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7 索要秘術   
  
057 索要秘術

水憐衣一怔,別開視線將思緒從回憶中抽離開來,回歸到原先的話題上去:"你要救他,也不難,我只要……"

她頓了頓,驀然拉近與蘇靈芸的距離,貼在耳畔輕聲繼續道:"我只要凰族秘術的剩余布絹."

凰族秘術?!

蘇靈芸心中一驚,錯愕地盯著水憐衣,她本是水連城的女兒,水連城藏有凰族秘術,她知道也不稀奇,可是她為什麼不找別人,單單要找自己,難道她……

蘇靈芸眉頭一挑,裝作聽不懂的樣子重複疑惑:"你說什麼?什麼凰族,什麼秘術的?"

水憐衣嘴角彎起一抹冷笑,一語道破蘇靈芸的偽裝:"凰族靈女,你要跟我打什麼啞謎?"

蘇靈芸微微怔住,難以置信地盯著水憐衣含笑的眸子,她怎麼知道自己就是凰族靈女的?明明這身份隱藏的很好.

"凰族靈女又是誰啊?我不認識啊"蘇靈芸繼續裝糊塗,打了一個哈哈.

"你若是不承認也可以,那溫子然的命,可就……"水憐衣一臉抱歉地聳了聳肩膀,轉身裝作要離開的模樣,可沒有走兩步,身後就傳來蘇靈芸的聲音:"好了,我是凰族靈女,可是我也明白告訴你,我根本就不知道凰族秘術的布絹藏在哪里,所以你就不要白費功夫了."

水憐衣臉色一沉,驀然走到她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不要跟我玩什麼啞謎,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蘇靈芸第一次近距離看見水憐衣臉頰上那些觸目驚心的疤痕,她接近瘋狂的眼神,讓蘇靈芸有點後怕.

"水憐衣,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你善良,溫婉,肯為了心愛的人付出一切,你應該知道凰族秘術的布絹一出現,就要死上多少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殘忍了?"蘇靈芸逼迫仰著頭,她只能岔開話題,改走溫情路線,希望能打動水憐衣內心僅存的良善.

蘇靈芸所說的一切,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水憐衣並不認識她,她是怎麼知道的?

眼睛中的疑惑漸漸成團:"聽聞凰族靈女有進入他人夢境的巫術,真是百聞不如一見,我過去怎樣,靈女姑娘管不著,我現在只要秘術的布絹."

蘇靈芸倒吸一口冷氣,水憐衣的瘋狂已經到了軟硬不吃的程度,蘇靈芸眼珠四轉,正盤算著有沒有什麼別的法子,忽的,水憐衣從袖口抽出一把短刀,直指溫子然的胸口!

蘇靈芸大驚:"別別別!"

"你說不說,反正溫子然也活不長了,我不如現在給他一個痛快,送他早點去地獄."

威脅,又是威脅!

蘇靈芸覺得好笑,她就算是用溫子然的性命威脅自己,自己也不知道那些布絹散落到什麼地方了.

"好好好,我只知道,其中一塊布絹就在七煞盟的冰室里,我曾經去找過,可是莫名其妙就不見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蘇靈芸不情不願地說著.

水憐衣嘴角一撇:"你說的那塊布絹,在我手中,我要的是其他兩塊的."

我去,原來在她那里!白費功夫拉溫子然去冰室了!

蘇靈芸打心眼里悔恨不已,眼見那刀刃逼近溫子然的胸膛,蘇靈芸也只能使出殺手锏了!

"其實,那些關于凰族秘術三塊布絹的傳聞,不過是誆騙你們這些覬覦秘術的人,真正的秘術藏在了隱秘的山林里,其中一塊被沈步崖的父母上山砍柴的時候不經意間挖到了,其他的兩塊,這世上只有我知道地方了."

蘇靈芸開始一本正經地編瞎話了.

可惜的是,水憐衣聽進去了,也信了.

"其他兩塊在哪里?你現在就帶我去."

蘇靈芸見上鉤了,便認真地點點頭:"帶你去沒問題,但是你先得給點誠意吧."

"先找到秘術,我再給溫子然解毒."水憐衣不容置疑地強硬,讓蘇靈芸不禁多問一句:"水憐衣,你要凰族秘術干什麼?難不成你要靠秘術煉制什麼毒藥嗎?"

水憐衣收回短刀,頷首默默道:"我只是想要搶在沈步崖之前,收集齊秘術布絹,統統毀掉,然後再……"

她的視線驀然落到了蘇靈芸的身上,眸光深邃:"然後,你必須死."

蘇靈芸睜圓了眼睛,她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什麼?你是說我要死嗎?"

"沒錯,你是凰族靈女,活在世上就是個禍害,只要你存在在世上一天,就會有人對凰族秘術不死心,所以你不能活."

這麼大義凜然!

