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二十九章   
  
上部 第二十九章

望著窗欞子外鋪天蓋地紛紛而下的大雪,歎了口氣,終于熬到了滿月,可以下床了.

背後的胤禛輕笑一聲,道:"一個月終就是過去了,大家都都得償所願."心中微怔,即而明白了他的意思,面上一熱,回過身,睨他一眼,嬌聲道:"在兒子面前,還是這麼不正經."聞言,他悶著噪子笑了起來,上前幾步環住我的腰,撫了一把我的臉孔,托著我的下巴,道:"都已經做了額娘,臉皮還是這麼薄."

掠了他一眼,拔開他的手,向後退了一步,道:"弘翰看著呢?"他的手住前一收,我不由自主地貼在了他的胸前,他道:"他只是個嬰兒."我正要開口說話,他已截口續道:"你是不是提醒我,弘翰應該由奶娘帶."心中氣惱,抬起頭瞪了他一眼,欲推開他,他似是早已料到我會如此反應,腰間的手又緊了一些,他低著頭在我耳邊輕聲,道:"晚上身邊沒有你,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一樣."

這陣子他一直在東暖閣休息,而自己一直專注地照顧著弘翰,的確是冷落了他.身子不再僵直,也如他一樣,雙手環住他的腰,抬起臉道:"這些日子你瘦了許多."他輕籲了口氣,道:"國庫空虛,而江甯織造卻欠著國庫幾百萬兩銀子,命他限期歸還,而他不但還不上,還竟然在回京的路上,又在山東長清縣等處勒索費用,騷擾驛站.我撤了他,他竟轉移財物,企圖隱蔽;還有,前幾日,寶泉局匠役聚眾抗議官員克扣糧食,這可是天子腳下,……"

後世之人評價他,說是生性陰鷙,眦睚必報,可真正身在其中,我卻是明白為何他會以整頓吏治為宗旨,清肅綱紀,嚴峻刑律.只有如此,他才能使國富,只有國富才有民安,民安才有太平.

我加重手臂的力量,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道:"聖祖年間的吏治腐敗過于嚴重,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是四,五十年形成的問題,又豈是數年能扭轉過來的."內心略一思量,又續道:"因為有你,我們大清會有最璀璨的時刻."頓了一會兒,他歎道:"不說這些沉重的話題了."

他扯開我的雙臂,握著我的手坐于床邊,待兩人坐定,他緊緊地盯著我,眸中透著熱切的光芒.四目相望,只覺得自己雙頰滾燙,身子竟還不自覺得輕輕顫著.垂下眼臉,靠在了他的懷中.兩人靜靜地依偎了片刻,他捧起我的臉,黝黑的瞳孔湧出絲絲暖意.自己竟如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般,呆呆地望著他越來越近的臉,直到他冰涼的唇覆上我的,才反應了過來.

他的吻由溫柔漸漸變得熾熱,自己則是隨著他的引領,不由自主地地配合著他.'哇’地一聲,弘翰的哭聲驟然入耳,急忙推開他,向床上望去,只見小家伙手足並用,拔弄著棉被,身子扭來扭去.我心中明白了怎麼回事,面上不禁一熱,竟忘了給他換尿布.掀開被子,拿出自己親手做的類似睡袋的小棉被,小心地把弘翰裹在里面,放入胤禛懷中.

弘翰已經滿月,此時的小臉粉妝玉琢,胖嘟嘟的,十分逗人喜愛.可清宮家法"父道體尊",講究抱孫不抱子,胤禛雖是幾個孩子的阿瑪,可真正如今日般,大概還是頭一遭.收拾完畢,坐在床上,望著他們父子倆,看了一會兒,發現胤禛身子僵直,姿勢有些許別扭.

"皇上,坤甯宮差人送來了補品."正欲開口要回孩子,房門外已傳來了高無庸的通傳聲,自弘瀚的滿月家宴以來,每日都會有各種禮品,補品送來,一般都是由小順子直接接收,這次許是因為皇後宮中的,因此才會送到這里.我起身,舉步走到胤禛面前,道:"還是我來抱吧."他小心翼翼地遞過孩子,才道:"進來."

一個宮女踩著細碎的步子疾步進來,站定後,微微地垂著首,輕聲道:"皇後娘娘差奴婢送來了一些干棗,溫水泡發後可以生食,已經問過太醫了,對補血很有效果."正要開口說話,忽地覺得此女子竟十分面熟,凝神細想了片刻,恍然憬悟,她是那名叫呂嵐曦的黑衣女子.

