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十七章   
  
上部 第十七章

心情歡暢,步子也越發的輕盈起來,跟著後面亦步亦隨的菊香打聲響響的哈欠.轉身白她一眼道:"小丫頭,如果困了就回去,用不著這樣提醒我."菊香賊賊一笑道:"是你讓我回去的."見我無奈地點頭,她撒腿就往回跑.

歎口氣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行去.細風拂面,天上的月亮柔和的灑下銀色的光輝,整個園子籠罩在夜色中充滿了神秘的氣息.借著亮光,在湖邊尋了一個平滑的石頭枕著雙臂躺了下來.

全身心地放松,讓自己的心靈在這潔白的月光下得到徹底的淨化.忽聽一聲輕微的歎氣聲傳入耳中,似是旁邊還有人.心中暗歎,正待起身,熟悉的笛聲已若有若無地隨風飄了過來.

笛聲淒美清涼,纏綿委婉,如泣如訴.

起身,循著笛聲向湖的對岸行去.十三執笛端坐著,月光下的面色專注,蒼白,孤寂.他似是聽不到外界的聲響,只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目光空洞,雙眸無神,仿佛是一尊無生命的雕塑一般.

我重重地歎口氣叫道:"十三爺."十三驀然回首,頓了一會兒,他回過神道:"原來是曉文姑娘."見我站在那里怔怔在看他,十三嘴角扯出一絲笑意道:"你已得償所願,為何還是這副表情."

一怔,沒有想到這種時候他居然還會打趣,苦笑著舊話重提道:"十三爺,不要再自苦了,既是如此放不開,為何不去找回呢?"十三搖搖頭道:"曉文,你為何還是不明白."蹙著眉頭問道:"明白什麼?"十三不答反問道:"皇兄現在如何稱呼你?"心中瞬時湧起一絲哀愁,有些失落,掩飾道:"叫我的名字啊."

見我如此,十三道:"如果不是顧慮太多,皇兄又何須如此.他雖貴為皇上,但他也有他的為難之處."心中暗然,有些失神道:"不管他心中有何為難之處,只要是他能認出我,我亦無所求了."

聽完後,十三眼神悲苦道:"綠蕪也會如你明白皇兄一般明白我吧."看著十三,心中忽地感覺自己一直在自尋煩惱,比起十三和綠蕪,我們確是幸福的.收起臉上的慘淡表情,盯住十三道:"既是如此明白,就放開心胸吧,綠蕪也不希望你如此難過."

十三微微一笑道:"我們不要互相勸慰了,有些事別人是勸不了的,只有等自己慢慢明白."收回投到十三身上的目光,心中仔細想著十三的話,心中再一次感歎,人生如夢,歲月無情,驀然回首,昔日的拚命十三郎也兒女情長了起來.見我發怔,十三笑道:"你這發呆的功夫倒是有增無減."

相視一笑,我道:"十三爺,為何今日沒回府."十三望了我一眼,猶豫了一下道:"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心中雖然疑惑,口中卻道:"朝堂上的事不說也罷."十三點了我的額頭一下笑道:"這口不對心的毛病也還在."見我苦著臉揉著額頭,十三樂道:"還是給你說了吧."

十三斂了臉上的笑容,面色一緊道:"這次中秋宮宴本是大辦,皇兄的意思是讓八哥,九哥他們都回來.可九哥卻駁了皇兄的面子,在禁處不動身."心中一震,急道:"那八爺和十四爺呢?"見狀十三搖頭道:"十哥和十四弟已回話會回來,八哥還沒表態."

默默地想著他們的結局,心中像被千萬只螞蟻啃噬著,不自覺地捂住胸口,見我面色淒苦,十三籲了口氣道:"難怪皇兄不願叫你若曦."心神俱震,心中的疑團霎時完全解開,只要他一日不承認我是若曦,我就沒有立場開口為他們說什麼.

淚水順著臉頰無聲地流了下來,心中又苦又甜,參攪在一起,難辯滋味.十三靜靜地盯著我,默不作聲,待我思緒平複,十三盯著我道:"四嫂,不要讓四哥再痛苦,也不要再為他人顧及太多."聽著十三的一聲四嫂,心神有些恍惚,自己期待的這一天終于來了嗎?

