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2 初遇   
  
042 初遇

那少女一副男子的裝扮,可是臉上淡淡的脂粉還是沒能騙過那幾個大漢的眼睛,他們圍住少女,三角的形勢很是成功將少女逼到了退無可退的死角.

少女雙手抓緊了懷中的包袱,水汪汪的眼睛睜得大大,眼眸深處竟毫無妥協畏懼之意.

"小娘子,看你長得白白淨淨的,女裝一定特別好看,為什麼一定要扮成臭男人的模樣,來,乖,把懷里的包袱交給幾位哥哥,我們保證不難為你."

其中一漢子咧嘴笑著露出熏黃的大牙,看著真是倒胃口.

那女子手中的力道加大,連連搖頭,卻連救命的話也沒有說出口,只是死死地盯著他們.

另外一個面目有點猙獰的男子顯然是有點等的不耐煩了,遞給旁邊兩人一個眼色:"二弟三弟,我們不必跟一個小偷費口舌,她偷了我們參加七毒大會的毒,我們奪回來就是了,難不成我們三個大男人還能比不過一個弱女子?"

蘇靈芸在樹叢一旁聽的真真的,原來那個女子是個小偷?

那這閑事到底還管不管?

蘇靈芸猶豫之際,三個男人已經開始逼近女子,蘇靈芸內心煎熬了許久,終于還是抵不過良心那一關,猛地上前伸手大喊一聲:"住手!"

聲音在空蕩的樹林回蕩著,可是那三個男人好似沒有聽見,根本就沒有停下侵襲的腳步.

蘇靈芸蹙緊了眉頭,竟敢無視本姑娘!

她上前,掄起胳膊准備一巴掌拍在那男人的後腦勺上,可是驀然穿空過去了,蘇靈芸一怔,不敢置信地望了望自己的雙手,又試探性地拍了拍旁邊的男子,結果都是一樣的.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看不見我,我卻能看見他們,難道她又再次穿越了?

蘇靈芸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只聽"嗖"地一聲,一枚銀針飛過,剛好不好地刺在了其中漢子的頸間,一陣酸麻,男子立刻捂住脖子,面部扭曲倒退了幾步,跌坐在了地上.

另外兩個男子看著他中招,刹那間不敢再動分毫,警惕地盯著四周,可是周圍除了沙沙的樹葉聲,什麼人也沒有.

寂靜,這種躲在暗處的殺手是最可怕的.

他們將腰間的大刀拔出,刀尖沖著外圍,大聲喝道:"是誰?快點給我出來!"

幾次三番之後,一聲清明的聲音從上空傳了下來:"虧你們還是參加七毒大會的人,連最基本的做人條件也不具備."

驀然,一襲青衣從樹上落下,衣袂翩翩的少年,滿臉的正氣背著一個包袱,頗有點英雄少年的模樣.

蘇靈芸在看清他長相的時候,有點愣神,腦海中反應出那張已有胡須,青紫的瘦弱臉龐,這簡直就是年輕的翻版,這難不成就是少年的沈步崖?

那,這個女扮男裝的女子是……

沒等蘇靈芸細想,那兩個男子就將刀架在了沈步崖的脖子上,指著癱軟在地上的大漢道:"老子管你是誰?你那銀針上有毒,還不快給我三弟解毒!"

沈步崖瞥了一眼疼的呲牙咧嘴的大漢,有點不屑,張口就提出了條件:"好啊,要給他解毒不是不可以,你只要先給這個小哥道歉,我就給他解毒."

兩個男子相視一眼,不服氣道:"是她先偷了我們參賽的毒在先,我們只不過是為了拿回屬于我們的東西,錯不在我們."

沈步崖微微側頭,余光瞥了一眼被少女緊緊抓在懷中的包袱,輕聲問道:"你偷他們東西了?"

少女望了一眼沈步崖,怔了一會,然後連連搖頭,不經意間卻將懷中包袱的瓶頸偷偷換到了衣袖下,趁他們不注意扔到了遠處的樹叢中.

"他說了,他壓根就沒有偷你們的東西."沈步崖說的公正嚴明,仿佛他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法理所在.

兩個男子絲毫不退讓:"好啊,那就搜一下她的包袱,只要有我們的毒液瓶頸,你就不光要給三弟解毒,還要跪在地上給我們磕三個響頭!"

沈步崖毫不猶豫地點頭:"好啊"隨後他走到少女的身旁,根本就沒有經過少女的同意,一把就將包袱從懷中拿出,扔給了那兩個男子.

男子仔細地搜索著,最後包袱整個都攤開了,嘩啦啦的東西掉了一地,就是沒有那個裝有毒液的紫色小瓶,他們有點納悶,可是抬眸間對上沈步崖那篤定的眼神,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下去.

