棟獨棟的住宅里,只有繼母的兩個女兒和自己同住.宗人升上高一才三個月,准備早餐一直是他的工作.

鴿子時鍾顯示時間已經七點了.

學校八點半開始上課,從家里騎自行車大概要花十五分鍾才能到校.

宗人卸下圍裙後走上樓梯,樓梯的正對面是自己的房間,右邊是妹妹,左邊則是姊姊的房間.

宗人先敲妹妹的房門.

「流奈,已經七點啰.」

沒反應.

母親那邊的血統好像很不習慣早起.宗人正要伸手握住門把時,門開了.

身穿白色無袖上衣的中學生揉著眼睛出現在宗人面前,綁在頭部兩側的兩束秀發垂落于肩膀一帶.

她是父親再婚後成為自己妹妹的流奈.

白色無袖上衣的胸口隱約可見發育中的乳溝,這種只有家人才能看到的居家裝扮令宗人怦然心動.

毫無防備的雙乳在一件單薄的上衣下高高隆起.妹妹升上中學也三個月了,胸部已經有了明顯的發育,但妹妹流奈在家里還是不喜歡穿胸罩.

「早餐,已經准備好啰.」

「嗯……我知道了……」

流奈正要從宗人的身旁走過,卻好像想起什麼似地停了下來,並且閉起眼睛.

看樣子她想要早安的問候.

即使站在客觀的立場來看,流奈的容貌也非常可愛.據說她還被同班同學告白過——當然,她馬上就把對方甩了.

剛開始妹妹做出這種要求,宗人還以為是母親外出取材不在家的原故,妹妹才會對他撒嬌.可是最近宗人覺得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直接親吻她的嘴唇,流奈也不會生氣啦.)

惡魔的細語在耳邊響起,宗人趕緊甩頭拋開邪念.

宗人朝等待問候的妹妹額頭上輕輕一吻,流奈這才開懷地走下樓.宗人在二樓望著妹妹下樓的身影,正好看到流奈的乳溝.

妹妹的胸部好像比之前大了不少.宗人從二樓往正下方眺望,寬松的上衣和身體之間的間隙清晰可見,從無袖上衣的空隙里可以看到堅挺的三角型豐滿雙丘.

宗人急忙將視線移開.

(一大清早的,我到底在干嘛啊.)

宗人不禁自我反省.

宗人好歹也是個男孩子,自然也對女孩子的身體抱有興趣.

可是他並不想被別人當成色胚.從中學時就和宗人素有交情的朋友·乳井悟倒是大方地承認自己是巨乳星人,不過萬一被女孩子視為色胚,對方便再也不會接近自己.尤其對方如果是自己的親人,那更是悲劇.

(總,總之,以後不可以盯著人家胸部.)

宗人深呼吸一口氣,來到了姊姊的房門前,正要敲門的時候,

「宗人,你過來一下.」

房門內傳來了呼喊聲.

「什麼事?」

一進到房里,宗人立刻沉默了.

眼前是一片裸露的美背,只有蓋住頸部的中長發算得上是肌膚唯一的掩蔽.形狀優美,線條緊密的臀部包裹在清純的純白內褲里,看起來充滿彈性.

然後那對堅挺的豐乳則被姊姊單手環胸遮住,手臂下方還能隱約看到胸罩.

「幫我扣上.」

姊姊的語氣彷佛在命令傭人.

「你自己扣不就好了.」

宗人走近姊姊,喉嚨感到有些干渴.

真是光滑而美麗的後背.在這美麗後背的另一邊,就是包藏在胸罩里的巨乳.

胸罩的尺寸是G罩杯.

胸部上圍和下圍的差距竟有二十五公分之多.

被喻為巨乳的E罩杯頂多也只有二十公分的差距,姊姊整整比E還大了兩個罩杯.這簡直可以稱得上爆乳的領域了.

宗人心底暗自為自己的幸運叫好,但還是裝作面無表情伸手去抓胸罩扣.

胸罩扣共有三個鉤扣.

不是兩個.

