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二章   
  
下部 第二十二章

我心中一怔,是呀,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內心深處會有如此反應,會如此珍愛那位從未謀過面的母親送的禮物.默默想了會,才驚覺自己已不自覺的在內心里把她當成了母親,才會如此這般珍視它.

見我默默無語,傅雅有些緊張,許是不知自己說錯了什麼.我收回心神,輕輕籲出口氣,覺得心中輕松了些,淡淡的笑著對她道:"這是我額娘送給我的."傅雅一怔,呆呆站在那里,表情恍若闖了彌天大禍.

我輕輕搖頭,笑著安慰她:"只要它在我身邊,不管它完好于否,額娘都會很高興,我也會很安心."聽了這些,她的面色才稍微輕松了些,這才舉步向前走去.

嵐冬轉身隨著傅雅走了兩步,又回身,瞅了眼我手中的鐲子,道:"娘娘,奴婢曾學過修補玉器,娘娘放心的話,奴婢拿走修補一下."

心中略為遲疑一下,但轉念一想,只不過是一個摔碎的玉鐲子,況且三個人六只眼睛都看到了.即使她有什麼想法,相信也沒什麼用,又或是本來就是自己想多了.

于是,笑著遞給她,她仔細地包好,又朝我矮身行了個禮,欲起身離去.我心中一動,與其這麼費神猜測,還不如言語相詢,說不定還能問出什麼蛛絲馬跡.如果確實沒有什麼,自己也不用再提心吊膽,整日里擔心著有什麼事發生.但同時心中又沒有底,她如此冷靜的人,真能如自己所願,說出些什麼嗎.

一會工夫,她已轉過身,向前走了幾步.我看看手上纏著的帕子,開口叫住了她.她微怔一下,轉過身立在原地,我笑著說:"一起走走如何?"她一呆,似是沒有想到我會如此,但很快,她目光平靜的回道:"奴婢遵命."

兩人往咸若館方向默行了會,我停下,凝目看著她問:"你進宮前為何總在廉親王府前駐足相望,可是與府中有相識之人."她身形一頓,停步,盯著我道:"奴婢和王府沒有絲毫聯系."我直視著她的眼睛,但她眸中淡淡的,沒有一絲情緒隱在里面.

我無聲笑笑,心中暗暗諷刺自己,太長時間沒有過膽顫心驚,小心翼翼的日子,自己竟變得越來越簡單了.

輕輕搖頭,提步向前緩行,她默默跟著身後的側面.走到館前的花壇邊,她停步問:"娘娘,去云吉樓如何?"我微怔,轉身看著她,她抿嘴角笑笑道:"娘娘的身子骨不比奴婢,奴婢畢竟學了幾年皮毛功夫,身上落些雪也不打緊,況且您剛才劃傷了手,萬一淋濕,娘娘就要受罪了."

我著她的笑容,心中有些恍惚,她笑時眸中的神采猶若一人,凝神細想一會,猛地想起了像誰.又是一陣恍神,定定的瞅著她,她有些訝異,斂了笑容,默看著我不作聲.

見她如此,我收回飄渺的思緒,點點頭,轉身向西走去.走了會,藏在心底里的那抹笑容,不斷得在腦中閃著,恍若昨日的事一樣.心中感傷,遂轉身向她看去,期望能從她臉面尋出那熟悉的笑,卻見她微鎖眉頭,微微垂著頭,似是滿面神傷.

我不禁一愣,遂立在了原地,她猛然發現我停步,一驚,停步,面上的表情也僵在了臉上.

我默默盯著她一會,她掩飾地一笑,道:"娘娘可是有事,如果有事,奴婢躬送娘娘."自己本來也說不出猛然轉身的理由,另外,依剛才她的回話來看,恐怕從她口中也問不出什麼.我笑著點點頭,她瞅我一眼,默了一瞬,才躬身向我施一福.

撣去袖子上的雪,把左手隱于袖中,以防雪落下來浸濕了帕子,並中心中暗暗祈禱,祈禱自己的手千萬不要發炎了才好.

剛出攬勝門,身後傳來那拉氏的聲音,原來她聽了傅雅說我的手劃傷,不放心,准備去西暖閣看看,誰知剛剛走到門,便碰見了.

我瞥了眼嵐冬,看她並無提及剛才我們談話的意思,我心中所猜測的當然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于是,兩人默默相視一眼,最後有默契的誰也沒有說為什麼現在才出園子.

雖說我極力推脫,說手無大礙,但那拉氏依然堅持送我回西暖閣.待一行人進養心殿,又召了太醫到西暖閣,終于還是驚動了正在議事的胤,隨著他回來的,有十三和弘曆兩人.

胤,那拉氏,十三坐于我的左側,弘曆,傅雅站在我身後,被這麼多人盯著的太醫,額頭涔著汗,拿著蘸著酒的棉花團遲遲不敢下手擦拭.

這是我提議的消毒方法,可太醫卻認為,這種方法疼得徹骨,不建議用.但此時哪有消炎的藥片,如果真的發炎,用湯藥慢慢調整,那難受痛苦的就不只是一,兩天了.

在心中暗歎口氣,道:"還是我自己來吧,如果我受不了,自己也感覺的到."太醫遲疑地看看胤.

胤自入西暖閣,眉頭一直蹙著.此時,聽了太醫的話,面色一黯,我心知他定要開口訓斥太醫,我急忙看著他.他默盯著我,我輕輕點點頭.他起身走過來,接過太醫手中的棉團,太醫忙一怔,隨即躬身退到一側.

他輕柔地握住我的手,掠我一眼,淡淡地道:"忍著點."我點點頭,咬著牙,閉著眼.

