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1 為了她,不惜一切代價   
  
061 為了她,不惜一切代價

溫子然沒有回答蘇靈芸的問題,反而從袖子中拿出一瓶子,交由到她的掌心:"芸兒,七煞的解藥我們已經拿到了,你先回若水山莊吧."

七煞的解藥安然躺在蘇靈芸的掌心,這正是被她丟棄在山崖中的那一瓶,她有點不解:"什麼意思?"環視一周,這屋子里的擺設,讓她心中一沉,這里是七煞盟,那……

"溫子然,我是怎麼到七煞盟的,水憐衣呢?"

蘇靈芸目光逼視著溫子然,她要問個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問題遲早要解決,以蘇靈芸的聰慧,瞞是瞞不住的,溫子然索性坦白:"我帶你來七煞盟的,這七煞的解藥也是用水憐衣換的."

"什麼?!"眉頭驀然鎖緊,蘇靈芸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的白衣男子,他的神情自然,沒有一絲的起伏,好似這事做的有多心安理得.

水憐衣和沈步崖之間的恩恩怨怨,他不是不知道,做人怎麼可以為了利益而出賣他人?!

"溫子然,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面對蘇靈芸的質疑,溫子然不屑一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為什麼不可以這麼做,反正他們是夫妻,那些私事讓他們自己解決有什麼不好."

本來通過前幾日的遭遇,讓蘇靈芸對溫子然有點改觀,可是現在,他怎麼又變成了這副德行.

蘇靈芸一氣之下,將手中的解藥"砰"地一聲放在溫子然的眼前:"這件事情,你不管本小姐管定了."

"喂"他一把拉住她欲走的手腕:"當初來七煞盟,不就是為了尋得七煞的解藥嗎?現在有了,宋伯陵還等著你回去救命,你現在管水憐衣,就不管宋伯陵了?"

蘇靈芸身子一僵,細細算來,離宋伯陵的大限還有四天.

見她猶豫了,溫子然順勢將解藥重新塞到她的手心,柔聲道:"芸兒,你既然不放心水憐衣,那你就先回若水山莊,我留下善後,你看如何?"

他的眼眸波光瀲灩,透著讓人深陷其中的光,可蘇靈芸在此刻卻感覺到,那雙眸子後有一潭深不見的深淵,讓人觸不可及.

"溫子然,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做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犧牲他人幸福的事呢?"

她的語氣滿滿都是悲傷和質疑,溫子然收起往日的笑意,顯出少有的認真:"我知道,水憐衣想要傷害你,想要你的性命,對于這樣的人,無論她以前多可憐,我都沒有必要手下留情."

蘇靈芸擰眉,忽的覺得眼前的溫子然有一股戾氣,變得陌生和可怕:"你知道,水憐衣為什麼要殺我嗎?"

他的城府太深,總有一種直覺在告訴她,他有一些事情隱瞞了自己.

難道,他已經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是凰族靈女?

溫子然別開視線,垂下眸子,搖了搖頭,並沒有開口,默默許久,他輕歎一聲,反而語氣軟了下來:"如果你真的想要留下來幫助水憐衣……那你便留下來吧."

這態度轉變的有點快,蘇靈芸松開眉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剛才說什麼?"

"你可以留下來,但是我必須在你身邊."

溫子然松口答應,可心里卻沒有一點開心的感覺,她拿起解藥僵在半空中:"那病哥哥怎麼辦?"

"不管他了唄,生死由命."溫子然聳了聳肩膀,一副他是生是死干我何事的臭屁樣子.

"那可不行,溫子然,還是你帶著解藥回去吧,我留在這里,反正我會點巫術,保命應該沒問題."蘇靈芸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你?!"溫子然一撇嘴,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算了吧,你那點巫術,只能進入他人夢境的作用,其他的就……"

"那怎麼辦?"這不行那不行,蘇靈芸徹底有點泄氣.

"這樣吧,我們就在七煞盟留上三天,三天之後,無論他們夫妻鬧成什麼樣子,你都不能再插手,必須跟我回若水山莊,你看如何?"

雖然這樣對宋伯陵有點不公平,但這是最好的折中辦法了.

"好吧,只能這樣了,再說用不了三天,我今天晚上就能把水憐衣救出來,讓她和漠塵遠走高飛,說不定明日我們就可以安心回若水山莊了."蘇靈芸一拍手,覺得這個計劃簡直就是完美.

卻沒想到,站在一旁的溫子然一臉諷笑:"芸兒,你若那麼做,就是害了水憐衣."

"為什麼?留在那個渣男身邊,才是害了她呢."

