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3 你是女人?!   
  
043 你是女人?!

水憐衣在前方走著,時不時停下給沈步崖介紹下唐國周圍的景色,直到走到了唐國都城城下,沈步崖仰起頭看著城牆上掛著一方"都城"大字,眼中充滿了欣喜.

水憐衣一天不知道要走多少遍,她側目看著身旁沈步崖露出那副鄉下人進城的新鮮感,有點鄙夷,心里暗自嘟囔,還以為有多厲害,現在看來不過是土包子一個,看來他包袱里的毒液今日是非我莫屬了.

水憐衣摩拳擦掌,笑臉嘻嘻迎上去:"沈兄,你看天色已經晚了,我們今晚不妨在都城中找個地方住下啊?"

沈步崖摸摸早就已經餓得不行的肚子,連連點頭:"好,一切聽水兄的."

水憐衣帶著沈步崖走進了都城中,只要跨過了這城門,這都城的天下有一半是屬于七毒會的,相當于進入了水憐衣的地盤.

都城夜色下的街市很是熱鬧,有將褂子大敞的漢子手中打著案板上的面團,食指上的面條一甩,扔進滾燙的鍋里,大聲吆喝著"剛出鍋的條子,來人喝一碗嘞!"也有安安靜靜拿著毛筆,斯斯文文的書生動筆畫著一幅又一幅唐國秀麗,不動聲色當中就有不少的人去圍觀.

沈步崖看什麼都稀奇,要不是水憐衣督促著他,不出一會就可能找不到這個鄉下的少年了.

這不,他又看到有人在擺攤捏泥人,就興沖沖地跑了上去,動手動動那個動動這個,還揮手招來一臉不情願的水憐衣,硬拉著她道:"水兄你看,這泥人捏的有多像啊."

水憐衣瞥了他一眼,頓時潑了他一盆冷水:"你是七八歲的孩子嗎?怎麼感覺好像什麼也沒有見過?"

沈步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水兄,我生在小村落里,那里沒有那麼多的花樣,所以……讓水兄見笑了."

沒辦法,鄉下人就是這樣,掉了根針頭都當是大事:"那你小時候,你父母沒有帶你來都城趕過廟會嗎?"

沈步崖身形一僵,臉上的笑意漸漸斂起,他微微頷首,落下的頭發遮住了他的眼睛:"我是孤兒,被村子里的人照顧長大的."

水憐衣臉色一變,有點尷尬,她從懷中拿出一枚銀子,扔給在捏泥人的攤販:"這些我全都要了."

沈步崖有點驚詫地看著水憐衣伸手抱起所有的泥人:"水兄,你……"

她一股腦將泥人塞在沈步崖的懷中:"你不是喜歡嗎?你都拿著吧."

說罷,就拍拍手繼續往前走去,沈步崖許久才將目光從水憐衣的背影上移開,落到了懷中的泥人上,眸光深邃,詭譎暗湧.

捏泥人的攤販摩挲著銀子,歡喜的不得了,抬頭見沈步崖還愣在原地忙誇道:"公子的朋友真是出手闊綽,想必你們是拜過把子的生死兄弟吧?"

沈步崖沒有回答攤販的話,只是徑直跟上了水憐衣前進的步伐,在拐街角處,順手將懷中的泥人全部都扔在了角落當中.

他們又順著街市走了幾步,眼前驀然就出現一片花紅柳綠的景象.

這里的姑娘好像比前面鬧市的還多,沈步崖默默張大了嘴巴,突然覺得不太對勁,這里的姑娘怎麼一人拿著一個團扇,而且妝容濃豔,衣裳以輕紗為主,隱約間都能看到那半抹酥胸.

沈步崖還沒有適應,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一個陌生的女子,一把就攬住了他的胳膊,沈步崖身子一顫,她繼而整個人恨不得貼在他身上:"公子,來進來玩玩啊?"

這聲音魅惑人心,讓沈步崖渾身起雞皮疙瘩,他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連忙推搡著那個女子,不經意間卻看到旁邊的水憐衣都是自然的很,左擁右抱的很是逍遙自在.

"水兄!水兄,救我!"

那女子就像是掛在了沈步崖身上一樣,沈步崖連滾帶爬地好不容易到了水憐衣的身前,忙發出求助.

水憐衣的手指還流連在身側女子的小臉上,瞥了一眼狼狽的沈步崖:"沈兄,放輕松點,這麗華苑就是我們男人玩樂的後花園,你瞧瞧,這麼多女人,你看上哪個,盡管對兄弟我說."

水憐衣一揮手,麗華苑里的姑娘就像是餓極了的狼,紛紛迎著笑臉貼上了沈步崖,他身處在女人堆里,緊張無措的模樣,兩只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只能緊緊地抓緊包袱,不停地念阿彌陀佛了.

"公子,到我房里來吧."

"公子,你怎麼這麼緊張啊,你看,這額頭都出汗了."

"公子,你怎麼不看看我啊,是嫌小女子長得不好看嗎?"

