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6 溫子然,你這個大傻瓜!   
  
056 溫子然,你這個大傻瓜!

七十八號的凶神惡煞讓躲在一旁的蘇靈芸有點後怕,她余光偷瞄躺在地上的溫子然,他身上的血漬流下,染紅了一片.

他不會真的死了吧?

蘇靈芸咽了一口口水,壯著膽子貓著身體緩緩靠近到了溫子然的身側,開始她用手指戳他的脊背,他沒有反應,後來蘇靈芸直接就拍了他幾下,他仍舊沒有反應……

"溫子然,溫子然."蘇靈芸有點慌了,連連搖晃著他,或許是因為蘇靈芸下手沒輕沒重的,指尖觸碰到他的傷口,他眉頭微蹙,睫毛顫動了一下.

蘇靈芸察覺到了他的反應,更加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溫子然,我就知道你還沒死,你快點起來."

磨出血漬的手指蜷動,他埋在沙土中的臉,微微抬起,腫起的眼眶,開了一條小縫,目光疲倦地移到一旁的蘇靈芸身上,閃過一絲詫異,她怎麼會在這里?

"溫子然,你快點起來,這場比賽還沒有結束,你可從來都不是輕易認輸的人."

溫子然深盯著眼前著急忙慌,指手畫腳的大姐,漆黑的眼眸微微閃動出一抹光.

他想要動動嘴唇,將嘴邊那句"你是不是認識我?"說出口,可是他還未講,整個身體驀然又騰空了起來.

七十八號正在找給自己背後下刀子的小人時,不經意間就看見昏厥過去的溫子然竟然已經爬了起來,他驚訝于看似瘦弱的溫子然的體力,也怕自己的權威從此受到了挑戰.

不能再跟他周旋下去了,直接給他一個痛快的!

七十八號瞪圓了眼睛,一只手緊抓著溫子然的衣領,另一只手已然揮起!

拳頭就要落下!

蘇靈芸握緊了雙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這里是夢境,一切都是虛無的,可是為什麼明明知道這都是假的,擔憂的心卻沒有絲毫的減輕.

溫子然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看著七十八號,嘴角翹起一抹冷笑.

"你笑什麼?等會我就要你笑不出來!"

溫子然的焦點已經不在七十八號高高舉起的拳頭上,他垂下腦袋,聲音有點發悶:"我看,笑不出來的人應該是你."

"什麼?"七十八號眉頭一挑,正要好好教訓這個狂傲的家伙,可是胸前一陣劇痛,舉在半空中的拳頭就僵在了離溫子然腦袋還有一尺的地方,再也動彈不得.

他張大了嘴巴,垂眸看向自己結實的胸膛,驀然已經插著一把匕首,匕首的血色刀刃狠狠地沒入心髒處,而另一端緊握刀柄的卻是溫子然略微顫抖的手.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他眼眸雖是冷的,但還是有一抹驚詫不適隱藏其中.

七十八號龐大的身體轟然跪在地上,緊抓溫子然衣領的手也松開,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在修羅場不可一世的自己竟然會輸在一個瘦子手里!

他錯愕地盯著溫子然,直到瞳孔渙散,氣力全無.

站在修羅場的男孩子們,看到溫子然殺了七十八號的一幕,瞬間氣氛就冷了下來,那抹瘦弱躺在地上的身影,他們再也不敢小瞧半分.

溫子然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他眼睛如死水一般看著前方,沒有恐懼,沒有起伏,沒有生氣,直到一雙黑色的靴子出現在他視線當中,他才略微抬起疼痛的眸子,仰看著臉色沉靜的風叔,負手站在那里.

他的臉腫了半邊,根本不能做任何的表情.

風叔蹲下身子,像是在下命令:"溫子然,你現在可以留在這里了,記住,以後白天修羅場就是你待著的地方,晚上到我藥廬來,我教你識百草百藥."

說罷,他意味深長地拍了拍溫子然的肩膀,輕歎一聲,轉身而去.

清風拂過,溫子然就這樣躺著,卻光明正大的留在了修羅場.

蘇靈芸看到他躺在那里許久,沒有人過去扶他,也沒有人詢問他半句,從白天直到黑夜降臨,他才默默地支起半邊身子,踉蹌地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回走,那背影孤寂的讓人窒息……

一直躲在樹後面的蘇靈芸,就眼睜睜地看著他慢慢地離開了自己的視線.

溫子然小時候原來經曆過這樣的艱難……

蘇靈芸想到這里,心就被狠狠的揪起,驀然,她身後出現一黑洞,她只覺得好似被人推了一把,身子不穩,就整個跌落了進去.

仰面墜下,那虛幻的夢境世界已漸漸遠去……

"溫子然!"

蘇靈芸疾呼一聲,猛地從床榻上坐了起來,額際滲出的汗珠,順著滾落下來.

