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二十一章   
  
下部 第二十一章

承歡還未入宮,便傳來了交暉園失火的事,急急去尋十三,發現十三已兩日沒來上朝.聽胤說,原來是綠蕪親自為佐特爾,承歡兩人做飯時,小廚房著了火,火勢起得猛,雖說綠蕪被及時救了出來,可腰間卻燒得皮肉模糊,燒火的丫頭也當場死亡.

心中暗暗吃驚,同時又迷茫不已,這到處都是濕淋淋的,火怎麼就燒得一發不可收拾了.難道自己擔心的事終于出現了,佐特爾身份尊貴,而綠蕪與承歡的關系,十三的福晉們又心知肚明.

胤看了我的神色,口中淡淡的安慰我,說是十三已經派人捎口信了,已查明原因,是燒火的丫頭不小心引起的.話雖這樣說,胤也是面帶疑色,他許是也想到了我心中所想的.但如果真這樣,這種府中爭風吃醋的事,相信十三也不好往外說.

胤派去了幾名太醫,我也吩咐巧慧隨著去了,但菊香確實不是細心的人,正要苦惱之際,腦中驀地想起一人,遂譴了菊香找高無庸要人.

坐在椅上,拿著本書,過了半晌,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不知道綠蕪這幾日是不是好了一些,十三進宮上朝,也是腳步匆匆,有時更是帶了胤閱過的折子,回園子辦理.

輕輕'唉’一聲,不知道自己做得對還是錯,只希望不要因自己的提議而害了綠蕪.

"娘娘,四福晉求見."心中正在懊惱,房外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我心中微怔,正哄著弘瀚的笑伶已快步走向房門,掀開棉簾,傅雅恬靜的淺笑著走了進來,後面隨著抱著小格格的宮女.

我起身,笑著道:"這麼冷的天,也不怕凍著了孩子."傅雅伸手接過宮女手中的孩子,走過來,笑著道:"額娘,這孩子又長大不少吧."我摸摸孩子的小臉,笑著道:"小孩子一天一個樣,確實長大不少."

我接過孩子,走到榻邊,她也跟了過來,待兩人坐下,笑伶走過來,笑著道:"娘娘,奴婢抱過去,讓小阿哥看看,也不打擾主子們談話."

我點點頭,遞過去,她往下攏攏孩子的裹褥,邊走邊道:"小格格長得可真好,隨了額娘的白,又隨了阿瑪的大眼睛."傅雅微微一怔,看了眼笑伶,扭過頭噙著笑道:"額娘這里的連宮女都如此乖巧."

我瞟了眼笑伶的背影,抿嘴輕笑著道:"你若喜歡,讓她隨著你回去也就是了."她慌忙搖頭,急急的說:"雅兒怎麼給額娘爭人,她這麼靈巧,又是阿瑪身邊奉茶之人."

見她眼神慌亂,我心中不忍,忙笑著道:"給你說笑呢?"腦中想想傅雅入宮之前的女扮男裝模樣,單純可人,可如今臉上雖掛著笑,眉眼間卻蘊著淺愁,十幾歲的女子,放在現代,那該是無憂無慮的孩提時代,可如今,卻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但又想想,這里哪一個女子不是這般活著,遂在心中苦笑一番,不再打趣她.

她坐了會,忽然輕輕嗅了嗅,看看熏爐,不解地問:"額娘,你這香料,氣味如蘭似麝,清香怡人,是什麼?"我輕輕吸了口氣,道:"這是在秋天在園子里差人采得花,曬干後,自己做的.你若喜歡,走時拿一些回去."

她忙笑著點頭,左右打量一眼,說:"額娘,你房中的掛件又換了."我笑著點頭,道:"我們這些人,如果不自己找些事做,那日子只剩下吃吃睡睡了,又有什麼意思,親手做些東西,裝飾一下自己住的地方,那也是一件樂事."

她聽得一愣,呆呆看我一會,眸中閃了一絲落寞之色,嘴角含著絲笑說:"額娘是有福之人."我想起她和弘曆之間,心中突地酸澀不已,覺得胸悶得難受.

兩人默了一會,我握住她的手,站起來,微笑著道:"我們出去走走."傅雅看看我,點了點頭.

天不知何時飄起雪花,地上已薄薄了覆了一層,腳踩過去,雪便化了,兩人背後拖著幾行腳印.

兩人一路向前,走了會,傅雅停下腳步,笑著問:"我們進去賞賞梅如何?"我抬頭一看,'攬勝門’三字映入眼簾,原來到了慈甯花園.

空氣中隱隱含著淡淡的梅花的馨香,我點點頭,兩步緩步進園,走進咸若館,站于廊下.現在慈甯花園是乾隆年間擴建的,因此眼前園子的規模並不是很大.

廊下幾株梅樹開得正旺,兩人默看了會,身邊的她忽然道:"額娘,你真的很有福,阿瑪這麼疼愛你."她沒有說寵愛,而說了疼愛.

我瞅了眼她,心中雖然一暖,但看看她的神色,心中頓時酸楚難奈,瞅了眼她,別過頭,望著枝椏上那一抹抹的紅,默默的不開口.

兩人靜默一陣,她忽然柔聲叫:"額娘."我回頭,她眼神有些許閃爍,面色微紅,我有些愣,不知她為何這樣,不過,她這般模樣,看樣子應是有些話無法出唇相問.

