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4 活著,我就嫁給你   
  
054 活著,我就嫁給你

沈步崖看到溫子然那不容置疑的堅定,冷笑一聲,後退到七煞盟侍衛身後,小聲說了些什麼.

"溫子然."蘇靈芸有點不安地拽緊了溫子然的衣袖.

"沒事,等會你只管躲在我身後."溫熱的手覆上蘇靈芸的小手,細細安慰道.

蘇靈芸就這樣的盯著如此平靜的溫子然,好似在他眼眸深處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漸漸地,她上下不安的心竟真的平複了下來.

果然,沈步崖還是下了殺手.

數十人團團圍住了他們,一片刀光劍影,而溫子然將手中的劍使得出神入化,招招抵擋,真的讓身後的蘇靈芸未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沈步崖負手站在局外,瞳孔劇縮,臉色漸漸沉了下來,這溫子然的實力著實出乎意料,可是這世上就算是再厲害的人,也會有軟肋,比如……

他嘴角翹起,伸手接過侍衛遞來的弓箭,弓弦拉滿,目光落在不斷閃躲的蘇靈芸身上.

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溫子然,你倒是會如何選擇?

箭羽破空而出!

溫子然余光一掃,眉頭微蹙,雙手皆被那群侍衛給纏住,形勢迫在眉睫……

一瞬間,他忽的想到那日在霧靈山腳下的客棧,初見她時的場景,她的古靈精怪,或許對上她視線的刹那,他就知道,她早就刻進了自己心中.

出乎意料,溫子然異常強硬地攥住蘇靈芸的手腕,用力一拽,反身將她護在了自己懷里.

蘇靈芸一怔,她微微睜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及從這個溫暖的懷抱中回過神來,猛然就覺得自己臉上濺上了什麼溫熱的東西.

瞳孔急遽收縮,蘇靈芸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溫子然左肩—這個人剛才就看到了沈步崖的異動,搶先一步將她護在了懷里,以血肉之軀當下了第一波箭雨.

此刻他的左肩血肉模糊,鮮血沿著鋒利的箭鏃,很快就浸透了他的一襲白衣,然而直到現在溫子然還在微笑著,哄她道:"聽話,我沒事."

蘇靈芸自穿越過來見過的鮮血不少,然而大多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別人身上的,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溫子然流這麼多血.

她的心砰砰亂跳著,仿佛又變成第一次被青幫人追殺時的無助和恐懼.

她顫抖著死死按住溫子然身上的創口,直到她抬眸看向溫子然,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視野模糊,滿臉都是淚水.

"溫子然,你這個大傻瓜."她在溫子然身邊激動道:"你可千萬別死,以前我跟你說的什麼收尸之類的,都是鬧著玩的,你別當真."

溫子然體內壓制的毒素,在受傷的刹那迸發而出,這一決堤就再也不可收拾,黑色的鮮血溢出嘴角,疼痛如同千刀萬剮,可他蹙著眉頭,嘴卻彎著:"你才是傻瓜,我又沒死,你哭什麼?"

聽到他氣若游絲的語氣,蘇靈芸這才感覺到自己全身已然癱軟,那一抹血漬,紮眼的很.

痛,心痛,蘇靈芸清晰的感覺到,這痛是為了溫子然,只為他,那個蘊藉白衣風流的公子,到底什麼時候入了少女流年繾綣的夢中,是那次在深夜,他接住從屋頂跳下的她,將她擁入溫暖的懷中,為她遮風擋雨?還是這次,在危難生死關頭,他可以不顧一切棄之性命,只為換來她的無恙?

她顫抖的手擦去他嘴角的血漬,忍了許久才壓制住哭腔:"溫子然,我們一定能闖出去的,你不是最喜歡做交易嗎?我們來做一個交易好不好?"

眼皮漸漸沉了許多,可是他強打著精神:"好,什麼交易?"

蘇靈芸握緊他的手,含淚笑著:"只要這次你能活著,我願意答應你任何的條件,任何."

她怕溫子然支撐不住,故意加重了最後兩個字的分量.

"任何?我說要嫁我,你可也答應?"溫子然殷殷目光,頃刻全都注入這靈動的少女眼中.

蘇靈芸微微頷首,沉默半晌,抬眸眼神無比堅定:"好,只要你能活著,我就答應!"

溫子然笑的月朗風清,這算不算是患難見真情?

以前,他看她為宋伯陵傷心難過,他以為這一生都難以再次贏的她的心,現在看來,這毒中的真值.

遠處的沈步崖步步走來,他看不得別人在他面前繾綣,他曾經擁有過,卻失去了,那別人也不配有!

他奪過身旁侍衛的劍,憤然舉起:"既然你們想在一起做亡命鴛鴦,那我就成全你們!"

