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下部 第十八章   
  
下部 第十八章

小順子走後,我茫茫然的想了半晌,也沒想出一個所以然.

又默默坐了會,心里依舊亂糟糟的.于是,起身走到桌前,鋪開紙張,慢慢的開始研磨.

執起筆,不由自主的隨手寫著'呂留良’,'呂四娘’,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自曾靜案一出,'呂四娘’這三個字就如刺在了我的心頭,時不時的就令我驚恐萬分.

寫了許久,背後一陣風吹來.我心中一喜,轉過身子,見十三臉上掛著笑已走了過來,他瞅了眼桌上的字,微怔了一下,隨即正容道:"我已經調查過了呂府中人,沒有你說的這個人."

我松了口氣,但心中還有一些不放心,追問道:"是所有的人,包括不在呂府居住,但仍是呂府的人."十三倒了杯茶,抿了一口,蹙著眉頭盯著我道:"確實沒有你說的這個人,她到底是誰,你怎麼認識的她."

我笑笑不吭聲,十三默看我一陣後搖搖頭,也不說話,喝起茶來.半晌後,他睨了眼我道:"呂留良的七個兒子,沒有女兒,七個兒子之中,除了大兒子一家先後死了,其余六個兒子都在,所生子女也都在,沒有你所說的呂四娘."

我點點頭,對他笑笑,十三仍然喝著茶水,好像很渴的樣子.我笑問他:"說話說多了吧?"他點點頭,又灌下一口,才歎道:"我大清雖非漢人,但自入關,民眾的日子過得比崇禎年間可是好多了,我們滿人怎麼就不是正統了."

我聽得一怔,十三這些年已穩重了許多,很少能聽到他這麼發牢騷,想是這陣子為此事確實有些心力憔悴.

我沉吟一會,淺笑著道:"老百姓只要過上好日子,才不會管滿人或是漢人誰做皇上,有這種想法的人,也只是一部分前明的一些士大夫,這些人都以氣節相標榜,私撰一些懷念前明的詩文集,並在這些人手中流傳,也成不了什麼事."

十三兩手按按鬢角,後抬頭輕笑道:"忙暈了,居然在你面前發了牢騷."我笑笑,在心中猶豫許久,還是開口問:"事隔幾年,為什麼又說起了查嗣庭,汪景祺兩人?"十三眉梢一揚,扭過頭盯著我問:"你也聽說了."我點點頭,看著他不吭聲.

他輕輕一歎,端起茶壺為我倒一杯茶,我搖搖頭,示意自己不想喝,他放下茶壺,靠在椅背上道:"當年查嗣庭是隆科多舉薦,而汪景祺是年羹堯的幕客,這兩人又都是浙江人,設立了浙江整俗使後,許多士子們都說是皇兄是為了打擊隆,年兩人而遷怒于浙江一省人.本來這事已經過去了,可自設湖南整俗使,這股流言又傳了起來,另外,曾靜的誹謗之詞是什麼,你心中也是有數的,其實曾靜的本意並不是'夷夏之防’,他真正的用意是對皇兄的嗣位,對待諸王態度,嚴懲年隆朋黨表示不滿."

我心中震動,原來自己所知道的僅僅是一點皮毛,自己並沒有看到問題的實質.在心中苦笑一番,難怪胤這些日子面色總是在不經意之間隱隱透著恨意,曾靜指的每一樣都是他的痛處.

怔怔的出了會神,抬起頭,卻見十三眉宇微蹙看著我,見我回神,他微笑著道:"這事以後不要再問了,好好的養身子,趕快為弘瀚添個弟郎才是正事."我臉一熱,笑罵道:"你只要操著綠蕪的心就好了,莫要管人家的閑事."

十三笑著瞟我一眼,笑容甫落,臉上即現出一絲無奈神色,苦笑著道:"自承歡回府,雖說也時常去陪綠蕪,可這丫頭不知為何,好像一下子長成大人了一樣,在綠蕪面前禮節十足,儼如別家的小姐進了我家的府門一樣."

我心中難受,低頭默了一會,抬頭看了眼十三道:"過幾日讓承歡來一趟."十三歎道:"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承歡最聽你的話,由你來給她說,她也許會理解綠蕪的良苦用心的."

我點點頭,心里突地想起一事,在心里細細琢磨一番,方盯著他開口問道:"國庫的銀錢可否充盈?"他一怔,凝神望著我,半晌沒有出聲,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幾晃,笑著道:"我臉上長花了."

十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嘴角逸出一絲笑,笑著問我:"問這做什麼?"我笑著撇撇嘴:"我不會用國庫的銀錢,你不用這副表情,我是想送你幾十萬兩銀子,看你有沒有地方放."

聞言,他一頓,杯子里的水灑了少許出來,落于他的袍角,我笑著遞給他帕子,他放下杯子,未接帕子,瞪著我正容道:"以前八哥府中的人找了你."

我在內心訝異不已,但轉念一想,十三知曉,我這麼些年並沒有什麼積蓄,況且又是幾十萬兩,他想到八爺的鋪面,那是常理中的事.

