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7 真正面目   
  
047 真正面目

蘇靈芸委身蹲在牆角下,偷望著站在廳堂前一直徘徊的水憐衣,看她表情凝重滿是擔憂,雙手緊張地都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眼睛看向廳堂里面,等待些什麼.

這夢境里的時間跟現實到底是差了多少,漫長的幾個月時間,在蘇靈芸眼中不過是過了短短幾瞬,她看到這幾個月中沈步崖和水憐衣恩愛的很,沒有小三,沒有父母插手不同意,那他們最後是怎麼變成那樣的?

蘇靈芸歎了一口氣,張望了一下四周,自己究竟什麼時候能回去?

也不知道,溫子然那個家伙現在在干什麼?

一想到溫子然那張邪魅的臉,蘇靈芸就打了一個激靈,該死,怎麼會想到他?之前好幾次想要逃出他的手掌心,都沒成功,現在終于擺脫他了,怎麼還老是惦記?

女人就是犯賤.

蘇靈芸晃了晃腦袋,想著剛才沈步崖被水連城叫到了廳堂中,也有一盞茶的功夫了,怎麼還不出來?

她好奇心又上來了,貓著身子輕易溜進了廳堂的門,四處張望除了空蕩蕩的屋子,奇怪什麼也沒有,更別說半點人影了?

這是玩大變活人的魔法嗎?

蘇靈芸有點苦惱地撓了撓頭,余光不經意間就看到書房的書架後有一點亮光透了出來.

難道這里還有密室?

她緩緩靠近,手指試探性地想要將書架挪開,可是卻發現自己的手指悄然穿過了書架,影影綽綽,虛空一般.

蘇靈芸恍然大悟地一拍腦門,對了,自己現在就在夢境里,任何人任何東西都不能阻擋我,也看不見我,真是傻了.

雖然明白了這個道理,但是面對著幾重後的牆,她還是後怕地後退幾步,閉上眼睛,往前走了幾步,並沒有想象中的腦門會被磕的頭破血流,反而再次睜開眼睛,發現已經到了另一番天地.

外面的陽光和煦,這里卻是冰雪天地.

這七毒會的密室竟然是個冰室?!

蘇靈芸放慢腳步,順著暗道走著,越是靠近里面,兩邊的架子上的瓶瓶罐罐越是多了起來,各種顏色都有,想想可能是七毒會煉制的毒液都放在冰室里秘藏吧.

動又動不了,蘇靈芸只能繼續往里面走,拐了個彎,就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果然是沈步崖和水連城,蘇靈芸明目張膽地走到他們面前,眸子下垂,發現原來他們正對著一小瓶子.

這瓶子,不是水連城交給水憐衣的毒液嗎?

原來這就是七毒會的至毒,七毒?

蘇靈芸睜大了眼睛,卻發現驀然伸出一只手將七毒拿起,視線跟著上移,就聽見水連城道:"步崖,這就是我們七毒會的鎮會之寶,七毒."

沈步崖緩緩抬手,接過了這七毒,兩指之間,細細地打量著,眸光深邃.

"步崖,過幾日,你就要和憐衣成親了,這幾個月我對你也算是傾盡所受煉毒之法了,以你的資質,過幾年,我便可將這七毒會放心交到你手上了."水連城說著,將手放在沈步崖的肩膀上,多有委以重任的意思.

諾大的七毒會交到手中,任誰都會立刻跪下高興的感恩戴德的,可是沈步崖的表情卻淡然許多,不知道是不是四周的寒氣的緣故,他的聲音也變得清冷起來:"多謝水堂主,只是,這七毒在我看來,好像還有一點遺憾."

"遺憾?你指的是什麼?"

沈步崖拔開瓶塞,放在鼻下嗅了一嗅,許久才道:"如果再多一味蠱蟲,那這七毒就真的是百毒之首了."

"哦,不知步崖說的是哪種蠱蟲呢?"

面對水連城的疑問,沈步崖頷首一笑,幾日前他和水憐衣去山林中尋得各種可以煉毒的草藥,卻在無意之中發現在長滿青苔的石頭下,有一只紅色多肉多腳的蟲子,水憐衣當時毫不畏懼地拿起,告訴他,這是一種可以鑽入人身體,潛伏在心髒之處,聽從主人命令的蠱蟲.

他當時好奇,便趁水憐衣不注意,帶了幾只回去,經過訓練,這些蠱蟲已經可以聽從沈步崖的命令了.

他攤開手掌,蠱蟲就出現在水連城的眼前:"水堂主,就是這種蠱蟲,如果將它提純加入七毒之內,那就完美了."

"哦"水連城忽而一笑,伸手就要觸碰這種蠱蟲,可是那蠱蟲卻挪開了身體,不讓水連城碰著絲毫.

"步崖,它這是?"

