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9 強迫行事   
  
049 強迫行事

沈步崖一聲疾呼,讓漠塵的劍刃如觸冰堅般地不能再傷害水憐衣一分一毫.

"大哥."漠塵側目望著已經動了惻隱之心的沈步崖,他所認識的沈步崖,一向都是做了決定就不會反悔的人,行動的那日,他親耳聽到,七毒會上下一人不留.

那她?

沈步崖擦過漠塵的肩膀,走到水憐衣面前,眸光深邃地看著她毫不畏懼憤恨的目光,她心里現在是恨他至極了,嶄新的鳳服衣角已被血汙給玷濕,再怎麼樣也恢複不到從前了.

"沈步崖,你要殺就殺,何須廢話."

她去心已決,最親近的人已經離她而去,最愛的人背叛了她,這世上沒有什麼可以留戀了.

沈步崖默不作聲,想要扶她起來,可是水憐衣一臉鄙夷地狠絕推開他伸來的手,別過頭:"別碰我."

"你是我的娘子,今晚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我為什麼不能碰你?"沈步崖冷起一張臉,聲音不複從前那般溫柔.

"沈步崖,事到如今,你還能如此說話,真真是卑鄙無極!"

她的恨像是一團熾烈的火,悉數全都燒灼了沈步崖的心.

沈步崖盯著她,緊蹙的眉頭驀然一松,他將手中的劍扔給了一旁的漠塵,隨後一把將水憐衣打橫抱起.

水憐衣一怔,下意識地掙紮,可是無論是打還是怒罵,對于沈步崖來說,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毫無反應,反而他還加大了力道,將她緊緊的圈在懷中.

"沈步崖!"

"漠塵,今晚無論有什麼事情,都不要來打擾我."冷冰冰的話說出口,一旁的漠塵瞥了一眼有點驚詫的水憐衣,只能頷首回道:"是,大哥."

"沈步崖,你想做什麼?!"

他沒有理會她,抱著她一步一步往後院走去.

漠塵側目望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不知為何心里有一聲輕歎,他明白那是為了水憐衣.

新房的門被沈步崖給踹開,他毫不留情地將不安分的水憐衣扔到了床榻上.

水憐衣驀然起身,瞪著站在床榻邊的沈步崖斥道:"你到底想干什麼?"

沈步崖面無表情地盯著她,聲音幽森:"新婚之夜,能干什麼."

這話明里暗里的意思,讓水憐衣眼睛睜大,不敢置信地仰望著沈步崖,他殺了自己的父親,滅了七毒會,欺騙利用了自己的感情,他現在還想要得到自己的身體?!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如此狠毒之人?

水憐衣手指觸碰到一旁的枕頭,她下意識地拿起向他扔去,可是卻被他接了個正著.

他的眼神像冰,可怕地如同地獄來的修羅.

水憐衣輕搖腦袋,不斷地向後挪去,曾經朝思暮想的臉龐,如今咫尺之近,卻恐懼至極.

"沈步崖,你不能這麼對我."

他冷笑,伸手開始解身上的腰帶衣裳,鄙夷地望著縮成一團的她:"仇人的女兒,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對你."

仇人?!

水憐衣心中一沉:"仇人?!你什麼意思?"

沈步崖將紅色的外衣脫下,扔到一旁,毫無征兆地就傾壓到水憐衣的身上,他冰涼的手掌撫上她顫動的脖頸,白皙如畫,真的很想咬上去.

他的視線重新盯上水憐衣,一字一句道:"仇人的意思就是,十三年前,你爹為了凰族秘術的布絹殺了我全家,所以,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你明白了?"

"什麼?"水憐衣錯愕地望著他,他認真的模樣不像是說謊,難道真是爹做了對不起沈步崖的事情,所以他才……

"不,我不相信,我爹不是這樣的人."水憐衣的臉色蒼白,顯然心里下意識是相信的,可是嘴上依舊是不敢置信.

沈步崖眉頭緊鎖,明明是水連城做的錯事,為什麼她還要維護他!眸子深處驀然湧出恨意,他的手加大了力道,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手背上青筋不受控制的突顯著,驚悚可怕!

水憐衣胸口上下起伏的厲害:"沈步崖,你干脆掐死我更好!"

她白皙的臉龐慢慢漲紅,但眼眸依然明亮的耀人,聲音近乎歇斯底里.

在聽到水憐衣的話時,沈步崖的臉色又瞬間冷卻了下來,眼瞳深處散發出來的冷冽使他恍若浸沒在冰水中.

水憐衣現在只有一個念頭,既然逃不了,那不如讓他親手了結了她!

"水憐衣,你想要激我,好給你一個痛快,可惜,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沈步崖陡然俯下俊容,大片的陰影覆蓋在她的臉上,神情驟然變得宛如魔鬼般駭人.