據說三個鉤扣的胸罩很難扣上.姊姊的手並不靈巧,每次穿三個鉤扣的胸罩都會找宗人幫忙.

「快點幫我扣上.」

宗人稍微彎下膝蓋去扣胸罩扣.

其實宗人只要將雙手往前一抱,就能一把抓住姊姊的乳房.不過,他要是敢這樣做,一定會嘗到空手道黑帶高手平常用來招呼癡漢或無禮男性的踢擊.

「扣好啰.」

「是嗎,謝謝.」

真由香在巨大的鏡子前面側身確認胸罩扣是否有扣好,宗人則呆站在姊姊的身後.

「你還待在那干嘛?這里沒你的事了,快點出去.」

姊姊瞥了宗人一眼,冷冷地說道,宗人卻反問了一句.

「昨天的尖叫聲是怎麼一回事?」

姊姊聽到宗人的質問,頓時全身僵硬.

「昨,昨天——」

「你不是在半夜尖叫嗎?」

「啊,我,我有嗎?」

「我都被你吵醒了.」

「大,大概是我做惡夢了吧?」

「是嗎.」

「好了你快點出去!我還要換衣服啦.」

「說真的,不是因為做惡夢對吧.」

姊姊抓起枕頭,宗人趕緊跑到走廊,溜之大吉.

2

看著洗臉台的鏡子,真由香再一次確認自己頭上翹起的毛發,之後她將身子往前傾,仔細看著制服的領口.

清條院學院高中部的水手服並沒有可以遮掩胸口的襟領.一般的水手服都會有一塊遮住衣領深V開口的襟領,以防止男性猥褻的視線騷擾,但清條院學院的制服沒有這樣東西.

平胸的女孩穿這種制服並不怎麼顯眼,但胸部大的女孩子穿上這種制服,胸部就會變得非常引人注目.就讀這間學校之前,真由香有點不能接受這種制服,但現在她相當喜歡這種設計.因為只要稍微躬身就能看到乳溝,多虧這一點她才能討學校男老師的歡心.

真由香用雙手將快要撐破水手服的巨乳聚攏,確認胸罩沒有被看到的風險.

老實說,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胸部很大.G罩杯是全班第二大的尺寸.

這麼大的胸部對于平時日常生活是相當沉重的負擔,肩膀也容易酸痛.中學時她也曾希望自己的胸部能夠小一點,但現在她對自己的身材感到很滿意.

真由香的三圍是九十六·五十七·八十八.

若以她一百六十四公分的身高來看,這可是無懈可擊的完美身材.一股擁有這種胸圍的女孩子,腰圍至少都有六十五左右.

然而這種寫真女星級的身材,並不是鍛鏈下的產物.

真由香彎起手指畫了一個小小的圓,掉在洗臉台的梳子浮上半空中,自動放進了收納盒.

真由香是個魔女.

她沒告訴過自己的妹妹,當然也沒讓弟弟知道.

兩姊妹繼承了同樣的血統,但妹妹生來是個普通的女孩,自己卻是天生的魔女.這件事情,她沒有告訴任何人.

現在這個世道,每一個人都喜歡怪罪別人.萬一自己身為魔女的身份曝光,

一定會被眾人誣蔑為惡魔,失去平凡的生活.妹妹和弟弟若因此承受外界的質疑和壓力,也難保他們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自己.這樣一來好不容易組成的家庭便會支離破碎.

祖母,還有母親也都是魔女,真由香好像是第十幾代的樣子.當初歐洲狩獵魔女正值激進的時候,豐滿的女性特別容易成為目標,于是其中一族便逃到了亞洲一帶,這一族似乎就是真由香的祖先.所以,真南香的身體流著歐洲人的血統.

這身超完美身材,也是自己有幸成為魔女才得以擁有的.

真由香好幾次被星探挖角,也不曉得那些人是不是被她身上的魔性氣味所吸引,總之她統統回絕了.反正就算往藝能界發展,自己也只會被拿來當作性招待的工具吧,她壓根就不想被不喜歡的男人觸碰自己的身體.這身完美的胴體,在自己遇到真正喜歡的對象以前要守身如玉才行.

