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50 永遠不會原諒   
  
050 永遠不會原諒

沈步崖原本想要離開的腳步頓住,沒有轉身,只是氣息冰冷的站在那里,眼底的神情暗凝複雜.

他怕他的一個轉身,會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將床榻上那被他狂怒的情況下,而折磨得狼狽不堪的嬌軀……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聲音恍若窗外的夜風一般,輕輕地,又帶著凜然的堅決.

本來她帶著所有對未來美好的希冀和滿滿的愛嫁給他,可是今晚發生的一切,讓她那一絲的光亮也破滅掉了.

沈步崖的身子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擊了,垂在身側的手指漸漸抽緊,心髒仿佛被冰凍住,然後被突然湧上的怒火逐漸崩裂.

"你說什麼?"沈步崖臉上的神情像是僵硬住,半晌後才蠕動了幾下薄唇,聲音竟有些不受控制的輕顫.

"不原諒,永遠不原諒……"水憐衣喃喃的重複著.

晶瑩的淚珠順著水憐衣的眼角滴落,隨即暈染了被錦一片.

"好,隨你的便."沈步崖硬生生的止住了胸膛內翻滾的怒焰,盡量克制著不在嘶吼出聲,咬著牙不留余地.

"沈步崖,今日你對我對七毒會所做的一切,往日我都會一一還給你."水憐衣吃力的將目光移到沈步崖的背影上,看著他緊握的大手上,上面突顯出來的青筋,已然能說明他此時在隱忍著什麼樣的怒氣.

"水憐衣,我再說一遍,隨你的便,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好好活著,最好能和我較量到白頭偕老!"沈步崖微微側著身子,看著床榻上孱弱不堪的嬌軀,在他咬牙切齒的憤怒,最終轉化成了唇角那抹苦澀,但又決絕的笑意.

這場騙局精心策劃了那麼久,好不容易得到了七毒會,報了殺父之仇,一切看似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偏偏他沒有想到,在這其中,他會對水憐衣動了真感情.

無論她是恨他也好,報複他也好,只要能活著,一切都會有希望的.

他不可能放過她.

沈步崖最後看了一眼水憐衣,不讓自己有任何的心軟,轉身大步朝著屋外的門口走去.

躲在草叢中的蘇靈芸雖然在門外,但是還是見證了悲劇的開始與發生,她若是水憐衣,恐怕不會相信什麼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屁話,她可是有仇就快報的人,知道那人欺騙了自己的感情,她就會毫不猶豫地拿刀子結束他的性命,這樣的渣男活在世間也是浪費空氣!

蘇靈芸正酣暢淋漓的感慨一番,卻沒有發現,周圍的場景開始有了新的變化,亦如像是剛進入沈步崖夢境時的情況一樣,她緩緩起身,周圍的花草已經變得模糊不清,還沒等蘇靈芸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驀然天地間陷出了一個大口子,她跌落了進去.

再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完完全全都是七煞盟的房間布局,蘇靈芸像是做了一場很長的夢,她垂眸就看到,沈步崖紫黑的臉,躺在那里,已經不複夢境那般英俊挺拔.

難道?

她回到現實了?

"芸兒,你終于回來了."一慵懶的聲音驀然在蘇靈芸的身後響起.

蘇靈芸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就是溫子然那家伙的聲音,不知道為何這次沒有往日那樣的不耐煩,反而心里還有一絲高興.

她轉身,掀開層層的幔帳,就看到溫子然正悠閑地坐在桌子旁飲著茶品,時不時還拿起一顆晶瑩剔透的葡萄解解悶.

這個家伙,愜意的真是不像話!

她在夢境那邊九死一生的,他卻根本就沒有著急想辦法將自己弄回來,反而還吃上了!

"喂,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蘇靈芸一把打掉他指尖的葡萄,怒氣沖沖質問道.

溫子然微閉雙眼,喃喃著:"原來芸兒不喜歡這樣的迎接儀式啊."

話音剛落,他忽的起身,陰影打下,將氣鼓鼓的蘇靈芸一把就湧入了懷中,雙臂收緊,讓蘇靈芸一怔,眼睛不由睜大,本來准備好一大堆攻擊他的話,也生生咽了下去.

"這樣你可滿意?"溫子然嘴角莞爾一笑,溫熱的氣息呼在她的耳畔,癢癢的.

蘇靈芸眨了眨眼睛,臉頰微紅:"溫子然……"

"嗯?"他尾音上調,魅惑至極.

蘇靈芸也不知道自己腦子里在想些什麼,她只是突然就想到水憐衣在浴桶中為沈步崖解毒的場面,她賭上了貞潔,要他不要負了她,可是最後,沈步崖還是被仇恨和眼前的利益給迷惑了雙眼.

"你有真心嗎?是不是你們男人說的話,十有**都是哄女孩子開心的,並不當真?"