蘇靈芸有點哭笑不得,她開始只是以為水憐衣要凰族秘術就是煉制毒藥,來報複沈步崖,現在看來,她是另一種程度的複仇.

可是,那關她什麼事?!

穿越過來進入到凰族靈女的身體,也不是她能選擇的,憑什麼要她當替罪羊?

蒼天不公!

"好了,我們要趕在太陽落山之前回來,你快點帶我去吧."水憐衣沒工夫跟將死的人討價還價.

蘇靈芸深歎了一口氣,耷拉著腦地跟在水憐衣身後走著,可剛走了一步,蘇靈芸就撞到了驀然停住腳步的水憐衣背上.

不是剛才還催命似的快點走嗎?現在怎麼不走了!

蘇靈芸猛地抬眸,視線穿過水憐衣落到了臨面而站的漠塵身上,他一襲黑衣,依舊是那樣的器宇軒昂,但是卻消瘦了不少.

"你讓開."水憐衣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丟下冷冰冰的一句話.

"憐衣,不要再折騰了,放棄吧."漠塵一雙劍眉緊鎖,滿滿的擔憂寫在臉上.

"漠塵,我答應你的事情,我絕不會食言,你只要讓我做完最後這一件事情,我就立馬放手."

水憐衣側過身子,想要繞過去,可漠塵也執著的很:"就算是沈步崖死了,你心里的傷疤就能徹底愈合了嗎?"

蘇靈芸跟在水憐衣身後,她明顯感覺出水憐衣身子一顫,沉默了半晌,她才抬眸明晃晃地望著漠塵,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就算不能愈合,起碼我報了我未出世孩子的仇,那我就是開心的."

她的恨滲入骨子里,不可自拔.

漠塵僵在那里,再也沒有力氣和話語去攔住她了,只能放任她在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或許是怕漠塵追上來,水憐衣的腳步加快了許多,快的蘇靈芸都得小跑兩步才能跟的上.

從側面看,水憐衣的臉色鐵青,可蘇靈芸還是不合時機地開口了:"水憐衣,你那未出世的孩子,也是沈步崖害死的嗎?"

快走的腳步隨著蘇靈芸的話音落下,而驀然停下,害的蘇靈芸差點再次撞到她身上.

水憐衣胸口起伏,握劍的手慢慢收緊,回應的話幾乎是從牙縫中蹦出來的:"你知道我為什麼那麼憎恨凰族秘術還有你嗎?"

"為什麼?"

"就是因為凰族秘術,沈步崖逼我跳崖,害死了我還有我肚子里的孩子!"

水憐衣睜大的眼睛滿滿全是空洞,她一瞬不瞬地盯著蘇靈芸,含著水汽的眸子蒙上了一層恨意,她不能眨眼,她怕一眨眼眼淚就會決堤而出,那抹壓制住的悲傷痛意,一旦被喚醒,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蘇靈芸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堅毅的女子,明明難過的要命,卻生生忍住.

"我知道了,對不起啊."蘇靈芸低下頭,偷咽了好幾口口水.

水憐衣深吸了幾口氣,又繼續徑直往前走去,她的腳步還是很快,但是明顯沒有剛才的勁頭了.

蘇靈芸偷望了幾眼水憐衣落寞的背影,心里不禁感慨,水憐衣和沈步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一句話,這世間多是癡情女子負心漢啊!

床榻之上,溫子然安詳地平躺著,香爐升起的嫋嫋清煙,將他的側臉朦朧了起來.

一抹青色的影子從屋頂倏然翻下,窗戶微開,院中並無他人,青影翻身入屋,快步走到了溫子然的面前.

她凝視了一眼沉睡的溫子然,驀然從袖子中掏出一粒丹藥,放入了他的口中,下巴揚起,喉結微動.

溫子然長長的睫毛微顫,墨玉般的雙眸緩緩睜開,視線由模糊變得清明,映入眼簾的就是站在床榻前,一直頷首的城南.

溫子然稍稍收回心神,悠然道:"芸兒帶水憐衣去哪里了?"

"屬下看她們去唐國臨界的那片山林中去了,那里曾是沈步崖父母撿到凰族秘術布絹的地方."

"哦"溫子然眸光深邃,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公子,您若是想要知道其余兩塊秘術的布絹,大可問靈芸姑娘就是了,何必大費周章自傷身體呢?"

冰室里有毒氣,溫子然事先就知道,沈步崖的箭術了得,百步穿楊,他也知道.

他故意中毒,故意中箭,除了想要得到蘇靈芸的心之外,他更想借此引出水憐衣,讓她逼迫蘇靈芸說出其余兩塊秘術布絹的下落,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可偏偏有一點偏差,蘇靈芸陰差陽錯地再次進入到他的夢境,他不確定她在夢里都看到了什麼,會不會已經知道了他真實的身份?

上篇:056 溫子然,你這個大傻瓜!    下篇:058 無條件相信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