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40 動心   
  
040 動心

蘇靈芸也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有多遠,她只知道不能回頭,義無反顧地往前跑,只要有路,她就要繼續地逃,喘息聲越來越大,腿腳也變得酸疼,可是她不願意停下來.

直到疲憊的雙腿打晃地碰到了路邊的石塊,身子不穩,跌倒在地,手心滲出血漬,蘇靈芸才發現原來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她癱坐在地上,腦海中不停回放著沉魚最後纏住斗篷人,讓自己逃生時的決絕,她就不止一次的後悔.

沉魚那麼孱弱,火勢那麼大,她一個弱女子怎麼能逃出去?

蘇靈芸越想越是擔心,臉色漸漸發白,不行,不能放她一個人在那麼危險的境地!

她雙手支撐著地,想要起來,可是腿好像已經不聽使喚,無論嘗試多少次,都站不起來.

蘇靈芸心急如焚,一拳頭打在了地上泄憤,不爭氣的眼淚不可遏制地流下,這寂靜的夜,驀然一雙白色的鞋子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蘇靈芸眉頭一舒,緩緩抬眸看向來人,他渾身上下都月光籠罩著,像是鍍上了一層銀,他絕妙無雙的容貌就這樣落在了蘇靈芸的眼中.

他心里眼底處處是心疼.

她蹙著的雙眉,透出似怨似恨.

他們就這樣地對視著,任憑時光翩然擦過.

許久,他垂下眸子,像是認輸了,緩緩向她伸出了手,聲音軟了下來:"地上涼,我扶你起來吧."

蘇靈芸別過頭,冷哼一聲,根本就不接受他的施舍:"溫公子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沒事,你若是還有點良心就去前面的茅草屋看看沉魚夫人,或許……"

蘇靈芸目光變得柔和,有點說不下去了,沒等溫子然回應,她又忽的沖他嚷聲道:"溫子然,你是不是故意的?這里離唐國上香的廟很遠嗎?以你的武功怕是很早就到了,你在故意拖延時間,好讓我嘗嘗沒有你在身邊,我有多麼的無能是不是?!"

她的聲音在山谷中回蕩著,溫子然伸在半空的手,僵住了,他手指微蜷,慢慢地收了回去.

"你若是這樣想,我也不反駁,不過現在,你必須跟我回去."

不容置疑的強硬,讓蘇靈芸很是不舒服.

她咬緊了下嘴唇,在沒有溫子然的幫助下,踉蹌地站了起來,瞪了他一眼,慢慢的往回走去.

溫子然知道她的性子倔,可是明擺著的事情,唯獨就她看不透,衣袖下的手漸漸握成拳.

"你去哪里?"

"不用你管,反正你壓根就沒有想救沉魚夫人,也沒有想過抓到蠱蟲的主人,更沒想過救病哥哥,一切都是我勉強逼你所為,現在我不會再逼你了,我自己去,我自己去救沉魚夫人."蘇靈芸一字一句說的很是清楚,狠心地將一切都拋下不要.

溫子然臉色已經變得很是難看,她說白了不過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他大可等她折騰夠了,帶她回去就行,可是漸漸地,他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引著他的心,他壓根狠不下心來對她.

真是該死!

溫子然驀然轉身,三兩步就擋住了蘇靈芸的去路:"你不准回去."

蘇靈芸也在氣頭上,根本就不聽溫子然的話,她伸手去推他,卻發現他的身體就像是銅牆鐵壁,根本就動不了他半分:"你讓開,好狗不擋道的道理,你不懂嗎?"

溫子然盯著她瞪圓的眼睛,一時氣憤,忽的強勢低下頭吻住了她冰涼的唇,蘇靈芸眼眸中閃過驚愕,下意識地拼命想要推開他,捶打他,可是她越是這樣掙紮,就被溫子然箍的更緊,他的吻不像是以前那般開玩笑的蜻蜓點水般的玩弄,徹底變成了強勢地攻城略地般的占有,她的唇很軟,甜的像是蜜,他想要,想要她的全部,他不斷加深這個吻,直到他發現不知不覺中蘇靈芸的身子軟了下來,只能被迫依附在他懷中的時候,他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蘇靈芸耗盡了所有的力氣,她頭一次知道接吻原來也可以這麼累,她癱軟在他的懷中,微微喘息著四周的空氣.

溫子然一手把住她的腰際,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像是看被征服的城池一般:"怎麼樣?現在你還有力氣去找沉魚嗎?"

蘇靈芸胸口上下起伏,依舊怨恨地盯著溫子然,嘴硬的很:"有,我就是爬,也要爬回去."

她固執的模樣,讓溫子然的眉頭一蹙,他只想要她的平安無事,其他人的死活跟他溫子然有什麼關系.