一陣愣神,細細看去,只見她兩彎俏眉,中間微微蹙起,略成八字形向鬢邊舒展淡去,膩脂樣的鼻子微翹,面色依舊極白.胤禛掠了我一眼,對她淡淡地吩咐道:"放下吧."呂嵐曦利落地放下後,盈盈福了一福後,欲轉身回去."呂嵐曦."我理順思路,猛地開口叫了一聲,她身形一滯,隨即仍快步向外行去,我心中不好的預感不減反增,我又叫道:"姑娘,請留步."

她回過身躬聲道:"奴婢瓜爾隹.嵐冬,聽候姑娘差遣."仔細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確信她就是張毓之的師妹,我道:"回你主子一聲,改日我會去坤甯宮謝皇後賞."她依舊微微垂首,應了一聲後,若無其事轉身而出.

這是今冬的第二場雪,下得不如第一場雪那麼疾,也不似第一場雪下得一直是雪粒子夾雜著冷雨,隨下隨化.這場雪開頭便是蝴蝶雪,狀如鵝毛的雪片慢悠悠地在半空中盤旋,像無數只白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飛舞,並不急于落地.

站在門前,望著眼前披著銀妝的宮殿樓閣,回身走到弘瀚的小床旁邊,掖了掖被角,仔細交待了巧慧後,帶著菊香向坤甯宮方向走去.

抬頭望望天空云色變得越發濃重,密集的雪已經不是'片’,它們在空中結成了團,一個個松軟的雪球直接拋落下來.雖然極喜歡這種雪景,可心中卻有些後悔,應該用暖轎代步.但即使現在回去,也已落了滿身的雪,只好加快步伐,匆促地向前行著.

"姑姑,……"回身一瞧,原來是小順子領著四個小蘇拉抬著一頂暖轎疾步走來,待一行人走近,小順子道:"今兒雪太大,奴才怕姑姑身子頂不住,因此特意備轎趕了過來."待菊香掀開轎簾,我正欲入轎,卻見這大冷的天,小順子的腦門子上竟涔著一層細細的汗.瞅了一眼地上薄薄的一層冰,我心中一暖,道:"擦把汗,別著涼了."小順子笑嘻嘻的接口道:"姑姑這樣說就折殺奴才了,如若不是這幾年姑姑對奴才這麼關照,奴才哪會有今天."

小順子本是雍王府的侍從,胤禛繼位才到了宮中,自我有孕開始,高無庸便派了以他為首的幾個小太監保護.自此開始,他儼然成了高無庸座下最得力的人,因而他常說是沾了我的福.這小順子年齡本也就小,在王府時因胤禛家規極嚴,不要說侍從們,就是弘曆他們犯了錯,也是家法侍候,因而剛入宮也是戰戰兢兢,唯恐出錯.可自從在禛曦閣待了些日子,規矩也淡了許多,可這在宮中卻並不是什麼好事,改日抽時間還是要叮囑他一下.

忽然一陣冷風灌入,幾團雪花飄了進來,定睛一看,菊香手掀著轎簾,原來已經到了坤甯宮.出得轎門,踩著雪趨著步子向前緩緩行去,進得正門,仍是一群小蘇拉掃著雪,目光自眾人身上掠過,最後定在殿門側著身子的嵐冬身上.站定,默默地注視著,她身上有一種不同于其他宮女的東西,自己有些說不清是什麼.見我站在那里,小順子怔了一瞬,隨即快步走到門口,聲音較平常略為提高一點,道:"皇後娘娘,曉文姑娘來了."

嵐冬回身下了台階,走到我面前,道:"地滑,我扶著姑娘."她的面色在雪的映襯下顯得越發的白晳,看起來似是沒有一點血色,我望著眼前的她,不由得一陣恍神,明白了她身上那種說不出的東西是什麼了,那是一種深到了骨子里的孤寂,心中更是肯定了她就是呂嵐曦.

我道:"謝謝嵐冬姑娘."聞言,她猛然抬頭,面色更白了一些,身子微微顫了一下.那日相見,她一直沒有抬頭,是以並沒能見到我的面容,但對于知道她真實名字的人,她應該會記住我的聲音.但只在頃刻之間,她恢複了平靜,微微一笑,道:"皇後娘娘已經吩咐過奴婢,如若姑娘來了,不必通傳,直接進去即可."正待開口說話,已看見那拉氏下了台階,向這邊來了."妹妹,這麼大的雪,站在這里做什麼,快進屋吧."皇後那拉氏邊說邊輕輕地拂去了我身上的雪.