可惜——現實似乎不允許她這麼做.

昨天收到的明信片,簡直就是憂郁的聚合體.

真由香知道魔女一輩子會收到一次這樣的聯絡,她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收到…….

一想到信中指定的對象,更讓她感到心情低落.

真由香重新調整心情後正要步出玄關,正好看到流奈要求宗人給她一個出門前的抱抱.

「哥哥,抱抱.」

流奈緊抓著宗人的襯衫不放,宗人放下書包,將妹妹的身體一把抱過來.

已經開始發育的兩團胸部擠壓著宗人的腹部.

「哥哥,抱緊一點∼」

流奈也伸出細小的手臂環抱宗人的後背.正要從小孩轉變為成人的魅惑肉體緊緊地貼住宗人,宗人忍不住虎軀一震.

「我出門啰∼!」

話還沒說完,流奈已經朝氣十足地飛奔出去了.

流奈很喜歡撒嬌.

而且還是個重度兄控——對哥哥有著異常的執著.打從母親再婚前,兩姊妹還沒認識宗人的時候,流奈就整天吵著想要一個哥哥.今年的情人節,流奈也親手做了巧克力送給宗人.

「姊,快來不及啰.」

宗人已把玄關的門打開了.

「我知道.」

穿上學校指定的皮鞋,一走到車庫,真由香不禁停下了腳步.

自行車的前後輪都沒氣了.

「為什麼會漏氣啊?」

「啊災.」

理由很快就揭曉了.

門外響起了一陣輕快的煞車聲.

「喔喔,想不到我會碰上如此幸運的事情!沒有人像我這麼不受幸運之神冷落了!——雙重否定.」

跨坐在自行車上,老早就埋伏在豐條家前的帥氣男孩,輕輕撥起那一頭光滑柔軟,長度適中的頭發.如同歐美女性一般柔順的秀發在指間流落.他胸口的口袋還插著一朵紅色的玫瑰.

在原李奧那多——今年升上高中部的一年級混血兒.他對真由香很有意思,追求行動從入學以來就從未間斷,是個麻煩人物.

「看你好像很困擾啊,真由香小姐.」

「請不要加小姐兩個字.」

「我的熱情不允許我如此無禮,你對我來說就是女神啊.你的胸部,眼眸,還有臀部,你所有的一切沒有不完美的.雙重否定.」

「你真的很煩,可以請你離開嚼?」

「真由香小姐,像你這樣高貴的女士就算遲到也無所謂嗎?我的超級頭腦非常清楚,沒有自行車的話,你是趕不上學校時間的.」

在原話一說完,潔白的牙齒閃閃發亮.

自己的愛車會漏氣,一定是這個男人搞的鬼.真由香雖然想用魔法修理輪胎,但她不能在對方面前施展魔法.

「宗人,載我.」

「咦?可是,這樣違法道路交通法——」

「姊姊才是家法啦!別管這麼多了,快點!」

真由香硬是側坐在弟弟的自行車後座上,短裙翩然翻舞.

「出發!」

弟弟聽從真由香的話,用力踩動踏板離開車庫.真由香美麗的手臂挽著弟弟的腰,十七歲的身體緊緊貼著弟弟.

真由香自豪的胸部柔軟地擠壓著弟弟的背部,胸部在水手服中充滿肉感的張力,同時慢慢地受力變形.

宗人的背部一陣哆嗦,真由香突然有些訝異.

是因為感受到弟弟興奮的原故?

不.

是昨天收到的黑色明信片——她想起了明信片上揭示的對象.

根據莫非法則「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總有一天一定會發生.」但她萬萬沒想到那個對象竟然會是…….那種事真的有可能會發生嗎?

也不曉得這樣到底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若以容易得手的優點來看,這的確是蠻幸運的,但手段的難易度和精神上的難易度是不一樣的.

「啊啊,等等我啊,真由香小姐!我好想成為你的坐墊啊!」

在原李奧那多急忙踩著自行車追了上來.

「那你願意當我的馬桶嗎?」

「樂意之至!」

「變態!宗人,甩開他!」

「姊,你很重耶.」

真由香二話不說就往弟弟腦門來上一拳.