劍刃閃著寒光赫然落下!

"不要!"蘇靈芸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整個擋在溫子然的身前!

她緊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降臨的片刻,可是,許久,只見白光耀起,漆黑的夜恍如白晝!

這一幕對于溫子然來說,太過于熟悉,難道她又在無意間觸碰到了誰的夢境?

溫子然還未反應,刹那被白光籠罩,昏迷了過去.

蘇靈芸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只身跪在青天白日的街市上!

來來往往的人群,視她為無物,或者根本就看不見她,在夢境中她的身體是虛無的,可是任意行走于人世間.

蘇靈芸緩緩起身,四處張望著,可是除了自己,沒有溫子然也沒有沈步崖和他七煞盟的手下,只有買東西叫賣的陌生人.

這又是進了誰的夢境?

她癡癡的走著,看這百姓的打扮不太像是唐國人,難道這是陳國或者是衛國,還是別的什麼國家?

一想到這里,蘇靈芸心里就亂成了一團麻,她不想再窺探誰的夢境了,她現在只想要出去,溫子然的毒不能拖太久!

不行,得趕緊找出去的路才是正事,蘇靈芸開始啟動暴走模式,繞了多少街市,走了多少路,可是最終走的腿都軟了,她還是在原地打轉轉.

蘇靈芸掐著腰,站在人群中間,聽著紛紛擾擾的嘈雜聲,急躁異常!

這時,忽的就聽見遠處傳來一聲聲"抓賊"的急喚!

蘇靈芸這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性子到如今,都被累給消磨殆盡了,算了,這小偷抓不抓的吧,反正是在夢境里,管不管閑事別人都看不見.

她轉身就要走,卻不想腰間被什麼東西給硬撞了一下,她一個踉蹌,差點被撞倒.

驀然回首,開口便罵:"哪個不長眼的,不看見姑奶奶在這里站著嗎?你是瞎……"

"子"還未出口,蘇靈芸就對上一髒兮兮的小臉,那黑漆漆的眼珠子透出一股孤傲勁來,毫不畏懼地看著她.

蘇靈芸凝眉,這個小家伙看起來也就十歲的模樣,他竟然能看到自己?

"小偷,別逃!"

身後的急喚聲越來越近,蘇靈芸也不管他到底偷了什麼東西,直接拉起他,就往胡同里跑去.

那少年一怔,無奈想要掙脫的力氣比不上蘇靈芸,只能任由她帶著自己跑到了安全僻靜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好久沒有跑過八百了,這點小距離還真的有點累人,蘇靈芸長長呼出一口氣,不經意側眸就看到那小家伙,掏出一個滿是灰的的饅頭,大口大口的咀嚼著.

狼吞虎咽,就是形容他吧.

蘇靈芸蹲下身子,有意思地打量著他:"喂,你叫什麼名字?你家在哪里?"

少年瞥了她一眼,便吃便蹦出五個字:"管你什麼事?"

蘇靈芸張大了嘴巴,沒想到這小家伙個不高,脾氣還挺大,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好奇道:"你竟然能看到我?"

少年這次是徹底睥睨蘇靈芸了,他不屑地將剩余的饅頭掰成了兩半,交到蘇靈芸的手心:"你要是想吃,就說,不必繞圈子."

掌心躺著那髒兮兮的饅頭,讓蘇靈芸眉頭一蹙,忽的湧上一抹同情:"你到底叫什麼名字?這饅頭都髒成這樣了,你吃了不怕得病嗎?"

少年三兩口吞下了饅頭,毫不在意地又奪下了那被嫌棄的饅頭:"你若是不吃,就不要廢話."

他起身,就要走,可是被蘇靈芸一只手就給拽住了:"你這個小孩,怎麼一點禮貌也不懂,你家大人怎麼教育你的!"

少年回頭瞪著她,那眼神就像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盯得蘇靈芸直發毛,可是看久了,又覺得這眼神還有這髒髒的小臉怎麼那麼似曾相識?

"我沒有父母,他們早死了,哪里能管我死活?"

冰冷,整一冰窟窿.

蘇靈芸意識到是自己說錯話了,孤兒的心總是很敏感的,她拉過少年的手,他細小的胳膊布滿紅痕,像是被人打得.

她心中一緊,聲音就軟了下來:"你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可是我卻知道你叫什麼."

少年鷹一樣的眼神,恍惚間透出一絲害怕:"你說什麼?"

"你叫……溫子然,對不對?"

蘇靈芸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能隨意說說.

可是少年嘴角驀然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聲音幽森:"大姐,對不起,你猜錯了,我根本不叫溫子然."

蘇靈芸眉頭一挑,這小家伙難道不是溫子然?那自己是掉進了誰的夢境里?!

上篇:053 悄然入心    下篇:055 他的過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