一陣錐心的痛自手心一下子傳向了全身,我悶哼一聲,強忍著眼淚,睜開眼,對上了他擔憂的雙眸.我心中一暖,忍著痛,對他微微一笑.他面色一緊,低喝道:"太醫."一旁等著的太醫,急忙用藥覆著傷口,麻利的纏好.

待太醫退下,笑泠為眾人倒了茶水.我才覺得手上灼灼的疼痛緩了幾分,臉上也自輕松了下來.

胤喝了口茶,問:"怎麼會劃傷了手?"我微笑著道:"路上滑倒了,不小心傷了手."背後的傅雅忽然道:"是雅兒先摔到了,額娘拉雅兒的時候,也滑倒了,不小心打碎了鐲子,額娘撿得時候紮到了手."

胤雙眉一蹙,淡淡瞥我一眼問:"鐲子呢?"我看了眼那拉氏身後站著的嵐冬,未及接口,嵐冬已走過來,掏出帕子,放在我身側的桌上,轉過身子,面向胤回道:"奴婢看娘娘十分珍愛這鐲子,正好奴婢懂得修補玉器,這才自告奮勇接了過來."

胤看到鐲子,微怔一下,瞅我一陣,側頭吩咐高無庸:"拿給玉匠孫天佑."孫天佑是宮中雕琢玉器的好手,胤送我的耳墜子就出自他的手.高無庸應一聲,躬身過來,包好鐲子,疾步離去.嵐冬默默回身,走回那拉氏身後.

眾人見他沉默不語,一下子靜了下來.我心神一恍,偷眼打量他一眼,他面色平靜,喜怒難辯.在心中暗暗歎口氣,早知會發生這事,我就不該下雪時帶出去的.但自己也沒有料到自己會去哪里,也沒想到那拉氏她們也去了那,更不知自己會摔倒,還造成這麼大的動靜.

但更要命的是,胤根本不知道這鐲子的來曆,換言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壽皇殿.愁腸百結,心中更是暗暗後悔,自己不該瞞他.

宮中落雪,都是即下即掃.慈甯花園本是太皇太後,皇太後及太妃嬪們游憩,禮佛之處,內部裝修精巧,院落中以水池,山石及品種繁多的花木烘托出濃厚的園林氣氛,這園子雖是晨昏四季,各有不同情趣.但自仁壽皇太後烏雅氏去世,慈甯宮空置,這園子也就少有人踏入,想是太監蘇拉們也懶得打掃,才會有積雪出現.

他端起茶碗,喝一口,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道:"朕有些累了,你們退了吧."那拉氏起身淺笑著福了一福,緩步向房門走去,而我仍在思慮,該如何解釋為何自己會如此緊張這個鐲子,呆坐在,愣愣看著弘曆,十三,傅雅三人隨著那拉氏離去.

我想了想,叫住正要跨出門口的十三,十三轉過身,看了眼胤的神色,想笑又抑住,掩飾地撫撫下巴,問:"嫂嫂叫住臣弟有何事?"我默默歎氣,睨他一眼,問:"綠蕪怎樣了?"

此時胤正在氣頭上,雖說,我手有傷,他不會氣惱我,可真讓我親口說出自己撒謊,仍是有些擔心他的反應.他曾說過'即使丑陋,也要真實’,說起來,自己的確沒有做的,所以,此刻能拖一時是一時,待過幾天,自己老老實實招了也就是了.

但十三的神色,顯然知道胤心中不快,雖說不知原因,但任誰都知,此時待在這時不是什麼好事,明智之人還是速速離開的好.

聽到問綠蕪,他臉猛地一沉,隨即又笑看著我道:"綠蕪已好得差不多了,臣弟還要找張廷玉說些事,先走了."說完,轉身快步離去.

我無奈之極,但亦沒有辦法,早知這樣,還不如待在房中的好,提什麼議,'出去走走’.

默坐一會,朝他看去.他默盯著我,我訕訕地陪著笑起身走到他跟前,他抬眼掠我一眼,聲音平平地問:"鐲子哪來的?"

上次自壽皇殿回來,他見我整日里帶這鐲子,曾笑問鐲子是誰人所送,我也玩笑似的說是別人送的.當時,他搖頭輕笑,不相信有誰人送這種東西給我.我也一笑帶過,顧左右而言他.

我默想了會,覺得還是實話實說的好.于是,又往前擠了擠,腳尖抵著他的腳尖,囁囁地道:"那是我額娘留給我的."他抿著薄唇,盯著我的眼睛.我心中有些慌,甚至說是有些忐忑不安,站了許久,他依然沒有出聲.

我靜了靜心神,一咬牙,脫口說道:"上次出宮我去了壽皇殿,十四隱隱覺得我就是若曦,因此才把先前八王爺送過去的鐲子給了我,我沒有給你明說,那是不想你不開心."

他嘴角逸出一絲笑,輕搖搖頭,推開我,起身走到榻邊,坐下來隨手拿起幾案上的書看起來.我站著看著他,他恍若當我不存在.

我心中酸苦,走過去站在他跟前,依然緊貼著他,立在那里不吭聲.他輕歎一聲,抬起頭,輕聲問:"在你心里我很可怕."我一怔,搖搖頭,有些不解:"你是我夫君,我為何要怕你."他面色舒展了些,但口中依然淡淡地道:"我們是夫妻,以後有什麼事,不要瞞著我."

心中一松,湊過去擠坐在他身邊,依在他肩上,深深透出一口氣,看樣子是沒事了.他忽地又道:"你曾說過,在外面你只是曉文,若曦的事與你再無關系."我努努嘴,不再吭聲.

上篇:下部 第二十一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