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3 回光返照   
  
063 回光返照

水憐衣的頭歪在一邊,眼睛依舊是癡癡地望著枝頭的那兩只鳥兒,臉色蒼白如雪:"我找你來,不是談論這個的."

"那,你……不會還想殺我吧?"蘇靈芸向後一跳,生怕水憐衣會從哪里抽出一把劍,刺自己個滿臉桃花開.

水憐衣瞥了蘇靈芸一眼,手卻從衣袖中拿出了一方黃舊的布絹,蘇靈芸視線下移,這不正是自己苦苦尋找的凰族秘術嗎?

水憐衣胳膊上移,布絹在她瘦骨嶙峋的指間,好似下一刻就要掉落.

她這是將凰族秘術的布絹交給自己嗎?

蘇靈芸下意識的想著,卻不自覺地接了下來,這傳說中的凰族秘術的布絹,現在竟就躺在她的手心,不知怎麼,這單薄的布絹卻重了許多.

"水憐衣,你這是什麼意思?"前些日子,水憐衣不是還說要搜集齊全布絹,然後全部毀掉,以除大患嗎?現在這個情景是要原物奉還嗎?

水憐衣這才將視線從窗外移開,落到滿是錯愕不解的蘇靈芸身上:"你既然是凰族的靈女,就應該守護好你族的聖物,萬不可再將這等物件落入奸惡之人的掌心."

"可,上次,你明明不是這麼說的."蘇靈芸垂下眸子,喃喃道.

"那是上次,我現在被囚禁在這里,如同斷手斷腳,再說,我也早就沒有了力氣,對這世間的一切意冷心灰了."水憐衣輕歎著,語氣皆是萬般無奈.

她這一路所經曆的,若是換做常人,早就已經承受不住,先前,她還可以用對沈步崖的仇恨支撐著,可是現在,連仇恨也沒有了,這唯一的支撐早就已經倒塌,說是行尸走肉,也不過如此.

"憐衣姑娘,接下來,那你准備怎麼辦?"蘇靈芸怕水憐衣真的會想不開.

水憐衣深吸一口氣,嘴角擠出一抹笑意:"這還是你第一次這麼喊我,靈芸姑娘,這些日子的相處,我騙過你,利用過你,但是你倒是心胸寬廣,好不記仇,可我想給你點忠告,你可否願意聽?"

許久沒有被人誇了,蘇靈芸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她憨憨一笑,連連點頭:"憐衣姑娘,你盡管說就是了."

水憐衣的手覆上了她的手腕,初次接觸,那麼的寒冷徹骨,讓蘇靈芸不禁打了一個激靈.

"要想活命,就千萬不要跟溫子然走的太近."她近乎一字一句咬著牙說出.

溫子然?!

蘇靈芸笑意斂起,眉頭微微一蹙:"這跟溫子然有什麼關系?"

水憐衣微亮的眸光又黯淡了下來,她驀然撤回冰涼的手心,又躺回到了軟榻上:"靈芸姑娘,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我累了,要休息了."

這話怎麼可以說一半又不說了,這不是吊人的胃口嗎?

蘇靈芸不甘心,執著道:"憐衣姑娘,你把話說明白啊,溫子然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我要離他遠一點才能活命啊?"

水憐衣已經閉上了眼睛,好似懶得回答蘇靈芸的問題.

"憐衣姑娘,你說啊."

婢女已經匆匆趕來,站在蘇靈芸的一旁,難為道:"靈芸姑娘,夫人要休息了,若是有事,還是下次再來吧."

為什麼每個人都在跟她打啞謎,她就像是被豢養在動物園的猴子,這種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覺,糟糕透了.

蘇靈芸索性繞到水憐衣的軟榻邊,盯著她:"把話說清楚,否則我就不走了."

"靈芸姑娘,我們夫人真的……"

水憐衣抬手示意讓婢女停口,而後她睫毛微顫,卻沒有睜開眼睛:"我沒有告訴你,是因為你已經陷進去了,我就算是說什麼,你也不會當真."

"陷進去?"蘇靈芸壓低聲音,默默重複著,她知道水憐衣說的是怎麼一回事.

"我所能提醒你的就是,溫子然這個人絕對不像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他是你所不能控制的."

蘇靈芸心中一沉,腦海突然閃現出從初遇溫子然到如今的場景,發生的種種,像是放電影一般閃過,他武功的高深莫測,他城府的深不見底,他殺人于無形當中,這些她都見過,可是,他會騙自己嗎?

蘇靈芸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水憐衣房間的,當她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那白衣蘊藉的男子已經赫然站在她面前了.

溫子然在蘇靈芸的眼前揮了揮手,感覺她有點失魂落魄的:"芸兒,你怎麼了?"

"啊,沒……沒怎麼."蘇靈芸下意識地避開溫子然的視線,看向別處.

蘇靈芸一向都是把什麼都表現在臉上,現在她這個表情,明明就是有心事,難道水憐衣跟她說什麼了?

