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2 殘軀美人   
  
052 殘軀美人

溫子然和蘇靈芸走過暗道,果然過去了那麼多年,這里兩側擺放毒液的架子一絲一毫都沒有變過,說是沈步崖念舊還是有悔過之心,或者是礙著水憐衣的面子?

溫子然已經拿起瓶瓶罐罐,很是自然地打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防備警惕之心.

"喂,雖然說你是神醫吧,但是怎麼樣這些都是至毒的藥,你還是別碰的好."蘇靈芸上前阻擋住溫子然試圖伸出的手.

溫子然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手掌摸了摸蘇靈芸的小腦袋柔聲道:"放心,毒和藥是一樣的,我了解多少藥就了解多少毒,這點毒液還不會對我怎樣."

雖然他這麼說,蘇靈芸竟還有點不放心,破天荒地頭一次拽住他的手指,徑直往前走,遠離這些不吉祥的東西.

兩手之間,肌膚相觸,皆是冰涼一片,但是卻在溫子然略微驚詫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柔情,她現在好像真的在關心他.

蘇靈芸後知後覺,直到拉著他走到了在夢境中看到的水連城和沈步崖所在的另一間冰屋中,她才松開了緊握許久的手指.

蘇靈芸怕溫子然抓住這件事再大做文章,連忙指著冰屋道:"你看,這就是我在夢境里看到的屋子,我想八成這七煞就藏在這里."

溫子然四處看了看,這冰壁平整,不像藏東西的屋子.

"這里雖然不大,但是還是分頭找比較好,我找這一片,你去找那一片吧."蘇靈芸匆忙指揮,瞥了一眼溫子然,就往夢境里藏有凰族布絹的冰壁走去.

遠處看,這冰壁是平整一片,可是真的走近,就會發現,這冰壁後面是"山外有山".

冰壁留有的空隙,只夠伸一只手進去的,蘇靈芸側著腦袋,邊摸索著邊嘟囔著:"奇怪,夢境里明明是有一間里側的暗室,怎麼如今只剩下一面冰壁了."

她摸索了半天,可惜什麼也沒有摸到.

怎麼會沒有呢?

難道是沈步崖怕別人發現,就取出來藏到別的地方去了?

蘇靈芸正納悶呢,根本就沒有發現溫子然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聲音幽森:"芸兒,你在找什麼?"

"廢話,我當然是在找……"話說到一半,突然覺得不對,一側頭就看到眼前陡然放大的俊臉,她嚇了一跳,直接碰到了冰壁上,脊背後嗖嗖地冒涼氣,凍死個人!

"溫子然,你是屬貓的,走路怎麼一點聲音都不帶有的,想要嚇死我啊!"蘇靈芸踉蹌的站起,沒好氣地瞪著溫子然,驀然,身後本來巋然不動的冰壁,突然就轟隆隆地響動了起來.

冰壁轉動,被藏有的暗室重新展現在他們面前.

這算不算是歪打正著.

蘇靈芸憨笑幾聲,捂緊了衣衫隨著溫子然走了進去,這暗室小的很,卻有各式各樣的冰雕,真是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一應俱全.

蘇靈芸張大了嘴巴,不禁伸出手指去戳了戳那硬邦邦的冰雕,這麼多的收藏,沒想到這沈步崖還有這種愛好.

"溫子然,你看這蛇盤在一起跟真的一樣?沒想到這沈步崖不光會煉毒還會刻冰雕呢."

溫子然只瞧了那蛇一眼,便蹙緊眉頭阻止道:"別碰,這蛇體內有劇毒,不知道會不會透過冰層傳到接觸的人身上."

"啊?!"蘇靈芸一驚,連忙後退了兩步,仔細地打量著指尖有沒有變顏色.

溫子然繞過各類含有劇毒的動物冰雕,便看到了最後兩個與眾不同的冰雕.

冰雕里冰封的是兩個睡著的美人,她們雖然眉目各有不同但是皆都是傾城傾國之姿,只是唯一的缺憾就是,右邊的美人缺少了兩只胳膊,而左邊的美人卻是缺少了整個下半身.

"芸兒,過來,這里有好東西."溫子然眉目含笑,招手示意著還在看手指頭的蘇靈芸.

蘇靈芸抬腿便走了過去,一開始她以為溫子然發現了七煞,可是走近凝眉一看,兩個冰美人矗立在那里,膚色蒼白,頓時又嚇了蘇靈芸一跳.

"這……這是什麼?不會是活人吧?"蘇靈芸口齒已經變得不清楚了.

溫子然雙手環胸打量著,悠悠道:"如果沒有猜錯,這應該就是沈步崖的那兩位死去的夫人吧."

"啊?!"蘇靈芸仔細打量,雖然她沒有見過,但是還是從三夫人口中聽得一些耳聞,大夫人墜湖而亡,二夫人不是摔下懸崖了嗎?

可是這里矗立的兩個美人,皆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怎麼會是沈步崖逝去的夫人?