案幾上的香爐散發出嫋嫋的清香,最有安神的功效.

蘇靈芸平複了一下心情,視線才轉移到這屋子的周圍,簡約的小房,這里不是七煞盟,那這里是……

記憶瞬間湧現,她和溫子然不應該在山崖下,遭受了沈步崖的暗算嗎?怎麼醒來就到這里來了?

不好,自己在這里,那溫子然呢?

她記得,溫子然中了毒,而且還替自己受了一箭,血流了那麼多,他會不會已經……

蘇靈芸不敢往下想,忙掀開被子,三兩步就走到門前,匆忙打開房門,赫然就撞上一人!

蘇靈芸倒退兩步,視線有點眩暈,適應過來,她才看清站在面前的人,正是熟悉不過的人,沉魚,不與其叫她沉魚,不如喊她的真名,水憐衣.

"你醒了?"水憐衣聲音平靜如水.

若是擱以前,蘇靈芸一時間有很多的疑問想要問她,問個清楚,可是現在,她只想知道溫子然在哪里?

她動了動嘴唇,還未發聲,水憐衣就好像已經知道她要說什麼,搶在了她前面道:"溫子然他沒事,你若是不放心,他就在隔壁."

蘇靈芸瞥了她一眼,覺得她不像是說謊的模樣,一瘸一拐地走到隔壁,推開了房門,果然,溫子然就安然無恙的躺在床榻上.

看到他沉睡的臉龐,蘇靈芸提著的心就放下了大半,她側目看著一旁的水憐衣:"是你,救的我們?"

"對,再怎麼樣,我也不會讓你落入沈步崖的手中."水憐衣意味深長地看著蘇靈芸,那丑陋到極致的臉頰,映在蘇靈芸的眼中,她實在是難以跟夢境中那個傾國傾城的女子聯系在一起.

"不能讓我落入沈步崖的手中,你是什麼意思?"

她知道水憐衣跟沈步崖是死對頭,可是這一切跟自己有什麼關系?

水憐衣笑而不語,索性跟蘇靈芸打起了啞謎:"你不進去看看他嗎?他可是中了劇毒的,或許活不過今晚了."

"什麼?!"蘇靈芸雙眉立刻就擰成了一團麻.

她慌忙到了溫子然的床榻,他依舊俊美如玉的躺在那里,如同睡著一般,從他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中毒的痕跡.

"靈芸姑娘,其實我很嫉妒你."水憐衣的聲音悠然響起,有點落寞.

經曆了這一番,蘇靈芸算是知道,這七煞盟里,沈步崖不好惹,這個水憐衣城府也極深.

"水憐衣,我要救他,無論花費什麼代價,我都要救他,解藥在哪里?在七煞盟嗎?"

水憐衣冷冷地瞥了一眼坐在床榻一側的蘇靈芸:"你為何要救他,天下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他死了倒好."

"你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沈步崖負了你,可是溫子然並沒有對不起我,我不能見死不救."

蘇靈芸眼中的執拗,讓水憐衣在一瞬間有點錯覺,她很像以前的自己.

"你喜歡他,是不是?"

蘇靈芸身形一僵,目光四轉,下意識地否認:"沒……沒有,他也救過我的命,我只是報恩罷了."

"是嗎?可是我看他,好像就對靈芸姑娘不錯,甯願冒著自己中毒的危險,也要將百毒不侵的聖藥給你吃下去."水憐衣悠悠地說著.

"你說什麼?"蘇靈芸猛地轉頭,對上水憐衣冷清的眸子,難以置信.

"如果不是這樣,你以為在廟里被綁架時下的**,為何單單就你無事,你以為在冰室中毒氣蔓延,你又為何安然無恙?傻瓜,他是在保護你."

蘇靈芸驀然想起那日,他喂自己吃了一顆藥丸,還嬉皮笑臉地誆騙自己,那是**,原來,原來,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蘇靈芸感覺整個身體仿佛被扔進了大海,沉沉浮浮,腦子中只剩下知道真相後留有的一片空白.

他為什麼不說?

他甯願她誤會他,也不肯說出口.

溫子然,你才是大傻瓜!

蘇靈芸鼻子一酸,眼淚就模糊了視線了,她伸手不禁就撫上了他的臉頰,喃喃道:"傻子,你以為你這樣逞英雄,我就會乖乖喜歡你嗎?你錯了,大錯特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死了,我留在這陌生的地方,我該怎麼辦?你讓我依賴上了你,你就要負責到底,想要裝睡扮懶,門都沒有."

蘇靈芸咬緊了發白的嘴唇,她目光灼灼地仰望著水憐衣,一字一句道:"說吧,我到底怎樣,你才肯告訴我,如何救溫子然?"

她倔強無畏的眼神,像,太像,像是當初那個跪在水連城面前的水憐衣.

上篇:055 他的過去    下篇:057 索要秘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