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1 潛入夢境   
  
041 潛入夢境

熹微的晨光透過層層幔帳若隱若現地打出一片光暈,床榻上蘇靈芸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微顫.

好久沒有睡過這麼舒服的覺,蘇靈芸緩緩睜開眼睛,眨了幾下,視線由模糊變得清晰,她覺得陽光有點刺眼,下意識地伸手想要擋住,可是手卻被什麼暖暖的東西給鉗制住了,動彈不得.

蘇靈芸眉頭一揚,目光下移,卻看到一襲白衣的溫子然腦袋枕在自己的床邊,睡的正香.

他緊握著她的手,卻沒有絲毫的松懈,蘇靈芸幾次嘗試抽離,都沒有成功.

難道人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也可以控制軀體?

蘇靈芸蜷起身子,半坐了起來,像是看稀有動物一樣細細地盯著睡熟的溫子然,陽光打在他白晳的臉上,仿佛鍍上了一層細微的光芒,耐看的很.

她慢慢靠近,不禁伸出手指,玩笑地戳了戳他的臉頰,眉心額頭,一路往下,高挺的鼻梁直到下巴,蘇靈芸不得不承認,上天太眷顧溫子然,竟然給了他這麼舉世無雙的容貌.

蘇靈芸這樣想著,有點怔神,恍惚間腦海中出現昨晚他抱著自己的那一幕,臉頰微紅,什麼東西一直在跳,臉怎麼熱熱的好像要燒起來?

她驀然捂住胸口,天啊,心髒怎麼跳的那麼快?

不科學,她蘇靈芸又不是第一次見到溫子然了,和他相處那麼多日子以來,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難道,難道……

答案浮出水面,蘇靈芸卻無論如何也不敢承認,也不能相信.

她怎麼會喜歡上古代人?

這個古代人還恰巧是溫子然?!

不會的,不會的,蘇靈芸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正在她糾結的時候,卻沒有發現睡著的溫子然不知何時醒了過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打量著像是傻子一樣的蘇靈芸.

"你在干什麼?"初醒的聲音有點性感的沙啞,落到蘇靈芸的耳朵里,卻成了致命的誘惑,她臉色一紅,連忙捂住耳朵,別過腦袋,連連道:"沒干什麼,我什麼也沒有干,對,什麼也沒有干."

看她驚慌失措的模樣,溫子然悄然一笑,有點僵硬地坐了起來,扭動了一下快要落枕的脖子,昨晚為了照顧蘇靈芸,他幾乎一夜沒睡,直到天明他才打了一個小盹.

"沒干什麼就沒干什麼吧,你臉紅什麼."溫子然一語中的,卻激的蘇靈芸連忙又捂住了臉頰,肉嘟嘟的臉甚是可愛.

"我沒有臉紅,我只是太熱了,所以就……"蘇靈芸移開視線,趕緊找了個話題岔開:"那個,那個你怎麼睡到我這里了?你不是有房間嗎?"

溫子然伸了一個懶腰,然後牽起蘇靈芸的小手,狹長的眼睛微眯:"你不知道嗎?明明是你死抓住我的手,不讓我走,所以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留下了."

溫子然說的冠冕堂皇,好像跟真事似的,蘇靈芸想起昨晚自己的失態,不得不相信,她垂眸支支吾吾:"那個……那個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話音剛落,蘇靈芸的身子一個前傾,掌心被溫子然牽引著放在了他的胸膛處,他嘴角翹起一抹溫柔的笑:"怎麼辦?你已經在我心上了,怎麼趕也趕不走了."

這句話,是多少天下女子日思夜想的情話,可是溫子然偏偏只給了蘇靈芸.

他們的距離離得很近,蘇靈芸都可以很清晰地瞧見那雙墨黑眸子中映出怔神的自己.

蘇靈芸現在不得不相信,她好像真的動心,對這個平日禽獸無比的家伙,動了心.

溫子然忽而一抹邪笑,傾身在她唇上映了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芸兒,該起床了."

他起身信步往屋外走去,只留下了蘇靈芸呆坐在床榻上,指腹撫過雙唇,腦海中不斷回想著剛才發生的種種,輕而易舉地陷了下去.

蘇靈芸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穿好衣服,她一邁出房屋的門,就看到溫子然已經換了一身衣裳,站在長廊盡頭負手等著自己.

不知不覺,腳步加快地往他的方向走去,她重新整理了心情,站在溫子然面前,努力板著一張臉望著遠處的風景道:"昨天不是說,要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嗎?現在說吧."

如此開門見山,溫子然眉頭一挑:"這麼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好嚴肅啊."

"廢什麼話,你到底說不說?"

溫子然倒吸一口冷氣,這著急的模樣倒是蘇靈芸的做派,他也只能如實說來:"你不是一直在找控制蠱蟲的主人嗎?現在不用找了,我已經找到了."