十三不再看我,目光凝視著湖面沉聲道:"如若不是你的存在,或許八哥和九哥早已不在這個世上了.他們離間四哥和弘時,他們以為自己做的巧妙,可能瞞過四哥的眼睛嗎."眼淚再一次湧出,呢喃道:"那他會怎樣對待八爺他們,他們不是已經放棄皇位了嗎,弘時也並沒有做出太出格的事."

十三斥道:"放棄,他們放棄了嗎?宮中到處都有他們的人,上次你被綁走,四哥才得信,他們已派人入宮帶走了你,你知道四哥有多震怒嗎?本來你的失蹤已令四哥心膽俱裂了,另外你和八哥以前的事已令四哥恨透了八哥,可最終救出你的卻是八哥,你讓四哥如何面對自己.至于弘時,他畢竟是四哥的孩子,如果他能及時醒悟,四哥定然不會為難他."

十三默了一會兒,見我仍悶悶地發著呆,站起,轉身向路邊走去,走了兩步道:"夜深了,保重自已的身子."說罷,快步向前走去.

月掛夜空正中,靜靜地放射著光芒.斑駁的樹影投在湖面上,勾畫出各種各樣的形狀,隨著水流緩緩擺動.靜靜地望著湖面,出神地思索著,既是胤無意把他們置于死地,那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何事.能在短短兩個月內八爺和九爺會同時畢命.

想想近日朝堂上並無大事,問題在哪里,腦中一閃,心中微顫.再也無心坐在這里,起身向住處走去.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著那個可能性,明知那只是自己的猜測,卻又無法抑制自己,想了又想不能成眠.窗外天色漸明,遂起身下床,只覺頭腦渾沌,頭重腳輕.對鏡描眉,才發覺自己面色蒼白.

塗上脂粉,掩門而出,心中萬分愁苦,卻又不知該做些什麼,又恐懼即使做了,憑自己一人之力也成不了什麼事,或許致使結果更差,曆史終就是注定了的.心中一痛,腦中再一次閃出那個曾經在雪地中牽手前行的飄逸男子.

停下腳步,抬頭望望空中冉冉升起的紅日,身上突地泛起陣陣清寒.往昔的一切又似回到了眼前,十三的十年拘禁,明慧的自焚,玉檀的慘死,綠蕪的離開……心中一抽,心髒似是驟然停止了運動.雙腿沉重,提一口氣移到牆邊,背靠著牆無力地坐在地上.

一直以來都以為自己已脫胎換骨,以為已擺脫了若曦心中的陰影,以為自己可以以曉文的面孔重新來過.可當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卻發現自己仍然是那個謹小慎微,儋前顧後的若曦,依然是先考慮後果,內心充滿恐慌,顧慮的若曦.

滿腹愁思,思來想去,心中還是沒有主意,腦中渾渾噩噩,身體也像是麻痹了一般,沒有一絲自我意識存在,遂趴在膝蓋上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只覺臂膀酸痛,雙腿麻木,睜開迷蒙的雙眼,抬頭看看刺目的太陽.心中暗歎一聲,欲起身回去.

"就這樣走了嗎?"身邊響起了十三的說話聲,轉頭望去,只見十三臉色淡淡地倚牆而立,見我回頭,他淺笑道:"在這里睡覺是否比較香甜."白他一眼,起身向前行去,我邊走邊道:"取笑人的本事是越發的見長了."

十三緊隨其後道:"為你站崗許久,你就這樣感謝我嗎?"緩了緩腳步對他笑道:"究竟何事?"十三搖搖頭道:"腦子還是這麼好使,不過此事你應該很關心."停下腳步,緊緊地盯著十三道:"八爺回信了?"

十三重重地歎口氣輕笑道:"對八哥的事還是這麼上心,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向你透露他們的消息,否則總有一天,皇兄會怪罪下來的."沒有聽到想知道的答案,遂靜靜地盯著十三的眸子,默不作聲.見我如此,十三有些慌亂,急道:"以後不要這麼看我,我還是給你說了,八哥同意參加."

松一口氣,正要言謝,卻見十三收起笑意,臉色嚴峻地道:"有些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不是明智的做法,也不會起到好的作用.以後八哥的事,你盡量少參與,現在不比以前,皇兄已有生殺大權,或許你的一言一行就決定著他們的生死,希望你不要冒險,也不要陷皇兄于不義."

