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4 最後一天的相處   
  
064 最後一天的相處

沈步崖輕歎一聲,信步走上了亭子,轉而看上的是一張記憶中最深刻的臉龐.

眉如柳,雙眸似水,卻帶著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一雙朱唇,輕輕地抿著.

這……

沈步崖看的有點失神,水憐衣卻已起身,微微頷首:"盟主,請坐."

沈步崖鬼使神差地緩緩坐到石凳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眼前的水憐衣,看她為他倒酒,看她為他布菜……

她的容貌已毀,現在怎麼會恢複到以前的樣子,一絲一毫都不差?

"憐衣,你的臉?"沈步崖伸出手想要觸碰,想看看這到底是真的,還是每日思念太深而出現的幻覺,可手指未觸到半寸,水憐衣的身子驀然後傾,悄然躲過了.

"盟主,您大概是忘記了,我是七毒會的人,做一張和以前一模一樣的面皮具,對于我來說,不是難事."她嘴角翹起一抹笑意,謙遜卻帶有冰冷的距離.

沈步崖眸光黯淡,收回了僵在半空中的手,苦笑地回道:"是啊,我怎麼會忘了這世間還有面皮具這等好東西"他停頓了片刻,抬眸再次望著她,喃喃道:"這樣也好,能讓我看到以前的你."

水憐衣嘴角的笑意始終掛著,她夾起一抹翠綠,放到了沈步崖的盤中:"可是,就算是容貌恢複到以前,人也不會是以前的人了."

他垂眸看著盤中的那抹翠綠,多年前,這是她最拿手的菜,也是他最愛吃的菜.

他滿臉苦澀,拿起筷子竟有點費力,夾了許久才將這菜放入到嘴中,牙齒輕輕咀嚼,滿腔都是如同黃連一般的苦味,難以下咽.

"不知我的手藝有沒有退步,若是做的跟以前出入太大,盟主盡可說出來,或是不吃便可了."水憐衣嘴上雖然恭敬有禮,可臉上卻冷若冰霜.

沈步崖眉頭微蹙,將菜咽了下去,隨即點頭稱贊道:"不錯,憐衣的菜還跟當初一樣,一樣好吃."

水憐衣沒有想到沈步崖竟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鼻子驀然一酸,視線竟開始模糊了起來.

曾經的他是翩翩少年,意氣風發,可是如今坐在面前的這男子,身體發胖,頭發半參銀絲,胡須微亂,哪里還有半點當初少年郎的意思?

無論是他對不住她,還是她恨極了他,他們都輸了,輸給了歲月,輸給了心底還殘留的感情.

水憐衣視線移開,看向別處,她怕自己會一不忍心,淚珠就會落下.

"盟主,明日我想買點東西,你陪我去逛逛街市吧."

沈步崖有點驚詫,水憐衣這小小的邀請,前些日子還將自己賜予她的衣裳首飾全都扔了出來,怎麼如今又要自己陪同她去?

許久未等到答複,水憐衣冷笑道:"盟主,可是怕我再給你下毒,所以不願意了?"

"沒有."沈步崖立刻否決,緊張的樣子如同做錯事的孩子:"我沒有那麼想,我明日正好沒事,陪夫人去逛街市,是丈夫的分內之事,我自然要去."

"好……那就好"水憐衣連連喃喃道,她端起酒杯,眸光瀲灩:"那我們明日辰時,在七煞盟的府門外見."

是錯覺嗎?心里總感覺這好像是訣別一般.

沈步崖一度以為自己眼花了,水憐衣的眼角似有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滑過,只是一瞬間,她舉杯一飲而盡,那抹淚痕很好的掩蓋了過去,她又恢複到了常態.

沈步崖舉杯,嘴唇還未碰到杯沿,水憐衣就已然起身,未曾告別,回到了房間內.

庭院內,只剩下沈步崖一人坐在那里,手指微蜷,溫好的酒已涼,佳人不在,他卻依舊仰頭將這杯苦心的酒灌了下去.

他經營七煞盟那麼久,什麼話外之音沒有聽過,明日,或許是自己最後一次看到日出了.

沈步崖末了苦苦一笑,最終還是自己對不住她,她對自己做任何事,都是應該的.

夜色微涼,他獨酌苦酒,就這樣一直坐到了第二天的天亮.

沈步崖望了一眼東邊微亮的天空,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裝,徑直往七煞盟的府門口走去.

未等上半刻,水憐衣也從里面正巧走了出來.

她走出府門的刹那,太陽剛從云層中鑽出來,陽光撒下,她一襲簡單的裝束,頭發盤起用一根古樸的簪子紮住,整個人看起來乾淨利落.

沈步崖望著她,就像是初遇到水憐衣的感覺.

水憐衣不急不緩地走下台階,嘴角翹起:"盟主,起來的好早,想必等我很久了吧?"

