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9 錯過一好男人   
  
069 錯過一好男人

咫尺的距離,宋伯陵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溫子然墨玉般的眸子透出的譏笑,忽的,溫子然再次又靠近了宋伯陵幾分,幾乎是貼在他的耳畔.

這麼曖昧的姿勢,若是遠處的人看到,便是真以為他們親在一起了.

"大皇子,這麼想了解我,這可會讓人誤以為你有……斷袖之癖."溫子然嘴角驀然翹起,得意亦是邪魅至極.

宋伯陵睜大了眼睛,一掌便推開了意圖"調戲"自己的溫子然,瞪他道:"無賴."

溫子然若無其事地頷首一笑,繼而轉了一個話題:"其實,大皇子可以考慮一下我剛才的提議,于你于我,都是最有利的."

他自顧自地背過身去,並沒有給溫子然答案,反而道:"我要親自見靈芸姑娘一面,這事之後再議."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溫子然臉上露出點遺憾,但這次卻意外的沒有阻止:"好,那大皇子請自便."

說罷,便和城南離開了宋伯陵的屋子.

用蘇靈芸換取可以回衛國的文牒,的確是好到不能再好的買賣,可是凰族靈女對于他,亦是相當重要,幾年的時間,斗轉星移,他不願意再等待了.

那種煎熬,寄人籬下的日子,他早已過夠.

過了幾日,宋伯陵的傷勢已然好的差不多了,體內殘有的毒液斷斷續續被溫子然的湯藥給祛除了.

想想,也該去找蘇靈芸,談上一談.

宋伯陵繞過長廊,走到蘇靈芸居住的小屋,還未進院落便聽見嘩嘩的水流聲,還有小小的嘟囔聲.

宋伯陵往里一看,果然是蘇靈芸正坐在台階上,面對著諾大的水盆,用力搓著好似床單之類的衣物.

衣物太多太大,蘇靈芸挽起袖子,本來白皙的雙手也被冷水浸的通紅,可能是用不慣拍打的輔物,水盆里的水花四濺,時不時她身上的乾淨衣服就會濕上一大片.

"可惡,這個年代要是有洗衣機就好了,害的本姑娘還得在這里用盡九牛二虎之力的洗."

"這床單怎麼這麼沉啊?"

蘇靈芸一邊小聲嘟囔著不滿,一邊彎著腰想要將這巨大的床單從水盆中拖出來,可這床單才拖出來一半,蘇靈芸站在的台階一個踉蹌,手心一滑,床單從她手中脫落,又掉進了水盆里.

"嘩"

水花濺起,淋得蘇靈芸滿身都是.

垂落的青絲被水浸透,已經開始滴答水了,樣子狼狽至極.

"靠!"

一時氣急,髒話不自覺就從嘴里冒了出來.

蘇靈芸怒氣沖沖地盯著水盆里的床單,既想笑又想哭,這古代的女子洗衣服的功力還真是不能小瞧,這麼大的床單,她們一個人是怎麼完成的?

蘇靈芸掐著腰,正一籌莫展,驀然眼前出現一方素淨的手帕,她一怔,抬眸看去,陽光打下,宋伯陵略有蒼白的臉泛著耀眼的光澤,溫柔似水的眸子滿滿都是擔憂.

"病哥哥,你……你怎麼來了?"蘇靈芸有點尷尬,不知為何現在每每看到宋伯陵,腦海里就自動彌補起那日與溫子然在他房中纏綿的場景.

臉頰一紅,就忘記還停留在半空中的方帕.

宋伯陵臉色平靜,捏住手心的帕子,便細細地擦拭著蘇靈芸臉上的水漬邊回道:"我只是碰巧路過,看到靈芸姑娘在洗衣物,所以進來看看."

"哦"蘇靈芸一直垂著眸子,突然覺得這個動作太曖昧,便忙接過他手中的方帕,笑著:"我自己來,我自己來就好."

蘇靈芸胡亂一擦,沉默讓周邊的氣氛變得更加尷尬.

宋伯陵自顧自地挽起了袖子,彎腰拿起浸在冷水一端的床單道:"我來幫你吧."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宋伯陵眼神瞥過蘇靈芸身上濕噠噠的衣服,示意道:"這活,本來就是兩個人干的,我幫你可以快一點."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蘇靈芸也不好拒絕,只能乖乖地攥住床單的另一端,眼睛時不時瞄著宋伯陵的神態,平靜如水,什麼起伏也看不到.

蘇靈芸傻傻的站在那邊,宋伯陵轉動床單,床單慢慢扭成了麻花的模樣,殘有在床單中的水漬滴滴答答的落下,連成水線,打濕了地上的一片.

擰的差不多了,宋伯陵接過蘇靈芸手中的另一端,走到晾衣杆一旁,輕易一揮,床單就乖乖地搭在了杆上.

