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60 孽緣   
  
060 孽緣

漠塵微閉雙眼,起身走到溫子然的面前,如鷹般的雙眸望著溫子然:"溫子然,以你的能力,恐怕不用交出我和憐衣,也能拿到七煞的解藥吧."

溫子然頷首一笑,沒有否認:"是."

"那你何必多此一舉?就因為憐衣要殺靈芸姑娘嗎?"

不得不承認,這是緣由之一,可最重要的還是被水憐衣藏起的那一塊凰族秘術.

"任何要傷害芸兒的人,我都不能放過,所以,現在還請你跟我回去."

漠塵背後握著玉簫的手驀然加重了三分力道,沈步崖是重情重義,可他們之間的誤會已然解不開了,跟溫子然回去,回到七煞盟,結果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可若是硬拼……

漠塵右手的玉簫悄然抬起,卻被驀然伸來的手給緊緊的禁錮住了,動彈不得.

視線上移,滿是驚詫地對上溫子然那雙墨玉般如水的眸子.

"漠塵,你的武功不及我,我想你清楚的很,無論怎樣,你都是要回七煞盟的,還是省點力氣,說不定……"溫子然嘴角翹起,壓低了聲音:"能在死之前,再見水憐衣一面."

漠塵眉頭緊蹙,一想到水憐衣,心莫名就被狠狠的揪起,手不知不覺就軟了下來,放棄了掙紮.

溫子然輕拍漠塵的肩膀,便轉身而去,沒有給漠塵絲毫的束縛,也沒有擔心過,他會逃跑.

溫子然欣長的身影被月光拉長,漠塵盯著他,輕歎一口氣,便默默跟上了他的腳步.

院落的門關上,以前漠塵花掉了所有的積蓄,就為了給水憐衣一個家,現在這個家從今以後再也沒有水憐衣的影子了.

不過兩個時辰,溫子然帶著漠塵重新踏入了七煞盟的府門,沈步崖早早的就坐在廳堂中,等著他們.

不過短短十幾日的光景,這七煞盟好似又變了另一幅模樣,對于漠塵來說,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已經變得陌生,而直視他的沈步崖,也早早就不是那個在山村認作的生死兄弟.

"沈盟主,你要的人,我給你帶來了."溫子然後退一步,撤掉了隔在他們中間最後的屏障.

沈步崖深盯著漠塵,不急不緩的從衣袖中拿出七煞的解藥,交到了溫子然的手中:"沈某說到做到,七煞的解藥歸你了,那憐衣呢?"

溫子然細驗,果然是七煞的解藥,便道:"我會令城南將尊夫人送回到盟主的房中."

沈步崖已經看不出什麼表情,淡淡回了一句:"多謝."

"兄弟"重逢,自然有很多的話要說,溫子然就不當無趣的偷聽人了,繞了個彎,便從廳堂走了出去.

氣氛有點尷尬.

兩個男人面對面的對視,誰也沒有說出第一句話,良久,沈步崖才收回審視的目光,聲音冰冷:"漠塵,你可知罪了?"

漠塵垂下眸子,撲通一聲跪在了沈步崖面前,背脊僵直:"盟主,漠塵有負于您,要殺要剮,我不會有一句怨言,但是憐……夫人,夫人是無辜的,還請您……"

沈步崖眼睛半眯,臉色沉了下來,這個世上除了他沈步崖能喚她憐衣之外,怎麼還會容得第二個人這樣喊她,言語之間的曖昧,就這還能說是無辜?!

"好了,你有什麼資格替她求情!"沈步崖一聲怒斥,抬腿一腳,已然將漠塵踹到在地.

肩膀一陣抽疼,漠塵眉頭更加緊鎖:"盟主,這一切都是漠塵的錯,不怪夫人,是漠塵動了不該動的心思,是漠塵萬死!"

沈步崖兩步快速走到他的身側,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提起半個身子,雙眸含火,逼視著他:"你是該萬死,漠塵,我待你如親兄弟,你卻覬覦我沈步崖的妻子,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給我個理由."

沈步崖的拳頭顫抖的厲害,漠塵感覺的出來,可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他又能說什麼,又能解釋什麼,他垂下眸子,喃喃道:"沒有理由,是我對不起大哥."

緊握的拳,再也沒有了力道.

沈步崖踉蹌的起身,任由漠塵癱倒在地,他冷笑兩聲,招呼過廳堂外站著的下人,指著漠塵毫不留情:"把他帶下去,挑斷他的手筋和腳筋,我要讓他做一個徹底的廢人!"

漠塵緊緊閉上了眼睛,這個結果他預料到了,從他幫助水憐衣逃脫沈步崖的魔掌時,他就知道會有今天.

兩個下人一怔,漠塵曾是七煞盟的管家,對他們下人也算是關愛有加,可是盟主下令又不得不聽,他們只能一人架起漠塵的一邊,拉他離開了廳堂.