"沒有,我也是剛剛到,憐衣,果然最簡單的裝束最適合你,你穿這一身很好看."

"謝謝盟主誇獎."水憐衣微微頷首,並沒有任何的起伏變化.

沈步崖喚過下人,正想要叫過一輛馬車,但卻被水憐衣給攔個正著:"盟主,我不想坐馬車,我們不如就這樣走著去街市吧."

"也好."沈步崖沒有反對,與水憐衣並肩一起沿著滿是陽光鋪滿的街道,像是散步般的走著.

清晨,街市兩邊的小商小販早早就已經開始擺攤,賣包子的賣粥的賣餅餛飩的,趕早的百姓縮著脖子,排隊買著早點,商販們一邊吆喝著生意一邊笑臉相迎,招呼著客人.

在這一群穿著粗布短打的百姓中,水憐衣和沈步崖的裝束就顯得紮眼很多,不過眼尖的百姓還是認出了沈步崖,點頭哈腰地問他好,沈步崖也禮貌笑著回應.

拐了一個彎,路過了一家裳衣坊,正巧它剛剛開門,掌櫃的認識沈步崖,伸了一個懶腰走到他面前,五大三粗道:"喲,這不是沈盟主嗎?怎麼這麼早就來街市了?"

沈步崖還未回應,掌櫃的就看到了一旁嬌小的水憐衣,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陪佳人來買衣裳了,這位是沈盟主剛納的小妾嗎?好眼生啊."

沈步崖淡淡一笑,搖頭道:"不,她是我唯一的妻子,我們先前走散了,剛剛重聚,所以……"

"哦,原來是這樣"掌櫃的意識到是自己說錯了話,連連對著水憐衣道歉:"原來是夫人,我說呢,沈盟主之前納的怎麼都是小妾,盟主夫人一位都是懸空多年的,原來是等夫人您呢,沈盟主對您還真是癡心呢."

水憐衣瞥了一眼沈步崖,並沒有多少的起伏,反而沈步崖有點不自在,忙制止住掌櫃的嘴:"好了,你們坊里有進新的衣服嗎?給我夫人做一身吧."

掌櫃一聽生意來了,立刻眉開眼笑的招呼著他們往里走:"有有,夫人傾國傾城之貌,小店必會用最好的綢緞,做出最好的衣裳."

水憐衣對衣服並沒有多少的要求,像是個木頭人任由坊里的裁縫,為自己量身.

裁縫上了點年歲,不過手藝很是精湛,曾經他還為沈步崖的大夫人二夫人乃至三夫人都做過衣裳,裁縫用尺子細細量著,卻感覺有點納悶:"尊夫人的尺寸和大夫人和二夫人竟然一模一樣,天下竟有這等巧事."

沈步崖臉色有點僵,掌櫃的看眼色行事,忙制止了裁縫的嘴,囑咐他,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別的別管.

量身完畢之後,水憐衣走到沈步崖的身側,小聲道:"原來盟主這麼喜歡陪各位夫人逛街啊."

沈步崖淡然一笑,伸手撫過她略有凌亂的鬢發,柔聲回道:"是啊,每次陪她們逛街,我都能在她們身上或多或少的看到你的影子."

水憐衣一怔,有點不解地盯著沈步崖:"你說什麼?難道你娶她們……"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她怕接下來的話,若是他否認了,那會顯得自己自作多情,況且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沒有回頭的余地了,知不知道真相又有什麼關系?

他們從裳衣坊走出,繼續沿著街市往前走去,沿途買了不少上等的胭脂水粉,直到快到了街市盡頭,一捏泥人的攤位吸引住了他們的目光.

攤位上擺著各色各樣的泥人,有國色天香的美人,也有器宇軒昂的少俠,大腹便便的丑人,唱戲的戲子……

水憐衣想起多年的那日,她第一次帶著沈步崖進入唐國的都城,沈步崖對什麼都好奇,單單就喜歡那捏泥人的攤子.

水憐衣順手拿起一泥人,盯著它像是在對它說話,也像是對沈步崖說的:"那年,你是真的第一次知道有塑泥人的手藝嗎?"

沈步崖眉頭微蹙,眼眸中透出些許的波瀾,但聲音卻肯定無疑:"對,那的確是第一次,我沒有騙你."

"好……"水憐衣苦笑連連,心里湧起一陣酸楚,她從衣袖中摸出兩枚銅板交到了商販的手中,囑咐道:"幫我捏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泥人吧."

商販瞧了一眼沈步崖,視線又落到水憐衣身上:"夫人,不捏個泥人嗎?成雙成對的,多好的寓意啊."

水憐衣搖搖頭,聲音清冷:"世上本就沒有成雙成對的人,要那個寓意干什麼,你做你的吧."

上篇:063 回光返照    下篇:065 雙雙墜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