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6 共浴   
  
046 共浴

疼,猶如被困在冰窖中無能為力的痛.

水憐衣抬起眸子毫不畏懼地對上水連城快要噴火的憤怒,聲音無比的清明:"爹,沈步崖的命就是我的命,你若是不給我七煞,那只能恕女兒不孝了."

"你……"水連城指尖寒冷徹骨,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有一天會為一個男人跟自己這麼說話,用盡威脅的語氣.

對峙,沉默,可怕的沉默.

水連城驀然後退兩步,踉蹌地坐在圈椅上,手支撐著惱火的腦袋:"憐衣,你是不是下定決心要救他?他的身份來曆不明,你知道中原大陸有多少人覬覦七毒,說不定他就是……"

"他不會!"水憐衣肯定的不容置疑.

"好好好,他就算不是,七毒乃是我會的鎮會之寶,不能給一個平庸之輩,無論如何,沈步崖的命,我是不會救的."

水連城說的毫無余地,直接將水憐衣逼到了死角,她垂下眸子,微微闔眼,腦子里全是沈步崖躺在床榻上的消瘦模樣,他原本波光瀲灩的眸子,如今只是一攤死水,她不想看到他就這樣的活下去,了卻殘生.

她的手抓緊了裙角,骨節分明.

或許,或許……

水憐衣驀然抬眸,霧氣氤氳:"爹,沈步崖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水連城冷哼一聲:"憐衣,如果我要是不救……"

"我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了."

此話落地,如驚天之雷,水連城猛然起身,幾步走到跪在地上的水憐衣面前,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一般,不敢相信耳朵地再次問道:"你說什麼?!"

水憐衣深吸了一口冷氣,抬頭承接水連城的驚愕,毫無退讓地應道:"對,我已經有了他的孩子,如果爹不救他,那憐衣只能做全唐國的笑柄."

水連城胸口劇烈的起伏,他目光下移落到了她的腹部,雙眉漸漸蹙起,縱橫的皺紋如同溝壑,滿滿地憤怒和不敢置信.

"爹,這次你可以把七毒交給女兒了吧."水憐衣攤開掌心,穩操勝券地盯著水連城.

她這般賭上自己的貞潔顏面,她以為能換來水連城的妥協,可是最後等來的不過是響亮的一耳光.

紅色的指印清晰可見地顯現在她流血的側臉上,火辣辣地疼痛蔓延,臉頰瞬間就腫的老高.

"賤人,我水連城怎麼生出你這樣的女兒!"

水憐衣嘴角冷笑,不可遏制地如同發瘋般的笑:"可是怎麼辦,你已經生出來了,反正沈步崖也活不過明日了,可能等到明天的太陽升起來,爹你就等著給我們一家三口收尸吧."

水連城緊握的雙拳已然滲出血漬,他氣的渾身發抖,可是面前跪著的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他的掌上明珠,從小看起來一口一個爹叫著的女兒,他如何能狠心?

僵持到最後,水連城像是失去了半邊了氣力,他從懷中掏出一瓶子,扔到了她的懷中,語氣微弱:"這是七毒,你拿去吧."

在這場父親與女兒的戰斗中,他輸了,女兒畢竟是他前世的情人,他視她比自己的命還重要,怎麼舍得看她難過傷心.

水憐衣收起七毒,對著水連城有點滄桑落寞的背影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爹,對不起."

說罷,她起身,頭都不回地走出了廳堂.

她不恥,做出這般違背孝道的事情,可是為了沈步崖,她只能這麼做.

水汽飄蕩,熏香的香爐,升起嫋嫋的香氣,緩緩就蔓延在整個屋子.

沈步崖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他看著水憐衣忙忙碌碌地在屏風幔帳後,許久,她掀起輕紗身穿一件單衣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她微紅的臉頰,卻遮不住那道觸目驚心地狹長傷口.

她蹲在他面前,如此近距離地看著他,溫和一笑:"我已經找到解毒的藥了,你的身體馬上就會好起來的."

沈步崖眉頭輕蹙,沒有聽她講什麼,只是單單盯著她臉上的傷痕:"這是怎麼弄的?"

水憐衣微微側頭,換了個他看不見的角度,隨便扯了一個謊:"我今天為你熬藥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的,沒事,我已經上過藥了."

沈步崖望著眸子低垂的她,這幾日她為他尋遍了藥材,消瘦滄桑了許多,滿眼盡是疲憊之色,他知道這天下能解自己煉制毒藥的,就只有七毒,難不成……

"我不要解藥."沈步崖別過頭,一臉的堅毅.

水憐衣一開始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她扶住他的雙臂,凝眉道:"你說什麼?你不要解藥,那你體內殘余的劇毒該怎麼辦?"