乍從雪地里進屋,覺得室內光線有些暗,什麼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直到坐下,閉著雙眼待了一會兒,再次睜開,才覺得清晰了一些.

掃了一眼周圍,發現躬身站著的宮女幾乎都是新面孔,一個個都站得像廟中的泥人,鴉雀無聲的.心中一動,我道:"翠竹今日沒有應值?"那拉氏微怔一下,即而微笑道:"今年春上選了秀女,皇上只留下幾名答應,其他的都充了女官,宮女,因而我這宮里原有的幾乎都被放出宮了."我面上不禁一熱,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屋子里一時靜極了,連桌上的自鳴鍾針走動的'沙沙’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在這難耐的岑寂中,那拉氏一擺手揮退了眾人,並吩咐嵐冬道:"去小廚房拿些紅棗湯來."見眾人都退了出去,她才說道:"姐姐並沒有其他意思,既是今日妹妹來了,姐姐也就一並說了."她無聲地歎息一聲,又道:"皇上本喜禪佛法,不喜女色,但真正讓皇上上心的只有若曦姑娘和你,曾有一陣子,我一直認為你是上天派來代替若曦姑娘的.……皇上曾有口諭,後宮任何人都不能打擾你,這份心意是明擺著的,可能對你來說,只是少了些煩擾,但這對後宮其他人來說,那卻是夢寐以求的殊榮,……宮中曆來三年一次選秀,這是祖制,爺雖不願意,卻也無可奈何.姐姐也希望你能理解皇上,他並不是存心瞞你,只是你當時身懷弘瀚,怕你一時接受不了,……"

她娓娓而道,我默默地聽,她確是個無可挑剔的皇後,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沒有一件是為自己而想,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為胤禛考慮.

兩人又靜默了一會兒,她輕歎一口氣,雙眸緊盯著我,續道:"不管是若曦,還是你,你們對爺來說,都是意義非凡的人,姐姐不希望你們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但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是怎麼也挽回不了的,可同樣的事,無論是爺還是姐姐我,都不會讓它再次發生.姐姐知道你和若曦姑娘一樣,不希望和我們有接觸,可現在爺是皇上,選秀是避免不了的,……"

其實自己一直都在自己安慰自己,認為自己只要看不見就好,這種心理,說的確切一點,本就是掩耳盜鈴般的心態.那拉氏如今之所以明知自己不想知曉,卻一再提醒,那是因為在以後的時間里,仍會有這種事發生,選秀不可能因為某個人而取消,或是改變.

此刻的自己,木然地坐著暖炕上,雖然目有視,但視得只是眼前幾上的炭盆'哧哧’地冒著火星子;耳有聽,聽得只是皇後那拉氏的自說自話.宮中的地龍雖燒得極暖,可我心中卻冷意漸增,不停在撫著手上的戒指,腦中只有一個想法,胤禛心中只有自己一人.過了很久,聞得耳邊一聲輕歎,驀然回神,只見那拉氏默默地盯著我,見我望去,她眸中淡淡的淺愁一閃即逝……

'啪’,一聲茶碗落地的聲音伴隨著一陣斥喝聲自門外傳來,"你這個丫頭,進宮這麼些時日了,還是如此不懂規矩,端著湯碗站在外面做什麼,真是的,……"緊接著響起了嵐曦的回話聲:"路公公,奴婢正准備端進去,不成想公公急匆匆地來了,……"許是坤甯宮的主事太監小路子和和嵐冬撞在了一起.

門口的棉絮簾子'呼’地一聲,緊接著沖進來一個太監,可能是走的較急,在門檻處好似拌了一下,身子一個趔趄,趴在了地上,他扶正帽子,邊起身邊道:"皇後娘娘,那件事……"他說了一半,許是覺得氣氛不對,猛然抬起頭,見我在,瞠目望了望那拉氏,隨即面色一緊,打了一千,道:"奴才見過姑娘."我對他一擺手,道:"公公不必多禮."

