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3 悄然入心   
  
053 悄然入心

溫子然的劍舞的行云流水,將紛紛射來的箭雨打落在一旁,而躲在他身後的蘇靈芸自始至終抓緊了他的衣襟,從未松開片刻.

他俊美如玉的側臉出現難得的凜冽,脖頸處青筋盡起,額際豆大的汗珠滑落,幾許滴在蘇靈芸的手背.

"溫子然!"

他是中毒了.

蘇靈芸下意識地想到,忙急切地呼喚他的名字,她自小就怕死,可是如今遇到真正的險境,她才懂得心里更擔心的只有溫子然一人.

驀然,溫子然余光一瞥,悄然看到箭雨的方向大都都是從斜上方的小暗**出的,他狹長的眸子半眯,如果自己沒有中毒,或許能支撐一會,但是現在也只能先破了這道機關闖出去再說了.

溫子然驀然攥緊了身後蘇靈芸的手,躲到了一冰雕之下,這里能暫時是個安全之處,箭雨猛烈,蘇靈芸縮緊了身子,抬眸間卻看到溫子然呼吸有點沉重了.

"溫子然,剛才的霧氣就是毒嗎?為什麼我沒事,而你……"

他嘴角彎起一抹完全不在意的笑意,摸了摸她的發頂,哄她道:"只是一點輕微的毒,我沒事的,你體質或許不同于常人所以這毒對你不起作用,你在這里待著別動,等會我帶你出去."

說罷,他起身,寬大的衣袖卻被蘇靈芸牢牢拽住.

"溫子然,若是不行就別逞能,我可不想給你收尸."蘇靈芸說出這話帶有一點狠絕無情,但是在溫子然聽起來,這明明就是**裸的關心.

他莞爾一笑,淡淡回了一句:"放心."

衣訣飄動,白色的身影在箭雨當中晃了幾下,果然沒有了蘇靈芸這個累贅,他的行動更加的方便,他的劍刃忽的往不遠處的冰雕一斬,只聽"砰"地一聲,巨大的冰雕瞬間變作兩截滑落,溫子然眉頭微蹙,用作四兩撥千斤,將冰雕順勢打入了那斜上方的暗口!

"轟隆隆!"

暗口發出幾聲悶響,"嗖嗖"地箭雨頃刻化為虛無.

剛剛發生的一幕,也不過眨眼間,蘇靈芸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那抹孤傲的白色身影,即使是在電視劇里,也沒有看到這麼好的功夫,這麼快的身形輕功,這麼快的劍法,這溫子然到底是不是人類?

蘇靈芸心里正對溫子然的認識提升了一個高度時,重重冰雕後的冰壁赫然移開了一道狹長的口子.

這暗室修的也太長了,山里面怎麼還會又出現一道山?

蘇靈芸剛剛站起,就被溫子然拉著往那道狹長的口子跑去,漸漸地,耳邊的風聲變得刺耳,眼前本來是一片白亮,頃刻間卻漆黑無常.

他們通過另一出口,成功地逃離了冰室.

外面的天色已經變晚,滿天的繁星,寂靜的了無人煙,他們身處荒涼的一處山崖底端.

原來這七煞盟的冰室一直通到了這麼偏僻的地方,蘇靈芸心里沒有多少劫後余生的喜悅慶幸感,反而亂成了一團麻.

忽的,只聽"諍"地一聲,像是什麼倒地的聲音,她驀然想到溫子然還中毒了,她回頭就看到溫子然倚坐在石頭邊,臉色已經變得很是難看了.

"溫子然,溫子然……"蘇靈芸幾乎是跪在他身側,拼命地搖晃著他的胳膊,想讓他清醒一點.

溫子然垂著眼眸,無精打采的,但是嘴角那似有似無的笑意仍然翹起:"芸兒,你這樣晃人可是會死人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力氣說笑,你中了什麼毒,你身上有沒有帶什麼應急的藥物啊?"

溫子然瞥了一眼,有點慌張的蘇靈芸,輕微地搖了搖頭:"我說若是沒有,你又該怎麼辦?"

蘇靈芸眸子四轉,滿臉焦急,要是隔以前,她才不管這個家伙的死活,可是如今她發現她根本就離不開這個家伙半步了.

她索性一咬牙一跺腳:"你不是神醫嗎?你自己難道不知道中了什麼毒?我說出解藥,我去給你找."

溫子然凝視著蘇靈芸眼眸中的固執和認真,驀然一笑,隨後從衣袖中拿出一瓶子,那正是他背著她,藏起來的七煞解藥,現在想來,在七煞盟耽誤了不少時日,宋伯陵的性命到如今也不過剩下六日的光景了.

他將解藥放到蘇靈芸的手心,喃喃道:"這是七煞的解藥,你拿著回若水山莊吧."

蘇靈芸凝眉盯著這幾日夢寐以求的解藥,抬眸道:"那你呢?"