「好痛!」

「廢話少說快點甩開他!」

宗人用力踩動踏板,在原李奧那多也不甘示弱地提升自行車的速度.

路途正好來到下坡道,連續兩百公尺的直線道兩旁,是一片青翠的田地.

在原李奧那多和宗人的自行車齊頭並進.

一邊只有一個人,另一邊則載了兩個人,速度自然受限不少.再加上在原李奧那多中學時代曾參加自行車競賽社團.

「哈哈哈哈!真由香小姐,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沒有人逃不過我的魅力的!雙重否定!」

「這次的雙重否定根本錯了吧!」

「來吧,真由香小姐!趕緊跳到我的自行車來吧!」

在原李奧那多伸手的那一刻,宗人看到T字路的盡頭出現了一輛墨綠色的汽車.

宗人瞬間緊握煞車.

(會撞上的!)

汽車的輪胎發出尖銳的聲響,真由香連要施展魔法都來不及.在原李奧那多煞車不及,

輕輕掠過汽車的車尾後飛出T字路口.

「飛啊,飛到真由香小姐的身邊∼∼∼∼∼∼!」

可惜眼前只有淤塞的泥沼等待這道呐喊聲的主人.

大叫過後,在原李奧那多隨著驚人的水聲掉入泥沼.之後,周遭充斥著一片令人感到不快的寂靜.

兩人乘坐的自行車車身打橫,停在距離汽車旁五公分的位置.

(得,得救了……)

真由香視線一轉,看到這輛車後嚇了一大跳.

兩人差點撞到的是全長六公尺的墨綠色轎車——和勞斯萊斯同級的最高級名車,邁巴赫62.

一台最便宜也要四千四百萬元.

邁巴赫的商品展示采完全預約制,每一位貴賓都配有專屬的銷售員.當然,這種車絕不會是車主自己開,一定都是請專業司機駕駛.

戴著白手套的女性駕駛從左手邊的車門出現.

真由香有些膽怯.

緊接著,剛才宗人和真由香差點撞到的車門上,車窗搖了下來,里面坐著一位留著一頭黑色長發的高中女生.女學生的嘴里流露出自信從容的音調.

「唉呀,一大早的真是活力充沛呢.」

她和真由香穿著同樣白色質地,紫色花邊的水手服——.這個人就是學校創辦人的孫子,同時也是學生會長,更是弟弟心儀的對象——清條院靜姬.

豐滿的肢體安坐在用了十八頭牛皮制成,奢侈的墨綠色高雅牛皮坐椅里.

靜姬水手服的胸部一帶比自己還要緊繃,簡直像兩個突出的巨大拱形露台一樣.那強烈的隆起方式,彷佛是在水手服下塞滿東西似的.

「貴安,豐條同學.」

「早,早安…」

「有哪里受傷嗎?」

「沒,沒有.」

真由香的背部流下了遲來的冷汗.

真由香和靜姬同樣是二年A班,話雖如此,兩人並沒有什麼深交.以兩條直線比喻的話,兩個人的關系根本毫無交集.

「好像有一位化為遙遠的星塵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這,這我就不清楚.」

「你趕時間嗎?」

「有,有點……」

「令弟也和你一起上學呢.」

「是,是啊.」

宗人依然握著自行車把手,真由香知道弟弟相當緊張,畢竟弟弟喜歡的人就在眼前.

「好巧,我也正想和你見面呢.這種情況就稱,coincidence.」

靜姬露了一手得意的英文.

Coincidence就是巧合的意思.

才高中二年級,靜姬已經通過英檢一級,多益超過九百分,堪稱怪物.財產,智慧,美貌一概不虞匱乏,加上她的胸部比自己還要大,根本是完美的大小姐.

「我可以稱呼你豐條同學嗎?」

「啊,是.」

弟弟突然破聲.

「到了學校以後,請你立刻來學生會室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相談.」

「是,是.」

「一定要來喔.」

靜姬關上車窗後,女司機也坐進邁巴赫62.接著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和凡人完全無緣的汽車開在田間小路上,往城里前進.