他忽的嘴角扯起一抹輕笑,趁蘇靈芸不注意的時候,猛地在她脖頸後打下一手刀.

她眼睛驀然睜大,有點腫脹的雙唇微微張口,嘴邊的話還未說出口,眼前一黑,就昏在了溫子然的懷中.

蘇靈芸這一睡,不知道來來回回做了多少個夢,夢里有她在現代被導演批的體無完膚的劇本,有她熬著黑眼圈在電腦前,邊喝咖啡提神邊罵導演是人渣還邊動手敲字修改劇本,忽的情景一轉,她又身穿古裝站在了一桃花遍地的地方,望著眼前那身穿白衣的男子,等待著他轉身,給自己一個溫暖的擁抱.

可是每次都沒等他轉身,她的身體就不能控制地往後倒退著,離那白色的身影越來越遠……

"不,不……"

蘇靈芸一開始只是喃喃自語,到了最後,她直接睜開眼睛,猛地坐了起來.

額頭的汗珠滑下,她怔了怔神,才看向四周,熟悉的擺設,這里是七煞盟無疑.

終究做了那麼多的掙紮,還是被溫子然給帶回來了.

空蕩的房間,蘇靈芸拿起外衣披在身上,走到窗前,望了望掛在天邊的那一輪圓月,腦子全都是沉魚的影子,她說她若是逃脫了,肯定就回七煞盟,她讓蘇靈芸等著她.

夜色很濃了,東方的深藍微微變淺,想必不過一個時辰,天就亮了.

蘇靈芸拉緊了衣服,徑直往門外走去,順著梯子,爬到了屋頂上,這個高度最能看到七煞盟大門口的一切動靜,只要沉魚回來,蘇靈芸第一眼就能知道.

蘇靈芸蜷著身子,雙臂抱著被風吹得有點微涼的腿,不知不覺瞌睡蟲又爬了上來,她想要清醒,幾次眼睛出現幻覺,以為是沉魚回來了,可是再定睛一看,大門口空蕩地讓人可怕,寂靜地讓人心寒.

溫子然默默走到了屋頂下,仰頭望著那個小小的身軀,她身子本就單薄,這大晚上坐在上面,豈不是要著涼.

他輕歎一聲:"芸兒,夜里涼,你若是執意要等沉魚,就下來等,好不好?"

許久,屋頂上的她沒有任何的反應,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溫子然垂下眸子,有些事情他雖然沒有親自接觸過,但是並不代表他是瞎子,對真相不明了,他來到七煞盟走進沈步崖的房間那一刻起,滿屋的藥味很是怪異,顯然是想掩蓋蠱蟲散發的異味,他便對這個沉魚起了疑心,後來直到沉魚和蘇靈芸被刺客莫名的綁架,他看到了那具聲稱是漠塵被刮花臉的尸體,他心里就更加肯定,那個刺客就是漠塵,而幕後主使十有**就是沉魚.

他看這幾日,沉魚和蘇靈芸處的不錯,他一直沒有忍心告訴蘇靈芸,現在看來……

他仰頭再次道:"芸兒,沉魚還活著,你若是下來,我便告訴你,事情的來龍去脈."

蘇靈芸的身子明顯顫了一下,她緩緩起身轉頭俯看著站在地上的那抹白色,聲音凍得有點輕顫:"你說的,可是真的?"

溫子然悄然一笑,點了點頭:"那你下來吧."說著向後退了一步,伸開手臂,對蘇靈芸道:"我接著你."

蘇靈芸大概真的有些許的困意,整個人都迷迷糊糊,否則她也不會毫不猶豫地從屋頂上跳了下去,不出意外,她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溫子然將她打橫抱起,三千青絲如瀑布般垂下,隱約中透出脖子後面的一顆紅朱砂.

月光下,他情不自禁地有些走神,直到走到了半路,他才聽清蘇靈芸在呢喃些什麼.

"溫子然,對不起,我剛才不應該對你發火的."

"只要你沒事就好."溫子然目光變得柔和:"以後別那麼逞強,無論怎樣,我都會幫你的."

蘇靈芸蜷在他的懷中,披風將她嚴嚴實實地蓋住了,只露出白皙的腳踝,她沒有聽清溫子然的話,她的眼睛時開時合自顧自:"我就眯一會,你等一會一定要叫我,一定,我……我……"

說到一半,她的腦袋一歪就徹底睡熟了.

溫子然停下步子,垂眸望著毫無防備的睡相,像是嬰孩一般,他微微低下頭,在她額頭映下一個安心的吻.

蘇靈芸,從現在開始,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自從穿越過來,她整天奔波逃命,逃出青幫的追殺,只為活命,可是今夜,她卻在溫子然的懷中一枕酣睡,呼吸間充滿著這多少日來未曾有過的的安心.

上篇:039 沉魚和蘇靈芸的獨處    下篇:041 潛入夢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