城南按溫子然的吩咐,將昏迷的水憐衣送到了沈步崖的房中,在回來的路途之中,她也偷聽到了關于在廳堂中,沈步崖和漠塵發生的事情.

她回到房間,便看到溫子然坐在床榻一側,眼睛凝視著還在熟睡的蘇靈芸,城南低下頭匆匆走到溫子然的身側.

"事情都辦好了?"

"是,公子,漠塵被沈步崖關到了地牢中,還挑斷了手筋和腳筋,廢了武功,已然是個廢人了."城南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稟告給了溫子然.

溫子然眸光黯淡,漠塵的武功已經屬于是上乘,就這樣被廢了,著實可惜了.

城南待了許久,未見溫子然開口,便岔開了話題:"公子,七煞的解藥已經拿到了,我們什麼時候回若水山莊?"

溫子然目光深邃,指腹撫過蘇靈芸的臉龐,輕微道:"這麼著急回去,你是想城北了嗎?"

城南一怔,跟隨了他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他會開一些玩笑:"沒有,屬下只是覺得沈步崖這個人,心思太深,不好對付,若是再逗留下去,恐怕對公子還有……靈芸姑娘都不利."

"凰族秘術的布絹,還在水憐衣手里."

溫子然瞥了城南一眼,起身走到窗前,如今凰族靈女已經在他的手中,若是來了唐國,最後卻沒有帶走凰族秘術的布絹,那豈不是白跑一趟.

"那公子,打算下一步該如何?"

城南這話剛剛說出口,驀然床榻那邊傳來一陣咳嗽的聲音,溫子然余光一瞥,城南會意從房門匆匆而走,溫子然走到桌子邊,拿起一杯溫水,扶起蘇靈芸,輕柔地灌了進去.

咽喉微動.

蘇靈芸睫毛輕顫,眼睛才緩緩睜開,視線由模糊漸漸變得清明,溫子然那俊美如玉的臉就這樣映在了她的眼眸中.

蘇靈芸只覺得脖子有點酸疼,不知怎麼,她下意識地抬起手,摸了摸溫子然的鼻尖,喃喃道:"溫子然,你也死了嗎?"

溫子然嘴角一撇,決定逗逗她,他做了一個鬼臉,故意聲音變得粗重:"對啊,我中毒了,芸兒你也不救我,所以我只能到閻王那里報到了."

"啊"蘇靈芸一聲輕歎,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賴在溫子然溫軟的臂彎之中:"你是中毒死的,那我是怎麼死的?"

溫子然脖子一歪:"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或許……"

話剛說到了一半,驀然倒吸了一口冷氣,胳膊上傳來的疼痛,讓他眉頭微皺,這個小丫頭怎麼還咬人啊?!

結實的觸感,蘇靈芸眼睛陡然睜大,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努力翻了一個白眼瞪著溫子然:"好啊,我就知道你在騙我!"

溫子然一個抽身,才將那可憐的胳膊從她鋒利的牙齒下,逃脫了出來,整齊的牙印,這也算是獨特的烙印了吧.

他嘿嘿一笑:"玩笑,玩笑而已,你看你還當真了."

蘇靈芸坐起半個身子,氣鼓鼓地盯著溫子然,食指直指:"又是玩笑,溫子然,我又不是你的玩偶,死這種事,能隨便亂開……"

玩笑二字還沒有說出口,蘇靈芸驀然覺得哪里不對勁,她突然想起,溫子然不是中毒了嗎?不是躺在床榻上嗎?怎麼現在像是個沒事人一樣,站在這里?!

蘇靈芸掀開被子,沒有來得及穿鞋,就站在溫子然的面前,一臉的驚詫,圍著他轉了兩三圈,像是看活菩薩一樣打量著:"溫子然,你……你不是中毒了嗎?你現在怎麼……怎麼?"

溫子然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笑的如同三千桃花灼灼而開:"怎麼,我活過來,你是不是特別不開心?怎麼一副這樣的表情?"

"那我應該什麼表情啊?"蘇靈芸踮起腳尖,狡黠一笑.

溫子然展開雙臂,哼哼道:"怎麼著,也得有個擁抱吧,慶祝我死里逃生."

蘇靈芸不屑地"切"了一聲,一手就打掉了溫子然的手:"跟你說真的,你到底怎麼解的毒?"

"我自己可就是大夫,要是連這點毒都解不了,還算是什麼神醫?"

蘇靈芸心下一想,說的也有道理,便也沒有深究,忽的眼前一閃,她驀然蹦了起來:"壞了!"

"什麼壞了?"

蘇靈芸一手抓住溫子然的胳膊,滿是慌張:"水憐衣呢?我記得我是和水憐衣一起的,我在這里,那她去哪里了?"

上篇:059 七煞盟里的交易    下篇:061 為了她,不惜一切代價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