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十九章   
  
上部 第十九章

望著窗外那徐徐升起的圓月,強自壓下心中湧起的一絲絲苦澀,閉上眼睛做幾個深呼吸,感覺心中的郁悶之氣釋放了一些.長長地籲了氣,心中安慰自己早晚會面對這一切的.

轉身,看見他站在門邊靜靜地盯住自己,四目相對,緊緊相熾,從他的眸中感受到了無限的深情及絲絲的疼惜.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道:"要過去了嗎?"他走過來抓住我的手望著我的眼睛道:"不要勉強自己."不敢與他對視,低下頭道:"對我沒信心嗎?"他雙手捧起我的臉道:"如果你難過我會很自責."靠在他懷中,臉埋在他的胸前道:"這是我的選擇,我必須面對."

門外高無庸輕聲提醒時辰已到,他的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邊向外行邊道:"皇後會派人領你去女眷處."聽著漸遠的腳步聲,再也控制不住,心傷難抑,趴在桌上嗚咽起來.這就是自己追求的愛,這就是自己一直放不下的感情,這才知曉感情確是易放難收的,自己的投入的這份感情確是收不回了.

眼淚似是已經流干,唯有那絲苦澀的感覺仍深深地留在心底.

"又一個為他傷心的女人."聽著久違的聲音,心中喜憂參半,抬起頭,見八爺眼神淡漠地望著我.起身,怔怔地望著他,數月不見,這個面如冠玉的俊逸之人居然單薄了許多,心中測然道:"八爺這些日子似是清減了."他微微一笑道:"是嗎?"

作了一個請的姿勢,兩人坐定,我淺淺一笑道:"八爺來此,所為何事?"他收起笑容,目光凜然,眉毛一挑冷聲說道:"聽你解釋."心中暗自苦笑,居然最先要答案會是他,輕扯嘴角擠出一絲笑容道:"什麼解釋?"他輕輕搖搖頭後道:"若曦確已不在人世,可她的一切你又從何知曉."不等我回話,他已眼睛微眯,面露迷茫道:"況且確如你所說,你們確是相像的就如一人."

穿越時空,這個在二十一世紀都無法解釋的概念,三百年前的人如何能夠明白.怕是我說出來,他定會把我看作精神失常之人.霎時間,心中轉了許多個念頭,最後仍是決定繼續隱瞞,理清思路我輕聲道:"我雖不是若曦的面容,但不知為何我卻有著她的思想."

見他面色詫異神色,我續道:"她所有的一切我仿佛都曆曆在目,仿佛自己曾經親身經曆過一樣."聲音哽咽,腦中閃出了以往的點點滴滴,他已失去了平靜,急道:"那現在的你……?"截住他的問詢道:"我在為若曦而繼續生活."

兩人默默無言,仿佛過了一個世紀,他的臉露了一絲淡淡地笑容自嘲道:"若曦仍是愛著他的,她從來都不曾放下他."我驀然回神,居然有些無法回答,遂暗然垂首默認.他繼續笑道:"果是若曦,我的感覺確是沒錯."心中微怔,但霎時明白了他說的是那次別宛之行.

他站起,靜靜地盯了我一會兒道:"不要再顧及無謂的人,以後只為自己而活."心中一暖,隨即又生了一絲悲痛,我道:"八爺也放開一些吧,為弘旺也留條後路."他輕描淡寫地淡淡說道:"勝負已見分曉,我不會做無謂的事."心中一松,這些天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說完,他走到我的面前,拉起我攬在懷中.本想離開,心中一動,遂靜靜地任他摟著.過了半晌,放開我轉身大步向外行去,此刻,他的身形不再飄逸,只顯得孤寂,悲苦.

望著門外的月光,禁不住思潮起伏,這只是一個開始,以後要如何解釋,頭有些隱隱作痛.月光下一個長長的人影映入眼簾,抬頭望去,來人已盈盈端下身子請安,急忙起身攔下道:"妹妹,使不得."翠竹笑道:"改天就得改口稱主子了,又何要不得."

遠遠地望見一排排宮燈,心中有些退縮,壓下掉頭逃走的沖動,咬緊牙關款款而行,目不斜視跟著翠竹向前方行去.見我到來,烏喇那拉氏笑道:"妹妹終于來了."

坐定後不經意地眼掠四周,發現面熟的只是他的眾位妃子和十三的各位福晉,其他的大概是朝中重臣的妻子們.見我坐在皇後身側,臣工的妻子福晉們面露詫異表情,但都一晃而過.宮中嬪妃見我如此,均是面色淡淡,似是早已知曉個中情由.兆佳氏和我目光相遇,臉上露出善意的笑容,我也顎首微笑示意,或是因她對待綠蕪的態度,我對她一直心懷好感.見我們如此,兆佳氏身邊的富察氏則是臉色憤憤,一臉嫌惡.臉帶輕笑,眼神則狠狠地掃過去,對視數秒,她慌忙別過臉,不再回望.

