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8 無條件相信他   
  
058 無條件相信他

蘇靈芸帶著水憐衣在山林中七繞八繞,不知道轉了有多少圈.

水憐衣的腳步放的很輕,但是她手中的劍卻時不時發出瘆人的打磨聲,聽得蘇靈芸心一顫一顫的,剛才在屋里她說的都是實話,凰族秘術的布絹,她的確不知道散落在什麼地方,如果知道了,她還會待著這個破地方,早就穿越回現代了.

走了那麼長的山路,水憐衣再好的性子也沒了:"靈芸姑娘,你不會是想帶我在這山林里轉圈吧?"

蘇靈芸停下腳步,翻了一個白眼:"我還不至于,我走到現在,腳跟都磨出泡來了,我還有心思帶你轉圈?"

水憐衣兩三步就擋在蘇靈芸身前,四處觀望一番才道:"那你倒是說說,那兩塊布絹在什麼地方?"

額……

"這個……"蘇靈芸嘴角一陣抽搐,這根本就沒有的東西,怎麼現編出來?!

干脆坦白,她本來就不擅長于說謊,可是溫子然還躺在床上呢,要是被水憐衣發現,這一切都是一場騙局,依她的性子,肯定提劍回去砍個溫子然十刀八刀的,那她的罪過就更大了.

蘇靈芸索性一閉眼,一跺腳道:"在這,凰族秘術的布絹就埋在這里了."

水憐衣秀眉一蹙,垂眸有點懷疑地盯著蘇靈芸腳下的這一塊土地,默默許久才開口:"靈芸姑娘,先前我們是走過這片地方的,為什麼不在第一次走過的時候提出來呢?"

蘇靈芸一陣錯愕,這地方,剛才走過啊?!

可驚愕的瞬間就被鎮定給掩蓋了過去,她微微仰頭故作深思:"其實,我們凰族一直有一個習俗,對于這種秘術,要持有敬畏的心,多圍著走兩遍,才能動土,這樣祖宗不會怪罪."

又是一本正經的瞎說.

水憐衣半信半疑,她點頭沒有再問,轉身擦過蘇靈芸的瞬間,蘇靈芸一直提著的氣才算是松下一半,可當再抬眸時,水憐衣伸手遞給她一根粗壯的樹枝,並道:"既然這土里埋著凰族的秘術,那你就親手挖出來吧."

納尼?!

晴空霹靂刹那將蘇靈芸活活劈成兩半……

這樹枝是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你拿著,動作快一點,最好能趕在太陽落山之前挖出來,否則溫子然的性命就是大羅神仙也難保了."水憐衣說出這番話,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蘇靈芸呵呵兩聲,只得接下樹枝,暗想,這就是造孽啊.

水憐衣見蘇靈芸開始動工了,就找了塊磐石,坐在那里像是監工一樣,盯著蘇靈芸的一舉一動.

這樹枝一次只能挖一個小孔,根本就不頂用,蘇靈芸輕歎了兩聲,余光一瞄,卻正好對上水憐衣如寒冰般的雙眸,蘇靈芸不禁打了一個哆嗦,想想在夢境里,是多麼靈動傾城的少女,怎麼經曆了一個沈步崖之後,就變成了毒蠍丑婦了呢?

挖土的工作太無聊,何況這土下面根本什麼也沒有,蘇靈芸裝作擦汗,抬頭望了望太陽,這樣下去可不行,得想想別的辦法.

"水憐衣,上次在廟里綁架我們的,是漠塵管家吧?"蘇靈芸開始沒話找話說了.

水憐衣瞥了她背影一眼,也懶得搭理,從鼻尖發出輕微的"嗯".

"沒想到漠塵管家的武功了得,而且還懂得照顧你,跟憐衣姑娘真真是絕配啊."

談到了漠塵,像是觸到了水憐衣的軟肋,不知不覺也打開了話匣子.

"是我配不上他."

"怎麼會,我覺得你們完全可以像是神雕俠侶一樣,在中原大陸行俠仗義,快活一輩子才對."

水憐衣垂下眸子,臉上有點神傷:"快不快活的,已經跟我沒有關系了,我的一輩子全毀在沈步崖的手里,我所受的痛苦,也定要他嘗一嘗,才能甘心."

這話里縱有千萬的仇恨,蘇靈芸挖土的手驀然停下,回身望著臉龐盡毀的水憐衣,心中陡然湧出點同情:"憐衣姑娘,你的臉也是沈步崖毀的嗎?"

"不,是我自己用毒藥毀去的,當年沈步崖為了凰族秘術的布絹,將我逼下懸崖,若不是漠塵救我,恐怕這世上也沒有水憐衣了."

又是一可憐女子,蘇靈芸視線下移落到她的腹部,輕歎道:"你的孩子,也是墜入懸崖的時候沒得?"