見小路子站在那里進退兩難,兩手不停在搓著,面色很是焦急,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向那拉氏稟報,礙于我在在此,不好開口.于是,我站起來,道:"姐姐,前些日子的補品你費心了.弘瀚這孩子也該醒了,妹妹這就走了."她的面容似是略欠血色,看上去顯得有些蒼白,但她的笑容卻依舊淡雅,站起來,道:"也有些天沒見弘瀚了,改日我去看看."

我裹了裹身上的斗篷,徐徐下了台階,擺手招來仍在掃雪的小蘇拉,問清小廚房的位置,舉步行去.

未行幾步,便迎面碰見了端著湯碗的嵐曦,她好似一怔,隨即笑道:"曉文姑娘,不會專門來尋奴婢的吧."凝神望了她一會兒,道:"呂姑娘,好久沒見."她面色平靜,她像早料到我有此一問,微笑著注視著我一會,又狀似無意地掠了眼四周,隱了臉上的笑容,回道:"姑娘好眼力,不過見我兩面,就記下了."

一陣風吹來,頭頂上方樹上的雪紛紛落下,落在我的臉上,涼涼的.我在心中暗暗佩服她,這份鎮定自若不是每個人都有的,但我卻不接話,只是默默地望著她.她拂去臉孔上的雪水,眼神黯了下來,說道:"我阿瑪是朝中的四品大員,而我是他唯一的女孩兒,也是待選的秀女."頓了一下,她又道:"一入宮門,可能就永遠出不去了,因而我求了阿瑪,入宮之前過我想過的生活.但我畢竟是待選項秀女,在外面便化名呂嵐曦."

這個解釋也合情合理,絲毫沒有任何破綻,或許真是我多慮了.我再次輕歎,這種滋味是自己經曆過的,又何嘗不明白她的心情呢.

身後傳來木履子趨步走路的聲音,回過身,看見小順子扶著巧慧匆匆地走來,巧慧邊行邊埋怨著我:"小姐,說了一會兒就回,怎麼這麼長時間,小阿哥醒了,哭得噪子都啞了."我心中一愣,只顧嵐冬身份的這件事,卻忘了已出來了一陣子.

巧慧鬢角已有了些許白發,腰好似也佝僂了少許,這些年以來,她一心照料著我,現在又一心照顧著弘瀚,她已真心把我看作了若曦.我心中湧出縷縷感動,道:"巧慧,你差個人來就行了,雪大地滑,當心摔倒了."

一聲悶響自身後傳來,回身望去,一個湯碗在地面的薄雪上滴溜溜地打著轉,紅棗粥撒了一地,粥旁邊的雪在瞬間溶化.而嵐冬面色潮紅,呆呆地向前望著,我心中愣怔不已,待選秀女在儲秀宮學規矩,禮儀,如若不合格,是沒有資格留在宮中的,而嵐冬入宮已經近一年,她不應在一天之內打翻了兩碗粥,究竟為了何事,她會失態至此.我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前面除了巧慧,小順子以外,沒有旁人.

巧慧走上去,撿起湯碗遞于嵐冬,道:"以後小心一些,宮內不比其他地方."然後,巧慧催促道:"小姐,快回去吧,小阿哥餓了."我應了一聲,仍凝神望著嵐冬,心中的疑慮複又回來,從上次她在胤禛面前從容應對我的回話來看,她不應該是如此冒失的女子.過了一會兒,嵐冬許是覺察到了自己的異常,把湯碗移到托盤的正中,盈盈施了一禮後,迤邐而去.

本想通過與她交談來尋一些珠絲馬跡,可事與願為.出得坤甯宮,舉步向轎子走去,卻見對面一棵三人合抱那麼粗的樹旁站在一個小太監,許是站了很久,全身上下披著一身白,連帽子上都堆著小山般的雪.

見我望去,他往前走了兩步,突地又站在了那里,從懷中摸出一樣東西,放在路上,撒腿就跑.我心中忽然想起了他是誰,正欲開口吩咐小順子,小順子已拍了轎前的兩個小蘇拉一下,三人向前追了去.

撿起地上的荷包,抽出里面的紙條,只見上面寫著"請速救翠竹".荷包仍如那次的相同,繡工相當精細,可是,這次的字與上次的絹秀小字卻有著天壤之別,顯然不是出于一人之手.另外,這次也並沒有用帶有八爺印章的紙張.

