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7 殺人示威   
  
067 殺人示威

蘇靈芸看溫子然的目光不禁有點發怔,此刻心里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五味雜陳什麼都有.

驀然,溫子然俯下身子,在她的耳畔輕聲道:"芸兒,你拿解藥先去救宋伯陵,這里交給我."

像是被溫子然給施了**咒一樣,蘇靈芸想也不想,點了點頭,望了一眼在遠處臉色鐵青的桑陌,便轉身往若水山莊走去.

大白在替蘇靈芸開前路,青幫人眾也只能舉著刀劍不敢對蘇靈芸動上分毫,眼睜睜地看著她走進了山莊的大門.

桑陌眼睛半眯,凰族靈女眼看就到手了,怎麼現在能讓到嘴的肥肉又掉到了他人嘴里,他忽的一躍而起,想要趁蘇靈芸沒有走遠,扣住她,可惜,他忘記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道理.

驀然,一團白綾纏住了桑陌的身形,白綾似柔似鋼,恰好阻擋住了桑陌的視線,當他再次抬眸時,那一人一虎已經走遠.

桑陌十指緊握成拳,重新落回地面,盯著阻擾自己的青衣女子,正是城南.

城南將半空中的白綾收回,站于溫子然的身側,頷首道:"公子,屬下來晚了."

溫子然看著桑陌的狼狽模樣,淡笑道:"沒有,城南來的正是時候."

城南上前附在溫子然的耳畔小聲說了幾句話,站在對面的桑陌盯著他們主仆二人,卻不知道他們在盤算些什麼,心中不禁有點心急,宋伯陵的大限極近,若是再沒有解藥……

"溫子然,今日我青幫必定會拿下若水山莊,你就等著受死吧."桑陌忽的一揮手中的彎月大刀,身後的青幫人眾皆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溫子然毫不在意,任由他們喊得聲音有多高,他依舊站在那里冷冰冰地看著一群烏合之眾,像是看笑話一般.

良久,他才慵懶道:"好了,桑陌,芸兒都走了,我們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桑陌一抬手,沉下臉執著道:"解藥,七煞的解藥."

溫子然眉頭一挑,嘴角翹起一抹諷笑,回頭看向城南:"城南啊,這天下之事,還真是無奇不有,宋伯陵需要解藥,青幫的幫主竟然也需要解藥,你說,我到底是給誰呢?"

城南瞥了一眼桑陌,頷首淡笑:"我們若水山莊向來是窮人不救,富人也不救,唯有跟公子有緣的才救,那就要看公子瞧誰順眼了."

溫子然冷笑一聲,盯著桑陌打趣道:"順眼?我看他們兩個都不怎麼順眼,那個宋伯陵到底是我的病人,如果要是死在了我若水山莊里,這事傳了出去,可不是要毀了我山莊的名聲,算了,還是救他吧."

桑陌雙眉緊蹙,這個溫子然葫蘆里到底是賣了什麼藥?

沒等桑陌反應過來,溫子然一揮衣袖,信步往山莊走去,可還未上台階,他忽的一個轉身,饒有興趣地看著旁邊舉著刀的青幫黑衣人,刀刃寒光畢現,溫子然卻毫無畏懼之色地靠了過去,神色狡黠:"你的手怎麼發顫了?"

那黑衣人眼中有絲恐懼,死死地盯著溫子然,哪知,握住刀的手更加顫抖不已,不能控制.

溫子然輕笑一聲,伸手就握住了黑衣人的手腕,力道之大,讓他的臉瞬間就扭曲,溫子然斂起笑意,冷聲道:"連自己的兵器都控制不好,這樣的人留有何用?"

話音剛落,一道劍影從他的脖頸處劃過,見血封喉.

尸體倒地,溫子然卻感覺索然無味地拍了拍手,側目看向臉色已經氣的發白的桑陌,一本正經道:"桑陌堂主,你的手下實在是不頂用,我幫你清理一下門戶,你應該不介意吧?"

桑陌握拳的手快要滲出血漬,這個溫子然竟敢在自己的面前就公然殺人,他根本沒有將青幫放在眼中.

溫子然歎了一口氣,轉身往後揮了揮手,丟下話道:"不要在這里丟人了,趁我還沒有反悔之前,滾回你們的衛國去."

"砰!"

若水山莊的大門驀然關緊,青幫人眾在大庭廣眾之前吃了溫子然的啞巴虧,有苦說不出.

"堂主,這個溫子然太囂張了,我們不如現在就鏟平他的若水山莊!"

桑陌何嘗不想,可宋伯陵還在溫子然的手里,何況他還答應要救宋伯陵了,這口氣不能忍也要硬生生咽下去.

"好了,我們回去."桑陌閉上眼睛,下達了最後的指令.

青幫眾人皆有不服,溫子然當著他們的面殺了同幫的兄弟,這件事難道就這麼完了?

