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6 陷入困境   
  
066 陷入困境

蘇靈芸和溫子然在懸崖底尋了許久,就差將挖地三尺了,可還是連沈步崖和水憐衣的尸體都沒有找到.

蘇靈芸仰頭向上望了望,層層云海遮掩,連懸崖頂的邊都看不到,人若是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命肯定是沒了,連尸體恐怕也不會齊全了.

蘇靈芸輕歎一聲,他們相愛了半輩子,又折磨了對方半輩子,卻最後淪落到這等結局,也是悲歎了.

她和溫子然最後在懸崖下,為水憐衣和沈步崖簡單立了一座墳,將他們的名字寫在了一起.

溫子然和蘇靈芸離開唐國之時,聽說七煞盟群龍無首,內訌不斷,最後分崩瓦解,七煞盟諾大的府邸被各部分的勢力給搬空,值錢的東西一件不留,如今只剩下一空蕩蕩的破宅子,和一落魄的瘸子固執地守著.

在回若水山莊的路上,大白一如既往地如同閃電般的奔去,坐在虎背上的蘇靈芸卻失去往日的嘰嘰喳喳,沉默地輕輕環住溫子然的腰際,頭靠在他的背上,不發一語.

溫子然知道蘇靈芸有點傷感,這一路並未說什麼,只是手覆在她的纖細上.

在接近陳國的邊境,大白突然就轉了方向,往山林中奔去,走到了半山腰,猛地停了下來.

虎爪一直徘徊不前,露出一副凶相.

溫子然抬眸看去,清風拂過,一股很濃重的血腥味溢在山林的四周.

蘇靈芸打了一個哈欠,眼睛還未睡醒的模樣,突然感覺停了下來,還以為到了若水山莊,可細細看去,這周圍還是一片山林:"溫子然,怎麼停下了?"

溫子然蹙了蹙眉頭,他很少有這麼凝重的時刻,還未言語,驀然一搖搖晃晃的身影從一邊的草叢竄了出來,滿身的血漬,踉蹌的走了兩步,撲通一聲就跌倒在大白的面前.

大白毛茸茸的爪子抬起,壓了壓那人,可那人還是一動不動.

溫子然從虎背上跳下,從衣袖中抽出一根銀針刺進了那人的脖頸,手扶起他的半邊身子,他胸口劇烈起伏了片刻,才緩緩睜開眼睛,一看到溫子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

"莊主……不好了,青幫……青幫把山莊給圍困起來了."

一聽到"青幫"這兩個並不陌生的字眼,蘇靈芸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青幫跟若水山莊好像沒仇沒怨的,怎麼突然就搞開襲擊了?

"城南和城北呢?"溫子然語氣不急不緩,好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

"她們還在山莊內,與青幫的人抗衡,這次青幫的人太多,山莊寡不敵眾,莊主……你快點回山莊吧."

那人憋住最後一口氣說出,腦袋一歪,便昏厥了過去.

蘇靈芸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次青幫不會又是沖自己來的吧?

溫子然將那人放到了虎背上,眸光深邃地望向若水山莊的方向,本來一開始還不能肯定宋伯陵的身份,現在看青幫人如此的心急,看來十有**……

"溫子然,我覺得是我的行蹤暴露了,青幫一直想要抓我,這次肯定是沖我來的."

溫子然側目看著蘇靈芸耷拉著腦袋,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悄然一笑,摸了摸她的腦袋:"芸兒,你想多了,他們這次不是沖你來的."

"啊?不是沖我?那是為什麼?"蘇靈芸猛地一抬頭,眼眸泛出點光芒,像是兔子一般.

溫子然默默了片刻,輕歎一聲,將原因埋在心里,繼而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現在要回山莊了,你呢,就在這里乖乖待著,我讓大白護你周全."

"不行."蘇靈芸一把拽住溫子然的衣袖,執拗道:"每次有事發生的時候,你都要撇下我,這次可不行,我要跟著."

"我知道芸兒是怕我受傷,可你又不會武功,上面刀光劍影的,若是傷了你一根頭發絲,我會心疼的."溫子然邪魅一笑,明明是暖心的話,怎麼現在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蘇靈芸一撇嘴,索性跳起拍了一下溫子然的腦袋,假意嗔怒道:"你想多了吧,今天離病哥哥的大限還有不到兩天的期限,我是上去救病哥哥的,誰擔心你啊."

溫子然臉色一暗,嘴角雖然還掛著些許的笑意,但是整個臉明擺著寫著兩個字"不爽".

"所以,你攔著沒用,這若水山莊,我是去定了."蘇靈芸信誓旦旦,不給溫子然任何還嘴的余地,徑直就往前方大步流星地走去.

溫子然可以對付這世間任何人有無數種的辦法,可單單對于蘇靈芸這個丫頭,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無奈地搖搖頭,忽的腳尖著地,一把撈起蘇靈芸的腰際,抱著她,輕功施展就往若水山莊而去.