溫子然用手指戳了戳蘇靈芸的木頭腦袋,這個丫頭到底懂不懂男女之間的情愛,從蠱蟲那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水憐衣對沈步崖還是留有舊情的,這個丫頭還盤算著讓她跟漠塵遠走高飛,這也太亂點鴛鴦譜了吧……

"好了,你就聽我一句,靜觀其變."

蘇靈芸"切"地一聲,瞥了他一眼,才不聽這個風流公子的話,可她欲要走的身子,卻被身後的溫子然用雙臂給牢牢地圈住了,他的下巴抵在她溫熱的頸窩中,任她如何掙紮,溫子然就認准兩個字"不放"

"溫子然,你這是干什麼?要耍無賴嗎?"

"芸兒,我抱一抱自己的娘子,這怎麼能是耍無賴呢?"溫子然幾乎是貼在蘇靈芸的耳邊,呵出了曖昧的氣息.

"誰是你的娘子啊,你說這話,害不害臊."蘇靈芸雖然火氣難抑,但聲音卻小了很多.

"你就是我的娘子啊,芸兒,你不會忘記了吧,在山崖下,我們可是有約定的,只要我還活著,你就要嫁給我的."溫子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大言不慚地提起舊事.

該死,這事怎麼還忘了?!

蘇靈芸一陣懊悔地連腸子都青了,嫁給這風流公子哥,就等于下半生滿世界滅小三了,想想這日子都心塞.

"芸兒,你不會是要毀掉婚約吧?"溫子然眉頭一挑,這個丫頭一向不按常理出牌,這次可能也不例外.

蘇靈芸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道:"沒有啊,只是我們那有個習俗,外面的男子要是想要娶我們那的姑娘,就必須要親自去我父母那里請安見面,征得他們同意才行."

"哦,這也不是難事,等這事了了,我就立刻去拜見岳父岳母大人."

蘇靈芸狡黠一笑,目露精光:"不過,我們那里離你的若水山莊有點遠."

她故意將"遠"字拖長了聲音.

"遠……是吧?沒關系,為了娶你,就是在世間的盡頭,我也要去."溫子然一蹭蘇靈芸的鼻尖,淡然一笑.

好,溫子然,這可是你說的,這距離,恐怕得從古代穿越回現代才行,我看你還有命活到那個時候嗎?

他們面對面的站著,相視而笑,心里卻各藏有小算盤.

清晨的熹光透過幔帳,隱隱綽綽地照了進來,床榻的一角滿滿都是陽光的味道.

水憐衣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好似好久沒有睡過這麼長的覺,她迷迷糊糊地坐起半邊身子,默默許久,才打量起周圍,及地輕搖的幔帳,古色的案幾,屋子中央放著的香爐,飄起的嫋嫋清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水憐衣揉了揉有點微疼的腦地,忽的想起,多年前那個新婚之夜,滿地的鮮血,遍地的尸體,還有一襲紅衣如魔般的沈步崖……

記憶急速湧退.

這里,不是七煞盟嗎?這個房間就是嫁與沈步崖的新房!

水憐衣睜大了眼睛,自己不應該跟蘇靈芸在山林中找尋凰族秘術嗎?怎麼會在這里?!

忽的,周圍的空氣一片窒息,景象也開始逐漸變得扭曲了起來,水憐衣驚恐地瞪圓了眼睛,一手捂住脖頸,艱難地呼吸,她連滾帶爬地從床榻上跌落到了硬邦邦的地面,她沒有絲毫的力氣可以再站起來,她拼勁一切也不想留在這個屋子里.

她掙紮地往房門那邊爬去,可驀然眼前出現的那一雙黑色的靴子擋住了她的去路.

視線上移,正好對上一雙冰冷的眸子.

水憐衣一怔,心里竟開始沒有來由的害怕了起來,她毀去容顏,化名沉魚留在他身側,只為複仇,那時她心里只有麻木,可為何,單單只是這麼狼狽一見,她的心就砰砰地跳個不停.

沈步崖並沒有言語,反而俯下身,伸手將趴在地上的水憐衣輕輕扶起,抱她重新回到了床榻上,替她掖好被角.

自始至終,水憐衣一動不敢動,像是受驚了的兔子,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他輕歎一聲,聲音竟軟了下來:"你身子不好,不要四處亂跑."

這是他們重逢之後,沈步崖對水憐衣說的一句話,沒有呵斥,沒有怨恨,只有柔情.

水憐衣雙手捏緊了被角,垂下腦袋,發絲飄落擋住了她丑陋不堪的臉,不仔細看,以為是個瘋子或是乞丐.

沈步崖沒有多待的意思,他看得出水憐衣很怕他,他起身要走,卻不想身後沉默的水憐衣開口了:"蠱蟲的毒是我下的,你的三夫人也是我殺的,凰族秘術的布絹也在我的手里."

上篇:060 孽緣    下篇:062 補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