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5 服毒,解毒   
  
045 服毒,解毒

這四個字從沈步崖嘴中說出如此的云淡風輕,但是落在水憐衣的耳中,卻變得重如千斤.

她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團麻,直直地望著沈步崖,當他說出了口,她就明白這四個字的含義,她不懂,這七毒大會的魁首就那麼重要,重要到要拿命來賭.

水連城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臉色微青:"公子這話中的意思?"

沈步崖將目光從水憐衣的身上移開,淡淡一笑:"水堂主理解的意思就是在下的意思."

水連城有點猶豫,這服毒可不是鬧著玩的,何況他只有這麼一個女兒,他怎麼能拿掌上明珠的命來開玩笑.

水連城禮貌笑著回絕道:"公子,這七毒大會我們七毒會已經舉辦過多年,這規矩從來就沒有改變過,這次,不能因為公子而有例外,所以……"

"我想水堂主是誤會了,水大小姐金枝玉葉,我怎麼會拿小姐的性命與在下的草草賤命相賭,在下的意思是,由我服下小姐手中的毒液,而小姐只負責解毒而已."

沈步崖說出這番話,不僅讓台上的人一驚,台下的眾人也都驚詫不已,這賭注也太危險了.

沈步崖雙手抱拳,恭敬道:"水大小姐,可否將手中的毒液交由在下."

周圍的竊竊私語瞬間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全都投到了台上水憐衣和沈步崖的身上.

水憐衣耳邊嗡嗡亂響,整個腦袋跟要炸開一般,她根本就下不了任何的決定,她只知道握緊手中的瓶子,像是救命稻草一樣,任是誰也不能奪去.

許久,沈步崖的胳膊僵在半空都酸了,水憐衣依舊不發一言.

蒼白的臉頰,緊抿的嘴唇,一副甯死不給的堅決.

沈步崖見此,緩緩將手伸到了水憐衣的右手上,他的手指觸碰到她的掌心,他明顯感覺她的身子一顫,那是害怕的顫動,她驀然抬眸固執地盯著他,五指的力量沒有絲毫的減弱.

這毒是他煉制的,而她靠這毒贏下了七毒大會的魁首,她知道這毒的毒性,如果人喝了,再好的體質也不可能撐出三天.

這樣的毒,她怎麼能看沈步崖喝下?

水憐衣毫不退縮,而沈步崖也壓根不退讓半步.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暗自力量的斡旋相爭,最後還是以沈步崖的強勢硬生生掰開水憐衣的手指,拿了過來.

塞子拔開.

瓶口傾斜.

水憐衣瞳孔放大,她也不知道怎麼了,幾乎是失去所有女兒家的顏面端莊,以及其難看的姿勢上前握住了沈步崖的手腕.

"不行,你不能喝!"

他冰涼的目光下視傾注在水憐衣的眸子中,寒冷徹骨,如陌生人般的凝視.

水憐衣這才意識到,她錯了,錯不該遇到他,還偷了他辛苦煉制的毒液,參加七毒大會,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可是如果他能聽她的話,放下毒液,那她就算是跪下磕一百個頭,那她也願意.

可是,沈步崖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她的手被她無情推開,仰頭間就將那瓶子中的毒液給喝的一干二淨.

欣長的身影不可遏制的後退兩步,毒性蔓延的很快,他已經半跪在地,赤紅的鮮血溢出嘴角,滴落在地.

水憐衣張大了嘴巴,她沒有想到他這麼做出這麼決絕的事情,她幾乎是爬著到了他的面前,他的頭枕在她的腿上,漸漸無力的眼皮已經睜不開,可是嘴角卻掛著一抹時有時無的笑意.

"沈步崖,你何苦這樣,是我錯了,是我錯了,你要是想要七毒大會的魁首,我給你就是了,這毒是你煉制的,你一定有解藥對不對,你的解藥呢?"水憐衣眼角不停滑下的淚水,已經濕了一片,她胡亂搜尋著他的衣袖懷中,任何地方都沒有放過,可是什麼都沒有.

沈步崖仰頭看著水憐衣已經哭花的臉龐,她慌張的模樣,心里莫名塌陷一塊,可是事情進行到這一步,已經無法回頭:"水憐衣,我煉制的毒從來就沒有解藥,你若是不想讓我死,就遵守剛才的約定,為我解毒."

水憐衣雖然是出身在煉毒世家,可是從小的她太過于貪玩,根本就不把那些煉毒之書好好研學,那麼高深的毒性,她怎麼能解?

沈步崖暗自苦笑,想要說什麼,但是如撕裂般的疼痛已經由不得他張口,眼前漸漸暗下,他就昏在了水憐衣的懷中.

七毒大會之後,沈步崖的事情成了都城里百姓茶余飯後的談資.

"你們聽說了,水堂主的女兒這幾日已經瘦的不成樣子,整天不是去後山的林子里跋山涉水地采藥就是去蟒蛇窩里動刀取蛇膽."

