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步步驚心續集上部 第十四章   
  
上部 第十四章

無所謂憂,也無所謂苦,只因少了一份牽掛,人變得輕松,閑散,就像水中那無本無根,無牽無掛的浮萍一樣,隨波飄流,做什麼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

在正大光明殿的偏殿中,慢慢地准備著茶水,有些不上心.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心中輕笑一聲,又來催了.側身看去,小順子急急地竄了進來,急道:"曉文姑娘,快一些,怡親王都坐了一會兒了."

抿嘴一笑,端著茶盤向殿中走去,盯住地面,目不斜視,輕輕地把茶水放在十三的旁邊,退到一邊靜靜地立著.十三道:"皇兄,浙江販賣私鹽日益成風,朝廷如不早管,只怕官府會把稅款轉移到百姓身上,這樣一來,日後怕是官商勾結,民不聊生了."胤沉聲道:"這些個鹽販子,是該好好管管了."

靜了一會仍沉聲道:"李衛任事勇敢,可擔浙江巡撫兼理兩浙鹽政."此時的胤是睿智的,沉著的,他已不是某人的父親或是愛人,他只是一個皇上,只是一個國家的最高統帥.十三道:"臣弟也覺得只有此人可任此職."十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又道:"皇兄,明日臣弟帶承歡回府住幾天."胤微笑道:"府中有事?"十三輕歎一聲道:"後天是魚甯的壽辰,這些年也苦了她了."

十三自綠蕪走後,一直郁郁寡歡,如果不是牽拌于胤,怕是早已丟下一切,隱身江湖了.十三沒有給予兆佳氏愛,但她要做的卻不僅僅只是打理怡親王府,她還要安撫十三的其他福晉們.僅此一點,十三也是愧對她的.也由此可見,從古自今,愛情都是唯一的,排他的,即使某人有三妻四妾,在他心底最深處的位置也只是留給最心愛的人的.若一個人表現出來的是博愛,那此人或許是沒有找到真愛,又或許是掩飾已逝去了的愛.

殿內一陣沉默,胤道:"明天朕會派些人過去,這幾年確是委屈了她們."十三急道:"皇兄不可."胤道:"十三弟,不要再推脫了,這是我的一片心意."十三謝恩後緩步出去.

心中一動,抬步向前道:"皇上,奴婢想陪承歡回府幾日."胤靜靜地望著我,一言不發.我不死心地繼續道:"奴婢有些不放心承歡."胤眸中掠過一絲懷疑,道:"只是不放心承歡嗎?"心中冷笑,挑釁道:"那皇上認為奴婢會干什麼呢?"胤淡淡地道:"那你隨著去吧."

殿中一片寂靜,他看著奏章,我仍望著地面,靜得幾乎可以聽見兩人的呼吸聲.過了許久,高無庸輕輕地進來,見這種情形,面色一緊道:"皇上,晚膳已備好了."見胤頜首,慌忙轉身出去.胤仍低著頭邊看奏章邊說道:"曉文,今晚能否做些小菜,許久沒吃,還真有些想了."

拌什錦,拌香黃豆,拌山藥絲……望著桌子上的完全現代做法的四涼四熱,心中突地感覺有些堵,或許這是最後一次了.像是聽到了我心中的話,胤盯著我道:"希望不是最後一次."心中一慌,掩飾道:"皇上什麼時候想吃都行."

胤收回目光,道:"坐下來一塊吃吧."有些迷蒙道:"奴婢不敢."耳邊似乎聽到了他的一聲輕歎,輕輕地,似有似無.胤又道:"坐下來."他的話像有著魔力一般,不由自主地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拿起筷子,有些食不知昧.胤突然道:"今天的菜很精致."心中一顫,道:"奴婢做菜一直很用心."胤望著我,眼中有一些沉痛的東西,他道:"是格外精致."

聽著他的話,感覺身子有些僵,腿有些軟,筷子也像拿不住了似的,啪地一聲從手中滑了下來,匆忙撿起,埋首吃飯,感覺他今日有些反常,看出什麼了嗎?既然心中已做了決定,就不能露出任何破綻,應該把事情謀劃得細致,穩妥一些,不能功虧一簣.這會有些口不由心,不能再說話,以免說多錯多,破綻多.

兩人默默地吃著飯,一言不發,末了,他盯著我的眸子道:"我希望時常能吃到這些菜."有些心虛,嘴中"唔唔"兩聲,匆忙低頭繼續吃飯.

聽著漸遠的腳步聲,松了一口氣,身子重重地向後靠在椅子上.這段日子里,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他有意沒有用"朕"來稱呼自己,我清楚地知道他想讓自己理解他,可是……心中頹然的同時,又生出一絲的留戀與不舍.

坐在馬車上,苦口婆心一遍又一遍地交待承歡,這些年也確是太縱容她了.見承歡一臉的不在意.只好扭頭交待巧慧,巧慧怔怔地望著我道:"曉文,你怎麼了?"心中愕然,自己竟像即將嫁女兒的母親般,隱去滿腹的心事道:"沒什麼,只是格格已大了,該學些規矩了,畢竟女兒家總要嫁人的,現在是皇上,王爺寵著,萬一哪天他們都不在了怎麼辦."巧慧緊張地捂住我的嘴,撥下她的手一笑道:"外面不會有人聽到的."巧慧仍是向外望一眼道:"以後不要說這些大不敬的話."心中一熱,抱起巧慧的胳膊緊緊地貼著她.

馬車慢慢地停了下來,承歡已是向外探頭探腦,掀開簾子一看,回頭苦著臉道:"姑姑,要在這里住多久?"和巧慧相視苦笑,有些無語.承歡見狀,繃著臉坐著不願起身.