"我不需要你管,你還是別為我費心了"他眼睛凹陷,毫無生氣.

水憐衣咬緊了下嘴唇,這是她苦苦哀求,賭上親情和貞潔換來的解藥,她以為他知道後會很高興,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冰冷的態度.

"沈步崖,我看是你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你服毒,我解毒,現在已經由不得你了."

水憐衣起身,俯看著沈步崖,仿佛下定決心一般,伸手就解開了沈步崖的腰帶,為他一件一件地寬衣解帶.

沈步崖一陣錯愕:"水憐衣,你這是干什麼?!"

他最後一件上衣悄然落地,他健碩的胸膛裸露一片,水憐衣臉頰微紅,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

"水憐衣,你住手!"

堂堂七尺男兒在一個女人面前裸露身體,算是怎麼一回事?

"水憐衣,你是瘋了嗎?!"

"閉嘴!"水憐衣一陣怒斥,讓沈步崖微開的嘴巴僵在那里,她輕碰他褲子的手有點顫抖,她鼓起勇氣,從旁邊的案幾上抽出一條絲帕,縛住了他的雙眼.

"水憐衣,你到底想干什麼?"

浴桶的水光粼粼,兩人的沒入,霧氣暈染開來一片春光繾綣,一圈又一圈的漣漪陣陣.

沈步崖面前一片漆黑,頭微側,他卻清晰地聽到了水憐衣的呼吸聲,難道她也進來了嗎?

水憐衣羊脂玉般的肌膚,水滴飽和地躺在她精致的鎖骨上,看起來性感異常,她拿起裝有七毒的瓶子,瓶口微傾,墨綠色的毒液灌入熱氣騰騰的浴水當中,暈染開一片.

她是七毒會的人,七毒的毒性她自小就已經無用.

沈步崖眉頭緊蹙,體內的痛感頓時減輕了不少,隨著時間的推移,本來麻木的手腳已經能動了.

驀然,他眼前的絲帕被水憐衣拿下,大片的陽光打進來,沈步崖半眯雙眼,等到適應了,才發現眼前的水憐衣身不著寸縷的現在他的面前.

"水憐衣,你……"

水憐衣走到這一步,早就已經將羞愧之心給拋之身後,她明晃晃地盯著眼前的男子:"你不是問我在干什麼嗎?現在你知道了嗎?"

沈步崖咽喉上下動了動,將深陷的目光好不容易拔了出來移到別處:"水憐衣,我不值得你這麼做."

話音剛落,忽的一溫軟貼在了他的胸膛上,他眼睛驀然放大,怔住了,水憐衣環抱住了他的腰際,腦袋貼在他起伏的胸口,聽著他咚咚已經亂掉的心跳,聲音微涼:"沈步崖,我什麼都沒有了,你千萬不要負了我."

沈步崖微抬手,卻僵在了半空中.

他猶豫了,他和她之間的距離不是一步之遙,而是隔著天地,隔著血恨.

她柔若無骨的身子,等不到沈步崖任何的反應,她微垂下眸子,聲音悲切:"沈步崖,難道是我自作多情了嗎?"

他喜歡她嗎?

沈步崖每次不止一次的問著自己的心,可是每次都是猶豫再猶豫,逃避再逃避,他不敢面對自己的心,真實的心.

可是,若是要成功拿下七毒會,只能通過水憐衣……

沈步崖僵在半空的手,驀然落下輕放在她的光滑的背上,開始只是輕輕拍了幾下,到最後慢慢收緊,將她抱在了懷中,他低下頭,將臉埋在了水憐衣的發間,呼吸著她的發香,如果能沉淪一次,那就徹底放縱吧.

回應,這是期盼已久的回應,水憐衣嘴角扯起一抹欣慰的笑意,加深了這個來之不易的擁抱.

"沈步崖,我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

許久,她才聽到耳畔傳來他略帶沙啞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憐衣,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最後的最後,他嘴型微動,那三個字許久沒有說出口"對不起".

沈步崖的毒順利的解了,水連城看中沈步崖的煉毒能力,順勢將他留在了七毒會中,派以重用.

水憐衣和沈步崖成雙入對的身影充斥著整個七毒會上下,在七毒會里的人看來,他們早就已經是名義上的小夫妻了.

沈步崖跟著水連城,學會了許多煉毒的絕招還有七毒會獨特的秘方,水連城曾怕沈步崖有異心,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過,到最後,他發現沈步崖對水憐衣的心是真的,便也放心地將七毒的煉毒過程交予了沈步崖.

幾個月之後,沈步崖已經成為中原大陸有名的煉毒師了.

自然,他和水憐衣的成親之日也一天一天的臨近了.

上篇:045 服毒,解毒    下篇:047 真正面目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