溫子然一歪頭,打量著蘇靈芸緊繃的小臉,試探道:"是不是水憐衣跟你說我的壞話了?"

蘇靈芸一怔,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就那樣的僵持著.

溫子然從她這個態度就猜出了十之**,他聲音沉了下來:"芸兒既然什麼都不說,那我就親自去問個明白."

"別去."蘇靈芸一把拉住了溫子然的手心,抬眸明晃晃地看著眼前這個俊美如玉的男子,微微搖頭:"她什麼也沒說,我只是替她感到傷感而已."

"就這樣?"

"對,就這樣."蘇靈芸擠出一個笑容,直視著溫子然,他的掌心有說不出的溫熱,他小時候又經曆過那樣的艱難,就算是變得心機頗深了一點,在這個亂世,也沒有什麼不對的.

畢竟人都要自保.

她相信他,相信他不會辜負了她的深情.

纖細的十指微蜷,緊緊地握緊了他的手,這是無條件的信任.

"溫子然,我們明天就回若水山莊,好不好?"

溫子然眉頭一松,昨天還嚷嚷著要留下來幫助水憐衣,現在怎麼就儼然換了一個想法.

"可你不是……"

蘇靈芸垂眸莞爾一笑,上前挽住了溫子然的胳膊:"我覺得你說的對,這是他們夫妻之間自己的事情,我們外人是插不進手的,所以,我們回去救病哥哥吧."

這是她頭一次這麼主動,跟他貼的這麼親密,這麼近.

溫子然一陣錯愕地盯著蘇靈芸,胳膊上傳來切實的溫度,很燙,燙的連他一度以為堅硬如石的心也快要融化了.

這表示,她接受他了嗎?

還沒等溫子然從中醒過來,蘇靈芸就拉著他,笑嘻嘻縮著脖子道:"外面的風刮得好冷啊,我們快點進屋吧."

溫子然欣長的身子被矮一頭的蘇靈芸生拉硬拽地拽進了屋中.

屋外開始變得微涼,太陽也快要落山了,枝頭的那兩只鳥兒嘰嘰喳喳亂叫,本來躺在軟榻上閉目養神的水憐衣,驀然睜開了眼睛,視線模糊,嘴邊卻喃喃著:"太陽也落山了."

她的手緩緩從衣衫中拿出了一顆藥丸,塞進了口中,咽了下去.

眼角含著的淚珠滾落下來,滴入了錦繡的袖口中,暈染了一片.

"來人啊."她輕聲喚著.

婢女聽到水憐衣的聲音,急忙跑來,恭敬地站在她身側,語氣輕柔:"夫人,怎麼了?"

"今天的晚飯吃的是什麼啊?"

婢女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自從水憐衣搬進了這嵐裳院,常常是閉口不言,眼睛只看著窗外的合歡枝頭,一發呆就要一天的時間.

婢女不敢怠慢,忙回道:"廚房做了……"

"今晚我想請沈盟主到這里吃飯,我親自下廚,你跟廚房說一聲吧."水憐衣的聲音平靜如水,可聽進婢女的耳中,就像是驚天霹靂頭一遭一般.

夫人不是和沈盟主的關系勢同水火嗎?怎麼如今卻……

"你還站在那里干什麼,我說的話,你沒有聽清楚嗎?"水憐衣微睜眼睛,聲音略有怒意.

"是是是,奴婢這就去辦."婢女頷首退下了.

水憐衣掀開蓋在身上的薄被,活動了一下筋骨,未穿鞋子,赤腳走出了屋子.

許久未開口的七煞盟夫人竟然下廚為盟主做飯了,這可是七煞盟里炸彈一般的消息.

沈步崖起初聽到婢女的邀請,一陣驚詫,他手中的書卷落下,兩步走到婢女的身前,聲音既是激動又是不敢置信:"你……你剛才說,夫人要請我去嵐裳院一起共食?"

"是,夫人已經親自下廚做好了飯菜,還請盟主跟我去."婢女臉上有掛不住的欣喜,側開身子,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沈步崖驀然一笑,如今真是守得云開見月明,他也來不及整裝,急匆匆地就往嵐裳院而去.

再次邁進嵐裳院的大門,已經是兩日之後的事情了,沈步崖瞥了一眼水憐衣房間前的那顆開的正好的合歡花,她可是知道了自己的心思,所以郁結的心思有了松解?

水憐衣將飯菜置于庭院當中,皓月當空,何等的詩情雅意?

她一襲素白的衣裳,三千發絲未曾盤起垂落在腰間,只單單一根素銀簪子裝飾,簡單大方.

沈步崖匆匆而來,初映入眼簾的便是那熟悉的身影,銀光撒下,她的周身泛起一層光芒,沈步崖輕歎一聲,心底卻升起一抹可望而不可即的渺茫.

上篇:062 補償    下篇:064 最後一天的相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