這邊正要出去,那邊簾子已呼地一聲被掀開了,露出了側福晉富察氏誇張的笑容道:"我們家承歡終于回來了,可把姨娘想壞了."說罷,伸出手欲抱承歡,見此情形,承歡向後縮了縮,皺著小臉扯著我的袖子.

不動聲色地擋開她的手,抱起承歡下了車,徑向府門口的兆佳氏走去,不理巧慧如何使眼色,也不理富察氏的臉色多難看.走近府門,放下承歡,對著兆佳氏福了一福.兆佳氏微微一笑,道:"承歡在宮中勞煩姑娘了."說完,准備來牽承歡的手,承歡身子向後一躲,兆佳氏有些尷尬.緊隨其後的富察氏道:"原來姐姐也一樣吃閉門羹,還真是皇上寵愛的格格,就是不一樣."說完幸災樂禍地望著我,心中暗笑,在我面前玩這點把戲,蹲下身子對承歡說:"承歡,隨著額娘進去."承歡有些懵憧,又有些蹙促不安,只是見我面色嚴曆,遂囁囁地對著兆佳氏道:"額娘,我們進去吧."承歡的一聲額娘化去了兆佳氏的難堪,對著我盈盈一笑,牽著承歡的手向內行去.富察氏冷哼一聲,怒瞪一眼,率先入門而去.

巧慧悄悄地扯了扯我的袖子,臉上布滿擔憂道:"曉文,你怎麼回事?"輕拍了她的手一下算是安撫,嘴角卻逸出一絲冷笑道:"她不配抱承歡."見巧慧一臉迷茫,遂笑笑道:"有些事還是不明白的好."巧慧面色一松道:"出了宮,人也變了似的,話中還藏著玄機."然後,兩人相視一笑,攜手而入.

一輪彎月斜掛在空中,繁星在漆黑的夜空中一閃一閃地眨著眼睛.

借著微弱的月光在府中花園里散步,邊走邊思索如何才能無聲無息地離開.正想得出神,忽覺得撞了一個人,抬頭一看,原來是十三.兩人同時一愣,即而又同時一笑,我道:"原來不看路的不只我一人."十三笑道:"撞了人還有這麼許多的理由."

對他一聳肩,不置一詞,調轉身子和他一起向前走去,十三重重地籲了一口氣道:"曉文,從來沒有仔細地與你深談過,有時總覺得很了解你,但許多時候真看不懂你."有些失神,淺淺一笑道:"十三爺,哪里不懂."十三道指指前面的亭子道:"去那里聊吧."

兩人坐定,十三隱去臉上最後的一絲笑意,帶著探究的目光盯著我,仔細地瞧著不作聲,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我臉上刻了花?"十三道:"曉文,你對宮中的人和事有著非同尋常的熟悉.你能駕熟就輕地趨利避害,這種積累不應是在外面練就的.我查了宮中所有的人,居然沒有一人和你有任何關系."心中暗暗吃了一驚,沒有想到十三竟會如此鄭重其事地調查我.有些無奈,輕搖了一下頭,仍笑道:"那就謝謝十三爺如此費心了."

看著我的樣子,十三眼角露出些許的笑意,道:"你不怕嗎?"有些得意道:"有何懼,如果爺真的想動我,又何須這麼費事."笑容逐漸在十三的臉上擴大,他道:"你的話總是不會令我失望."心中不甘,遂收起笑容問道:"爺為何定要查我的來曆."十三靜靜地盯著我,我亦回望著他,心中僥幸地希望或許十三知曉胤為何如此待我.見我如此,十三道:"只因你像我的一個摯友."

心中一陣苦笑,十三這番話說了也等同于沒說,仍是有些不甘,于是反問道:"僅僅這樣嗎?"十三怔怔地,半晌無語,許久後方說道:"她也是我所敬愛的嫂嫂."說完後十三有些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心中有些恍惚,輕輕地道:"謝謝."十三猛地睜開眼睛道:"你說什麼?"一驚,我道:"謝你如此長情,也謝你因此而厚待我."

十三歎了口氣道:"曉文,僅此而已嗎?"有些無措,不知十三想說什麼,靜靜地等待他的下文,十三又道:"人在何種情況下能更改容貌."心中一緊,道:"什麼更改容貌."十三雙眸緊緊地盯著我道:"你除了容貌和她不同,其他的一切都是相同的,甚至是感情."不理我的震驚,也不等我說話,十三繼續道:"如果覺得我說的有理,以後盡量不要和弘曆走的過近,有些事發生了,就永遠沒有辦法挽回."有些迷糊,道:"什麼事如此嚴重?"十在眸子一亮道:"譬如弘曆要你."心中一樂道:"他不會的."十三哼了一聲道:"會有人替他留意的."

抬頭望著十三戲謔的眼神,突地覺得上當了,剛才我那樣問好似是承認了自己是若曦,亦好似承認了自己真的對胤有情.

臉上一熱,道:"爺,吹首曲子可好?"十三輕笑一聲道:"你怎知我會吹笛子."干咳一聲掩飾道:"聽承歡說的."

隨著悠揚的笛子聲響起,心緒也隨著笛聲飄了起來,心中暗自思量著剛才十三說的話.腦中一閃,心中突地湧起一股恐懼,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只是顧及到自己的心情,沒有意識到自己生存的環境是一個步步為營,適者生存的宮中,生活其中的每個人都在算計,利用,陷害.不管是何人真心或是假意要我,胤和我也就永遠不能走到一起,皇上又怎會和兒子或是臣子爭一個女子呢.望著十三端坐的身影,心中想著綠蕪,想著自己,心中有些酸,暗歎,蒼天居然如此戲人.

上篇:上部 第十三章    下篇:上部 第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