溫子然一僵,他頷首望著有點不對勁的蘇靈芸,岔開了話題:"芸兒,你怎麼了?是不是在沈步崖的夢境里看見什麼了?"

蘇靈芸搖搖頭,眼神卻十分認真:"溫子然,雖然你有時候經常不正經,但是一旦有危難的時候,你還是蠻靠的住的,說明你也算是好人……"

"什麼叫算是,我明明就是."溫子然不滿地嘟囔著.

"你聽我說完,我們做不成戀人,但是也算是個朋友,你若是有什麼事情,不可以瞞著我,欺騙我,你知不知道?我這一輩子最討厭別人騙我了."

溫子然神情一怔,蘇靈芸說這一番話是什麼意思,她知道什麼了嗎?

他眸光深邃卻在刹那間就被湧上來的輕笑給掩蓋了過去,他勾起食指蹭了她的鼻尖:"好,我知道了,既然去了沈步崖的夢境,大抵能知道來龍去脈了吧,說來聽聽."

蘇靈芸深吸了一口氣,還好在現代當過一個三流的編劇,這點語言組織能力還是有的,她以最簡潔的語言就概括了水憐衣和沈步崖的悲傷愛情故事.

溫子然聽完,總算是知道蘇靈芸為什麼會發出那樣的感慨,他走到沈步崖的床榻前,盯著他滄桑的臉龐,聲音清冷:"如果說沈步崖體內的蠱蟲是跟當年他下給水連城的一樣,那這蠱蟲的主人就是水憐衣無疑了."

蘇靈芸一撇嘴:"可是我在藥房親耳聽到,水憐衣在多年前就被沈步崖給逼死了,怎麼可能是她?"

溫子然當即賞給蘇靈芸一顆爆栗,讓她好好動動腦子:"芸兒,以前看你聽聰明,怎麼現在就變笨了,沉魚就是水憐衣啊."

蘇靈芸瞪圓了眼睛,驚詫道:"什麼什麼?沉魚就是水憐衣?!溫子然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見過水憐衣,那可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那沉魚的容貌不及她的萬分之一,怎麼可能?"

蘇靈芸別過視線,忽的一道靈光閃過,腦海中不禁出現水憐衣和沉魚的背影和走路的姿勢,真的有點像,難道?

"沉魚臉上的傷疤是毒藥所致,我猜,她是為了報複沈步崖,假死複活毀容之後,再回到沈步崖身邊的."

蘇靈芸捂住了張大的嘴巴,天啊,這世間怎麼有這樣的女子,都說女子愛自己的容貌勝過一切,這親手毀去自己的容顏是何等殘忍之事?

這水憐衣對沈步崖的恨,到了什麼地步,才逼得她不得不這樣去做?

蘇靈芸想到這里,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這男女感情之事真的太可怕了,怪不得在現代出現了那麼多的恐婚一族.

"還好還好,還好我沒有喜歡的人,否則遇上他們這種恨來恨去的事情,豈不是很可怕?"

溫子然一臉不高興地清了清嗓子,提醒蘇靈芸,她早就已經名花有主了,可是蘇靈芸假意沖他笑了一下,接著冷下臉:"沒門,本姑娘要做單身貴族!"

"單身貴族?!這是什麼族?"溫子然一挑眉有點聽不懂這小丫頭蹦出的新鮮詞.

一時口無遮攔,竟然忘記了溫子然是個古代人,怎麼會懂得現代詞語的魅力,她驀然打了一個哈哈:"單身貴族就是生活在偏僻地方的小部落,我就是那里的人."

溫子然一眯眼,撒謊,她不是凰族的靈女嗎?

蘇靈芸怕再解釋下去,就會穿幫忙岔開話題:"既然都知道這蠱蟲的來曆了,沉魚又失蹤了,這沈步崖怎麼辦啊?"

"既然這蠱蟲是七煞中的一部分,如果能拿到七煞的毒液,或許有點希望."

被溫子然這麼一說,蘇靈芸打了一個響指,得意洋洋道:"唉,本姑娘雖然不才,但是知道這整個七煞盟藏有毒液的地方在哪里."

"芸兒,你知道?"溫子然持有懷疑.

"當然,在夢境里,這七煞盟原是七毒會,七毒會煉制的所有毒液都是放在廳堂書架後的冰室當中,我想沈步崖應該不會再移地方了吧,十有**,還在冰室."

溫子然贊同地點點頭:"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冰室."

他自然牽起蘇靈芸的手三兩步就走出了屋子,幔帳後,床榻上,紫黑臉龐的沈步崖睫毛微顫,陡然間睜開了眼睛,墨黑的雙眸空洞異常,干裂的嘴唇蠕動了一下,悄然兩個字就輕飄了出來"憐衣".

上篇:049 強迫行事    下篇:051 一吻,宣示主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