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嫡妃斗宅門第007章,憶往昔劇痛   
  
第007章,憶往昔劇痛

尹若曦淺淺的笑著,不管是對下人,還是對姨娘庶女,都溫和以待,本是高高在上的嫡女,笑意盈盈,更給人一種可親的之態.

尹若曦稍微看了喬姨娘一眼,前世喬姨娘在她最難的時候,偷偷去看過她,還給她送了些許銀錢,雖然不多,尹若曦猜想,那已經是喬姨娘大半的私房了.

喬姨娘發現尹若曦在看她,友善的朝尹若曦一笑,怕被米氏發現,又快速垂下了眸子.

尹若曦淡淡一笑,並不在意.

米氏看了看眾人,微微點頭,"都免禮進去吧!"

米氏說著上前拉尹若曦的手,親昵說道,"曦姐兒一路累了吧?先回思暖閣去沐浴休息片刻,母親吩咐廚房給曦姐兒准備幾樣愛吃的糕點送來,午飯也做幾樣曦姐兒愛吃的,晚上咱們娘幾個再一起用飯可好?"米氏說著,見大家投來羨慕,欽佩的目光,很是滿意,又道,"要不讓你三妹妹過去陪你?"

看,多好的繼母啊reads;.

誰又知道她甜言蜜語下包裹著見血封侯的劇毒.

尹若曦笑,"母親可真偏心,三妹妹一路回來也累了,讓三妹妹好好歇息吧,晚上在一起玩耍!"

"你三妹妹累什麼,她皮糙肉厚的……"

"母親胡說,我家三妹妹可是嬌貴可愛的人兒,哪里皮糙肉厚了!"尹若曦說著,把尹千雪拉到自己身邊,柔聲道,"三妹妹可別聽母親的,一會回了思晴閣,只管沐浴換衣吃些東西休息便是!"

做戲嘛,誰不會.

米氏雖然做了多年,老練了,她作為新人,也不會太差.

"我聽大姐姐的!"尹千雪挽住尹若曦的手臂,嬌俏說道,好不天真可愛.

李嬤嬤連忙打趣,"大小姐,三小姐感情可真好,看的奴婢都羨慕了!"

米氏笑在心中,她巴不得尹若曦待尹千雪好,"罷了,罷了,都依你們了!"

對于一起出去卻沒有回來的丁蘭,硬是沒有一個人提起.

思暖閣,思晴閣中間隔了個小溪,在分路口,兩人說了幾句話,各自帶著丫鬟婆子回自己的院子.

尹若曦站在思暖閣門口,有些不敢邁步.

前世,她沒了清白回來,所有人大氣不敢出,只有翠鶯哭的眼都腫了,一個勁的安慰她,可她卻嫌翠鶯哭得晦氣,把她攆得遠遠的,真傻.

尤氏見尹若曦站在院門口也不進去,一個人靜靜的呆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渾身透著一股子詭異的疏離與冷情,小聲問道,"大小姐,怎麼了?"

尹若曦聞言回神,垂下眸子,隱去心中的回憶,朝尤氏淡淡一笑,"沒事!"

邁步進了院子.

尤氏微微一頓,總覺得哪里不一樣了,卻又尋思不透,連忙跟了進去.

尹若曦進了思暖閣正院,屋子里的擺設極其華麗,幾乎外祖母送來的好東西都擺在了這里.

入眼是一張圓桌,圓桌對面是一張紅木羅漢床,床中擱一個小幾,平日里她下棋的地方,兩邊鋪著軟墊,並放著花團錦簇的大迎枕,牆上掛著名人字畫三幅,幅幅價值不菲.羅漢床兩邊角落里是兩個月牙桌,桌子上放著兩個大青瓷花瓶,瓶中插著盛開的桃花,桃花朵上還有露珠,顯然是剛摘回來不久.

左側是她讀書練字練琴的地方,右側是她的寢房,寢房後側是她的小庫房,外祖母送來值錢的東西都在里面,寢房往右一扇小門,過去是的兩間,外間是淨房,內間放著她的衣裳.

拔步床上紗幔飄飄,床上錦被軟枕,香馨撲鼻,床頭燈架櫃子排的整整齊齊,纖塵不染,拔步床對面是百葉窗,窗戶下是妝台,狀態上擺著各式名貴胭脂水分,珍寶珠釵.

曾經多少次夢中回到這個無憂無慮的地方,如今回來,卻比夢更像是一場夢.

尹若曦走到妝台邊,坐下,手輕輕撫摸上妝台上的桃木梳,玉笄,珍寶簪,金銀釵,扁方,梳篦,華勝,朵子,步搖,每一樣都是她極其喜愛的,因為米氏的,尹千雪,尹千柔,尹千韻的算計哄騙,東方明朗的索取,到最後,竟一樣都不剩reads;.

大丫鬟丁香走了過來,立在尹若曦身邊,細聲道,"大小姐,熱水准備好了!"

尹若曦手微微一頓,不曾抬頭,"翠鶯呢?"

"還在下房抄寫佛經!"

"讓她繼續抄吧!"尹若曦說完,起身朝浴房走去.

在丁香的伺候下脫了衣裳,褻衣褻褲肚兜跑到溫水里,漫不經心說道,"把我帶去大恩寺用過的東西都收起來吧!"

"小姐以後都不用了嗎?"