"好了,包袱,你們也搜了,可找到了?"沈步崖雙手抱胸,問的語氣滿滿都是諷刺.

男子只有自認倒黴,沉重地歎了一口氣,驀然起身架起癱軟在一旁的三弟就要走,身後忽的飛來一包紙包的藥粉:"他沒有中多大的毒,這是解藥,離七毒大會還有三天的時間,你們還有機會的."

三個男子難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沈步崖,最後只能認栽揚長而去.

趕走了找茬的,沈步崖得意地拍了拍手,蹲下身來替少女一一撿起散落一地的物件,重新打成包袱交到了少女手中:"小哥,出門在外的,一定要小心一些歹人."

少女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程咬金"有點懷疑,她眼睛半眯,聲音也變粗了一些:"謝壯士相救,只是壯士也是來參加三日後的七毒大會的?"

一提到"七毒大會",沈步崖滿滿的驕傲,臉上遮蓋不住的笑意:"對,小哥好眼力,這七毒大會,我已經准備了三年之久,這次我煉制的毒液一定會奪得首冠,順利成為七毒會的一員."

少女臉色變得有點陰晴不定,她小聲嘟囔著:"怎麼誰都想拿第一?"

"小哥,你說什麼?"

少女驀然抬眸,哈哈一笑,眼珠子一轉就岔開了話題:"那個,我是想問一下救命恩人的姓名?"

"哦,在下沈步崖,那小哥呢?"沈步崖雙拳抱至胸前,頗有點憨憨的.

少女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我……我叫水憐衣."

"水……水什麼憐衣?怎麼聽起來那麼像是個女孩子家的名字?"沈步崖向後退一步,打量著眼前纖細的少女.

誰知少女一挺胸,上前一把攬住沈步崖的脖子,聲音驀然加粗:"怎麼?我是小地方的人,我父母年邁才有我這麼一個兒子,自小拿女兒一樣生養,所以名字起得也嬌氣點,可是我還是純爺們的!"

沈步崖縮著脖子,有點受不了兩個大男人靠的這麼親密,他連連求饒:"好好,水兄,是我不好,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這還差不多."水憐衣一把推開沈步崖,掂著腳尖夠男人的脖子也是蠻累的.

"敢問水兄是哪國人氏?"

"我啊,我就住七……我是說我就住在唐國都城的七條街巷的旁邊小村子里."水憐衣差點就說漏了,繞了許久才繞回正點.

"哦,那真是太好了."沈步崖一拳打在掌心:"那就麻煩水兄給在下帶個路,這片林子大的很,在下不小心迷路了."

"哦"水憐衣有點猶豫,她望了一眼沈步崖身後快要落山的太陽,這個時間要是不快點回去,被爹給發現了,恐怕少不了挨一頓板子,可是……

水憐衣的視線從沈步崖懇求的眼神往下移到了他背後鼓鼓的包袱上,剛才她是見識過沈步崖的身手,雖然他人有點傻,可是這煉毒的功夫還真不是蓋的,想必他參加七毒大會的毒液更加地厲害,不如將他的毒液騙到手之後,再開溜,就算是挨上一頓板子也值得.

她是堂堂七毒會的大小姐淪落到一個不齒的小偷,還是要怪罪在爹爹頭上,要不是他舉行七毒大會要為她招婿,她才不會跟這些丑陋之人為伍.

水憐衣思考再三之後,裝作勉強的點點頭:"好吧,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就幫你這一次."

沈步崖一聽水憐衣答應,驀然上前給了她一個緊緊的擁抱,溫熱的氣息呼在她的耳畔:"謝謝,水兄,如果這次我贏了,我一定不會忘了你的."

沈步崖說完就後退一步,徑直往前走去,只留下水憐衣有點愣愣地站在原地,臉頰紅紅的,這是她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被男人這麼抱著.

沈步崖走的也快:"水兄,快點走,我們得趕在落山之前找到住的地方."

水憐衣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揉了揉透紅的兩頰,回道:"我知道了,來了!"

隨後小跑著跟了上去,空蕩的山林只留下蘇靈芸一人,她站在樹下遠眺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竟有一絲的熟悉,說不上來的熟悉.

蘇靈芸是知道水憐衣的,那次在藥房偷聽才知道了水憐衣才是沈步崖的妻子,這次歪打正著地潛入沈步崖的夢境,沒有想到他夢里的全部竟然是跟水憐衣的點點滴滴,看來這沈步崖真的如三夫人所說,對水憐衣有一份難以割舍的情懷,可是他們最後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這故事到最後雖然是個悲劇,但是蘇靈芸還是跟上了他們離去的腳步,准備探個究竟……

上篇:041 潛入夢境    下篇:043 你是女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