"啊,這還是以前嬌弱的水大小姐嗎?這沈步崖到底是跟她有什麼關系,這麼盡心盡力,難道就是為了一個七毒大會的魁首嗎?"

"我可是聽說了,水堂主就因為這事,都快跟水大小姐解除父女關系了,可是水大小姐一心就只有沈步崖那毒."

"我看這事懸了,我有一堂弟就在七毒會里干事,據他聽說,那沈步崖都快不行了,水大小姐整天以淚洗面的,憔悴到不行."

"這沈步崖命該如此吧."

七毒會.

水憐衣正抱著一籃各式各樣的藥材,往浴盆中悄然均勻撒下,熱氣騰騰的水汽蕩漾在水面,氤氳開一片水霧.

"小姐."水憐衣的貼身丫鬟小桃掀開幔帳走了進來.

水憐衣愣神的目光這才收回來,無力地投在小桃身上,語氣有點虛弱:"小桃,沈步崖怎麼樣了?"

小桃擔憂水憐衣的身體,她不想告訴她這個消息,可是又不能說謊話,只能如實地搖搖頭:"小姐給沈公子試的針灸,好像……好像……"

水憐衣垂下眸子,眸光黯淡,自顧自地接下去:"沒用是吧,我就知道……"

"不是的,小姐,沈公子他……他好像醒了,但是……"小桃支支吾吾地說不下去.

水憐衣抓住了希望,難以置信地三兩步走到小桃的面前,難掩喜色地重複問道:"你說什麼?他醒了,他真的醒了嗎?"

"嗯,醒是醒了,可是沈公子脖子以下不能動了."

"轟"水憐衣整個腦子轟然炸開,整個一片空白,本來就單薄的身子一個趔趄,差點跌倒,幸虧小桃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胳膊.

"小姐,小姐,你沒事吧?"

水憐衣捂住嘴巴,眉頭緊蹙一片痛苦之色,她雙手攀著桌邊,往門外挪動:"帶我去見他."

"小姐你還是休息一下再去吧."

水憐衣根本就聽不下任何的勸阻,一個勁地往沈步崖的房間走去,他有了如此的地步,都是她害的.

房門打開,陽光打進一片,黑漆漆沉重的氣氛稍稍散去一部分,她踉踉蹌蹌地走進,走到了床榻前,看到了他,看到了兩眼無神的他.

水憐衣的眼淚決堤湧出,這幾日的努力換回了他的命,卻將他的一輩子都置于床榻之上.

"沈步崖."她呢喃出聲,沙啞異常.

沈步崖的眼睛突兀嚇人,他的臉毫無血色干瘦,原本光滑的下巴如今也變成了狼狽的蟹殼青.

"水憐衣,謝謝你把我的命救回來了."

他在服毒的那一刻,想過很多他醒來的時候,對水憐衣說的第一句話,可是他沒有想到,想了那麼多句,最後說出口的卻是那麼無力.

這話諷刺至極,哪怕是在水憐衣聽來.

她甯願沈步崖罵她,也不願意聽到這麼一句.

水憐衣捂住想要大哭的嘴巴,連連後退,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對著已經癱瘓的沈步崖又能說什麼,對不起這三個字太輕,她說一輩子也不足以彌補沈步崖的傷.

她驀然轉身,想也不想地逃離開這個地方,她發瘋似的跑出房間,跑過長廊,最後停在了石柱旁,默默哭泣.

天真的塌了,全都落在了她一個人的肩膀上.

可是,她根本就扛不動.

怎麼辦?她該怎麼面對他?

"小姐,小姐!"小桃一路小跑地跟來,好不容易才找到躲在角落中的水憐衣.

"小姐,你沒事吧?"

水憐衣猛然撿起石柱旁的石頭,舉起准備砸向自己的雙腿!

"小姐,不要!"

小桃死死抱住水憐衣的身子,沈步崖的事情,她知道水憐衣傷心,可是無論怎樣,也不能傷害身體.

"小姐,小姐,沈公子的病不是沒有辦法,你去求求堂主,堂主一定會有辦法的,我聽說七毒會的鎮會之寶七毒,有以毒攻毒之效,只要小姐去求堂主,堂主一定會看在小姐的面上,給沈公子治病的."

小桃的一番話,瞬間點醒了水憐衣,對啊,七毒是至毒,既可以要人性命,也能救人性命.

水憐衣恍然大悟,雖然這七毒,爹爹從來不曾外借,也不曾給他人用過,但是只要有一絲可以救沈步崖性命色法子,她就斷斷不能放過.

"砰!"

茶杯猛然從水連城的手中摔落,碎在了水憐衣的面前,濺起的小碎片不小心打到了她的臉頰,劃出了一道血口子.

上篇:044 尷尬的再會    下篇:046 共浴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