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2 補償   
  
062 補償

沈步崖一僵,並沒有回頭,水憐衣直直地盯著他有點發福的背影,看不到也想不到他現在是如何的神情.

惱羞成怒?這倒是符合他的性子.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語氣平淡如水,沒有絲毫的波瀾.

水憐衣沒有想到沈步崖知道了這些之後,還會如此淡定,太過出乎意料,她抿了抿嘴唇,繼續激他:"本以為放五成蠱蟲的量就可以致你于死地,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

沈步崖垂下眼眸,他知道水憐衣恨他,可怎麼會恨到了生死這種地步?

"你就那麼希望看到我死嗎?"聲音悲愴,總有倒不出的哀傷.

他終于轉過身來,正面對著她,水憐衣看著眼前已經步入中年的男子,嘴角扯起一抹冷笑:"你以為呢?"

簡單的四個字,打破了沈步崖最後的支撐,他一直以為水憐衣選擇下蠱蟲之毒,還許念點往日的情分,現在看來……

自作多情.

沈步崖微閉雙眼,輕歎一聲:"你做過什麼,我都可以既往不咎,憐衣,回到我的身邊,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哀求,近乎沒有尊嚴的乞求.

"重新開始?那你能把七毒會還給我爹嗎?你能將我的孩子還給我嗎?"

水憐衣三聲的連問,眼眶的淚水已然開始打轉,半跪在床榻邊的沈步崖,表情複雜,手卻慢慢地松開了那雙冰涼徹骨的纖細.

默默許久,他才道:"七煞盟我可以換給你,凰族的秘術,我也不要了,憐衣,只要你原諒我,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沈步崖的聲音哀切,臉色已然慘白一片,只要她能回來,那些過往他看重的名和利,他都可以統統不要.

可是,水憐衣的回答,卻狠狠地讓他心口一窒.

"沈步崖,你聽好了,我就是死,也不會原諒你的."

眼角的淚珠滾落,帶著滿滿的絕情.

她通紅無畏地盯著他空洞,如同跌入深淵的眼眸,一字一句如一把刀,剜了他的心.

他們這樣對峙著,許久,沈步崖別開視線,起身,聲音苦澀難耐:"好,你身子還很弱,我就先……不打擾你休息了."

這樣就算完了?

這完全不像是沈步崖的風格,若是以前,她說出這番話,他早就已經惱羞成怒,將她折磨到地牢當中,如今怎麼……

水憐衣不信,順手拿起身畔的軟枕,猛地扔到了沈步崖的背上:"沈步崖,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

沈步崖像是沒有聽見,繼續往前走.

水憐衣氣急,一甩衣袖,一根銀針打入了沈步崖的肩部,驀然的刺痛,讓沈步崖倒吸一口冷氣,這銀針有毒.

肩頭麻木,疼痛難忍.

這就是她的恨嗎?

沈步崖眉頭緊鎖,視線忽的朦朧了一片,耳畔嗡嗡亂響,連水憐衣近乎吼叫的聲音,也聽不太清了.

"沈步崖,你留我在七煞盟,你一定會後悔的,這毒銀針只是開始,以後,我會在你的飯菜里,在你的衣物中,通通放上毒藥!我要讓你不得好死!"

這本就是他欠她的.

沈步崖的左手已經變得青紫一片,毒已經起了作用,並開始游走體內各處,他微微側頭,啞澀道:"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點,那你就這樣做吧."

說罷,他踉蹌地扶著牆,走出了房門.

水憐衣胸口劇烈起伏,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報複,她想要看到沈步崖跟自己一樣痛苦,可如今看來,他好像真的已經釋懷了,不在乎了,那她複仇還有什麼意義?

"不,不,沈步崖,你不能這麼對我……"

水憐衣忽的失去了所有的支撐,癱軟在凌亂不堪的床榻上,掩面痛哭.

溫子然撕開沈步崖的衣衫,上身的一半已經青紫一片,銀針紮過的小孔開始潰爛蔓延,沈步崖臉色慘白如紙,豆大的汗珠滾落.

"哎,尊夫人下手還真狠啊."溫子然一撇嘴,說話間已經將那根銀針拔了下來,另一只手快速地將抹好的藥膏塗抹在傷口的周圍.

蘇靈芸雙臂環胸,冷眼看著,鼻間發出不屑:"我看這都算是輕的."

沈步崖自始至終緊閉雙眼,不發一語.

溫子然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好似看好戲的蘇靈芸,還未說什麼,蘇靈芸就開始先發制人了:"怎麼,我說的不對嗎?為了什麼秘術,害死了水憐衣和自己的親骨肉,要是我,我把他大卸八塊都不泄憤."

一想到,那個恐怖的場景,溫子然就咽了一口口水,心里莫名開始不安起來.

