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1 一吻,宣示主權   
  
051 一吻,宣示主權

沈步崖病重,沉魚失蹤,三夫人和漠塵管家相繼被害,整個七煞盟上空籠罩著一層詭異的迷霧,人心不安.

內外的看守好似松懈了許多,七煞盟內有些人已經開始考慮離開這個被詛咒的地方,自然,廳堂內已經變得空蕩冷清許多.

溫子然和蘇靈芸很是輕松地就進入到了廳堂,這里的布置跟七毒會沒有太大的區別,蘇靈芸一眼就找到了在夢境中看到的那書架.

書架上的書多了好幾摞,累積起來都讓蘇靈芸找不到那冰室的牆門在哪里了.

她後退幾步,打量了一下,瞥了一眼旁邊悠閑的溫子然,指揮道:"你,去把這書架移開."

溫子然微睜眼睛,指著自己詫異道:"我?!"

"對啊,這里除了你還有別的男的嗎?"蘇靈芸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溫子然眨了眨眼睛,有點不願意:"這書架一看就很輕,我相信以芸兒的力氣移開,簡直就是小意思."

這明顯就是想要偷懶,蘇靈芸微歎了一口氣,歪著腦袋:"唉,有些人說話就跟放……放什麼一樣,說了會幫我,現在只讓他干一點活就推三推四的,算了,誰叫我命苦呢,自己搬吧."

蘇靈芸假意擼了擼袖子,還沒等有動作,就看到身後的溫子然擋在她面前,淡然一笑:"我剛才不過是跟芸兒開了個玩笑,這重活怎麼能讓芸兒干呢,我來我來."

溫子然挽了挽寬大的袖子,雙手覆在架子旁,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氣,但是書架只是挪動了一點,他微微喘了口氣,已經累得不行了.

蘇靈芸翻了個白眼,武功那麼高強,竟然連個書架都搬不動,這換做是誰能信啊?這個溫子然,擺明了要偷懶!

"算了,靠你移開這書架都已經猴年馬月了,放我來吧."蘇靈芸一把推開假裝孱弱的溫子然,一只手用力,那書架就被推開牆有一尺的距離.

溫子然驚訝地嘴都彎成了圓形,他自顧自地拍著手:"芸兒,好厲害啊,我就說我家的芸兒有這個實力,根本就不用靠我嘛."

蘇靈芸已經懶得理會溫子然假到不能再假的奉承,她走到牆壁前,試探性地敲了兩下,咚咚作響,這里面果然是空的.

上次在夢境是穿進去的,這次得找機關進去才行.

蘇靈芸上下左右打量半天,這摸摸那摸摸,就是沒有發現電視劇里演的能轉動的物件.

旁邊的溫子然倚靠在牆壁上,看著忙碌的蘇靈芸,慵懶道:"我想這門,或許聽你的咒語,就會開門的."

蘇靈芸以極其難看的姿勢抬頭,看溫子然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白癡一樣:"你是傻嗎?溫子然,我現在有點疑問了,你這麼懶又蠢的人是怎麼做上若水山莊的莊主的?"

溫子然深吸了一口氣,攤開手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但是相信我,沒錯的."

蘇靈芸壓根就不想搭理他這麼無聊的提議,比起那些胡謅的咒語,找機關更切實際.

溫子然輕歎一聲,將蹲在地上的蘇靈芸扶起,讓她正對著牆門:"聽我一次,我保證,只要你念咒語,它就會開門."

蘇靈芸覺得自己的腦子也是壞掉了,她只要對上溫子然那墨玉般的雙眸,心里就莫名想要聽從他的話,她撇了撇嘴移開視線松口道:"好吧好吧,我就念一次,好讓你死心."

溫子然重新靠在牆門邊,笑嘻嘻地盯著蘇靈芸.

蘇靈芸深呼吸一次:"芝麻開門."

而後,牆門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音,真的就轉開了一個小口,白霧冒出,氤氳在他們周圍.

蘇靈芸錯愕地指著開著的牆門:"這都可以!"

溫子然縮了縮脖子,收回按在空擋牆磚上的手,走到蘇靈芸的旁邊催促道:"好了,別看了,我們快點進去吧,等被別人發現就不好了."

蘇靈芸還來不及多想,就被溫子然推著往牆門里走去,這門只開不關,溫子然怕泄露蹤跡,手掌一震,那書架和牆門都恢複到了從前的模樣.

初進這冰室,陣陣寒氣入侵,蘇靈芸並沒有穿很多的衣衫,走了一會,就凍的直打哆嗦.

看來這現實跟夢境里的溫度還真是不一樣啊.

蘇靈芸正想著,驀然身後就伸來一手臂,將她結結實實地攬在了懷中.

蘇靈芸微微一怔,剛才還凍的小臉蒼白,現在怎麼就莫名的燒起來了,她不敢抬眸去看溫子然的眼睛,只能強裝鎮定地繼續往前走.