"堂主……"

"你們耳朵是聾了嗎?我說回去,沒有聽見嗎?!"桑陌本來就一肚子的火氣,現在沒有什麼比宋伯陵的命更加的重要,他抬眸望了一眼"若水山莊"那金燦燦的四個大字,這等羞辱,來日一定會讓溫子然這個家伙成倍償還!

青幫人眾像是吃了敗仗一般,從若水山莊退了下去.

此時站在樓閣上的溫子然和城南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們漸漸退去的眾多身影,城南不解道:"公子,既然知道宋伯陵就是青幫的幫主,那為何還要救宋伯陵的性命?"

溫子然眸光深邃,心里自有盤算:"我救他,自然他就有活下去的價值."

"那公子,不去看看嗎?"城南所指之事,是蘇靈芸已經到了後院拿解藥去救宋伯陵了.

溫子然遠眺了一眼遠方的景色,竟莫名伸了一個懶腰,像是剛想起來般的驚詫:"對,這件事情我怎麼忘了,我們這就去看看熱鬧吧."

城南跟在溫子然的身後,她跟隨他多年,早就已經習慣了他乖張古怪的性子,即便如此,她亦願意跟在他身後,每次看著他的身影,就已經知足.

溫子然踏進宋伯陵房間的時候,蘇靈芸已經將解藥喂給宋伯陵有些時候了,可蘇靈芸坐在床榻邊,左等等右等等,宋伯陵就是沒有蘇醒的跡象.

正是心急的時候,溫子然悄然走到她的身後,伸長了脖子,姿勢極其搞笑:"芸兒,宋伯陵不會已經歸西了吧?"

蘇靈芸白了一眼這個幸災樂禍的溫子然,驀然一巴掌打在他的胳膊上,嗔怒道:"別胡說,肯定是這藥效慢的緣故,病哥哥才不會那麼容易就死了呢."

溫子然贊同地點點頭:"這倒是,一般烏龜王八什麼的,都能長命百歲."

"溫子然,你有點正經,行不行?"蘇靈芸驀然起身,抬腿就准備給他一腳,可惜他行云流水一退,正好躲了過去,一臉壞笑地繼續打趣道:"芸兒,你又沒有武功,你是打不過我的."

說起"打"這個字,蘇靈芸驀然想起了青幫,不過看溫子然這麼悠然自得地站在這里,肯定是青幫退兵了,難怪跑到這里得瑟.

"唉,青幫那些人也夠沒用的,連你這個無賴都打不過,我看干脆別叫青幫,改叫白幫比較好."

溫子然臉上的表情變化莫測,擠眉弄眼地靠近蘇靈芸輕聲道:"我可以當做是芸兒對我的誇獎嗎?"

"誰要誇獎你啊,你有什麼好值得誇獎的?你耳朵有問題嗎?我的重點在于,你是個無賴!"蘇靈芸怕溫子然聽不懂,特意加重了後面兩個字的重量.

誰知,溫子然更加沒皮沒臉起來,聲音驀然變得邪魅蠱惑人心:"芸兒,你確定你真的看過我無賴的一面嗎?"

他的聲音如同一團火焰,燒的蘇靈芸臉頰緋紅,她瞪圓了眼睛看著溫子然,還沒等反應過來,身子驀然騰空而起,蘇靈芸一個不穩,兩只胳膊只能緊緊地圈住他的脖子,在外人看來,蘇靈芸像是一只無尾熊,整個都掛在溫子然身上.

城南一看,氣氛不對,立刻低頭,默默地退出了屋子,並且還貼心地關上了房門.

溫子然讓蘇靈芸坐到了圓桌上,一只手卻緊箍著她柔軟的腰肢,根本就沒有放手的意思.

蘇靈芸臉頰通紅,小聲推搡道:"溫子然,你干什麼,你可別胡來,病哥哥還在這里呢."

溫子然一把握住蘇靈芸的拳頭,放在唇邊輕柔一碰,墨玉般的眸子此刻也染上了如火般的**:"反正宋伯陵也沒有醒,就算不得有人."

"溫子然,你不能這樣……"蘇靈芸呢喃著,嘴里的話還未說完,下一刻就被溫子然的吻給強勢堵了回去,他們之間不是第一次的親吻了,他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吻,每次都讓蘇靈芸次次淪陷.

這次,不知為何,蘇靈芸掙紮的手竟乖乖地攀上了他的脖頸,輕微地迎合,也懂得該怎樣討得他的歡心.

周圍的溫度陡然升高,蘇靈芸的不抗拒給了溫子然更進一步的野心,他的火熱的手掌一路從腰肢往上游走,本來緊合的衣領輕柔地被他拉開,霍然間,一股冷氣沁入皮膚,可又瞬間被溫子然的火熱給灼傷,他的吻一路向下,從她雪白的脖頸到圓潤的肩頭.

蘇靈芸視線一片模糊,她感覺酥酥麻麻癢癢的,沒有先前的反感和討厭,反而被一種幸福和愉快所取代.

上篇:066 陷入困境    下篇:068 溫子然的承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