"不用了,免得想起丁蘭……"尹若曦說著,微微歎息,"不說也罷,收起來吧!"

"是!"

丁香不敢多問.

畢竟這一次去大恩寺丁蘭沒跟著回來,看小姐也深色不愉,丁香想還是一會去問問尤媽媽.

快速收拾了衣裳下去,又快速立在浴房外等候.

尹若曦將自己整個人埋入溫水中,直到喘不過氣才鑽出,深深吸了幾口氣,忽地笑了起來,笑著笑著,淚流滿面.

"小姐?您怎麼了?奴婢可以進來嗎?"丁香在外面擔憂低喚.

尤氏聽到動靜走來,便聽見屋子里尹若曦又笑又哭的聲音,尤氏一頓,心中想著,莫非是因為丁蘭的事兒?

想想也是,小姐待丁蘭曆來不同別的丫鬟,如今丁蘭忽然背叛,離尹若曦而去,她傷心在所難免.

要是換了自己,撕了丁蘭那小賤蹄子的心都有了.

尤氏尋思片刻,才開口說道,"小姐,午膳准備好了,您好了嗎?好了讓丁香伺候您穿衣可好?如今天氣還涼著……"

尤氏還想說什麼,屋子里傳來尹若曦淡淡壓抑的聲音,"丁香,進來吧!"

丁香進了浴房,伺候尹若曦穿衣,又給尹若曦擦干了頭發,伺候尹若曦吃了午飯,待頭發干透,尹若曦才倒在床上安安穩穩睡去.

丁香落下床幔,輕手輕腳退出屋子,拿了針線坐在屋簷下繡著花兒,尤氏見尹若曦一時半會兒醒不了,偷偷摸摸出了思暖閣……

睡夢中,尹若曦眼睜睜看著翠鶯被幾個男子奸汙致死,她舌頭被割,手腕,腳腕被鐵鏈套住,尖叫嘶喊卻出不了聲,掙紮痛徹心扉,翠鶯一身是血,瞪著雙眼看著她,死不瞑目.

"翠鶯……"

尹若曦尖叫一聲,咻地從床上彈跳而起.

滿頭大汗,渾身濕透.

胸口悶得很難受,就像心髒被生生挖出來了一般,整個人冷得瑟瑟發抖,卷縮著,手抱著自己的膝蓋,牙齒上下打顫reads;.

丁香在外屋聽到聲音,連忙進了屋子,掀開床幔,見尹若曦卷縮成一團,頭埋在膝蓋上,渾身衣裳都濕透,擔憂問道,"小姐,您怎麼了?"伸手就要去觸碰尹若曦.

"出去!"

尹若曦冷冷呵斥了一聲,連頭都未抬.

丁香聞言,心頭一震,猶豫著開口.

尹若曦又冷聲道,"出去!"

丁香沒得法子,小姐便是小姐,奴婢便是奴婢,哪有奴婢反駁的余地,應了一聲,福身之後出了屋子.

見尤氏走來,連忙上前,"尤媽媽,小姐剛剛夢魘了,又哭又笑的,虛汗把衣裳都濕透了,也不讓換,還把奴婢攆了出來,尤媽媽,你們去大恩寺發生什麼了嗎?"

尤氏聞言一頓,歎息一聲,"還不是丁蘭……"

尤氏把丁蘭與段子琪苟且一事說了一遍,丁香聽得唏噓不已.

暗罵丁蘭目光短淺,娶為妻,奔為妾,那段公子若真喜愛她,豈會這般糟踐她,正是因為心里沒她,才一個名分都不給,便把她接到了段家,別說是妾了,怕連通房丫鬟都不如,這傻子啊.為了這麼個男子,拋卻一心待她的小姐,陽光大道不走,偏生去走那荊棘密布的泥濘之路.

"唉,可憐了小姐……"

尤氏耳朵貼在門上,想聽里面的動靜,門卻吱嘎一聲開了,見尹若曦一襲素雅緞子白衣,頭發隨意用一條白色緞帶系在了腦後,整個人瞧著便特別不對勁,尤氏嚇了一跳,小聲問道,"小姐,您怎麼了?"

大恩寺那種地方,雖說有佛主保佑,但髒汙東西也不少,可千萬別是魔怔了.

尹若曦一笑,"沒事,就是先前做了一個夢!"

尹若曦說完,轉身回了屋子.

尤氏連忙跟上,"小姐夢見了什麼啊?"

怎地忽然改了習性,穿這從未穿過的白色衣裳,實在怪異.

"我夢見丁蘭離我而去,無論我怎麼挽留,她也不願意留下來,哎,雖然丁蘭為了心愛的人拋棄了我,可我們好歹主仆一場,我總要為她祈福一二,希望她以後的日子能夠過的好,奶娘說呢?"

尤氏訝異,暗想這祈福需要穿白衣嗎?卻不敢明面反駁尹若曦的話,"小姐心善!"

心里卻有些發毛.

畢竟在大恩寺,她也參與了這場謀算,她不知道中途到底哪里錯了差錯,沒算計到尹若曦,最後卻是丁蘭與人苟且,並說她與那段公子是真心相愛,兩情相悅.

偏偏那段公子還向尹若曦討了丁蘭,卻沒說要給丁蘭個什麼身份,不過尤氏猜想,最多是個貴妾頂了天.

------題外話------

肥章,求收藏

上篇:第006章,苦難日子開始    下篇:第008章,拿了我的還回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