弟弟還一臉陶醉地望著遠去的汽車,那目光很明顯是戀愛的眼神.

真由香煩躁地拍打弟弟的腦袋.

「好痛!你干嘛啊!」

「別廢話了,快點走啦.」

真由香將胸部向前一壓,G罩杯的豐乳在水手服中妖魅地擠壓變形,雙乳彈力十足地壓向弟弟的背部.

弟弟瞬間抖了一下.

「騎車要好好看前面啦.」

「還不是姊叫我騎快才會那樣.」

「若是由我來騎,我的速度可是沒有極限啊.」

聽到旁邊響起一陣剝開草叢的聲音,豐條姊弟都嚇了一跳.一個全身上下沾滿黑色汙泥的男子出現在兩人眼前,更令人吃驚的是,他還打算把自行車給拖上來.

「來吧,真由香小姐.請坐上這沾滿汙泥的坐墊吧.我會安全護送你到學校的.」

真由香發出了驚叫.

「宗人!」

「哇啊啊啊!」

弟弟趕緊慌張地踩動踏板.

3

站在學生會室前,豐條宗人感到很緊張.

他覺得自己的心髒好像在胸部和腹部里同時鼓動一樣,腸胃上移造成身體有種被向上擠壓的虛浮感也令他十分難受,他實在沒辦法保持冷靜.

老實說,在上學途中巧遇清條院靜姬的時候,宗人有些吃驚.

相遇這件事,用比較艱深的辭彙來講就是邂逅.

宗人第一次和她相遇,是在送便當給姊姊的時候.宗人一進姊姊的教室,第一眼就注意到她了.

柔軟直順的黑色長發,如同呈現她優良的品格和家世一般.

溫柔而知性的眼神.

和姊姊不同,沒有任性剽悍的感覺.

不只如此,她身上水手服的緊繃感,還有乳房豐滿的程度,比姊姊有過之而無不及.

宗人立刻就愛上她了.

後來宗人得知對方是超級名門的大家閨秀便徹底絕望了,彼此完全沒有任何交集.這種情況別說是美女與野獸了,純粹就是美女與凡人的寫照.

宗人平常沒什麼機會能到姊姊的教室,就算偶爾在校舍里看到對方正要放學回家,他也沒辦法上前攀談.

再說了,對自己單方面傾慕的對象究竟該說些什麼才好?

——嗨?

嗨個頭啊.

——你是哪位.找我有事嗎?

想必只會招來反感吧.

——我,我是你同班同學豐條真由香的弟弟——.

——那又怎樣?

這些話不管怎麼想都只會招來反感.即使大家都是同一間學校的學生,陌生的對象也是不得不提防的敵人.就讀同一間學校不代表彼此就會因此擁有親密感.

想不到,這樣高不可攀的靜姬竟然主動和自己交談.

《我有重要的事情相談》

若說到女孩子的要緊事,大概只有那件事了吧.

宗人雖然覺得不可能,但心里還是對告白抱有些許的幻想.他幻想著對方也喜歡自己,一直為愛心焦如焚…….

不.

絕對不可能.

她絕不可能會愛上像自己這麼平庸的人.

那種人喜歡的對象一定是更了不起的人,平庸的凡人只能從遠處欣賞那美貌,知性,以及那對豪乳.

宗人搖搖頭歎了一口氣.

雙手用力拍打自己的臉頰.

振作一點,豐條宗人.別自作多情了.

反正她大概是想問自己有沒有意願加入學生會,或是談姊姊的事情,諸如此類的吧.別抱有期待.只要沒有期待,這個弱肉強食的無聊世界其實也沒那麼糟.

「抱歉打擾了∼」

宗人第一次進到學生會室.

他本以為里面的擺設應該更加單調乏味,沒想到這間房間還挺典雅的,有點像招待所的味道.並排成方型的會議桌末端立著一張『學生會長』的名牌.那里應該就是她平時的座位吧.

「請問……」

「可以麻煩你把門關上嗎?」

室內還有一扇敞開的門,聲音是從里面傳來的.看樣子她在學生會的准備室里.