沈步崖嘴角扯起一抹詭異的笑意,托起水連城的手,緩緩將掌心的蠱蟲放入到了他的手心,起初蠱蟲只是老老實實地待著一動不動,可是不出一刻,那蠱蟲竟開始鑽進了水連城的皮膚之中.

水連城大駭,連忙慌張道:"步崖,這蠱蟲怎麼……"

抬眸間,他已發現面前的沈步崖的表情不對,那種冷漠的目光就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

水連城一怔,繼而想到事情有點不對勁,他一把推開沈步崖,就要往冰室的出口跑去,可還沒有走幾步,他踉蹌地跪倒在地,蠱蟲的身體已經進了一半,若是想活命,只能……

他驀然從腰間抽出一把刀,寒光一閃,就要向自己的手腕揮下,刀刃在半空中就被一股力量給牽扯住了.

水連城額頭已經布滿了汗珠,他驚慌失措的眼睛中映著漠然的沈步崖,他空手握住了那柄刀刃,血漬深處,滴滴落下,冰雪的天地中開出一朵又一朵的複仇紅蓮.

"你,你……你到底是誰?"

沈步崖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冷冰冰地俯看著如同可憐蟲的水連城:"十三年過去了,水堂主自然是記不得在下了."

"你到底是誰?難道你也是為了七毒來的嗎?"

沈步崖忽的一笑,充滿了諷刺的味道,在水連城的眼中只有那寶貝疙瘩七毒,卻從來不將命喪他手的無辜性命放在眼中.

"十三年前,我家不過是一砍柴打獵為生的獵戶,就因為莫名撿到了一張奇怪的布絹,災難就降臨了,我記得那天晚上,你帶著七毒會的人,闖入我家,殺了我爹娘,若不是我小躲在床榻下,恐怕現在就沒有站在你面前的沈步崖了."

水連城眉頭深鎖,不可置信地重新打量著眼前的男子,記憶一點一點地湧現,他原來是複仇的.

成王敗寇.

蠱蟲已經完全進入到了水連城的體內,他無奈苦笑道:"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十三年前的七毒會並不是像如今發展的這麼壯大,水連城當時年輕氣盛,一心想要煉制出天下至毒,可是好幾次都沒有成功,中原傳聞,湊足凰族秘術散落的布絹,可以滿足人的任何願望,他四處打聽,終于在唐國偏僻山村中,聽到有人撿到了一張奇怪的布絹,他就帶人滅口拿到了布絹,經過查看,果然就是凰族秘術三點布絹的其中之一,他利用布絹中記載的只字片語,借助巫師的力量才煉制出如今的七毒.

這一切都是因果報應.

水連城身體已經漸漸麻木,可是他咬牙挪到沈步崖的腳下,拽住他的衣角,聲音盡是哀求:"你家的事情是我水連城一人的孽障,憐衣,憐衣她是無辜的,我求你,求你,但凡對憐衣有一點真心,就不要殺她."

沈步崖冷哼一聲,一腳踢開了他,幽森道:"我如何對待水憐衣,這就輪不到你插手了."

水連城癱倒在地,吐出的鮮血紮眼的很.

又是一場狗血的家庭複仇劇,蘇靈芸摸著下巴輕歎著,現在她總算是知道,為什麼三夫人會說,是沈步崖逼死了水憐衣,原來是上一輩的恩怨轉到了下一輩.

不過,這中間他們說的那奇怪的布絹,蘇靈芸總覺得耳熟的很.

不等蘇靈芸繼續想下去,沈步崖驀然伸出手,口中念念有詞,本來癱倒在地的水連城竟然站了起來,眼睛無神地走到他面前,完全的傀儡一般.

沈步崖得逞一笑:"現在我問你,那塊布絹在哪里?"

水連城緩緩轉身,往冰室的里側走去,不出一會就拿著一木匣重新回到了沈步崖的身前,恭恭敬敬地端在他面前.

沈步崖食指一挑,那木匣悄然蹦開,一略微發黃的殘破布絹就出現在了他面前,他疑心拿起,打量著這上面稀奇古怪的文字,有點不解挑眉繼續問道:"這到底是什麼?"

水連城面無表情應聲回道:"凰族秘術的布絹."

"凰族秘術?!"

對于凰族,沈步崖也是有所耳聞,萬萬沒想到是這東西毀了他原本幸福的家.

蘇靈芸看到布絹,欣喜地掏出懷中的另一塊從若水山莊偷來的布帛,對比之下,這真的是凰族散落的三大布絹,其中之一.

原來,這陰差陽錯的竟然在沈步崖的手中.

蘇靈芸熱勁還沒有過,驀然就看到沈步崖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火源,放在布絹下方:"這等詭異的東西,留在世間不過是禍害,燒了最乾淨."

我去,蘇靈芸幾乎要跳起來了,不是吧,這布絹你不要給我啊,干嘛要燒了啊!

上篇:046 共浴    下篇:048 成親,欺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