她閉口不言,可是溫子然可閑不住,他湊近呵出了口氣:"芸兒,你現在好像越來越熟悉我的懷抱了."

擺明了調戲!

蘇靈芸瞪圓了眼睛,想要理直氣壯,可是結結巴巴地聲音出賣了她:"哪里……哪里有,在寒冷的地方兩個人擁在一起取暖是最基本的常識,我以前跟朋友去雪山玩的時候,還抱在一起暖和呢,沒什麼,這算……這算什麼啊."

溫子然眉頭一挑,醋意明顯:"抱在一起取暖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蘇靈芸嘴角上翹,無所謂道:"男的也有,女的也有啊."

溫子然笑意斂起,臉色變得很不好看,他握住蘇靈芸的肩膀也加重了力道:"芸兒,你怎麼可以讓男人抱你呢?"

蘇靈芸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氣,她回瞪著他反駁道:"怎麼不可以啊,我和我朋友又沒有什麼不正當的關系,為什麼不能抱在一起,再說,你還好意思說別人,你現在在干嘛,你為什麼抱著我啊,你不是男的嗎?!"

她的小嘴像是吃了炮彈,珠珠連發,頂的溫子然說不出什麼,只能蹙緊了眉頭盯著這個不守婦道的小丫頭.

他手腕收緊,一下子就拉近了與蘇靈芸之間的距離,他明朗一笑,一改當才的木頭臉:"芸兒,你還冷嗎?"

溫子然轉話題這轉的也太快了一點吧,一時讓蘇靈芸沒有反應過來,她吧唧了一下嘴巴,哈出了團團白氣:"還行吧."

"我看還不夠,要不要我給你加點溫度."他聲音柔似水,魅惑至極.

蘇靈芸盯著他含笑的眸子,心里驀然就緊張了起來:"什麼?"

眼前瞬間暗了下來,如漆黑的夜什麼也看不見,倒是那一直倒吸冷氣的嘴巴好似被什麼溫熱給堵住了.

熟悉的吻.

溫子然用手蓋住了蘇靈芸的眼睛,傾身不顧一切地吻了下去,這小丫頭的嘴巴太不老實,總是頂撞他,總是罵他還嘲笑他,可是怎麼辦,他越發喜歡她的唇,喜歡她的一切,喜歡的要發狂.

"嗚嗚"蘇靈芸怎麼樣也擺脫不了他的深吻,只能發出幾聲無用的悶悶聲.

許久,那叫板的身子不知不覺軟了下來,溫子然才滿意地離開,手攬著她的腰際,俯看著她,嘴角翹起笑意:"芸兒,對在下送的溫度,可還滿意?"

滿意?!每次都搞突然襲擊,我要給差評!

蘇靈芸氣的呼呼的,盯著如此妖孽的他,半晌才說出話來:"你,你,溫子然,你太過分了!"

面對蘇靈芸的憤怒,溫子然狹長的眼睛半眯起來,眸光深邃,像是在警告又像是在宣示主權:"芸兒,以前你怎樣,我可以不管,但是從現在開始,你能抱的能接近的男人,除了我之外,不能有他人."

"我憑什麼聽你的?"蘇靈芸偏偏不要聽他的.

溫子然笑的越發意味深長:"好啊,若是我發現有靠近你的男人,我見一個就殺一個,你若是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了."

要是隔以前,蘇靈芸會白他一眼,罵他開什麼玩笑,可是如今他笑意的眸子中透出以往都沒有的認真,蘇靈芸不能不信,以他這麼古怪的性子,做出什麼來都不稀奇.

蘇靈芸只能退一步:"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吧?"

溫子然知道蘇靈芸扭捏的身子,不習慣有人抱著,他將外衣脫下披在了她身上.

蘇靈芸下意識地拒絕,這冰室的寒氣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就算是武功高強的人,在這里面待久了,恐怕都要凍成冰人,他怎麼能在這里,脫下最保命的衣服給自己呢?

可是他眸子中的不容拒絕的堅毅,讓蘇靈芸阻擋的手緩緩撤了下來,看著他認真無比的給自己系上,本來顫抖的身子也安分了下來.

"溫子然,你把衣服給我,那你……"

溫子然柔情的目光輕易就進入到了蘇靈芸清澈的眼中,他食指輕點了她的眉心:"我可以理解為你在關心我嗎?"

蘇靈芸別過頭,隨意找了個借口:"沒有,我只是不想欠別人的情,萬一你死了,城南城北還不拿我開刀."

溫子然點了點頭,聲音微涼:"既然是這樣,那你大可不用管我了,快點走吧,找到七煞還是趕緊出去是上策."

說罷,他徑直往前走去,蘇靈芸緩緩移過視線,指腹不禁摸了摸眉心的位置,他的手是冰涼的,他是人又不是神,怎麼可能會不冷,他是為了讓自己心安,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嗎?

上篇:050 永遠不會原諒    下篇:052 殘軀美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