「我想請你幫個忙.」

「呃,幫忙是指……?」

「與其說是幫忙,其實比較像人道救援之類的事情……」

「這樣啊.」

「請你過來一下.」

「啊,是.」

關上學生會室的門,宗人趕緊走向准備室.

准備室里的電燈沒有打開,室內有好幾個並排的鐵制書架,上面整齊排放著曆代學生會的資料.

「請問……」

「請把門關上.」

「是.」

宗人按照對方的要求把門關上.

排放書架的房間,成了宗人和靜姬兩人獨處的密室.

光是被靜姬叫來就已經讓宗人心頭小鹿亂撞了,待在密室里更讓他的心七上八下.

(難道,真的是告白……!?)

(該,該怎麼辦啊……!!)

按照慣例,宗人很想吞一口口水.

靜姬到底想對自己說什麼呢.

該不會真的是那個吧?

其實我對你——

「拜托你這種事情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靜姬害羞地低著頭.

「可以請你閉上雙眼嗎?」

「咦?」

「在我說可以張開以前,請你千萬別張開雙眼.拜托了.」

這下宗人真的吞了一口口水.

(也許她不是要跟我告白……)

如果是要告白,她不會叫我閉起眼睛.

需要閉起眼睛才能做的事,在宗人的認知里只有一樣.

——KISS.

不會吧.

都還沒告白,一下子就要接吻了!?

怎,怎麼辦啊?

我的牙齒有沒有刷乾淨?

突然就要接吻,我還沒有心理准備……!!

而且還是單戀的靜姬學姊突然主動……我的心髒快爆了……!!

「可以請你……閉起眼睛嗎?」

「啊,是.」

宗人閉上雙眼.

終于要迎接這一刻了.

接吻.

學姊的香吻要來了.

靜姬學姊的嘴唇不曉得是什麼感覺?是柔軟無骨的觸感嗎?常聽人說接吻的滋味就像檸檬一樣,真的是檸檬的味道嗎?

怎麼辦?

我的心髒快不行了.

快點…….

快點讓我感受學姊的嘴唇吧……!

就住宗人祈禱的瞬間,靜姬執起了他的手.

(終于,來了……咦,咦!?)

(手?)

宗人的手被往上抬,接著——他碰到了一樣意想不到的東西.

他的手正觸摸著從未品嘗過的柔軟觸感.那未知的團塊一碰到自己的手掌,立刻在掌中受力變形,但彈力卻是有增無減,那觸感漸漸吸附在掌心里,又帶有一種溫柔的反作用力.

(咦!?)

(咦!?咦咦咦咦!?)

(這,這是什麼……!?)

滑溜溜.

軟綿綿.

那充滿舒適彈力的團塊繼續壓向掌心.

那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掌心彷佛要溶化一般.

獨特的堅挺手感和嬌嫩的彈力,柔軟地愛撫著宗人的手掌.

令人心醉神迷的彈力.

類似橡膠類的觸厭,反作用力又不像彈簧那樣強烈.

溫順,柔軟,無與倫比的豐潤感和舒適感停留在指尖,然後慢慢擴散至整個手掌.溫柔的快感彈力滑順又熱情地纏繞著手指,手指的知覺漸漸麻癉.

完全超乎想像的柔軟度.

柔軟,卻又不失緊致和彈性.

宗人從未品嘗過一樣東西可以同時兼具這種柔軟度和彈力.只是,這樣東西他並非完全沒有頭緒.從自己手掌的高度來推測的話…….

(這,這該不會是,乳……)

就在宗人忍不住張開雙眼的瞬間.

「呀啊!」

靜姬害羞地遮住臉孔,飛奔出學生會的准備室,只留下宗人一人.

宗人望著靜姬的背影,靜默不語.

(那,那個是……)

(該不會……)

宗人看著自己的手掌.

如果那不是我的錯覺,那應該是女性身體最有魅力的器官,也是男孩子最先感受到女孩子和自己不一樣的身體部位——乳房才對.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序章 魔厄    下篇:第一卷 第二章 在游泳池一口氣跑到一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