"她們若是真的如你所說的兩位夫人,怎麼會被冰封在這里,而且,她們的胳膊和腿呢?"

蘇靈芸腦袋一歪,伸手指著這兩個奇怪的冰雕.

溫子然拉著她的手,繞到她們身後,赫然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副躺在冰石上的骨架,蒼白的骨頭擺在一起,冒著瘆人的寒氣,這骨架只有胳膊和下半身是覆有血肉的,其余地方皆都白骨嶙峋.

蘇靈芸倒吸一口冷氣,渾身上下都起滿了雞皮疙瘩,她現在總算是明白,那兩美人的胳膊和腿上哪里去了.

溫子然繞著冰石走了一圈,甚至不嫌惡心地用手指戳了戳那血肉的胳膊,略有彈性,想必是這骨架身下冰石的功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都凌亂了."蘇靈芸凝眉,很想理清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偏偏已經亂成了一團麻.

"我想沈步崖是想重新拼湊出一具尸體."

"尸體?!這里怎麼多尸體,他還想要誰的尸體?"

溫子然抬眸,眸光微亮:"水憐衣."

"啊?!"蘇靈芸突然明白,在水憐衣死後,沈步崖是發自愧疚還是思念過甚,就娶了兩位夫人,一年之後殺了她們,暗自拖到這冰室里來,取了她們身上各自像水憐衣身體的部分,想要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活死人,水憐衣.

這個沈步崖是個變態吧!

可惜,世事無常,沈步崖沒有想到,他娶的最後一位夫人沉魚,就是毀了容之後的水憐衣,她浴火重生就是為了報仇,曾經害死她父親的蠱蟲,她又放到了沈步崖體內,讓他受盡百般的折磨.

可是,水憐衣明明可以立刻致沈步崖于死地的,為什麼還留他性命到了今日?

她對他還存有感情嗎?

蘇靈芸思索著,卻不想一旁的溫子然已經在冰石的下方,摸到了一匣子的存在.

他拿在手中,卻被蘇靈芸不經意瞧見了,這匣子的模樣怎麼跟裝凰族布絹的那個那麼像?該不會是……

溫子然的手指已經觸碰到蓋子,正要開啟,卻被突如其來的玉手給一把攔住了.

溫子然不解地盯著慌張的蘇靈芸:"芸兒,你怎麼了?"

蘇靈芸假意淡然一笑,順手將他手心的匣子奪到了自己手中:"我怕這匣子里有古怪,再傷了你,我先幫你看看."

鬼鬼祟祟的表情,溫子然也沒有戳穿,索性在一旁看著背過身去的蘇靈芸偷摸地打開.

本來以為里面會裝著凰族的布絹,可惜,里面只有兩只小瓶,然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布絹呢?凰族的秘術呢?

蘇靈芸不甘心地來回翻騰著,可是什麼也沒有找到.

正在她泄氣不解的時候,溫子然順勢拿走了那兩只小瓶,這其中一瓶正是七煞,而另一瓶則是七煞的解藥.

溫子然捏住解藥的瓶頸,瞟了一眼垂頭喪氣的蘇靈芸,默默間,他將那解藥藏進了衣袖中.

"芸兒,我們已經拿到七煞了,此地不能久留,我們還是趕緊出去吧."

蘇靈芸正是失落的時候,哪里顧得上溫子然的小動作,正在隨著溫子然走到暗室的冰壁門口時,只聽"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冰壁挪動,"砰"地一聲,關上了暗室的門.

蘇靈芸一怔,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用力地推了推冰門,可是紋絲不動.

完了,該不會要被困住了吧?!

這里全是被凍住的冰雕,她也不會要被凍成冰雕吧!

"喂,有人嗎?!開門啊!"蘇靈芸用力錘了兩三下,可是除了空蕩蕩的回聲,什麼也沒有.

溫子然看向四周,感覺有點不對勁,他神情肅穆,一把捂住了蘇靈芸的嘴巴,做了一個噤聲的示意.

可還是晚了一步,只聽"嗖嗖"地聲音,兩邊突然發出了冷箭!

密密麻麻跟下雨一般.

溫子然將蘇靈芸護在身後,腰間抽出軟劍,兩三下就將來勢洶洶的箭羽打到一邊,可是箭發出的越來越密,而且暗室的壁角散發出一團白色的霧氣,漸漸籠罩住整個暗室,視線一片模糊,影影綽綽.

這霧是毒氣!

溫子然眉頭一蹙,呼吸間已經吸進去不少,箭羽越來越密集,溫子然體力漸漸不支,他嘴角一翹,忽的暗自慶幸,那日他逼迫蘇靈芸服下了百毒不侵的藥丸,否則,今日,死在這里的恐怕不止他溫子然一人,還有她.

"溫子然!"

身後那急切的一呼,是恐懼更是擔憂……

上篇:051 一吻,宣示主權    下篇:053 悄然入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