我怔在了原地,久久的回不了神,翠竹不是已經出宮了嗎?可這字條上的翠竹又是何人.難道那拉氏撒謊,可為什麼會對我撒謊,雖然我和翠竹曾相處的一陣子,可如果翠竹真的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錯,我也不會開口說什麼,畢竟那拉氏才是她的主子.

打量著手中的荷包,心中忽地打了一個激凌,上次的荷包的內容和弘旺有關,而且用的是帶有八爺印章的紙張.這次之所以沒用,或許是身藏這印章的人出了事……我腦中'轟’地一下,人也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不敢再繼續想下去,覺得從脊背傳來一陣涼意,並以此為中心,向四肢游走.翠竹是八爺的人,自己不能相信,八爺已去世了這麼多年,可……

在心中慘然一笑,不知道一個人為什麼會有如此長遠的打算,為什麼要這麼沒完沒了的算計,為什麼不顧忌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眼前不由得浮現出他那張面如美玉,目如朗星的面容,他不是說過嗎?'勝負已見分曉,不會再做無謂的事’,可今日的一切又是為了什麼.

我盯著手中的紙條,心中的郁積之氣漸增,覺得身子脹得有些有些喘不上氣.

把手中的紙條慢慢地揉成一個小團,緊緊地攥在手心里.移目望向越來越近的四個人身上,小順子走在前排,而那個小太監則是被抬轎的小蘇拉一左一右夾在中間.

擺手讓小順子等到人退了去,見身旁的巧慧一臉猶豫神色,張翕著雙唇,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無奈地搖搖頭,也退了去.我舉步向樹後走去,走了一會兒,站定.出神地凝望著眼前的雪景,如果這愷愷白雪能蕩滌所有人心底深處的陰暗該有多好.良久過後,發現跟來的小太監居然如鋸嘴葫蘆一般,一聲不哼的站在身後.

眼睛被雪晃得有些生疼,回過身,發現那小太監一臉肅容跪在地上,許是腿上溫度較高,膝蓋處已濕了一大片.默立了一會兒,見他仍是那個姿勢,我道:"不開口,怎麼救人."聞言,他連續磕了三個頭,抬起頭時,臉上已被雪沾得白糊糊的,瞬息過後,雪溶化在臉上,順著臉頰淌了下去,一滴一滴的滴在雪地上,打出一個個的小坑.

他用袖子擦了一把,仍是跪在原地,道:"翠竹姐姐說過,如果有一天她出事了,我有什麼為難之事可以找你幫忙."眼瞅著他腿上濕得范圍越來越大,而他卻渾然不覺,我心生不忍,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他應該還不算成年,我道:"起身回話,翠竹究竟出了什麼事?她不是出宮了嗎?"

小太監頓了一下,似是猶豫著應該不應該站起來回話,許是見我面色淡然,根本沒有注意這些虛禮,于是,他邊站起來邊道:"奴才最先也聽說翠竹姐姐放出宮了,可前些日子宮女,太監們中間又傳言說是皇後宮中原來的貼身婢女被關起來了,奴才心中疑惑,便去看了看,果真是翠竹姐姐,這才想著以前的法,來尋姑姑救助."

抬頭望著一簇簇飄下的雪,落在臉上,刺激著我的神經,細想了片刻,仍是沒有絲毫頭緒.翠竹的確是出了事,但至于是何事,卻不得而知.

心中突地有個想法,想了一會兒,覺得只有此事應該落在他的身上,他應該是最合適的人,他也答應過八爺,護弘旺周全.既是心思已定,遂開口對他道:"你先回去吧,我先了解到底出了什麼事,如果能幫上忙,我會幫的."

步出林外,卻見高無庸立在轎旁正在訓斥小順子:"以後姑娘出門,要事先知會我,我會多派幾人跟著侍候.這天下這麼大的雪,你們居然連個撐傘的人也沒跟一個,姑娘正在坐月子,身子骨虛著呢,如若落下了病根.是你我能擔待得起的嗎?"小順子則躬著身子低眉順眼地應著話,四個小蘇拉更是低垂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走上前,我道:"高公公,今日不要責罰他了,是我走的太達匆忙,不能怪他."高無庸躬身稍微垂首道:"既是姑娘吩咐,奴才領命.小阿哥哭鬧了許久,不見姑娘回去,皇上命奴才過來尋一下,巧慧已先回去了,姑娘坐上轎子快些回去吧."

上篇:上部 第二十八章    下篇:上部 第三十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