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小廚妃第69章 簡單粗暴   
  
第69章 簡單粗暴

陸夫人也不禁頭痛,陸家是有錢,陸老爺在上陽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是終究也只是一介商賈,自是不能跟官斗.若是這楚畫兒還沒得罪縣令大人還好,若是得罪了,就不光只是銀子能解決的.

陸維楨相信以楚畫兒的性格,絕對是不會低頭的,整個人都緊張起來:"娘,我們得想辦法幫下楚畫兒."

"沈管家,備馬,你先去追畫兒姑娘,若是來不及……"陸夫人眼里透過一絲無奈,"那怕是要老爺親自出馬了."陸夫人覺得這事兒耽誤不得.好在,這大勇是見畫兒他們一走,便跑來稟報,希望沈管家能追得上.

沈管家不敢耽擱,忙應諾:"是!我這就去."

陸夫人整顆心也懸了起來,便起身去找陸老爺.陸維楨更是擔心,雖說他跟楚畫兒告別的時候不太愉快,但是他心里總覺得她是他的准媳婦兒,他是該保護她的,哪怕那沖喜之說後來作罷.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在他心里卻認定了這件事,等他長大了,他是一定要娶她的.

陸家所有人都替楚畫兒捏了把汗,而一間茶室里坐著的兩個人卻笑容滿面:"宋掌櫃,真是如你所料,那小丫頭真把大山給送到衙門去了."說話的正是給食為天送木料的商人.

"黃口小兒,不知深淺.這回倒要看看她有多大能耐?敢去衙門,不死也脫層皮.大山只要不說話,縣令拿他也沒辦法,從大山身上撈不到錢,那縣令還不盯上那小丫頭?"宋掌櫃滿臉的不屑,品了一口剛泡的茶,"嗯!這銀針不錯."

"您要是喜歡,我再差人給您送些去."那男子忙堆著一臉笑討好著.

"那我就不客氣了."宋掌櫃說完,笑,"這回你氣可消了?"

"消了,消了,得虧你想的好方法."

話分兩頭,這沈管家緊趕慢趕,還了慢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畫兒三人和那賊人被衙役請進了衙門.

沈管家忙往回趕,在半路上遇到了陸老爺和陸夫人馬車,忙停了下來:"老爺,夫人.我沒趕上,眼睜睜的看著楚小姐進了衙門."

陸夫人急了:"行了,你去食為天,一會兒縣令肯定得派人過去取證.你過去支應一下,我和老爺去衙門."

這縣里取證的捕頭捕快可都不是善茬,他們俸祿低一年也沒幾兩銀子,所以他們的銀錢,大多都是從這些地方謀取.若是沒個懂事兒會支應的,那就麻煩了.

沈管家領了命便去了食為天.而陸老爺和陸夫人則快馬加鞭的往衙門趕.陸老爺在門外看了看,已經對那賊人上了刑.若是楚畫兒這時候不對縣老爺暗示一下好處,估計問題就來了.

陸老爺在這上陽縣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便繞到側門,遞了五兩銀子門子:"草民永樂鎮陸玉笙,想見見縣老爺,還勞煩通稟一聲."

門子一聽頓時樂了,這是大財神爺送上門了,趕緊跑去堂上,告訴師爺,師爺忙上前跟縣太爺耳語了幾句.

縣太爺眼睛頓時一亮,他不知道這陸玉笙是沖這被告來的還是原告來的,便喊了聲:"停!這案情複雜,待本縣回內堂,好好參詳一番."

畫兒真是對這縣老爺無語至極,他們一上來,剛把事情稟告了一遍,他就問了一句:"你是受何人指使,速速招來."人李大山不說話,他就下令把李大山打了一頓.她不禁抽了抽眼角,這審案手法簡直是太簡單粗暴了.

這人還沒打完,又說什麼案情複雜,要回內堂參詳,這縣令倒底是幾個意思?

縣令大人進了內堂,門子已經將陸玉笙帶了進來.二人一見面,都拱手見禮.

"大人,這是草民的一點兒心意,我那干閨女楚畫兒年紀小不懂事,如有得罪的地方,還望大人多多海涵."陸玉笙一臉謙卑,十張百兩銀票以扇形鋪開放在托盤里.

縣令大人忙露出笑臉兒:"哪里,哪里.身為父母官自是要為百姓做主,現在人髒並獲,下官定會還令媛一個公道."

陸玉笙聽縣令這句話,懸著的一顆心落地了.看來他這銀子是一下給到位了,剛還擔心縣令大人會嫌少.

縣令大人不是傻子,這月月都有案子審,但是他只管著一個縣,能一次拿一百兩銀子出來的就少見了,這一千兩頂他審幾年的案子了.那丫頭也就是他個干閨女兒,也不是親的,若不是這陸老爺財大氣粗,怕是百兩都懶得拿出來.他告訴自己見好就收,人要知足.