溫子然輕笑的月朗風清,聲音卻微弱了起來:"你不用管我,只管拿著去救宋伯陵的性命,我自有辦法."

他以為她會拿著解藥,說一句保重就會義無反顧的離開,可是當聽到瓶子落地的脆聲,他驚詫地睜大了眸子,她竟將解藥打落到了地上!

"溫子然,你現在可算是半個殘疾人了,這荒山野嶺的,你上哪里去想辦法,我不許你這麼說,病哥哥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我蘇靈芸不是那種關鍵時刻拋棄朋友的小人!"

蘇靈芸說出這番話,激動的肩膀一顫一顫的,顯然是生氣了.

溫子然錯愕的看著她,明明是教訓的話語,但是為什麼他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隱含的淚光.

她溫熱的雙手緊緊握住他略微冰涼的掌心,眼神認真一字一句地問道:"我求求你,別逞英雄了,快點告訴我解藥在哪里?你一定知道的."

肌膚相觸,目光交彙.

她的眼睛里除了懇求再無其他.

毒素在體內四處蔓延,溫子然卻再也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心里那抹堅硬在慢慢地融化.

他一直期盼有一天,她會真正的在乎他,沒有想到這一天到的如此突如其來.

溫子然嘴唇蠕動,還未出聲,驀然四周的黑暗升起數十火把,火光很快就將他們緊緊圍困住了.

這些人的打扮皆都是七煞盟的標識.

不久,赫然的拍手聲音響起,那群人向後退去,就看到一凜冽的男子從後走來:"感動,真是感動啊."

火光將他隱藏在黑暗中的臉一點一點照亮,看到他真容的刹那,蘇靈芸眸光一亮,這不可能,他不是中了蠱蟲的毒,還在床榻上躺著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來人正是沈步崖.

溫子然打量了他幾眼,並沒有太過的驚訝,在他聽到蘇靈芸講述夢境里所發生的事情時,他就猜到,既然沈步崖能用蠱蟲害死水連城,想必對這蠱蟲十分了解,怎麼可能會束手就擒地被沉魚下毒?

"沈盟主,您的怪疾可是好了?"

沈步崖意味深長地在他們面前轉了一個圈,聲音幽森:"謝謝溫神醫的醫治,在下的怪疾已經好了."

"你胡說,我看你根本就沒有病!你把我們騙到這里,到底有什麼目的?"蘇靈芸一個暴脾氣站了起來,指著沈步崖斥道.

沈步崖不氣不惱,負手而立,反而安撫起蘇靈芸的心情:"蘇姑娘先別生氣,在下裝病也是被逼無奈,我只是想要找到我的妻子而已."

"妻子?!"蘇靈芸眉頭揚起,他說的妻子是水憐衣?!

"你找她干什麼,你當年不是把她逼死了嗎?怎麼現在聽說她還活著,你就又准備重新折磨她了?"

逼死這個詞,讓沈步崖臉色一僵:"我何時逼死過憐衣?我愛她還來不及,明明是她背叛了我."

蘇靈芸呵呵一笑,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沈步崖,是你殺了她的家人,毀了七毒會,你還好意思倒打一耙?"

沈步崖凝眉盯著蘇靈芸,這等往事,他人從來都不知道,這小丫頭又是從哪里聽說的,難道是憐衣告訴她的?

他不管,當年她跳崖,他已然痛徹心扉,現在知道她化作沉魚回來報複他,他一半是心痛一半更是怨恨.

當年明明是她偷了凰族秘術的布絹,還和漠塵有苟且之事……

沈步崖想到往往,略微閉上眼睛,罷了,只要她能回到他的身邊,往事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我只想知道憐衣在哪里?"

蘇靈芸冷哼一聲,鄙夷道:"別說我不知道,我就是知道,也不告訴你這種變態!"

沈步崖臉色已經沉了下來,他衣袖中的銀針赫然向蘇靈芸發出,他想要給這個嘴巴不乾淨的小丫頭一點教訓!

可是誰知,銀針在離蘇靈芸一尺的距離,便被溫子然的兩指牢牢夾住.

沈步崖眼睛微眯,是他小看了溫子然的內力,那麼厲害的毒氣,他竟然還能穩如泰山的站著?!

"溫子然."蘇靈芸有點發怔,她本來以為他快不行了.

溫子然臉色有點慘白,用內力壓制毒氣也只能管上一兩個時辰,必須速戰速決.

"沈盟主,您和一個小姑娘計較這些,是不是有失盟主的氣量?"

沈步崖壓抑許久的怒氣,終于忍不住了,他盯著溫子然諷刺的笑意,再次重複著:"最後一遍,水憐衣到底在哪里?"

溫子然緩緩收回半空中的手,兩指之間的銀針悄然被他完成了兩半,可憐兮兮地扔在地上:"若是不知道,沈盟主是准備要下狠手嗎?"

清風吹起.

肅殺的氣氛,瞬間即破!

上篇:052 殘軀美人    下篇:054 活著,我就嫁給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