"啊,你什麼時候找到的,每天見你不是吃就是睡,怎麼這麼快就有眉目了."蘇靈芸有點佩服地打量著溫子然,就像是看那些天天玩也能考出滿分的學霸一樣.

溫子然指了指腦袋,帶點諷笑:"有時候事情的真相,不一定要天天跑腿,要用腦子,最主要的是用腦子."

蘇靈芸嘴巴一撇,這明顯是說自己沒腦子唄,可是為了知道真凶,蘇靈芸也只能暫時壓住怒氣,耐心繼續問道:"那請問溫大公子,凶手到底是誰啊?"

"你想知道?"他扯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蘇靈芸下意識感覺到了危險的存在,身子後傾:"你不會又想一些變態的招玩我,才能告訴我答案吧?"

溫子然搖了搖頭,很是自然地牽起蘇靈芸的手,就往沈步崖的房間走去,再次進這間屋子,怪異的藥味淡了許多,他們站在沈步崖的床榻前,撲面而來的是另一種腐臭味,像是死人身上才有的味道.

蘇靈芸皺起眉頭,用手捂住鼻子,有點嫌棄:"沈盟主不會是死了吧?"

沈步崖的臉色的確跟先前有點差距,由青變紫.

溫子然若有深思地盯著沈步崖,一字一句道:"他還未死,不過也離死亡差不多了,蠱蟲在他體內待得太久,就算它不咬噬他的經脈,毒素也會蔓延,我們第一次進這屋子,那怪異的藥味就是為了掩蓋著蠱蟲發出的腐臭味."

"所以呢?"

"我們沒有時間了,要救沈步崖,只有靠芸兒你."

蘇靈芸一怔,指著胸口驚愕:"我?靠我?"

她既不是神醫,又不是神婆的,怎麼這大任就莫名其妙落在了她頭上了?

"你還記得,上次在客棧,你潛入了我的夢境之中嗎?"

蘇靈芸想到那日,溫子然那副不自然的神情,有點印象的點點頭,隨後便有點明白他的意思了,嘴角一歪:"你不會是想讓我潛入沈盟主的夢境吧?"

溫子然點點頭,沒有否認.

天啊,上次進入溫子然的夢境完全是歪打正著,她雖然頂著凰族靈女的頭銜,可是她可是一句咒語也不會念,怎麼能潛入他人的夢境?

"這對你應該是小菜一碟,順手的事,怎麼你改變主意,不想救沈步崖了?"

"不不不"蘇靈芸連連擺手,可是怎麼跟溫子然解釋,說自己是穿越過來的,根本就不會作法,何況他還不知道自己是凰族靈女的事,如果告訴了她,那身份暴露,就別提找尋凰族秘術回家了.

蘇靈芸正糾結著,溫子然卻在一旁說著冷話:"現在算算,宋伯陵還剩的時間,跟沈步崖好像差不多了."

"好了,我知道了."蘇靈芸立馬打住溫子然的話把,她慢慢挪到床榻前,學著電視劇里那些巫女作法念咒語的樣子,手掌伸開,懸在沈步崖的腦袋上空,默默閉上了眼睛.

反正溫子然是古代人,他也聽不懂她說些什麼,蘇靈芸想著那次如何進入溫子然的夢境的樣子,朱唇微啟:"芝麻開門,芝麻開門."

許久,並無反應.

可能是念錯了,再換一種:"南無阿彌陀佛……"

還是沒有反應.

蘇靈芸緊張地清了清嗓子,繼續道:"真主阿拉,阿拉丁神燈."

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沈步崖躺在那里,臉色仿佛更加難看了.

他不會被她的咒語念得快要不行了吧,天啊,到底是哪一種咒語,蘇靈芸心里一陣著急,難道非要逼著自己召喚耶穌嗎?!

這個念頭剛過,忽的從蘇靈芸的掌心冒出點點的光芒,瞬間籠罩在沈步崖的周身,打開一片光門.

蘇靈芸睜大了眼睛,我去,自己隨便念念的,這都能歪打正著!

光芒越變越大,不僅是沈步崖,連周圍的環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切都在模糊扭曲,蘇靈芸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可是已經晚了,她想要回頭找尋溫子然的身影,可是身後的一切,早就變成了黑色的空洞,什麼也沒有.

正在蘇靈芸不知所措的時候,周圍的景色再一次變換,綠色的叢林從土地里冒了出來,儼然成了山林一片.

本以為寂靜的只有鳥叫聲,可是卻聽到了一聲高過一聲地女子疾呼聲:"救命啊,救命啊,非禮了!"

蘇靈芸不知道身處何地,可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性子一點都沒有變,她尋著聲音找去,卻發現三個粗壯的大漢圍著一個嬌小的身軀,色迷迷的樣子有點惡心.

上篇:040 動心    下篇:042 初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