細細地聽著十三的每一句話,想了一會兒,蹲下身子向十三道:"謝謝十三爺."十三急忙閃開道:"如果是為八哥,你不必如此,他畢竟是我的哥哥.如若是為你,那更不必如此,那本是我該做的,我也受不起你的禮."

本就低沉的心情更加低沉,輕輕地籲口氣,神情木然地向前走去,見狀十三亦是不言不語.

前面傳來碎碎的腳步聲,抬頭一看,原來是高無庸.猛然想起今日該我應值,遂上前道:"諳達恕罪,曉文這就前去應值."高無庸哪敢責怪,他對著十三道:"皇上召見曉文姑娘.不知王爺還有何吩咐."十三一擺手道:"去吧."隨著高無庸急急向前行去.

進得大殿,高無庸躬身走了出去,見胤凝目注視著我,放下所有的心事,盈盈一笑道:"為何這樣看我."他淡淡地笑著不作聲,見他笑中有一絲無奈,心中暗自嘀咕,不知又有何事.

輕輕地走上前,站到他身邊,笑道:"究竟何事,竟令我們的皇上無法吐口."他仔細地看看我的神色歎口氣笑道:"白擔心了."腦中轉了幾轉,仍是心中不解,我奇道:"你到底擔心什麼?"

他依舊不言不語,只是面露尷尬神色,心中更奇,正要開口.他突然問道:"剛才去了哪里."我撓撓頭道:"不小心睡過了."不敢說自己一夜沒睡,也不敢說自己剛才是在外面補了一覺.他溺愛地望我一眼,輕笑一聲,低頭看起了奏章.

坐到離他最近的椅子上,心中暗自揣測,不知他的話有何意思.想了許久,仍是沒有頭緒,抬頭望望,見他仍是專心地批閱著奏章,感到無聊,正要起身拿些茶水.忽聽他道:"中秋節留在園子里,不要進宮了."心中一怔,道:"為何?"他有些苦笑道:"怕你回來後自虐."

心中瞬時明白他為何如此,一直在園子里居住,竟然忘了他還有眾多的嬪妃在宮中.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覺得心中有一絲苦澀開始向上翻湧,臉上的暖流也在一絲一絲的滑落.

刹那間,一絲後悔在心中漫延開來,有些懷疑自己急切地與他相認是不是正確的.心中不暢,遂氣惱道:"皇上多慮了,奴婢不會逾越了自己的本分."見我如此,胤走到我身邊,拉我起身,盯住我的眼睛道:"你是不是在提醒我該給你一個名份."

心中一急,眼淚不爭氣流了下來,掙開他的手,一字一句道:"那皇上給奴婢准備三尺白綾吧."見他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心中有些不忍,但仍是倔強是站著,眼淚更是如泉湧一般,他邊拭我腮邊的淚邊道:"我該拿你怎麼辦."

說罷,輕輕地把我攬在懷中,用力地掙了幾掙,只覺他抱得又緊了些,只好作罷,身體僵僵地任由他抱著.耳旁聽著他重重的呼吸聲,臉上有些熱,扭扭脖子,想把他的頭頂開.

他似是知道了我的意圖,輕笑一聲道:"很怕嗎?我們又不是第一次這樣抱著."臉上更覺得燙,有些羞澀,輕輕地掙紮了下,不知是自己根本無意離開,還是他抱得比較緊,總之沒有掙開,人仍在他的懷中.兩人靜靜地站著,不自覺地伸出手環住了他的腰,只覺得他身子一顫,摟住我的雙手又緊了些,心中再一次暗歎自己無用.

過了許久,猛然回神,才發覺兩人的姿勢有些曖昧.腦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才能打破這令人尷尬的寂靜.忽聽輕微的腳步聲傳來,一急,就要離開,誰知他仍是大力地抱著,仿佛沒有聽到任何聲響.進入大殿的高無庸一臉詫異,隨即面色一凜,轉身急急地向外跑去.只聽殿外"嗵"地一聲,傳來了高無庸的悶哼聲.

羞赧不已,把臉埋在他的胸前再也不肯抬頭.只聽耳邊吃吃一笑,他道:"終于知道害臊了."聞言用力地掙脫他手臂的禁錮,捂著臉向外跑去.

上篇:上部 第十六章    下篇:上部 第十八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