面對蘇靈芸如此直白的痛斥,沈步崖卻依舊那副樣子,好似當事人是別人.

蘇靈芸就看不得這樣沉默不語的渣男,她索性兩步走到沈步崖面前,指著他的鼻子道:"喂,我說的話,你是沒有聽到嗎?現在你想要彌補了,那你考慮過水憐衣的感受嗎?你以前把她害的那麼慘,現在一句原諒,對不起的,你就以為萬事大吉了,我告訴你,沒門!"

"芸兒……"溫子然扯了扯蘇靈芸的衣袖,示意她有點過分了,可蘇靈芸揮開他的手,連溫子然也開始不放過:"扯什麼扯,我說錯一句了嗎?你們男人就會護著男人,整天把什麼我愛你,掛在嘴邊,可是實際呢?沈步崖,你真是活該這樣,像你這樣的人,早就應該找一棵歪脖子樹,吊死了算!"

溫子然眨了眨眼睛,覺得委屈,喃喃道:"干我什麼事啊?"

沈步崖微微睜開眼睛,伸手將衣衫拉到領口,臉色鐵青,沉默的可怕.

他將目光落到蘇靈芸的身上,步步逼近,溫子然覺得氣氛不對,將蘇靈芸護在身後,擋住了沈步崖,聲音清冷:"沈盟主,你的傷我已經包紮好了,你可以離開了."

沈步崖的視線在溫子然和蘇靈芸兩者之間徘徊,末了,他苦笑一聲,語氣無奈:"對,她說的對."

不知重複了多少遍,他轉身離去,背影落寞至極,原先何等的意氣風發,可才過了短短幾日,他的背脊再也直不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里,沈步崖再也沒有踏進過水憐衣的屋子,沈步崖總是派最好的婢女,送給她最好的補食,衣裳首飾,遇到好玩的玩意,他也總想著她,一一差人送到她的面前,只想博得她的一笑,可水憐衣總是躺在軟榻上,目光空蕩蕩的,再也沒有任何表情.

沈步崖也曾想讓溫子然治好水憐衣臉上毒藥留下的傷疤,可水憐衣卻死活不讓溫子然醫治.

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日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過了兩天,這一天,一婢女來到蘇靈芸的住處,說是水憐衣要見她.

蘇靈芸便跟著婢女前去了,水憐衣住的院落名為嵐裳院,里面有小橋流水,亭閣樓宇,花草遍地,看來這沈步崖為了補償水憐衣也算是想了不少的辦法.

到了房間,婢女站在房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姑娘請進,夫人就在里面."

蘇靈芸伸著脖子,左右望了望,這屋子倒是布置的雅致,但是一走進去,就感覺有陰風嗖嗖的.

"水憐衣?"蘇靈芸抱緊了衣袖,這里跟太平間的溫度差不多,整個一冷宮.

許久,並沒有聽見任何的回應,蘇靈芸走了幾步,終于在陽光落地的角落中,她看到了躺在軟榻上,閉目養神的水憐衣.

蘇靈芸躡手躡腳地走近,水憐衣這兩日消瘦了不少,全身上下恐怕只剩下一骨頭架子,軟塌塌地躺在榻上,一動不動.

像是睡了,又像是……死了?

蘇靈芸伸手正要探她的鼻息,卻不想她緩緩睜開了眼睛,盡是疲憊之色地望著蘇靈芸:"你來了."

"嗯"蘇靈芸趕緊收回手,尷尬一笑:"你把我叫這里來,有什麼事情嗎?不會還是為了凰族秘術的事情吧?"

水憐衣的眸子不動,一直看著窗戶外,落在枝頭上那兩只小鳥.

"事到如今,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我雖然是凰族靈女,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凰族秘術的布絹在哪里,上次我是騙你的,你可……"蘇靈芸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坦白,卻始終沒有一個字落進水憐衣的耳中,驀然她打斷喋喋不休的蘇靈芸:"靈芸姑娘,你看,外面的枝頭上的花開的多好看啊."

"啊?!"蘇靈芸一怔,順著水憐衣的視線看去,這花滿枝丫的,的確挺美的.

"靈芸姑娘,可知,這是什麼花嗎?"

這紅紅白白的,她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平日里就知道坐在電腦面前打字掙錢的,哪里會有空研究花的品種?

"這是合歡花."水憐衣自顧自地繼續說著:"合歡,合歡,沈步崖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從花的表面意思,蘇靈芸能猜出個大概,這沈步崖為了水憐衣,也算是什麼都做了.

可看水憐衣的樣子,跟囚禁沒有什麼兩樣,她還是沒有原諒他嗎?

蘇靈芸忽的覺得她也蠻可憐的:"水憐衣,我們做人要往前看,以前發生的不快樂的事,能忘的就都忘了吧."

上篇:061 為了她,不惜一切代價    下篇:063 回光返照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