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9 七煞盟里的交易   
  
059 七煞盟里的交易

城南低頭從衣袖中拿出一管迷煙,拔開塞子,嫋嫋的清煙從管子中冒出.

清煙如絲,漫過草草葉葉,像是一條無形的水蛇纏繞到了磐石一側,坐在石上的水憐衣一開始並沒有察覺到,後來視線開始變得模糊不清,腦袋昏昏沉沉的,眼前蘇靈芸有一下沒一下挖土的身影也出現了重影.

她顫顫巍巍地站起,下意識地知道中了無色無味的迷煙,剛想用衣袖遮住口鼻,卻已經晚了一步,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旁邊的草叢中.

身後的異響,讓蘇靈芸停下手中的活,轉身看去,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水憐衣躍然于眼前,剛剛還催促她快點挖,現在倒怎麼自己先倒下了?

蘇靈芸撇撇嘴,鼻尖卻嗅到一股異香,還未等反應過來,脖頸一陣抽疼,她頓時翻了一個白眼就倒在了一溫暖的懷中.

溫子然一襲白衣勝雪,結結實實地將蘇靈芸擁在懷中,俯看著她昏厥過去的小臉,眉間有一絲不忍,可水憐衣畢竟是威脅她生命的人,這樣的人在她身邊,他著實不放心.

城南將倒在地上的水憐衣一把扶起,目光如水望著溫子然:"公子,水憐衣是要送去七煞盟嗎?"

"她本來就是沈步崖的妻子,物歸原主,我們也算是成了一件美事."溫子然嘴角翹起,伸手將蘇靈芸打橫抱起,徑直往前走去.

城南卻停駐在原地,架著水憐衣柔弱的身子,輕的很,一個女子的體重竟輕成了這副模樣,想必這幾年過的也不好,她剛才在樹後也聽到了水憐衣的自述,身為女人,她心里實在不願意讓水憐衣再入魔窟了.

"公子……"城南輕聲喚住溫子然的腳步,可看到溫子然平靜如水的臉龐,城南嘴邊的話卻說不出口了.

"城南,你什麼時候辦事變得這麼拖遝了?記住,她跟你沒有關系,沈步崖還在等著我們,快點走吧."

"公子,難道你一點也不同情水憐衣的遭遇嗎?"城南聽到溫子然毫無溫度的回絕,忽的心中有點失落.

"城南,你是我的死士,這一輩子都只能聽從我的命令,不能違抗."溫子然只留給城南一抹決絕的背影和冷冰冰的話語.

城南頷首只能輕輕喃喃一句"是",便架著水憐衣,跟上了溫子然的腳步.

七煞盟.

溫子然和城南到七煞盟的府門時,已經是夜幕降臨時分,諾大的府門口掛著明亮的燈籠,燭光下,數十的黑壓壓人群整齊地拍在門口,正中間站著的,正是沈步崖.

他站在台階上,俯看著溫子然和城南,視線卻最終落在昏迷不醒的水憐衣身上,眸光深邃,看不清到底是哀還是怒.

溫子然悄然一笑:"沈盟主真是料事如神,莫非早早就算到,我會帶尊夫人回府嗎?"

沈步崖收回目光,臉色有點沉重:"中原大陸傳聞,若水山莊的莊主是神醫再世,上一次有幸見到真容,還沒有好好的打過招呼,真是可惜,所以今日我特意率七煞盟眾徒夾道歡迎."

這話說的真是虛偽,上次還凶神惡煞的要溫子然的性命,今日就立刻換了一副面孔和說辭,沈步崖真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

溫子然並沒有提起往事,而是接著話茬繼續道:"既然沈盟主親自歡迎在下,那不妨再邀請在下進去談談如何?"

沈步崖退到一側,示意旁邊的下人,先帶他們去房間,溫子然對于七煞盟的路已經駕輕就熟,他到了房間,先將蘇靈芸輕輕放到床榻上,用錦被細細掖好,指腹撫過她熟睡的臉龐,輕歎一聲便到了隔壁另一間房.

剛剛踏入房門,便看到兩個下人將城南圍了起來.

"公子,他們要接走水憐衣."

溫子然眉頭一挑,深盯著那兩個下人,盯得他們直發毛,溫子然伸手幫他們整理了一下衣裝,聲音柔和:"我知道是沈盟主派你們來的,麻煩你們回去跟他說,這尊夫人還不能現在還給他,這條件都沒有談好,哪里就有交貨的道理."

兩個下人面面相覷,也只能一字不落地回去跟沈步崖交代.

"城南,在我回來之前,你就留在這里."溫子然囑咐了城南兩句,便往廳堂的方向信步而去.

溫子然走進廳堂之時,沈步崖背對著他,負手而立,仰頭好似看著廳堂上掛著的牌匾,明晃晃的"七煞盟"三個大字,威武了得.