我收回帕子,掛于衣襟上,看著十三點了點頭,十三收回目光,默默思索了一會,蹙著眉頭道:"倘若皇兄知道這些鋪面八哥交給了你,這些錢他是不會收的."我苦笑幾聲,道:"我知道他不收的,可是我一個居于深宮的人拿著這麼些銀子又有什麼用,他若不收,我吩咐他們撒在京城的大路便是,如此總會解一些人的燃眉之急的."

十三呆了一下,隨即笑著道:"皇兄即使怪罪,我也接了便是."笑過之後,他歎道:"偌大的國家,需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皇阿瑪在位時,四十八年時戶部存銀五千余萬兩,到了六十一年,就只剩下八百余萬兩,官吏貪汙日益成風.按舊制,新君登基恩詔天下時,應該豁免官員虧空,可皇兄繼位,國庫幾乎沒有存銀,沒有辦法,皇兄剛剛繼位便向戶部下達了清查錢糧的詔令."

他苦笑了下,又續道:"挪用輕罰,侵吞重懲,這是皇兄當時下得口諭,但是吞下的銀子,他們又怎會輕易吐出呢?'不取之于民,將從何出?’皇兄惟恐這些人填補虧空時苛派民間,責令其不許複留原任.為此,皇兄可是得了不少的罵名."

十三面帶微怒,雙眼直直盯著前方,久久不發一聲.我也默默出著神,自古稱孤道寡之人為了身後之名,治下寬松,造成吏治腐敗,民不聊生的何其多.而胤因此得惡名,甚至直三百年後,人們仍認為他是'暴君’確實是有些冤.

兩人默默出了會神,十三忽然道:"曾靜這類妄議之人,殺了也不可惜,本是讀書人,卻不做學問,誘導不知道內情的百姓,指誣天子."我木然望著他,腦中空空的,怔了一會兒,我輕聲道:"我們滿人以異族入主中原,按漢族文化的傳統觀念此即所謂的'異族稱王’,不算正統,為此,少些士大夫對這有著敵視情緒,也是常理中事.曾靜其人,不知內情,卻妄議朝事,確實罪無可恕,可是……"

我在內心默默想著,十三啊十三,怕是你皇兄不會殺他,他會留著曾靜,為自己正名.我在內心苦笑一番,不再開口.

十三目注著我若有所思的看了會,笑著道:"若曦,你變了很多,以前我們之間從不談論這些,而現在,跟你說話,竟像跟朝堂上的老臣子一樣."我隱去心中那絲酸澀,淡淡地笑著瞪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說我越來越不像女人了."

十三一愣,即而哈哈大笑起來.我臉上掛著絲笑,心中卻默默想著,以前總想著熬到年齡就能出宮了,在宮中小心翼翼,言行謹慎,惟恐一個不留神而惹禍上身,又怎會敢對他人說真話.而現在,早已決定把心已留在這里,人也就不自覺得想著身邊的事,另外,現在的我,心境平和許多,也懂得了珍惜身邊的人,自然會想著,也會擔心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因此,十三說我變了許多,這確是實情,其實自己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變化.

失神的想了會兒,忽聞十三道:"臣弟見過皇兄."我微怔一下,抬眼卻見胤和高無庸兩人一前一後站在門口,胤若有所思的望著我,我朝他笑笑,起身拿來一錦凳,他淡淡的從十三臉上掠過,邊走過來邊笑著問:"和李國棟談妥了?"十三起身點了點頭,待胤落坐後隨著坐下.

站在門口躬身而立的高無庸輕聲道:"皇上,午膳是否就在這里用."他端起我的杯子啜了口水,緩聲問十三:"沒什麼大事的話,一起用吧."十三側頭默想了一瞬,微微笑著道:"這會手頭沒有緊要的事."

他看了高無庸一眼,高無庸利落的轉身出去了.三人扯了會早些年的事,一時之間三人竟若回到了從前.直到高無庸領著人端著午膳魚貫而入,三人這才相顧失笑,回到了現實.

高無庸輕聲的指揮著眾人,麻利的擺好後一行人躡著腳,迅速的退下了.他為我夾起一箸菜,笑著對十三道:"這些年想聚在一起吃飯,也成奢求了."十三點點頭,望著兩人發辨之中已摻華發,我心中有些許難受.暗暗歎口氣,低頭自顧吃起來.

我用完膳,默默的打量著眼前的兩人,胤微笑著問:"用這麼一點就好了."我微笑著道:"半天沒有起身,不怎麼餓."十三撫了撫下巴,嘴角蘊著絲笑看我倆一眼,即而仍低頭用膳.

胤喝口湯後,問十三:"今年國庫存銀有多少."我一呆,默盯著了他一眼,十三回望我一眼,道:"現在已逾六千萬余兩."胤雙眉一揚,微笑著道:"終于緩過勁了."我暗松一口氣,十三淡淡地瞟我一眼,正要開口說話,胤卻眉頭一皺,人雖笑著,眸中卻是冷意懾人,道:"西藏的事,也該是時候管管了."

上篇:下部 第十七章    下篇:下部 第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