"我……不!你要干什麼?!"水憐衣才剛要反駁,才說出一個字,就發現沈步崖竟在親吻著了她的耳垂,竟又想如此殘忍的折磨她!

沈步崖根本不予理會,沿著耳根處吻下,薄唇印在她的肩胛處,下一刻直接扯開了她身上的衣裳,直接吻上她的脖頸

"沈步崖,我要殺了你,你放開我!"水憐衣慌了,仿佛是意識到他要做什麼,不停的掙紮著,雙手被沈步崖一只大手猛地攥緊放在頭頂,整個人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樣.

兩人撕扯之間,沈步崖的脖頸上劃出了一道道鮮紅的血痕,然而卻依舊止不住他的瘋狂.

"你現在在做什麼!不要!"水憐衣嘶喊的聲音帶著哭腔,臉色慘白如紙.

猛地,水憐衣頓時感覺到脖頸處傳來劇痛.

不禁抬頭看向沈步崖,當看到他唇邊的血漬時,忽然覺得那股疼痛瞬間麻木了……

"水憐衣,你父親水連城欠下的命債,現在開始,通通由你來還,我不會殺了你,我會讓你成為我的女人,為我生兒育女,我卻不會給你絲毫的身份!"沈步崖的雙瞳已經布滿戾氣,眉宇間更是醞釀著恐怖的風暴,咬牙切齒地說著.

"你……"水憐衣狼狽的被沈步崖禁錮在身下,圓睜著空洞的雙眸,木然地瞪視著他.

"水憐衣,你永遠都不會逃出我的手掌心."沈步崖的嘴角有著如同嗜血般的嗤笑,而凝固在他唇邊的血漬顯得他更加的森冷可怕.

魔鬼……

他根本就是魔鬼!

水憐衣空洞的看著眼前的沈步崖,被動著承受著他施加在她身上的懲罰.蒼白著憔悴的臉龐,緩緩的閉上眼睛,晶瑩的淚珠滾落在長長的睫毛上.

"眼淚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感覺到水憐衣的眼淚,沈步崖停住動作,修長的手指執起她的下顎,俊逸的眉毛打著褶,讓人寒透心的冷冽,從齒間逸出.

水憐衣翹長的睫毛顫了顫,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淚珠顫抖著滑落了下來,滴在了沈步崖捏住她下顎的手指上.

一滴……

兩滴……

"你別指望我會心軟!"粗粝的長指開始漸漸收緊力道,捏的她慘白的嘴唇都微微撅起,下巴的骨骼也"咯咯"作響.

水憐衣依舊不出聲.狠狠地咬著牙關,不讓自己有一絲的臣服,幽幽的睜開眼睛看著沈步崖,像是想要用眼淚阻止他接下來所要做的事情.

竟有那麼一絲小小的希望,企圖他不要那麼傷害她……

被沈步崖舉高放在自己頭頂的雙手緊緊的攥著,手指之間竟顫抖的攥不起拳頭,想要控制住顫抖,卻偏偏顫動得更加厲害.

"不說話是嗎?我會讓你出聲的!"面對水憐衣的聞風不動,沈步崖簡直被氣得抓狂,眼底騰騰的怒火甚至可以將她燒成灰燼.

猛地,沈步崖像是一頭凶猛的豹子,松開水憐衣的下顎和雙手,猛地將她整個身體翻過來,死死的按在床榻上.

"你……不要!不要!"水憐衣扭著慘白的小臉驚恐的看著背後的沈步崖,害怕得仿佛心都跟著一起抽緊了.

若不是水憐衣緊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否則那尖叫聲會立刻破唇而出.

沈步崖冷冷的看著水憐衣趴伏在床榻上的身影,那慘白的臉上,沒有任何歡愉,有的只是空洞.

眼底的神色有著短暫的停頓,然而轉而轉瞬之間,全然換成了陰沉的冷冽!

"我看你能忍多久!"

水憐衣一直緊緊的咬著牙關,絲毫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而她的那雙如同海水一樣美麗的眼睛一直是空洞洞的,她眼睛的焦距一直停留一側床褥繡有的龍鳳呈祥的畫案.

諷刺,有種令人心驚的絕望……

有種隨時都可以死過去的慘白……

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的,只是在他撤離開的瞬間,水憐衣忽然有種解脫的感覺.

就像是曆經了世間上最難以忍受的痛楚,然而,忽然,解脫了.

說是解脫,或者更應該說是麻木……

"你現在是想裝死嗎?"沈步崖慢條斯理的穿上衣衫,不忍去看趴伏在床榻上的嬌軀,別過臉冷冷道.

"沈步崖……"水憐衣依舊保持著那一個姿勢,全身麻木的趴伏在床榻上,絲綢般柔順的長發傾斜在她身邊,潔白的肌膚有著不正常的紅,淡靜的眸子里沒有波瀾.

上篇:048 成親,欺騙    下篇:050 永遠不會原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