收回目光,面色平靜地端坐著,心中卻是暗自傷神,正在沉思,忽聽周圍一片寂靜.抬頭望去,卻見小順子領著一小隊太監快步而來,遠遠地傳來:"皇上駕到."大家起身面色肅穆地立著,過了一會,胤面帶微笑緩緩走來.隨著眾人跪倒在地,又茫然地隨著眾人起身落坐,腦中有些木木地,從此以後就要如此生活了嗎?

席間或是胤刻意面露微笑,不似平日面色清冷.酒過三巡後眾人終于放開了些,相互舉杯共飲,行令助興.女眷這邊,也紛紛開始談論衣飾,妝容這類輕松話題.眾人許是吃不准我的身份,怕言語不當,對我只是點頭示意,並不多說,這也正好合我心意,本就不喜如此費心費力地繞著說話.

枯坐了許久,終是有些坐不住,悄悄地起身向外行去.

躺在禦花園的草地上,靜靜地望墨藍的夜空中的那輪圓月,只見那月光如牛乳一般傾瀉下來,像少女垂下瀑布般柔順的長發,悄無聲息地在地上濺起縷縷輕煙,泛起一圈圈的薄霧,然後慢慢彌散在空氣里.霎那間,一切煩心之事似是都已逝去,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是甯靜而安詳的,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有股淡淡的,月的芬芳.

腦中空蕩蕩的,仿佛意識被抽離的一樣.過了很久,突然感覺眼前有些灰暗,月光似是被東西遮擋了.心中疑惑,睜眼望去,卻見十四站在面前.起身坐了起來,朝草地上拍了拍,十四微微一笑坐了下來.靜了一會兒,十四道:"八哥都告訴我了."口中哦了一聲,仍是不言語.

十四續道:"以後我會盡力護你周全,紫禁城內我雖是一個過期王爺,但我想辦的事卻也是很少有人能擋得住的."聽到這里,心中有些無奈,他此舉是為了贖罪,但心念又一轉,想起了十三曾說過的話,于是我苦笑道:"你們都活的好好的,才是若曦最希望看到的.如若宮中仍有你們的眼線,也請及時撤走吧,一個玉檀就足夠了,不要再傷及無辜的生命了."十四眸中一緊,冷聲說道:"你真以為他會放了我們嗎?只是現在他沒找到適當的理由而已."心知單憑自己一時勸說不能令他解開心結,遂閉嘴不語,見我如此,十四搖搖頭道:"她的心雖是在他那兒,但我依舊開心,畢竟她仍在這個世間."說罷,他起身大步向前走去.

時間在甯靜中悄悄流逝,月亮也漸漸西斜,樹的影子在草地上也越拉越長.身子沒了丁點溫度,打了幾個響響的噴嚏,感覺噪子有些疼,遂起身向住處走去.

推開房門,透著模糊的光線,見他默默坐在床邊.快步走上前,坐在他的旁邊摟著他的腰,許是感覺我身子冰涼,他拉開薄被把我推了進去,隨即在我身邊地躺了下來.翻身側躺看著他的臉,他面色如常,只是靜靜是盯著帳頂.過了一會兒,他轉身面對面地盯著我道:"我只希望你是胤曦閣的女主人,你以後不必參加這種宴會."

心中感動,眼中有些熱,先前心中的委屈因他一席話消失的無影無蹤.靠近摟著他的腰,偎在他的懷中,聞著熟悉的味道,心中被幸福脹得滿滿的.忽覺他身子有些輕顫,心中不解,抬頭向他望去,只見他面色微紅,目光熱切地盯著我.頓時心中明白了他的意圖,面色一紅,羞赧地轉身背對著他,心中有些擔憂又有些期待,竟有些不知自己到底想怎樣.見我如此反應,他輕輕歎口氣,從背後摟著我的腰,兩人靜靜地保持著這種姿勢久久地默著.

日子又過了兩日,大隊人馬停在宮門.我坐在馬車上,從簾子的間隙向望去,他面帶微笑站著,烏喇那拉氏等人則是輕聲地說著什麼,大概是臨行關懷之語.閉著眼睛靠在軟墊上,心中雖有不適,但一想馬上就要回到屬于我們兩人的地方,整個人馬上輕松了一些.

見他掀簾而入,馬上閉目假寐,突覺臉上熱氣撲面,睜開眼睛一看急忙用手把他的臉擋開,他直起身子道:"就怕你如此,才不要你來的."耳朵一熱,急道:"我怎麼了."他望著我無奈地搖搖頭.

隨著離園子的距離漸近,人也越發高興起來.