我淺淺一笑,說:"問吧."她又默了會兒,才輕聲道:"額娘,為何你和皇阿瑪這般恩愛,據聞,你也是入宮不久,便跟了皇阿瑪的."她滿面羞澀,看看我,又馬上垂下了頭.

十年之中的點點滴滴在腦中快速閃過,默默靜想一會,我道:"給你講一個故事."她一怔,抬頭看著我,我苦笑著道:"一對男女相愛了,兩個人的愛情開始在冬天,兩人過得很拮據,約會時也只是一遍一遍的在路上走,那時,他總是把她的手籠在袖中,在袖中兩人的手十指相纏,那時,兩人一直以為幸福可以一直到永遠."

她默默盯著我,我淺淺一笑,續道:"但是世事又豈會如人願,很快,他喜歡上了另外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並不費力的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東西.你應該能猜得到結局是什麼."

她點點頭,滿面感傷,我輕歎口氣,繼續道:"分手之後,過了很久,他漸漸感到疲倦,覺得和身邊的女子沒有什麼話說.他開始懷念她的溫暖平和,而這個時候的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過了許久,才知道女子已不在人世了.因此,以後的每個冬季里,只要有北風凜冽吹過,他手心里的暖都會褪去,直到全身冰涼."

她依然默默瞅著我,半晌沒有作聲,又過了會,她才恬淡的笑笑,輕輕一歎道:"失去過才知道珍惜."

一陣風吹來,風裹著幾片梅花落在兩人身上,我輕撣去她袖上的花瓣.她確是聰穎可人的女子,可是弘曆為何發現不了她的好呢.我心中又憫又悶,但卻又無話可說.

她扯扯我的袖子,疑道:"你和皇阿瑪曾分開過嗎?"我瞅她一眼,握住她的手,點點頭,我

這麼一說,她更是不解,我笑笑,道:"往前走走如何?"

兩人默行了會,她忽然低低地道:"不奢望他能全心全意的對我,但哪怕是像對哲愉她們一樣,多陪陪我和孩子,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在心中暗暗難受,但仍是扯出一絲笑,柔聲安慰道:"四阿哥會對你好的."她落寞的對我笑笑後,便一直默默的走著.

刮了會風,前面台階的雪已上了凍.

正走著,她身子一個趔趄,便向後摔去.我急忙轉身,拉住她的胳膊,地上很滑,結果沒有拉著她,我也隨著摔倒在地.

伴隨著'啪’一聲脆響,我手上的鐲子摔成了三截.我未及起來,便探起上身,一手支地,一手欲拾起離身邊最近的一截.剛剛拿起,地上的手一滑,身子一閃,整個人趴在了地上,手心更是一陣鑽心的疼.

傅雅已起身過來,看看我手下的雪已紅了一片,她面色一緊,急忙蹲下扶我起身.

我扶著她,慢慢站起來,覺得左手手心火辣辣的疼.傅雅抓起我受傷的手,面色有些蒼白.

我忍痛朝她笑笑,才發現自己的手自手心到大拇指被斷鐲子斜斜劃了一道,傷口由深至淺,一直向外流血.傅雅已是兩眼蘊淚,手微微發顫,抽下自己身上的帕子,准備為我包紮傷口.

"娘娘,還是奴婢來吧."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嵐冬站在前面.

我微怔一下,坤甯宮距這個園子不近,景色也比不上坤甯宮對面的禦花園,況且她也不應該獨個出現在這里.

見我沒有應聲,她抬頭看我一眼,道:"皇後娘娘正在前方的臨溪亭賞雪,剛才聽到有人發出驚呼聲,娘娘差奴婢過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點點頭,她道:"娘娘,要忍住點疼."她握住我的手,低頭看著,眉頭輕輕蹙起,她把我的手又抬高了一些,凝神細看一會,緊接著伸手自發間拔出簪子,輕巧的一擰,自里面取了一根銀針,輕輕地自手心傷口處拔出一細小的碎玉粒.

血仍是不停的流,傅雅的淚還是落了下來,嵐冬面色平靜,慢慢的自自個身上抽出帕子為我包傷口.

我默默的看她動作嫻熟的包紮,心中有絲怪異的感覺,自己從內心一直懷疑,排斥她,但自己又實在找不出理由.

已感覺不到手痛,只是在心中默默思索,她究竟是誰,為何她會出現在廉親王府門口;她果真只是想在入宮之前過一段自己想過的生活嗎;福惠的死真的和她沒有關系嗎.有時,心中竟暗暗猜測,她和我,或是我們有著什麼莫名的關系.

我默盯著,過了會,她依然面色平靜的立在我跟前,態度依然不卑不亢.我看向傅雅,嘴角噙笑,道:"不要擔心,這不是包好了,你額娘在前面的亭子里,你去陪她坐一會."傅雅看看我的手,猶豫了下道:"我還是先陪額娘回去吧,雅兒改日再陪娘娘賞雪."

她點點頭,彎腰拾起斷鐲子放在帕子里,放在我手上,叫:"額娘."看她有些欲言又止,我笑問她:"想說什麼?"她看看我,輕聲道:"這鐲子對額娘一定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吧,要不,額娘也不會這麼緊張,把手都紮了."

上篇:下部 第二十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二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