"沈盟主,真是對尊夫人恩愛有加,只是見了一面,便要迫不及待的從在下手里要回去了."

沈步崖收回視線,側身便落到了含笑的溫子然身上,這次他不似先前的怒氣沖天,反而沉穩了許多:"神醫說的是哪里的話,倒是神醫,中了我七煞盟的劇毒,沒有解藥竟然還能安然無恙,看來我盟這中原第一毒的牌子,也該拱手相讓給若水山莊了."

溫子然呵呵一笑,自顧自地找了一位子坐了下來,毫不客氣:"好啊,那我就在若水山莊等著沈盟主自己送這匾額來了."

說罷,他意味深長地盯了沈步崖一眼,就拿起茶杯小酌一口,根本沒有理會沈步崖那張越發難看的臉色.

這個溫子然放浪不羈,城府極深,若不是水憐衣在他手中,沈步崖現在就恨不得將他綁起來.

"溫兄真是說笑了,既然溫兄體諒我和憐衣夫妻分離之苦,特意將她送回府上,那就不妨現在立刻送還給我就是了,這等恩德,我來日一定會報答溫兄的."

溫子然眸光一亮,將手中的茶杯放下,腦袋一歪狡黠笑道:"不用來日,沈盟主今日便還了吧."

"哦?溫兄可有難事?"沈步崖開始跟溫子然打起了太極.

溫子然歎了一口氣,面色沉重:"不滿盟主說,我最近真的遇到一些難事,本來在盟主的冰室明明都拿到了,可惜半路給弄丟了,所以厚著臉皮,想請盟主再給我一瓶."

本來臉皮就厚,還用"請"這個字嗎?

沈步崖繼續裝作不知:"哦,那我還真是好奇,能難倒中原大陸第一神醫的,到底是什麼?"

溫子然斂起笑意,湊近到他的耳側,嘴唇微動:"七煞解藥."

沈步崖眸光黯淡下去,若有所思地盯著溫子然:"原來溫兄要的是七煞的解藥."

"正是,不知盟主給不給在下面子."

這七煞是七煞盟的至毒,而解藥又是至毒之寶,若是輕易給了他人,來日泄露,恐怕七煞盟第一毒的名頭就真的拱手相讓了.

可水憐衣還在溫子然的手里……

要美人更要江山,沈步崖一時難以選擇.

溫子然身子後傾,一副悠然自得:"唉,不知盟主到底是愛尊夫人多一點還是名利多一點了."

沈步崖垂下眸子,驀然一笑,從衣袖中拿出一瓶子,正是七煞的解藥.

"七煞解藥,我可以給你,只是這麼名貴的東西,光憐衣來換可是遠遠不夠."

"哦,盟主的意思?"

沈步崖將瓶子放到桌子上,輕推到溫子然的面前,眸光如鷹一般銳利:"我還要漠塵,只要你將漠塵帶回來,這七煞的解藥就是你的."

這個條件很是簡單,抓人這種事對于溫子然來說,就是隨手的事.

"盟主,這是要三人對簿公堂嗎?"

沈步崖忽的起身,這等丑事,他根本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是我的家事,溫兄就不必管了吧."

看他面如死水的臉,溫子然聳了聳肩,也對,這種被戴綠帽子的事情,試問哪個男人能忍受?

溫子然赫然起身,往廳堂的門口走去:"希望盟主說話算話."

白衣飄袂,他的身影漸行漸遠,沈步崖驀然冷笑了兩聲,心底的悲涼由心而生.

從七煞盟到水憐衣和漠塵居住的小屋,對于溫子然來說,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

諾大的院落,一曲簫音回蕩.

曲音淒涼,訴盡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的傷痛,聞者悲切,吹奏的人更是有肝腸寸斷的心傷.

溫子然尋著簫音,很快就找到了坐在亭中吹簫的漠塵,他黑衣如夜,若不是有圓月懸空,月光傾灑,恐怕他就要與這無盡的黑夜融為一體了.

溫子然站在他身後,望著他的淒涼的背影,始終不發一言.

直到一曲終了,漠塵將手中的簫放下,輕歎一聲:"憐衣,怎麼樣了?"

溫子然聲音平靜如水,如實回答:"她在七煞盟,還沒有醒過來."

漠塵指腹輕撫簫身,他從少年時就跟隨在沈步崖身後,唯他命令是從,從來沒有違背的時候,只有那次,只有他見到水憐衣的一刻,他被她眸子里甯死不屈的執拗給吸引住了.

一襲紅衣盡被血汙玷濕,鳳冠落地,青絲垂落……

他至今都忘不了那番場景,他無數次的想著,如果見她的第一面,就義無反顧地帶她走,會不會就不發生以後的事情.

對于沈步崖,對于水憐衣,或許都是解脫.

可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該來的總歸還是要來的.

上篇:058 無條件相信他    下篇:060 孽緣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