一提到"孩子",水憐衣的手不禁覆上空蕩蕩的肚子,曾幾何時,她被沈步崖禁錮在院落中,整日郁郁寡歡,是肚子里的小生命,給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她曾覺得那是沈步崖的孩子,她想過不要它,可是,做母親的心,還是讓她放下了手中的墮胎藥.

她懷著孩子的時候,沈步崖對她的態度才緩和了一點,不光解了她的禁足,還經常時不時送給她一些小玩意,想要哄她開心.

直到那天,沈步崖發現冰室中的凰族秘術布絹不見了,他對水憐衣起了疑心,他逼她交出布絹,他不聽她任何的解釋,她從他冷情的眸子中,只看到了勢力**.

她失望了,絕望了.

在跳崖的那一瞬,她第一次覺得空氣不是凝滯的,她也感覺到自由原來也可以這麼簡單得到,可是,偏偏她沒死,肚子里的孩子替她去了.

一想到往事種種,水憐衣的手緊緊攥起.

"那布絹最後到底是誰偷的?"蘇靈芸好奇問道.

"是漠塵,他看我整日不開心,被禁錮在沈步崖身旁如同傀儡的活著,他不忍心,所以想用布絹換我自由,只是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局."

直到今日,蘇靈芸終于知道了所有完整的故事,她不禁有點可憐眼前的女子,怪不得她心里只有仇恨,怪不得她會說這天底下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如果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會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吧,或許比她還要瘋狂.

蘇靈芸暗自想著,水憐衣卻驀然問出一句題外話:"靈芸姑娘,你覺得溫子然對你是真心的嗎?"

咦?這話茬怎麼轉的那麼快?

一想到溫子然那張妖孽的臉,蘇靈芸臉上就紅一陣白一陣的,她別開視線:"我哪里知道,他真不真心,跟我有什麼關系."

少女的心思總是難猜,可是也只有女人了解女人,蘇靈芸這副樣子,明顯就是對溫子然動了情,水憐衣輕歎一聲,溫子然不是簡單的人物,城府恐怕深至九層不止,這個傻丫頭,早就陷入他事先挖好的陷阱,卻還不自知.

蘇靈芸默默了許久,突然自顧自地講到:"溫子然雖然表面上看,是風流不靠譜了一點,但是每到關鍵的時候,他總能給我一種信任,一種依賴可靠的感覺,有他在我身後站著,我感覺很踏實,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喜歡."

"信任?!你就那麼確定,他沒有什麼事情瞞著你嗎?"

"或許吧,可是每個人都有小秘密啊,我在夢境里見過他的過去,他曾經是那麼艱難的活過來,每每遇到生死邊緣,他都能掙紮地堅強站起來,憐衣姑娘,就憑這點,溫子然的人品就不會太差,而且,我也相信他,不會騙我."

篤定,無條件相信一個人,這不是任何人能做到的.

希望她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還能保持這一份真心.

水憐衣想著,不禁有點擔心這個傻丫頭的未來了.

"好了,若是你還想看到活著的溫子然,你就快點將布絹挖出來要緊."

聊了半天,最後還得回歸這苦命的工作.

山林深處一青一白兩抹身影站在樹後,清明的眸子盯著坐在磐石水憐衣和不斷刨土的蘇靈芸身上,她們從一開始的談話,一字不落地全都被他們給聽到了.

溫子然墨玉般的眸子深盯在蘇靈芸背影上,心中五味雜陳,不知是什麼感覺,他喜歡蘇靈芸無疑,他卻也著實欺騙了她,利用了她,如果哪天她知道了真相,會不會不顧情分,頭也不回地離開他.

陡然間,他突然害怕了,曾經在修羅場面對那麼多的少年殺手,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這幾年他靠著他的毒辣心計走到了今天,卻遇到了蘇靈芸這般古靈精怪的女孩子.

她吸引他,一舉一動,對于他來說都是致命的.

他猶豫過,他本是陳國君主的私生子,四殿下,他若是想奪回本屬于他的一切,為母親報仇,就必須湊齊凰族秘術的布絹,還有凰族靈女,只有靈女的占卜術,他才能名正言順得民心,進軍陳國.

可獲得這一切的前提,就只有對蘇靈芸的欺騙.

站在一旁的城南見溫子然緊蹙的眉頭,她自然懂得他在猶豫些什麼:"公子,計劃可還進行?"

一句話打斷了溫子然的思緒,他墨玉般的眸子落到了水憐衣身上,嘴角彎起一抹狡黠的弧度:"當然,沈步崖還在七煞盟里,等著我們給他送人呢."

"那靈芸姑娘……"

溫子然眸光微亮,似心里有所盤算:"她是我的女人,自然是放到我房間."

上篇:057 索要秘術    下篇:059 七煞盟里的交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