這案子是人髒並獲,還有什麼需要計較猶豫的,便一身正氣的從內堂出來,驚堂木一拍:"堂下李大山,蓄意破壞食為天財物,造成食為天損失慘重,本縣判你賠償食為天所有損失,入獄一年."

畫兒一怔,這縣令進去內堂一會兒出來,二話沒說就給了這樣一個結論.哇!果然簡單粗暴,不過她喜歡.雖然如此,但是這個李大山,拿什麼賠償她食為天的損失?

"大人英明,民女想再問一個問題."楚畫兒跪在地上眨巴眼問.

縣令有點兒不耐煩,但是看在一千兩銀子的面上,他還是耐心的說了一句:"問."

"這個李大山他如果沒有經濟能力賠償我食為天的損失怎麼辦?"畫兒之所以上公堂,一是想搞清楚誰背後使壞;二是想得到賠償.但是目前這兩個問題好像都沒有解決.

"這些衙差會去他們家執行的."縣令大人覺得錢他已經拿到了,他真不想繼續糾纏.

"可是,這背後指使的人還沒有抓到啊!這個李大山只是棋子,若是這背後之人沒有查清楚,說不准這樣的事還會發生."

"那就看你食為天得罪過什麼人了?這種事你自己心里應該有數."縣令大人真是被這個小丫頭煩死了,怎麼這麼麻煩.

"我食為天做的是服務行業,跟旁人沒有任何利益沖突,也不會得罪什麼人."畫兒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倒底是誰在背後搗鬼.

"是不是同行啊?是不是你裝修損害了別人的利益啊?"縣令大人看在一千兩銀子的份上,繼續幫她分析.

畫兒一愣,同行?食為天目前的經營狀況還不至于引來同行嫉妒吧!裝修損害了別人的利益?

跪在一旁的元子拉了下畫兒的衣角:"大小姐,會不會是我爹得罪了那些物料商,讓他們起心報複了."

畫兒一聽元子這一提醒,忽然就想起那跟他擦身而過的木料商了,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大人,我想起來了,有個木料商老以劣充好,被我食為天一管物料的人給退回去好多次,會不會是他?"

李大山一聽畫兒這話,眼神變得慌亂起來,他可什麼都沒有說啊!

縣令大人二話沒說:"是他,是他,肯定是他!要不然誰人無緣無故去動你食為天.我馬上派人把他抓起來."

畫兒再一次見識了這縣令大人的簡單粗暴.這樣的人真的適合當縣令嗎?這不是畫兒該考慮的問題,她只要抓到真凶就行.

果不其然,捕頭取證回來,再把那木料商抓上堂,三言兩語便將這案子破子,但是最讓人理解不了的是——李大山坐牢,木料商賠償食為天損失.

在畫兒的理解中,那木料商更應該坐牢才對,怎麼就是這麼判的呢?她也知道在這縣令大人這里找不到什麼砌底公道的,能判到這個結果,她已經很滿意了.

回到食為天,謝正聲卟嗵一聲朝楚畫兒跪下了,畫兒頓時驚呆了,忙去拉謝正聲:"謝伯,你這是干什麼啊!趕緊起來."

謝正聲不起:"大小姐,都是我的錯,讓那木料商心生怨氣,全報複到食為天了,才讓食為天損失這麼慘重."

畫兒使勁拉:"謝伯,你別這樣,這不是你的錯,快起來!我再不起來,我也跪下了."說著畫兒便往下跪.

謝正聲忙起身把畫兒扶著:"大小姐,使不得啊!"

"行了,這事兒不怪你,別往心里去,是那人良心太壞了.我不僅覺得你沒做錯,我還覺得你做得對,做事兒就該是這樣,你維護了食為天的利益有什麼錯?對吧!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別再瞎想哈."畫兒忙安慰謝正聲.

食為天經這麼一鬧,工期又要延長了.為了防止再有這樣的事兒發生,謝正聲自告奮勇的夜里在大廳里打了個地鋪,守夜.

宋掌櫃聽到縣令是這麼結案的,他頓時驚呆了:"這怎麼可能的事兒?那楚畫兒沒花一個大子兒,居然這順利的把案子結了?還讓你賠了錢?"

"可不是?這事兒太蹊蹺了,我以為縣令大人是轉了性了,可是我塞了五十兩銀子,他眼都沒眨下就收下了,這樣才沒判我入獄,只是把大山抓了起來."

宋掌櫃不禁暗自思索,是她太走運了,還是背後有人?可是食為天的底細他是一清二楚,這楚弘誠死後,他的那些個朋友就再也沒在永樂鎮露過面了,所謂人走茶涼,按理說這楚畫兒是一丁點後台都沒有的.

倒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

上篇:第68章 遭人破壞    下篇:第70章 新廚報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