馬車慢慢地停下來,外面的高無庸已輕聲道:"皇上,前方的路上有些石塊,可能要停一陣子."胤沉聲道:"盡快處理."心沒來由地抽了一下,渾身泛起一陣戰栗,有股不好的預感直沖腦門.不由自主地緊緊靠著他,許是感覺到了我的不安,他輕輕笑道:"越來越會膩人了."聽著他刻意的調笑,心中仍似壓了一塊大石一樣,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見我如此,他也默了起來.

時間在靜默中一點一點滑過,有些不安地動了動身子,他突道:"見過他們了."心中有些遲疑,但仍道:"見過了."聽他好似無心的問話,一絲冷意自腳底升至背脊,禁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冷戰,心中不知將會發生何事.

正在出神地想著,車外已有人道:"皇上,高公公吩咐奴才拿些茶水過來."無意識地掀開簾子,只見一個精干的太監站在車旁,見我出來,那人快速從懷中掏出一物向車內刺去,心中一急,整個身子急忙向他靠去.

外面侍衛已大呼抓刺客,緊接著響起乒乒乓乓的打斗聲.聽著耳邊胤焦急的呼聲,腦中有些遲鈍,低下身子看著氈墊上的鮮血,順著血跡向上看到自己腹部插著明晃晃的匕首,好像整個人又有了一些清醒,扭頭道:"你沒事就好."

眼前越來越暗,覺得整個人輕飄飄地飛了起來,站在云朵上越飄越遠.心中有些欣喜,原來天上竟是這麼美.忽聽耳邊有人不斷地叫著我,細細聽去,原來是胤,環顧四周,沒有人影,心中有些急,順著聲音尋去……

好痛,痛得我倒吸了口氣,費力地睜開雙眼.耳邊傳來急切地聲音:"太醫,她醒了."循著聲音望著他憔悴的臉,想伸手撫住他緊蹙的眉頭,試了幾試,渾身軟綿綿的,終是抬不起手臂,咧嘴笑道:"你的臉好難看."

太醫一陣忙碌後說危險已過,以後只要慢慢調理就行了,他的面色隨著太醫的診斷暖了起來,緊緊握住我的手道:"總算可以放心了."腦中一閃,想起了那日發生的一切,身子一抖,問道:"可查清了嗎?"他眼神一閃,沉聲道:"你不要管了."見他這樣,心中一沉道:"不會是八爺他們,他們不會使用如此拙劣的方式."他盯著我的眼睛道:"我既已答應不會傷他們性命,你好好養身子吧,事情自會查清的."

躺在床上養傷的這幾日里,我每天都會細細思索這件事情,思緒經常在肯定與否定之間信馬由缰,一天下來竟比以前應值還累.在這幾日里陸續地來了許多人看望,仔細一想,卻獨獨不見十三,問了幾人,不是支支吾吾,就是顧左右而言他.

望著桌上的藥,胤坐在床邊責道:"為何跟身子過不去."心中煩躁,賭氣地不言不語,見狀他歎口氣道:"十三馬上就會來看你."我道:"那等十三爺來了,我自會喝藥."兩人對望著,見他的眼中閃著疼惜與憤怒,心中雖有不忍,但仍是倔強地堅持著,他恨聲道:"他們在你心中的份量果然很重."說完,袖子一甩,出門而去.

望著窗外日落又日出,心中有些涼,九爺似是在這個月過世,現已是月底,終就是擋不住.聽著外面急急的腳步,十三風塵仆仆地進屋站在床前望著我.端起床頭的藥喝了下去,靜靜地道:"九爺已經走了."十三臉上閃出疑惑表情,道:"你如何得知."淚水順著眼角流下來喃喃道:"他還是殺了他們."

十三道:"皇兄並沒要殺他們."見我面露不信神色,十三續道:"這次事件已經查清,確是他們安插在宮中的太監動的手.只是皇兄已答應你,不傷他們性命,因此也只是下令嚴加看管他們.只是到了這個地步,他們活著會比死了痛苦的多."心中細細地琢磨十三的話,有些心灰意冷,苦笑道:"那八爺呢?"十三搖搖頭道:"你為何還是如此看不開,對于八哥來說,隨著四哥的繼位他的生命也就毫無意義了,他如今仍活在世間,那只是他還牽絆于弘旺."

見我不言語,十三道:"皇兄從不受他人左右,卻心心念念地記著曾經答應過你的事,這本不是他的作風.若曦,不要再難為皇兄了,看著心愛的女人在眼前受傷,自己卻無能為力,他內心的苦楚是我們無法體會得到的."

閉目凝思,心中有些苦澀.每次遇事只是一味地怪他,卻絲毫沒考慮他的感受,或許他也極度矛盾,或許他也需要一個可以發泄的地方,一個可以傾訴的人.心中湧起一絲自責.此刻心中急切地盼望他能出現在我的眼前,可天不遂人願,自那日後,他居然一次未來探望.

上篇:上部 第十八章    下篇:上部 第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