耳邊的風呼嘯而過,時而上時而下的,這速度跟大白簡直是不相上下,蘇靈芸眼睛眯成了一條線,向後看去,大白就跟在身後,這個溫子然輕功高到了如此地步,為什麼還要騎著大白?

"溫子然,要是在我們那個地方,我一定要向法院告你虐待動物!"蘇靈芸大聲地喊著.

溫子然眉頭一挑,根本不懂蘇靈芸這嘴里又蹦出的新鮮詞彙,他月朗風清一笑:"動物?芸兒你是說大白嗎?你若是喜歡,我就將它送給你了."

蘇靈芸呵呵一笑,這個家伙倒是大方,大敵當前的,不應該緊張若水山莊,怎麼還說笑上了?

不過,能平白無故地得到一可愛的大老虎當坐騎,也是不錯的.

蘇靈芸正想著,只聽得一聲虎嘯,大白猛地跳起,沖到了溫子然的身前,蘇靈芸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嚇了一跳,等定睛一看,原來他們已經到了若水山莊,黑壓壓的青幫人眾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住了若水山莊,大白從空中一跳,頓時人群中炸開了鍋!

青幫人群恍惚中破了一個大洞,大白張著血盆大口,身子弓起,眼睛泛著綠光,讓青幫的人接近不了半分.

溫子然抱著蘇靈芸從空中悄然落下,衣袂飄落,仿若謫仙降臨.

刀劍相交的聲音戛然而止,青幫人眾舉著刀,警惕地盯著站在中間氣定神閑的溫子然,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溫莊主,你終于出現了."青幫的堂主桑陌從人群中走出,饒有趣味地盯著溫子然,視線卻最終落在了蘇靈芸身上,眉頭不禁一挑,笑味十足:"有趣有趣,沒想到靈芸姑娘也在這里."

蘇靈芸瞪了桑陌一眼,身子不由自主地躲在了溫子然身後,囂張道:"你是誰啊?本姑奶奶可不認識你這個孫子."

這個凰族靈女倒是挺伶牙俐齒的.

桑陌臉色一沉,剛要抬手吩咐青幫人眾將這個野丫頭抓起來,可溫子然開口了:"青幫不在衛國好好待著,到我若水山莊有何意?難道是你們幫主也得了怪疾?"

這語中有話,似是在試探.

桑陌一怔,宋伯陵現在就在若水山莊內,危在旦夕,他剛剛得到消息,若水山莊已經得到了七煞的解藥,但就是不遲遲給宋伯陵服用,他一心急,就想圍攻若水山莊,逼溫子然交出解藥.

可蘇靈芸在,幫主的身份還是不能暴露.

桑陌哈哈一笑:"溫莊主,這是在咒我們幫主嗎?我們幫主在衛國好好的,他只是想要請靈芸姑娘到府里一敘."

"哦?若是單單請芸兒,為何要對我若水山莊大開殺戒?"溫子然步步相逼.

"我才不認識你們那個什麼幫主,他想盡辦法抓我回去,還想致我于死地,我才不會傻到羊入虎口呢."蘇靈芸氣鼓鼓地沖著桑陌一個勁全都嚷了出來.

桑陌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有點惱羞成怒.

溫子然驀然頷首一笑,伸手一把攬住了蘇靈芸的肩膀:"就算是芸兒答應了,也得問問她的相公答不答應?"

蘇靈芸一怔,詫異地望著溫子然,這個家伙不會要說出來吧?!

果然不出所料……

"靈芸姑娘的相公?"

"對啊,芸兒在唐國的時候,已經答應嫁與我,我們之間已經有了婚約了,只差一個儀式而已,桑陌堂主若是不嫌棄,不妨留下來喝杯喜酒再走啊."

蘇靈芸瞪圓了眼睛,眼睛中恨不得飛出十幾把刀子,將溫子然這張破嘴給割破,簡直就是大舌頭!

桑陌眼睛微眯,目光在蘇靈芸和溫子然之間流連,幫主不過是沉睡了十幾日,這蘇靈芸怎麼就和溫子然糾纏在一起了?

那幫主的計劃,豈不是要前功盡棄?

蘇靈芸一個冷臉,小聲嘟囔著:"溫子然,你可以啊,我還沒嫁你呢,你就開始滿世界毀我的清譽."

溫子然握住蘇靈芸肩膀的力道驀然加重,呵呵一笑:"反正這都是早晚的事,難不成你還想反悔不成?"

"我倒是想反悔,你給機會嗎?"蘇靈芸眼睛往上瞟了,瞪著溫子然,正好對上他得意的眼神:"我溫子然想要得到的人,從來都不會讓她從我身邊溜走,對不起,芸兒,你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

上篇:065 雙雙墜崖    下篇:067 殺人示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