宋伯陵動作的熟練程度,讓站在他身後的蘇靈芸不禁想,皇族的皇子竟然也會干粗活?

後來轉念,宋伯陵自小就被送到陳國當人質,自然受了不少的苦難.

"靈芸姑娘,自從我醒來我就發現,不過短短十幾日的功夫,原本愛說話的你,現在怎麼也變得沉默了許多."

宋伯陵驀然的一句話,將蘇靈芸從思索中拉了回來,她一怔才支支吾吾回道:"啊……有嗎?"

可能是因為尷尬吧.

宋伯陵轉身,信步走到蘇靈芸面前,盯著她的眸子,篤定道:"有"稍後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語氣有點落寞:"可能愛說話也是分對誰吧,對子然兄和對我,果然是不一樣的."

"沒有."蘇靈芸想也不想地立馬否決,下意識地覺得失態了,又懊悔不已.

宋伯陵眸子亮起微光,握住了蘇靈芸的手道:"既然沒有,如今我身上的毒也解了,不妨靈芸姑娘跟我回衛國."

他冷不丁提出這要求,蘇靈芸沉默片刻,手也慢慢從他的溫熱中抽回,小聲道:"病哥哥,我可能……可能沒辦法跟你一起走了."

"為什麼?"宋伯陵想要提及這是他們倆人早就約好的約定,可想起那個妖孽來,他輕歎一聲:"可是因為溫子然?"

"是……也不是."蘇靈芸心里如一團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是,她獨身一人穿越到古代,碰上了如同魔鬼一樣的溫子然,她想要逃離,去找尋無所不能的凰族秘術,可漸漸的,通過在七煞盟的十幾日的相處,她對那個玩世不恭的溫子然有所改觀,心里的感覺也在慢慢變得不同,她承認,她不想離開了,也不願意離開了.

"那是因為什麼?"宋伯陵不相信只是自己短短離開蘇靈芸十幾日,她就會對自己的感覺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靈芸吞吞吐吐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可這事情總要有個了結.

良久,她驀然抬眸,對上宋伯陵滿滿都是疑問的眼睛,快刀斬亂麻道:"病哥哥,你就當我不願意離開,就是因為溫子然吧."

她終于說出來了.

還是因為溫子然.

宋伯陵嘴角的笑意換成了苦笑,眸光黯淡,涼涼道:"果然,靈芸姑娘最後還是選擇了子然兄."

蘇靈芸從來沒有見過宋伯陵有如此這般的失魂落魄,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最後一根精神支柱.

蘇靈芸于心不忍,忙道:"病哥哥,我其實什麼都不會,連衣服都洗不好,就算跟你回衛國,我什麼也幫不了你,可能還是個累贅,我真的……我真的不想連累你,所以……"

"好了"宋伯陵打斷她的話語,良久才道:"我……我知道了."

他驀然轉身沒有給蘇靈芸任何繼續解釋的機會,欣長的背影滿都是落寞.

蘇靈芸就站在原地,看著他一點一點地消失在視線當中,心里被狠狠的揪起,不知道是心痛還是心酸?

唉,在現代的時候,她整日就知道坐在電腦面前碼字,在導演面前賣笑裝傻說盡好話,兩點一線規律的很,從來就沒有男人來追過她,可如今穿越到了古代,連桃花運都開始變得好了起來,像是宋伯陵這樣溫文爾雅的男子,可惜了.

蘇靈芸輕歎了一聲,正覺得錯過了一個好男人的時候,卻沒有發覺,一襲白衣何時已經站在她的身後,順著她的視線也看向宋伯陵.

墨玉般的眸子如同深潭一般,深不見底,看不見喜怒哀樂.

"是不是覺得可惜了?"

"嗯,可惜了,太可惜了."蘇靈芸一副幽怨外加有點後悔的模樣.

溫子然雙眸驟縮,臉瞬間就拉了下來:"有什麼可惜的?難不成你還惦記著跟他回衛國,當個皇子妃之類的?"

"其實,現在想想當個皇子妃也不錯,錦衣玉食的,最重要的是不用自己洗衣服了,你說,多好……"蘇靈芸憨笑了片刻,忽的,覺得不對,剛剛跟自己說話的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不好!

蘇靈芸眉頭一挑,脖子僵硬地轉頭,正好對上溫子然泛著光的眸子,那眼神瞬間讓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溫子然,你……你怎麼在啊?你走路都沒聲音的,想要嚇死我啊!"

蘇靈芸為了自身安全著想,向後驀然退了一步,表面上裝作淡定,可溫子然幽幽說出的一句話,讓蘇靈芸背後都冒起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你若是後悔,現在去追還來的及,陵王妃."

他故意將後面的三個字加重了力道,語音上調,感覺怪怪的.

上篇:068 溫子然的承諾    下篇:070 宋伯陵答應條件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