"公子……"

"公子……"

沈步崖雙耳嗡嗡亂響,衣袖下的銀針若隱若現,他很討厭這股濃重的脂粉味,況且還都是一些庸脂俗粉.

銀針即出,猶豫間,就聽到身後傳來一清麗的聲音:"難道這麗華苑只有這兩位客人嗎?你們還不快去伺候別的客人,別讓人等急了."

來的女子慢悠悠地搖著手中的團扇,雖然發髻有不少的嬌花作飾,但還是掩蓋不住她年長的容顏,她一發話,圍在沈步崖身側的女子頓時少了不少,沈步崖這才松了一口氣,騰出手來擦拭著額頭的汗珠.

女子正是這麗華苑的管事,名為千帆.

千帆瞥了一眼沈步崖,卻徑直走到了水憐衣的面前,上下打量著她:"我說,水大小……水公子,你這幾日還來的真勤啊."

水憐衣一把攬住千帆的腰際,食指勾起她的下巴,擠眉弄眼道:"那還不是你讓我流連忘返的."

話音剛落,水憐衣只覺得胳膊一陣抽疼,她臉色微變,有點憤怨地望著千帆.

千帆靠近在水憐衣的耳側輕言道:"水大小姐,上次若不是因為您,七毒會也不會找上門,罰了小女子好多銀子呢."

水憐衣一撇嘴,想著上次的窘態,便從懷中拿出一包的銀子交到了千帆的手中:"千帆,以後缺銀子盡管跟本公子說,有本公子的就斷斷少不了麗華苑姑娘們的,我這次就帶個兄弟玩耍玩耍."

千帆順著水憐衣的視線,這次仔細地打量了沈步崖個遍,以她多年看男人的經驗,這應該是個純男.

"真的?"千帆有點不相信,這個都城出了名的闖禍鬼.

水憐衣眼神誠懇,十分認真地點點頭,壓低聲音道:"千真萬確,千帆只要給我這個兄弟派兩個漂亮姑娘留一晚,往後的銀子加倍."

千帆掂了掂手中的銀子,少說有五十兩,這筆買賣還是可做.

千帆立刻換了一副面孔,千嬌百媚地一揮手中的團扇:"西施,貂蟬,來客人了,還不快點過來!"

一會就聽到柔聲地應答,走來兩個姑娘.

沈步崖的目光壓根就不敢停留在那西施貂蟬上,他挪步到水憐衣身側:"水兄,我看我們還是找個別的地方吧?"

水憐衣眉頭一挑:"沈兄,是覺得這兩位姑娘不符合你的胃口嗎?"

沈步崖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手中的包袱都快要捏破了:"是……不,不是……"

"到底是不是?"水憐衣湊近,嘴角翹起一抹弧度.

沈步崖盯著近在咫尺的水憐衣,有一時的怔神,他也不知該回答是或者不是.

只是瞧著水憐衣忽的月朗風清笑了起來,召喚著:"西施貂蟬,還不快點好好伺候沈公子."

"是."西施貂蟬微微頷首,笑臉盈盈地上前,一邊一個挽著身不由己的沈步崖往里面走去.

"水兄,水兄!"

水憐衣雙手環胸,一雙好看的桃花眼露出些許的狡黠.

千帆緩緩地湊近:"水大小姐,這次這個沈公子可不像是你之前帶來的酒囊飯袋之徒,從表面上看,還挺樸實憨厚的."

"可惜,他再樸實憨厚,也千不該萬不該來參加什麼七毒大會."

千帆瞥了一眼水憐衣,嘴邊的話生生咽下,這等男子,世間難求,若是能作為夫婿,或許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沈步崖被西施貂蟬架著回到了正在歌舞的席上,一個勁地倒酒給沈步崖,一開始沈步崖還能推辭,可是逐漸到了最後卻不得不喝,他在之前根本就沒有碰過多少酒,幾杯下去,他的臉就開始泛紅.

水憐衣見情勢差不多了,便走到沈步崖的身側,誘導道:"沈兄,你感覺怎麼樣了?"

沈步崖的身子微晃,眼前的水憐衣慢慢出現了重影,他憨憨一笑:"水兄,你怎麼……你怎麼變成兩個了?"

水憐衣在他眼前證實地晃了晃手,確定沈步崖已經醉了,便摸到了他身後的包袱中,很是輕易地就拿到了那瓶毒液.

東西已經到手了,就沒有必要逗留了.

"沈兄,我還有點事情,我先走了."水憐衣將毒液放進懷中,轉身就要溜之大吉,可是,她沒有注意身後的驀然伸來一只手,想要按住她的肩膀,可惜卻摸到了她的發帶,他輕輕一拽,瞬間水憐衣的三千發絲散落.

水憐衣驀然回頭,發絲飛起,遮住了她半邊的臉頰,她滿眼的錯愕正好對上微醺的沈步崖投來的目光.

上篇:042 初遇    下篇:044 尷尬的再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